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最後一個狠人
小說推薦大明最後一個狠人
兵贵神速,两日后,徐青山率领四万人马,从下关出发,由大明皇家海军运送,向大坂驶去。
经过四天的航行后,船队于八月初一驶过明石海峡,抵达大坂湾西部。
徐青山并未直接向大坂发动进攻,而是将明军的登陆地点选在了距离大坂五十里外的神户。
六十年前,丰臣秀吉结束日本战国乱世,实现日本统一大业后,曾在神户外交的有马温泉举办有马大茶会。
自那以后,神户成为西日本前往北海道的北前船的重要据点港口,同时也是西国街道重要的宿场町。
几年前,明军击溃德川幕府,逼迫日本签订《大坂条约》,神户成为日本最早开放通商的五个港口之一,迅速发展为日本最重要的港湾之一。
徐青山的目标是大坂,大坂作为幕府军在日本本土作战的前沿阵地,也是后勤保障基地,是日本运输船队和海军的临时锚地,也是日军后勤物资的集散地。
徐青山知道,德川幕府一直都在提防天武军进攻大坂,在大坂集结了重兵和设置了众多炮台,明军不宜一来就刚,先打神户试试水。
锦衣卫已经将大坂湾一带海域的地形、水文、洋流等情况详细做了侦查。
明军想要控制大坂湾,有两个关键点,一是神户的六甲山炮台,这是大坂湾的陆上门户,一旦明军占领了炮台,就可以长驱直入,深入大坂港湾。
第二个关键点就是大坂炮台,两个炮台互为依托。
六甲山炮台是陆防炮台,主要守卫大坂湾的侧后方,抵御可能来自陆地的进攻。
大坂炮台则是海防炮台,主要抵御来自海面上的攻击。
德川幕府吃一堑长一智,在修建大坂要塞的时候,把明军的海上攻击列为重要的防御对象,因此布置了重多大口径火炮。
六甲山炮台位于境内最高点的六甲山上,山体并不险峻,最高还把九百多米,周边丘陵地带遍布密林,还有一些城镇。
六甲山炮台修筑有高达五米的胸墙,胸墙上堡垒密布,只有南侧有一个出口,将炮台与六甲山周边山体隔绝开来,使得炮台成为一个高出周围地形地貌的独立军事堡垒。
原本德川幕府在六甲山炮台布置了八百人,当他们得知大明出兵时,连忙让驻守大坂的酒井忠清加强六甲山炮台的防御力量。
酒井忠清这才把宫川藩的两千人马调到神户,部署在六甲山炮台协防。
按理说,炮台只有二十门炮,配置几百兵力足够了,压根不需要这么多人。
然幕府见识过明军的登陆实力,不敢大意,这才加强了三倍的防御力量。
酒井忠清也这样想,觉得根本没必要在六甲山配备这么大规模的部队,不过碍于大老酒井忠胜的命令,才勉强把宫川藩调往六甲山。
按照他的想法,宫川藩的任务只是在神户暂时停留,协防六甲山,等明军前来攻打大坂,还得再调回去。
因为在酒井忠清的防御图上,大坂才是日本防御的重点所在。
中老大人的想法,也影响六甲山守军。
八月初一傍晚,六甲山炮台,铅云密布,一片萧瑟。
战壕里,弥漫着浓浓的酒香味,整个炮台守军莫名其妙的进入了狂饮状态。
酒不好,是当地土产的高粱酒,有些上头,宫川藩的一名日本侍大将脚步踉踉跄跄的走着,嘴里骂骂咧咧的。
“他妈的,一个炮台就他妈的二十门炮,硬是让老子两千多号兄弟赶来窝一起,上头脑子进水了吗!”
堡垒中,也到处都是喝得东倒西歪的幕府兵,他们在用自己的方式,表达对幕府的不满。
大热天的,就屁大点的地方,塞这么多人,着实让人难受。
其中一道战壕里,一群日本兵围在那,不时的发出阵阵咒骂和嬉笑声,混乱的声音中还夹杂着女人的嘤嘤哭泣声,也不知道这群小日本是从哪里搞来的女人。
一个衣衫不整的足轻大将正扑在女子的身上,撕扯着同胞的衣服,周围的日本士兵喷着酒气,发出阵阵欢笑声。
那女子则是哭喊着死命护着身子,发出后世宅男耳熟能详、心潮澎湃的叫声。
“八嘎!你们在干什么?”
一道雄厚的声音响起,只见一个六十多岁身穿幕府官服的老头扶手而来。
尚且清醒的士兵们立马收声而站,有些局促。
那衣衫不整的足轻大将摇摇晃晃的站直了身子,看也不看来人,大笑道:“老头,一起玩吗?”
“放肆!”
老头呵斥一声,身手罕见的矫捷,只见他跳入战壕中一把揪住足轻大将的混乱的衣襟,顺手给了他重重一耳光。
这一巴掌把足轻大将打醒了,他睁大了眼睛方才认清对面这老头是何人,连忙摆正了身子,行礼道:“城代大人,小的无状……”
这老头名叫内藤忠兴,六十二岁,官职大坂城代,是幕府在大坂城的代表,负责大坂城的城防,并统辖在大坂值班的幕府役人。
足轻大将听起来很威风,其实不过是掌管几百来号人的小军官,如何能跟谱代大名身份的大坂城代相提并论,还邀请他一起野外玩女人?简直可笑!
内藤忠兴冷哼了一声,走到那个受到侵犯的女人身边。
女人偎在战壕里,胆怯地护着身子,生怕这老头忽然雄起也参与进来。
内藤忠兴指着他道:“你的,起来!”
女人痛苦地摇摇头,她的大腿上,流着鲜血,那是被那个足轻大将用刺刀刺伤的。
内藤忠兴扫向周围的士兵一眼,道:“给她包扎,谁把她抢来就把她送回去,其他人继续坚守岗位!”
周围的士兵们,全都愣愣的看着内藤忠兴,这就完事了?不执行幕府的军规了?
内藤忠兴斜视着这帮逼崽子,喝道:“还不快去!都等着明军打过来呢?”
“是!是!”
一群日本兵点头哈腰,跌跌撞撞的准备散去。
然而,更多的炮弹呼啸而至,剧烈的爆炸随即吞没了附近的几道战壕,覆盖了宫川藩驻守的整个阵地。
爆炸声中,响起幕府兵歇斯底里的嚎叫:“敌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