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C裏的天罡地煞
小說推薦DC裏的天罡地煞
莱克斯卢瑟认真的想了想,道:“如果是超人一般的身体,只需要三到五年就可以,即使再强一点,也用不了十年的时间。我们即使假定达克赛德的身体强度超过超人,那也不过是时间的时间。”
“不,达克赛德不会给我们那么多时间,即使最长时间,也不过是五年,如果再短,我觉得也不过是三年的时间而已。所以,留给我们自己的时间,只怕也仅仅只有两年多了。”蝙蝠侠说道。
他就是这样,一向悲观,将各种事情都做好最坏的打算,偏偏每次他都用的上。真不知道这是他的悲哀,还是这个世界的悲哀。
其余人都点点头,认可了他的说法。
迈尔斯道:“说起这个,我突然想起一个人来,她是杀死达克赛德的最佳人选,也算是最适合的人选。”
“还有这样的人?是谁?”蝙蝠侠问道。
“她?女的?”神奇女侠戴安娜斜着眼睛问道。
“额,确实是女的,她叫格雷尔,是达克赛德之女,她曾经不断的寻找杀死达克赛德的方法,现在应该找到了。”迈尔斯说道,随即伸手拉着神奇女侠戴安娜的手,道:“我和她曾经是敌人,但是在知道了她的目的之后,将她给送到了无尽星空之中,我们两个关系仅此而已。”
“是吗?那你是怎么知道她成功了?是不是她又来找你了?”神奇女侠戴安娜撇着嘴说道。
迈尔斯悄声道:“等回去我再给你解释这其中的关系,很简单的,她与我仅仅是一个路人而已,我的心里只有你一个。”
“呸!”
神奇女侠戴安娜呸了一口,道:“等回去了再给你好看。”
迈尔斯搓搓手,有些迫不及待了。
蝙蝠侠道:“格雷尔?我好像对这个名字有些印象,不过这是戈登局长给我说的,等会我回去再去看看戈登局长。”
超人低头看了看底下纷乱的场景,道:“我们这件事就先说到这吧,鲲鹏你去联系格雷尔,争取两年内让他到达地球,我们先将这些所谓的神明带来的危害给清理掉,他们这些人实在是太过于麻烦了。”
迈尔斯等人纷纷点头,就连神奇女侠戴安娜都没了说话的兴致,实在是天启星入侵,和神明降临这两件大事接连发生,让整个地球都变得满目疮痍,到处都是失控的人群,烽烟处处,一栋又一栋被毁掉的大楼到处倒塌,大街上满是受伤的人。
迈尔斯彻底陷入到了忙碌当中,他的分身一个接着一个的被他派出去,在星城里到处活动,看到伤员就就地救治伤员,看到被压着的人直接动手扒开石头,砖块,将里面的人救出来。
星城的人惊讶的看着这些穿着黑色衣服,身材,气质一模一样的人,他们一个个少言寡语,救治了人之后,一言不发的就去了下一个地方。
即使那些地方被大火包围,即使那些地方被倒塌的大楼完全阻拦,这些穿着黑色衣服的人都毅然前往,仿佛不将这些危险放在心上。
那些被从废墟,从死亡边缘被救治回来的人,纷纷亲切的称呼他们为‘救护者’。
迈尔斯对于这个称呼还是有些开心的,这是那些人赋予的称号,也可以说是对他的肯定。为此,他又多派出去了好多个分身,在城市里面不断的巡逻,抢救人员。
而他的本体在和神奇女侠戴安娜度过了一个美好的夜晚之后,将自己认识格雷尔的过往说了出来,以及自己分身在宇宙当中遇见格雷尔的事情也一一说出来了。
“也就是说你的分身再次偶遇了格雷尔,然后你们两个还又认识了?”神奇女侠戴安娜捏着迈尔斯腰间的软肉,淡淡的问道。
迈尔斯伸手握住她的手,急忙将毁灭日那丑陋的形象显示出来,道:“不是你想的那样,这个分身很特殊,长成这样,就是他站在你面前你都不敢认,更不用说是仅仅只有几面之缘的格雷尔了,我保证即使我给她说,这是我,她都不会认出来的。”
“那你为什么不把这件事在超人他们的面前说?”神奇女侠戴安娜好奇问道。
迈尔斯道:“你知道这具分身为什么这么特殊吗?”
神奇女侠戴安娜摇摇头,道:“我看不出来有什么特殊的地方,他不过是看着丑陋了些,身上带着些许的骨刺,似乎不是人类,除了这没有什么不同吧?”
“他应该叫毁灭日,这是我从另一个世界带回来的,准确来说,是另一个宇宙,他有些特殊,据说一个宇宙只能有一个毁灭日,而且这毁灭日会具有很强的特性,对了,他是人造物,是另一个世界氪星的产物。这要是让蝙蝠侠知道了,恐怕又要给我狠狠研究一通。”
“我懂了,不就是怕麻烦嘛,下次可不许这样了。”神奇女侠戴安娜轻轻的将此事揭了过去。
迈尔斯嘿嘿一笑,拉着神奇女侠戴安娜来了一场激烈的晨练,才出去忙碌别的事情。
而在天境当中,天启星和创世星的一同消失瞬间引起了轩然大波,一个又一个神明前来探索,却又失望而归。
这里茫茫无际,即没有星辰,也没有别的任何物质,只有一个看起来就非常危险的废弃空间,偶尔有贪心的神明进去,但是却再也没有出来过,只有几道死亡的虚影前来,将这些神明死去之后残留的灵魂,或者意识接引到她的死亡国度。
而在这片死亡之地的空间深处,两颗小小的如同玻璃球一般的双子星徐徐旋转,一红黑,一灰白。
“密特隆,知识之神,号称无所不知,那么你应该知道我们在对付莫比乌斯的时候,突然那出现的那两个人是谁吧?告诉我。”达克赛德闭着眼睛,声音却慢慢的传出,如同婴儿一般稚嫩。
“我的主人,即使我不是知识之神,我们天启星也已经克隆出他们两个人残留的组织,知道了他们是谁了。”密特隆轻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