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頌
小說推薦劍頌
秦军的大营之中,白起接到了秘密的情报。
“好…”
他长出一口气,随后神色带着掩盖不住的欢喜,最后竟然拍着大腿,放声大笑起来!
“赵国关城破矣!”
他接到了消息,恒山武士正要撤走,因为雁门关告急!
匈奴人突然南下了,尽起长生之兵,那种来势已经颇有一种玉石俱焚的意味,意味着如果他们这一次没有攻下雁门关,那么匈奴的青壮年至少要死去一大半,于是,意味着匈奴人最少有十年的时间缓不过气来,甚至可能被长生之地恶劣而残酷的天气变化,彻底消灭。
这同样是匈奴人赌上的国运,虽然白起并不知道,是什么让他们突然南下,但是这终究是一件好事情。
恒山武士离开,意味着赵国关城的守备力锐减,此时趁势攻杀,必有可能把恒山武士在调遣的途中一举歼灭!
然而白起本是想这样下令的。
但是他依旧陷入了一个相对漫长的沉吟与思考当中。
诸夏亲昵,不可弃也….
秦国虽然被六国视为虎狼,但比起楚国来说,对于山东五国,其实他们对秦的接受度更高一些,毕竟都是周天子分封的诸侯,总的来说还是在一个大圈子里面,不像是楚国是自己不满周天子给的爵位,而一步到位直接称王,这就有些捣乱的意思了,虽然他混出了样子,但因为不是周天子分封的,所以很多国家有的时候就不带楚国玩。
恒山武士真的要在这里全部歼灭吗。
即使歼灭,旄头骑也要死很多人,而赵国雁门关破,昔年周幽王时代的浑噩之世又将重现,虽然这一次只有匈奴而没有其他的北狄过来,但是长生之地中,究竟有多少独狼在暗中窥视,谁也不知道。
白起忽然发现,自己现在这个决定,变得有些举足轻重起来。
不杀恒山武士,那么旄头骑就等于白调,而恒山武士驰援雁门关之后,秦国拿下关城,赵国必然退守,但是下一次要这么轻易的抓住恒山武士大规模移动的契机,就非常的不容易了。
好处是,赵国同样元气会大损,这一次的上党之争,秦赵之间或许会有一个完美的结局。
因为匈奴会消耗赵国的国力,而失去国力的赵国,自然没有资格与秦国在短时内争夺上党的归属了,长平的防线也会不攻自破,但是自己也会面临一个巨大的危险。
那就是秦王的责问。
恒山武士绝对是秦军心头的一块大石头,如果能把他们全部歼灭,那么秦军就再无敌手,魏武卒已经不成气候,韩国的神臂军也没剩下多少人,把赵国的胡刀骑士与恒山武士消灭之后,仅仅凭借齐之技击,楚之申息,还有没有什么存在感的燕国,根本不可能与秦国争斗。
秦王扫六合,虎视何雄哉!
秦王必然会被这唾手可得的巨大胜利而冲昏头脑,所以白起现在的这步棋,举足轻重。
是截杀歼灭,还是放任他们自己离去?
————
秦王宫中。
白起不知道的是,在他收到秘密消息没有多久,秦王也收到了。
赵国之中有秦国的眼线,这是秦国几个高层都知道的事情,但是这一次的消息。
秦王看着他眼前的来客。
曾经楚国的高士,五十二仙人中,与说剑人并曾辩论的“庚桑楚”!
“你要助孤的孙子,一统天下?”
“难道孤不值得你相助吗?”
秦王有些失望的询问:“如果你的消息的真的,那么白起就应该在这个时候,发出奇兵,恒山武士与胡刀骑士一灭,赵国的最高战力便彻底消失殆尽,这两个军团,胡刀骑有万人,恒山武士只有千人,但就是这一万一千人,却足足抵得上数十万大军!”
“恒山武士,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我大秦没有这么强大的勇士军团,旄头骑已经是天下难挡的精锐,但也只能凑出五百个人。”
庚桑楚平静的回应:“王是圣人,王是剑宗,王是当今秦国之主,王的意志就是天律,但王却不适合作为统一天下的人。”
“王的时代已经固定,大道通达于万物,但一种旧的事物不可能陈花重放,那是只存在于幻想中的奇迹,新的事物形成,旧的事物一定会毁灭。”
秦王没有生气,反而是反问道:“如果孤做不到,那孤的儿子,安国君不能吗?为什么要孤的孙子来呢?”
“孤记得,孤的孙子,似乎被什么东西附身,你,是来帮助那个东西的,还是来帮助孤的孙子的?”
“王与公子公孙,三代人,你选择了最后面的那个。”
庚桑楚看着秦王:“您所贪,不过是六国而已,太小了些,您的儿子所贪,不过是秦国而已,这便只有一点点的尘埃大了。”
“我帮助您,是因为您的孙子,秦国的公孙,他会成为一个贪图整个世间的人物。”
“三代之前,不会有这种强大的君主,三代之下,更不曾有可以比肩于他的人,而在他之后,万古的青史都将传颂他的名字,亦没有任何王可以与他相提并论。”
“五十二仙人中的人间世!他是元始天道不假,但却也是…..”
庚桑楚的话说着,而秦王皱起了眉头:“你刚刚说的是什么?”
庚桑楚一愣,随后了然而笑:“您听不到啊。”
“那您就更不是一统天下的人了。”
秦王沉默,久久没有说话,而后死死盯着庚桑楚:“很好,孤…我的孙子,现在在程夫子的手中,我相信他的教导,但我也害怕他,不过现在,还是说一说关于赵国与匈奴的事情….”
“你的意思是….”
庚桑楚对秦王道:“不必贪墨这一时的功果,眼下正有一个泼天的功劳和威望,摆在您的眼前。”
“那便是,效法齐桓公之事!”
秦王的目光猛然收缩,庚桑楚道:“列国卑弱,以强秦合纵于列国,引大王为天下盟主,代行天子事,于是聚兵五十万,北伐雁门,驰援赵国!”
秦王冷笑:“尊王攘夷?挟天子以伐不服?但现在可没有天子之尊了!现在是战国!儒家定的名字,真是好啊,彻底撕破了天礼,由他们自己!”
“天子将死,列国僭越,既然为诸王,只可联盟,绝不会屈居人下!”
庚桑楚看着秦王:“天子只是将死,还未死呢,大王,降龙在野…..春秋无义战,战国皆乱伐,但如今,天有道,有圣王出。”
秦王猛然看向他!
庚桑楚不卑不亢!
“不尊周室,而改尊‘周世’!世间已过,岁月更迭,夏商周,已为青史!”
“夏的炎气已经消失,金色的秋与锋锐的剑,在西天升起,齐桓公死后,春秋之世多有霸主假借尊王之名,胡乱征战,战国之时,山东五国兵叩函谷关,更是奉天子之命而来,然而这些人都不是在行齐桓管仲之事。因为他们,没有攘夷。”
“而如今,秦国曾经尊王,如今攘夷,尊王攘夷,二者尽起,于是,诸夏亲昵,不可弃也!”
“若要成天下雄主!”
庚桑楚意气风发,眼中有熊熊光明!
“当有气吞八荒之胆魄!要让天下,秦国,不仅仅是兵强国盛,有战国之凶烈,却也亦有春秋大义在身!谁若在我南世大难关头,拒不出兵者….”
“秦,必奉有夏以来,聚三世之义而讨之!”
秦王询问:“若列国真不出兵?”
庚桑楚便笑:“如今列国,楚崩,韩衰,魏弱,齐偏居一隅,燕自顾不暇,独赵强盛,列国不出兵又如何,出兵,那当然更好,一个大义的借口而已,一个顺应天地之意志的举动罢了!”
“而若真有不出兵之国….王上,你没有打下那些城池,但那些城池,却已经心向于你了!自古以来,民心若失,天下便散矣!”
庚桑楚缓缓道:“秋日天收,日月转动,降龙在野,主客易位,天律渐强,被天道所接受,那其余诸国,不降,也得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