重寫科技格局
小說推薦重寫科技格局
孟谦说的PA滑铁卢,指的是个人人工智能在去年年底上线后并没有收获市场的认可,反而被骂的狗血淋头。
个人人工智能的实际应用就是一个可以跟指定应用对接的软件,当然,电脑端和手机端是互通的,而且指定应用的范围很广,这就是大风集团庞大生态所能提供的优势。
使用软件联通云端和网络后可以购买不同价格的PA服务,年费从80元到800元不等,每一档能实现的大概作用不同,比如有些就是基本的生活数据管理,有的可以辅助工作,最高档按照描述来说是可以成为一个拥有一定主动性的私人助手。
拽小子撞到愛
但是很多用户购买了服务之后却迟迟没有感受到个人人工智能带来的便利性,然后就开始群嘲大风集团。
也许是因为终于找到了一个机会嘲讽大风集团,虽然公司做了很多相关的解释,大家好像根本就不听,尤其是在国外,PA的黑稿多的一塌糊涂,就恨不得把个人人工智能贬到地狱十八层。
再加上现在的网络又经变成了一个看成功者失败的狂欢派对,大风集团成功了太久,好不容易抓到一次看大风集团失败的机会,网络上充斥着想要跟着踩一脚的人。
修天記
以至于公司不得不考虑让孟谦出面,想借孟谦的影响力挽回一下局势,当然,前提是技术本身其实没太大问题,是大众认知的问题。
于是,孟谦找了媒体安排了一场3月17日的直播采访,正面来回应个人人工智能的事情。
巧合的是,3月17日,网上还在炒AlphaGo的热度,也还在炒戴密斯·哈萨比斯挑衅孟谦的热度。
于是孟谦干脆在这一天的发了一条风信:AlphaGo只是AlphaGo,仅此而已。
短短的一句话一小时就出现了上万条评论,大部分人都在问孟谦这话是什么意思,等到17号的晚上,直播采访开始了。
“孟总,今天你在网上发的消息已经引起了超过5万的评论,但显然大家都很好奇你的意思,你可以做一个正面的解答么?”主持人上来就先询问了今天的事情。
孟谦非常平静的做着回应,“AlphaGo只是AlphaGo,其实就是这个意思,大家可以先搜一下AlphaGo的定义,AlphaGo是一套为了围棋优化而设计的深度学习引擎ꓹ 使用了神经网路加上MCTS,结合谷歌庞大的云计算资源ꓹ 并搭载了大量GPU以提供通用计算能力。
婚情告急,總裁的舊愛新妻
说白了,这就是一个关于围棋的深度学习算法,因为配合了足够的资源和硬件ꓹ 使得算法可以实现很好的自我学习能力。
我记得昨天戴密斯·哈萨比斯也说了,AlphaGo就是把高级搜索树跟深度神经网络结合在一起ꓹ 神经网络通过 12 个处理层传递对棋盘的描述,这些处理层包含数百万个类似于神经的连接点。其中一个神经网络选择下一步走法ꓹ 另一个神经网络预测比赛胜利者。
所以说ꓹ 这其实就是一个深度学习的成功应用,不否认这是一次很成功的应用,但如果说因为AlphaGo去说什么人工智能新里程碑,甚至去提什么人工智能取代人类,那就太扯了。”
前妻難惹
“按照戴密斯·哈萨比斯的说法,AlphaGo使得人工智能从量变实现了质变。”
“咳,深度算法从一开始出现的目的就是为了让人工智能从量变实现质变ꓹ 如果认为AlphaGo终于做到了这一点,那只能说明他们对深度学习的理解还比较浅薄。
什么叫量变实现质变?
一个人背诵了一万首诗ꓹ 然后出口成诗ꓹ 这是我们理解的量变变成质变吧?”
夢回倫敦之愛上血族王
“当然。”
“那如果一个人背诵了一百首诗就出口成诗ꓹ 这是不是量变变成质变?”
“这…应该也是吧。”
孟谦表情肯定道ꓹ “当然是啊,为什么不是呢?只不过后者比前者聪明ꓹ 但后者如果从来没读过诗ꓹ 也做不出诗啊ꓹ 所以人类的量变到质变过程需要两个东西,一个是聪明ꓹ 一个是学习技巧,一个学习内容。
放到人工智能,就是算法算力和数据,这么说相信大家都能听懂。
所以AlphaGo有意义么?当然有,AlphaGo证实了在谷歌提供的这种算法算力大数据之下,计算机在特定领域现在可以达到什么样的一个水平,我们可以这样理解,AlphaGo就是一个比较聪明的机器,但它终究只是深度学习诸多量变到质变的案例之一,因为它没有脱离特定应用的局限,也就是出了围棋这个领域,它就没用了。
如果要说什么是里程碑式的突破,我认为现阶段就是一个事情,让计算机可以在面对更多不同领域数据的情况下实现理解,最终突破特定应用的局限。”
主持人非常懂事的把话题一拐,“孟总说的是个人人工智能吧?”
孟谦也是非常自然的接了下去,“没错。
我可以很明确的说,个人人工智能就是我们接下去的重点发展方向,因为我之前比较谦虚没有去把这句话说出来,但事实上,它就是人工智能真正意义上的里程碑。
大家可以想一想,如果AlphaGo在围棋这一个领域的成就就值得最近这段时间这样的宣传,那我们的个人人工智能可是同时在处理用户的多线数据,而且前期数据量都很小,个人人工智能不得天天在热搜上挂着让人夸?
个人人工智能上线这四个月口碑一直都不是很好,我也看到很多朋友说这可能是大风集团的第一个翻车之作,但是我今天想告诉大家的就是个人人工智能背后的技术支持有多么庞大你们无法想象。
相信有人会说,你背后的技术支持再庞大关我们什么事,你产品不好就是不好,但问题是深度学习的特征之一就是需要喂数据。
而个人人工智能需要的数据就是我们的用户数据,所以这必然会是一个需要花费时间的事情。
我们之前就说过,个人人工智能一个很大的乐趣就是你可以把它当成一个伴侣来培养,经历一个从陌生到熟悉的过程,它会慢慢了解你,慢慢理解你,并最终慢慢的成为一个可以给你带来帮助到机器伴侣。
这才是个人人工智能的价值以及表现,个人人工智能是来服务你的,一上来就对你的情况了如指掌你不害怕么?”
孟谦做完解释之后开始展示一些相对成功的案例,在案例中,有人的个人人工智能已经可以帮助他完成日常相对比较重复的记录工作,还有个人人工智能已经辅助用户制订下周的行程表。
这也是这场采访要拖到3月份的原因,得有一些比较成功的用户案例才能有说服力,而想要有这样的用户案例就肯定需要时间让用户去喂数据,不然光说怎么怎么好,就算孟谦亲自出马用户也不会太买账。
现在就不一样了,真实的成功案例,加上明确的理论讲解,再加上谷歌推动的市场热度,用户反应开始变化。
虽然理论讲解之前就一直在说,可之前大家就是不听,还骂大风集团想坑钱就直说,现在一想到AlphaGo都能拿出来这么吹牛逼,好像个人人工智能是更厉害。
谷歌这边,戴密斯·哈萨比斯看着孟谦的视频眉头紧锁,很快去找佩奇,“这孟谦有点偷换概念了啊。”
此时的佩奇脸色有一些难以形容的怪异,“你注意到网上的评论了么?”
“我没看网上的评论,现在的网络评论还有什么可看的。”
最強之兵 正華
“但是这次舆论得走向有点…莫名其妙。”
面对佩奇奇怪的表情和奇怪的表述,戴密斯·哈萨比斯还是好奇的去了解了一下网上的舆论,然后同样表情有点懵。
“AlphaGo是大风集团给谷歌钱搞的一次营销吧?”
“搞了半天是一场联合营销啊,AlphaGo风风火火的就是为了侧面体现出PA多牛逼呗。”
“PA牛不牛逼我不知道,居然能让谷歌帮忙营销,大风集团这事办是挺牛逼。”
我的同桌是女神
“完了完了,我突然有点磕风谷CP了怎么办?”
五嶽獨尊 老螃蟹
落網 碧璽
戴密斯·哈萨比斯半天回过神来,“这是网友脑洞太大还是孟谦又在搞骚操作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