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限之次元幻想
小說推薦無限之次元幻想
“但是明明有听到真由理说,她不会去北海道的。”林潇说。
“真实情况,虽然很想说,但是很难说出口吧。”助手说。
“为什么?”林潇说。
“如果我是真由理果然是很难说出口。”助手说。、
“大家都很喜欢我啊。”
“不想要我走,不是这样吗?”
“难道不懂?”
“所以说为什么这么大的事情,真由理闭口不提。”
“你啊,一直将还早呢有力当成小孩子吗?”助手紧紧盯着林潇的眼睛说道,应该不是生气。
倒不如说是用非常平静非常温柔的话说。
“真由理心里有很多烦恼吧。”
“是这样啊。”林潇说。
“一直以为我都不知道怎么做。”
“加入真由理将事情说出来,你会留下她吧。”助手说。
“肯定啊。
“所以CIA没有欧说出口没有错吧。”
‘如果被喜欢的人说了不要走,会变的手足无措的啊。’
林潇后退了几部,最后直接倒在沙发上。
装着圣诞树星星的箱子,掉在地上自已都没有去捡了,只是呆呆坐着。
找不到话来回击助手,真由理从这里消失。
感觉如同谎言。
助手总有一天会回去,好不容易成为大家的一员,虽然会这么想,但是有机会想来日本就可以了。
但那时最早一开始就知道的事情,虽然我么你都辺那一天迟早会来。
但是我们就如同事先约定好的,谁都绝口不提。
但是真由理不同。
真由理,只有真由理不同,希望她一直留在我身边,微笑这快乐的生活。
那可是我的人质啊。
哪儿都不会让她去的。
不会让她被带走。
这是小时候的实验,实验重要的祭品。
结果会变成这样,不能接受,绝对不尅接受。
必须要让真由理留在我身边。
这是必须的。
这是人生中最大的事情。
没有谁可以阻止自已。
昨天晚上真由理的眼泪,似乎有点奇怪的言辞。
看上去很悲伤的笑容,终于一切都明白了。
难怪他要一直做机器人。
原来是这样想的。
没有办法了。
只有让这个姑娘,追回来。
谁也不允许夺走自已的东西。
这就是自已人的生。
看着冰箱上的真由理机械人,打开机关,看到她发出真由理的事情。
寂寞的话,不管什么时候跟真由理说话哦,不管是什么都可以听的。
真是一个乖孩子,这个姑娘。
也许自已不知不觉已经喜欢了她。
但是却一直不知道。
到底该怎么做?》
“你自已说过,入股欧沃要去挽留会让还早呢有力为难因为为难所以没有说出来。”
“所以我不想让她为难。”林潇说。
“不对,这不对啊。”菲利斯他他跑过来,直勾勾盯着这样ID眼睛。
“就算如此,还是想要被人挽留的哦,女孩子就是这昂。”
“想要被人挽留,不管结果如何。”助手说。
“是这样吗,这既是浪费。”
‘可恶啊,帅气的台词都被菲利斯先说了。’桶子说。
“刚才的台词让你说可不U型哦。”助手说。
“林潇,你看这个。”
林潇将星星给了林潇,请给真由理小姐。
让她留下来吧,我们哦ta看向大家一拳,大家偶读微微点头。
“哼哼哼哼,交给我吧,我是疯狂的科学家,这种小任务。”
“简直是不值一提。”
“一个区区人智联,还想要跑。”
“所言极是,我凶真居然做出让人质跑掉的石田,这样的话,可是无法通知这里的。”
‘而且,昂家伙知道太多了,就这么让她跑了可不行啊。’
“不愧是啊。”
“就是这样,快讲人质真由理献祭,然后让她对凶真爱意,智天使召唤出来。”
“不是爱意,是敬畏和崇拜。”
“事实上,怎么都好,快去吧。”
助手将自已推出来。
林潇抱着星星开始去找真由理。
这一刻才发现原来自已心里最终呀偶读弱
心脏跳起来。
急忙用手护住,后剧痛场到全身。
“啊混蛋。
仿佛是Wie了挥舞掉痛苦。
如果和琉华子说的一样,之后也是如此,真由理一定子啊哪里
那个充满回忆的地方,一定是那个约定之地。
跑到了这里,真由理在哪儿。
不在哪儿都不在,自已搞除。
真由理的祖母的墓碑上周围的花朵有很多色彩。
已经回去了吗?
这个丫头,每次来这里都会独自叫他拿。
交谈很久始终独自一人。
所以才觉得会在这里才对。
可恶啊。
“为什么啊。”
“真由理到底去纳尔”
只有直接去真由理家了。
突然听到了微弱的打喷嚏的声音。
转头看到了真由理。
是躲在远处树木后面的容易名。
在夕阳的照样下,影子很多。
那个藏起来来的人故意躲起来,但是自已看到了。
“真由理?”林潇说。
“啊。”
‘你啊,真是从以前对躲猫猫就不擅长。’
‘啊。’
‘被发现了。’
真由理一脸尴尬的弹出身体。
“那个不是哦,我不是故意躲起来的。”真由理说。
“那么你在做什么?》”
“我真是服了你啊。”
‘你在做什么。’
“我啊。”
真由理慌张的转过身一瞬间看到了眼泪。看着这样子的真由理行如同针扎。
“你子啊哭。”
真由理背对着自哭鼻子。
“这你懂吗结余哦哭。”
这么说起来昨天晚上也是这样。
“林潇,才是,你来这种地方做什么。”
“你不是应该去参加祭典了吗?”
“祭典没有你我不想去。”林潇说。
“我啊我是为了让你为难才来的。”
真由理不仅转过去头,也许失败喜爱那个看到自已又转过身去。
“真由理,听我说。”
“我呢,很希望你留下。”
‘实现一刀切的约定。’
“以前昂时候的事情,你还记得吗”林潇说。
“那个时候是?”
“就是在这里,你成为人质的那一天”
“啊,真由理的肩膀微微颤抖。”
“那一天大雨不停,你是撑着蓝色的雨伞。”
“我不挂你怎么叫你,你都没有听见意义昂。”
“一直盯着天空,什么回应都没有。”
“一次又一次我咬着牙,但是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最后就想出这个。”
‘只能什么都做不到站在你身边。’
“就在那个时候阳光照耀下来。”
“我啊,觉得那道光,好像会将真由理带走。”
‘真由理会消失的无影无踪,我真的是这么想的。’
“后来,我就成了科学家,那个时候说了,你什么地方都不可以去,绝对不可以被带走,因为你是我的人质。
所以不能够让你跑掉。”
“那份心情,至今也是如此。”林潇说。
“所以,你能明白吗”
林潇听到真由理叹气,然后她终于察觉到,自已为什么脸色苍白的过来。
想说什么又没什么,迟疑了很久说。“是吗,露馅了,真失败真失败。”
“失败就对了,我可是疯狂科学家。”
‘我的人质逃脱大作战,差点实现。’
“不可能实现的,我比你聪明。”
“真由理看着天空,远方缇娜空开始被染成深红色。”
“要结束了吗,夏天。”
“那个啊,我是这么想,就算没有这个人质,研究室也还有助手,桶子,琉华子,覅额老师你领域,以及梦雨。
大家都在啊。”真由理说。
“我想灭有必要让你为难”
“所以就算没有我,也没有关系吧?”真由理说。
“才不是。”林潇说。
“没有你一切都不行。”
“我明白的,一切定是在品名忍住不哭。
“真由理,真的很高兴。”
“林潇,你来挽留我。”
‘’俺家的都很喜欢你,你也很喜欢大家,看着大家一起欢笑,真由理真的很开心。
“我找到,2只有你在就行。”
“是你,林潇美玉关系的,就算我不在,只要根大家好好的。”
‘才不是这样。’林潇说。
“不要继续说下去了。”
林潇终于忍不住抓住少你的肩膀,就这么抱住她。
“我说了,你是我的人之后来那,哪儿偶读不可以去。”
少女连自已哭都忘记了抬头看着林潇。
“你真是太直接了。”
“我跟你说了,大家都是重要的伙伴,有哪些家伙在我也很开心,你说的没错。”
‘可是呢如果没有真由理是不行的。’
‘因为你在我身边,我才可以一直欢笑。’
‘我真是个笨蛋,这么简单的事情这么重要的事情,今天才注意到。’林潇说。
“那一天我子啊这里的时候,想法是如此强烈,我不想失去你我是这么祈祷的。”
“可是不知道时候,我将你子啊我身边当成是理所当然的,你一直都会在我身边,我这么深信不疑。”林潇说。
“但实际上不是这样,干不过现在还不迟,现在你还没有走,别走真由理,不要从我身边离开。”
“但是。”
“你父母那边我去拜托,就算被拒绝,下跪也好,我都会去肯定你父母,我想要你留在我身边。”林潇说。
“一直永远,我们来过要在一起。”
“这样才能开心。”
真由理明白吗”
真由理的监禁身体放松了慢慢靠在林潇身边。
“你可是我最重要的人质,一直都是如此。”
“所以哪儿都不要想去,。
“只要有我在。”
“一直是多久。”
“一万年吧。”
真由理抬起头盯着林潇。
“你想要多久。”
‘就算真由理成为大学生。’
“就算成了OL?”
“嗯。”
“就算真由理嫁人的时候也?”真哟李说。
“嗯。”
“那么真由理就只嫁给林潇你一个人。”
‘可以。’林潇说。
“好啊,直到老死为止,让我们一直都在一起。”
“真的吗。”
‘太好了。’
“我也不想走。”
“一直以来都喜欢着林潇。”
真哟李的瞳孔中染上了色彩,眼泪碎落在地下。
“真由理喜欢你的哦,从很久以前开始就喜欢了。”
“我也是哦。”林潇说。
“只是我这个人性格太别扭了。”
‘’让你一直以来为难了。”
抱歉。“
所以当助手到研究室,跟林潇,你关系好的时候虽然也十分高兴,但是不知道为何觉得有些寂寞。”“总是在想林潇会不会喜欢助手,这么一想心里好难受。”
“真的很讨厌这样的自已。”
“没事的。”
“但是怎么都停不下来。”
“都过去了。”林潇说。
“以后计入昂我们来过人在一起。”
真由理如此纠结,原来是这样。
“所以这或许是神明给真由理的惩罚,让我从你身边消失,我是这么认为的。”
“才不是这样。”
‘不可能的。’
“就算神明,我也会杀死他。”
“谁都无法之我们子啊一起。”
“哪儿都不想去,真由理不想跟林潇分开啊。”
‘我也是。’
‘让我们永远在一起。’林潇说。
“知道了。”
“没问题,我绝对不会让你离开的。”
“你要相信我。”
“嗯,我相信林潇。”
‘让我们呢一起吧。’
“别哭了你看看这个是什么。”林潇说。
“这是星星哦,已经买下来了。”
“是可以实现所有愿望的。、”
“抱歉,没有察觉到啊,抱歉。”
‘我一直以来都以为你是我妹妹。’
‘但是没有想到,真由理是那么可爱,我也喜欢你了。’
“那个冷静下来了吗、。”
“嗯,已经不要紧了”真由理说分开以后,来个人站在夕阳下。
真由理一百能说不要紧,一边哭泣。
哈不适应这个,哭泣的孩子该如何安慰。
“有了。”林潇说。
突然回过神来,拿起来那个想爱你在。
又走向真由理身边,这个你看。
“这不是那个信心。”
真由理有些害羞,仅仅看到这感觉就让人行动。
“给你的礼物腌”
“礼物?”
好啦,赶紧打开看看。
“嗯。”
真由理手下箱子轻轻打开。
“哇。”
“星星。”
真由理一下笑了。
她惊喜的看着林潇。
“从箱子中拿出来吧。
“真由理消息你的我这星星。”
她的一双小手勉强可以拿着。
将星星对着夕阳透过她看着天空。
美丽的天空,照耀着真由理。让她看起来如此美丽如同鲜花在簇拥她。
是那样的让人着迷。
林潇有点看着米了。
‘我喜欢你真由理,我们来个交往。’
说出这样的告白话语,忍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