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界最強之光
小說推薦萬界最強之光
“不是说让你在迷雾鬼林好好待着吗?”
“跑出来做什么?”
见到老鬼的刹那,诧异是由衷的。
“主人赎罪!”
“老鬼绝不敢违逆主人的安排······”
下拜请罪的举动,为随指弹动的力量阻挡。
“既然来了,相信自有你的缘故。”
“倒也无所谓搅乱安排,从某种程度所言,倒是可算为恰逢其会。”
“有你在身边,我这个邪魔之子的身份,倒是比一块儿圣灵石,更为容易切实。”
方才为力量所阻的老鬼,闻言立刻露出惶恐不安,以及满是憋屈,甚至怨恨的神情。
“主人,那些个混账东西如此说,也就罢了。”
“您怎么还如此说呢?”
“那些个混账,别说做神了,就是做最低档的禽兽都不一定合格。”
“他们忘了,若不是主人力鼎,无双的战力支撑大局,现如今的局面还不知道怎么样呢。”
“没准儿早就让那些邪魔给吞灭消化了。”
“就算义和那小子巧言善辩,蒙蔽天机。”
“多年的交情,他们也该相信主人才是。”
“故而此事在老鬼看来,从根本上,他们就不相信主人,都是一群忘恩负义的混账东西。”
有些话,积压在心头,已然千年。
有些怨气,积压在心头,同样千年。
想想主人那些岁月时光,阻挡跟灭杀邪魔,所付出的辛苦,所经历的凶险。
如今却背负着人人唾骂的邪魔名声。
不值,实在是不值。
委屈,满腹的委屈。
三界之外,因机缘巧合而成就的一团灵性。
老鬼的情感表达,本来没什么复杂可言。
然而伴随刑天多年,又默默照顾了岁月千秋。
情绪的变化影响,已然是极为明显的。
“你说你这是做什么啊。”
“我自己还没说什么呢。”
“站在私人的立场上,面对现如今所遭受的,实在该冤屈,委屈。”
“有相对的实力,相对的机缘,大闹一场都算不得什么。”
“看着尘世间的繁荣,我倒是没太多为自己的情绪反应。”
“说实话,对于身份,真未曾有太多的在意。”
“天神也好,邪魔也罢,我清楚自己是谁,这就足够了。”
“而且从某些程度上来说,所谓战神的威名,未必不是对我的一层束缚。”
“以不同的角度看天地,所见所得,自有不同。”
“而且你这话,可是将你的老朋友都一起骂了。”
老鬼是个较为特殊的存在,不是天神,也不是邪魔。
跟着刑天,自与天神有所交道。
或深或浅,或是完全的看不顺眼。
唯独老龙王,无所谓身份的纠缠,虽在打闹,却也是交情莫逆。
“您少跟我提这个只知道睡觉的糊涂虫。”
老鬼气呼呼道。
“在我面前,就别要这份儿嘴硬了。”
“你心里很清楚,能有千年岁月的安宁,一方面是有迷雾鬼林的天然遮挡。”
“另外一方面,也有龙王的含糊应对守护。”
“他虽然看着糊涂了一些,内里却是清楚。”
“对于这份儿朋友交情,也是极为重视的。”
对于这番话的事实,老鬼自不是不清楚。
只不过清楚与现实,多少还是有一番差距的。
而他与龙王之间,现如今更是隔绝了邪魔与正道。
“其实这都是小事儿,你心里清楚明白,日后能够面对即可。”
“我相信,你们多年的朋友交情,不会因这些因素而有所改变。”
“现在说正事儿吧。”
“突发奇想掀起一层迷雾,倒是引得义和使用日光神镜窥探。”
老鬼立刻流露出了心惊神色。
“这方面的问题,你自是不必担心。”
“他始终不是炎帝。”
“若是真看透的话,致命的杀伐手段,恐怕已经到来。”
“原本以我所想,是借用这个为迷雾所笼罩的身份,再弄一些事情。”
“现在你来了,倒是没这个必要了。”
“这一手留在将来,或许还能起到极其意外的效果。”
“现在你来了,我这个刑天之子的身份,也可以明白的坦露出来了。”
“吸引众天神的目光,然后去北冥之海寻找夸父。”
金乌还未曾完全炼成,不到出世的时刻。
与之相对应的冰弓玄箭,自然也不到出世的时刻。
表明身份,前往北冥之海,仅是一个战略性的目标。
一时片刻间的情急,倒是没这个必要。
“主人,其实这话老鬼早就想说了。”
“凭您圣灵石的威能,联合夸父的众星神威,就算有那四个糊涂虫护着,天帝也算不得什么。”
以前没有实力,还有保护小主人成长的拖累,自然不敢想太多。
而现如今的老鬼所想,却只有一件事儿,尽快的打上日光神殿,揭穿义和那个混账东西的虚假面容。
“话也不能这么说,义和的伏魔大阵,以及四大天神合力组成的天罗地网大阵,还是相当有能耐的。”
“这是通过时光岁月,以及无数邪魔的生命,所检验的。”
对此情况,老鬼自然也是清楚的。
“原本老鬼还有些担心那个小天神娃娃捣乱。”
“现如今这小天神娃娃,为主人略施小计便送回了瑶池。”
“没她在身边,许多的事儿,自然方便一些。”
精卫的一番所为与接触,老鬼自然是清楚的。
要说其没什么心思算计,仅是单纯的缘分所遇。
那便实在是将老鬼看做是傻子。
“她想什么,我是清楚的。”
“对于天帝,其也不是没有疑心。”
“到头来的根本目的,不过是借我的手,救炎帝出炎谷而已。”
“若是所料不错的话,这一次路途所遇,应该与精卫存在一番缘分。”
睿智光辉,似是已经看透了精卫下一步的举动。
老鬼倒是有些怀疑,那小天神娃娃救父的心情,是可以理解的。
所付出的实际行动,大致也是能够想到的。
可这里边还有一个因素,那就是王母。
王母对精卫的疼爱,关切,绝不逊色于任何一个母亲。
刚刚经历了一遭,她还会放精卫出来吗?
现实的精卫,的确正如一番睿智所言,正在极力的说服王母。
这瑶池是自小长大的地方,精卫自是无比的熟悉。
也正是因为无比的熟悉,内心才明白,没有王母的同意,想要出去,实在是难上难。
可她却非出去不可。
若是为了玩儿,自是罢了。
那是等了千年,才好不容易看到的一点点期盼。
“王母,求求你了,就让我出去嘛。”
“这一次精卫一定万分注意自己的安危,绝不会出现半分差错。”
要搁以往,凭王母对精卫的真心疼爱,肯定已然答应了。
这一次,却是不同。
但根本的因素,还是出自对精卫的疼爱。
什么事儿,都没有精卫的根本安全,来的更为重要。
“这件事儿就别说了,我是肯定不会同意的。”
“你的心思我清楚,救炎帝出来的事儿,我自会办妥。”
“你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保护你自己,乖乖在这儿待着。”
“若是你父亲在,肯定也不会愿意你,为了救他而多冒风险。”
精卫已然不是一千年的精卫了,哪怕再把她当做孩子,终究实际也是成长了。
哄孩子的那一套,对她而言,根本不管用。
话说也不该是哄孩子,因为从实际来说,王母一直为救炎帝而努力。
“娘娘,我回来了。”
鸟雀之鸣清脆,化身青鸟。
看了精卫一眼,欲言又止。
“我们去那边说话。”
懂了青鸟的意思,是要避过精卫,王母便随手一点,将精卫暂时困住。
“我奉命进入日光神殿,趁着天帝酒醉之际偷听。”
“当初那件事儿,的确是冤枉了战神刑天。”
“真实的情况是天帝暗中偷袭了战神与炎帝,并将神兵伏魔伞化作封印,将炎帝镇压炎谷。”
王母闻言,身躯不由一震。
脸色刹那有些失色变白。
虽然已经有了猜测,有了心理准备。
真正实际来临,想要完全平淡的接受,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
细说起来,这如今的天帝,昔日的伏魔天神,也算是王母看着成长起来的。
说是孩子,多少有些不合适。
但至少是一个需要爱护的小兄弟。
哪怕后来成长,甚至登位天帝,不再需要爱护。
这份情由,也是在内心深藏的。
“具体是怎么回事儿,你跟我说清楚。”
王母不愧是王母,急速调整情绪。
她现在要做的不是伤感,而是所知一切的实际情况。
然后再根据这些实际情况,决定下一步的举动所为。
“经过一千年时光,封印跟炎谷的毒火,已然融为一体。”
“解除封印,炎谷的毒火便会喷发。”
“届时不仅炎帝会受损,甚至无穷生灵都会受难。”
即便是述说自己所知的实际情况,当诉说这一情况的时候,依然是有些拧眉,满是为难。
无论什么样的选择,都是及其不合适的。
“当初混沌开辟,我等灵性所生,世间一片荒芜,本无什么炎谷之说。”
“十大邪魔出世,在战神刑天的率领下,四大天神拼死搏杀。”
“当然也是刑天承担了绝大部分压力的情况下,最终拼杀掉了十大邪魔中的六个。”
“炎谷的形成,就是当初十大魔兽之一的火魔兽,为我等灭杀陨落之后的本源所化。”
“因其前身乃是邪魔,这炎谷的形成,自是火毒横生。”
“当初追杀地魔兽,之所以狼狈之下逃遁炎谷,就是地魔兽能够希望炎谷的力量,能够对其有所帮助。”
说起这段已然恍惚了岁月的过去,王母满是感慨。
同时也是愧疚,毕竟冤枉了刑天这么多年。
“到后来,地魔兽还是未曾借到炎谷的力量。”
“反而炎帝被算计,被封印炎谷,受了千年的火毒之害。”
“火魔兽一身本源所化,炎谷毒火威能至强,连炎帝都深受其害。”
“一旦爆发,我等这么多年的辛苦努力,就真的要付之东流了。”
“就没有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吗?”
这事儿所带来的实际感受,实在不是为难二字,便可以简单形容的。
“要说两全其美之策,也不是没有。”
“只是青鸟不敢肯定,是不是听错了。”
“朦胧间,似是听到天帝所说,要想完美解决此事,唯有先熄灭炎谷中的毒火。”
“而消灭毒火的唯一办法,便是什么冰弓玄箭。”
“青鸟跟随王母多年,宝贝自是见过不少,却是从来未曾听说过什么冰弓玄箭。”
王母眸中闪过睿智光辉,抬起了手中白虎令。
白虎令一动,其余三位便有所感应。
“北冥至极?”
“那不是夸父老头儿为躲避太阳之灵的伤害,而选择的地方吗?”
“风神好好的,以白虎令感应此地是想做什么?”
其余三位刹那所生的想法,都是差不多的。
“难不成······”
看似昏昏沉沉安睡的龙王,头顶似有一道及其隐晦的光华,闪烁而过。
“能想出这一招儿,也是有些难为义和了。”
“看来用不了多久,那个小天神娃娃,又要在身边出现了。”
不至于有什么太过的速度要求,轻装简从上路,自是轻松。
“您说什么?”
“那个小天神娃娃又要来?”
“这一次是个什么目的?”
对精卫,老鬼是极为防备的。
哪怕他相信,主人绝不是小精卫能够暗中计算的。
可他的职责,他的习惯,却是不能忘怀。
“根本性的目的,自然还是救炎帝出炎谷。”
一听这个,老鬼更为火大。
“他们自己惹出来的麻烦,自己没那个能力收拾,反倒要依赖旁人了。”
炎谷的形成,以及毒火的危害,老鬼也是清楚的。
“他们折腾了一千年,都不见得有什么动静儿。”
“现如今不过才有一点儿动静儿,便有了许多的心思。”
“这方面,倒是反应够灵敏。”
“主人,实在不是老鬼抱怨,这事儿咱们不干。”
“咱现在还背着邪魔的名声,没有暗中出手捣乱,就已经相当不错了。”
“还想着出力救人,没那么便宜的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