鑽石王牌之金靴銀棒
小說推薦鑽石王牌之金靴銀棒
就在青道开作战会议之前,刚刚回到旅馆没几个小时的,横滨港北学园监督的房间。
“监督!什么时候开作战会议?”不配拥有姓名的棒球部部长询问道。
“再等一下吧!”大板牙监督叹了一口气,说道。
而他面前的电视中,正在播放着青道高中对稻城实业的决胜战。
“怎么了?监督!”
“也许后天的比赛就是我们今年的最后一场了!
大概!”
“对青道?可是春天的关东大会明明是我们赢了啊!
经过这几个月的比赛,我们也变得更强了!
就算他们变强也不应该……”这位部长还没有看青道夏季赛的录像。
“所以说,他们已经和春天完全不是一支队伍了!
攻守都得到了进化!
春天的比赛我们的得分,主要从他们的王牌丹波手上拿到的。
那个时候的丹波,心态无比的脆弱,但是,从和稻城实业的比赛中可以看到,他的那份软弱已经完全消失不见了!
虽然我不知道他为什么在决赛的时候控球除了点问题,想必现在也调整了过来了吧!
而且,这个男人!
降谷晓!
春天我们没能攻略的投手也得到了进步,之后又出现了泽村荣纯,以及二年级的侧投川上。
守备已经得到了补足,我们想再向春天那样拿到大量得分已经不现实。”横学的教练,开始播放着录像,不停的掉出青道的四位投手,讲解道。
“真的吗?
但是,哪怕这样……”
然而,他的话再次被打断了。
“记得开幕时,广播对青道的介绍吗?
全国第一的打线!
如果春天的那种程度,可以称得上全国顶级,但是全国第一还说不上。
原因就在这里!
这个男人的成长!!!”
电视机前,完全被仙道的头像所填满。
“春天时期还能明显看出是初学者的他,现在也算是有模有样了。
这个男人,已经完全成为和他们的四棒结城同级别的打者了。
西邦的佐野修造知道吗?”
“嗯!优胜候补的四棒,高中通算66支本垒打的怪物!”
“青道的结城和仙道,任何一个可都是不输给佐野的打者哦!”
“真的吗?监督!!!
这……,这个打线太犯规了吧?”
“经过西东京决赛这么好的状态洗礼,恐怕这个仙道,还会继续成长吧!
现在的他还是一个未知数,两个这种级别的打者放在一起,让青道打线整体更加顺滑了。
可以说,我们很难拦得住他们的得分。
这场比赛,我们至少要做好丢五分以上的准备。
但是,我们的打线却很难从他们的投手阵拿到五分,明白了吗?
不过棒球比赛,不打过谁也不知道结果,我们要提前做好心理准备。
正常情况,七比三,我们恐怕只有三层不到的胜率!
而且,如果仙道君的状态如果和决赛一样好,我们可以直接投降了。”
“那!……”
“半个小时后,开作战会议。
这个录像不能让他们看到,这场比赛的青道打线,严格来说,是仙道彰,这个男人简直就不是高中生。
用青道的准决赛的录像来开会吧!”
“我明白了!”
听到答复,这位教练把录像关掉了。
虽然他的战术能力不如激战区的教练,但是也不代表他真的一无是处。
……
第二天,青道的选手们,在某初中开始了针对训练,而仙道被片冈教练逼着加练跑垒。
弄得仙道一头雾水。
因为他觉得,自己的前面就是哲队,就算上垒了也很难发挥脚程优势吧?
但是,该练还得练啊!
教练不说也是有他的想法吧!他不说谁敢问?
明天的先发早已经确认,白州这位正选再次悲催的坐了板凳。
没办法,片冈教练不想牺牲降谷的打击能力啊!
降谷对变化球不算敏锐,但是直球打的是真的好啊!
成宫鸣在他手里都吃了大亏。
随着第二轮的开始,轮空的十五支学校也陆续登场,他们和第一轮剩下的十七支队伍争夺八强席位。
其中有着不少的名门队伍,而激战区的青道,是其中最受关注的,毕竟像西东京出线的豪强,只有青道轮空。
所以,所有人都期待着青道的甲子园首战。
观众们可不像各路教练有着那么详细的情报,好奇心也是被充分的调动。
就凭棒球王国杂志的一句,全国第一的打线,就足够了。
职业比赛也进入了休赛期,小泽,东清国这些职业选手都会去观战。
青道的OB们,更是早已经抢好了票。
而且全国倒在预选的,除了青道这个名门级别队伍,也都放假了。
也就是说,赤诚的小伙伴们也会到现场加油。其他和青道有关系的人就不用多说了。
这一天也终于要到来了。
八月十二日,坂神甲子园球场!
第一场比赛,青道对横学港北学园的比赛。
“我们走!!!”
“哦!!!”
“上啊!”
“呦西啊!!!”
随着,双方队长的呼喊,选手冲向了本垒。
“礼!”
“请多多指教!!!”
“青道高中对横学港北学园的比赛马上就要开始了!
先攻,横学港北学园。
下面开始介绍双方的人员名单。
横学港北学园!(略……,每介绍一个人,大屏幕上就显示一个,按打击顺序介绍。)
之后是青道高中的选手人员名单!
一棒!游击手,仓持君!背号六!
二棒!二垒手,小凑亮介君!背号四!
三棒!右外野手,伊佐敷君!背号七!
四棒!!!中坚手,仙道君!!!
五棒!一垒手,结城君!
(以下略!广播见!)”
当四棒的位置公布,并且大屏幕显示着名字之时,整个甲子园沸腾了!
“一年级四棒?!!!真的假的啊!!!”
“这是什么样的打者啊?”
“这种级别的名门还是第一次听说吧?”
“青道的先发也是一年级啊!”
“真的假的?青道这是放弃比赛了吗?”
……
“厉害厉害厉害啊!仙酱!!”赤诚的小伙伴们举臂庆祝!
甲子园人实在太多了,所以场内的人是无法听清的。
“棒球王国的报道我看了哦!
有人说青道的一年级是超·钻石一代!
今天这重要的首战,看到先发和四棒都是一年级,说明所言非虚啊!
但是,报道上并没有详细介绍降谷君呢!
不过他在地区预选也是有大量的先发机会,六场比赛有五场先发。
三振也是非常多啊!
真是期待!”
“说的也是呢!重要的首战,青道不可能派不值得信任的选手出场,那么今年青道的一年级到底有多恐怖呢?
你刚刚说的超·钻石一代,我也是很感兴趣的。”现场的两位解说也开始闲聊了起来。
而横学的教练,才是全场最震惊的那个,而且脸色铁青。
他不是认为自己被小看了,而是青道的打线更加合理也更加危险了。
仙道和结城是同级别的打者,跑者结城打者仙道危险大?还是跑者仙道打者结城危险大?
想都不要想肯定是后者。
不管从任何方面想都一样,特别是大板牙教练,从稻实的录像里面看到在仙道前面有跑者,来限制仙道速度时眼前一亮,但是也因为这个打顺调整宣布流产。
打个比方,想实行这个方案,就得在仙道前面堆积跑者,但是有跑者,放仙道上垒就是一二垒有人和结城对决了。
而不是一二垒有人和增子对决,这差的可不是一点半点。
作为名门教练,看到这个变阵,他想到的更多。
比如,仙道作为跑者吸引火力,让投手在分心的状态面对结城,使他的打席更轻松。
如果无视仙道,结城本身不好对付不说,仙道在垒上可以肆无忌惮,甚至丢分都是必然的。
如果仙道突然爆发给投手的心灵造成重击,在急需调整状态的时候,下一个打者是结城,增子和御幸……,还调整个鬼啊!
很有可能状态不稳被一波打崩啊!
这是一杯剧毒无比的毒药。
想要从仙道,结城这二人打线组合下全身而退,估计要被生扒下一层皮了。
仙道也是在这个时候才知道打顺,也明白昨天为什么要自己加练跑垒了,全都是套路啊!
仙道就算绞尽脑汁,他也想不到片冈教练会让他和哲队互换。
毕竟这四棒是主炮的象征。
随着介绍结束,青道一方也热身完毕,比赛也正式开始。
“第一局上半!横学港北学园的攻击,
一棒!二垒手,石冈君!”
“现在言归正传,石冈君已经进入了打击区,现在我们对降谷君的投手拭目以待吧!”
“这个舞台投球,果然好爽啊!
你也是吧?降谷!
什么都不要想,用你的投球,让日本沸腾吧!!!”御幸张开双臂,将随意摆了一下手套,明显是让他全力投过来。
片冈教练一直以来让降谷先发的理由也一样,用他的直球,球威去震慑对手。
而作为职业球队的主场,甲子园球场可是所有球都有精准的球速显示的,不然前世也不会知道成宫鸣的满球速为147了。
降谷在这大舞台之下,高高举起了手臂!
这货只要投球,就不会受到场外的影响。
“千万不要对他的坏球出手啊!”横学的教练大声喊道。
到了这个时候,他还是担心,因为降谷的球,实在太吓人了。
按卡神所说的,就像活的一样,呼啸着冲着自己而来,让人不自觉的出手。
“噗!”
“piu!”
“咚!!!”
“好球!!!”最后,事实证明,横学教练的担心完全正确。
“啊!!!”
甲子园球场沸腾了!
“147公里!降谷君的首球就是这个球速!
这就是超·钻石一代吗?
真的是不得了的怪物啊!”解说大声喊道。
夏季甲子园可不比春季,全场可是超过五万观众,完全爆满的。
全场观众的嘈杂声,完全没有人能够听到他们说了什么,哪怕就坐在他们身边也不行,反正就是各种嗷嗷直叫。
“噗!”
“咚!!!”
“好球!!!”
“第二球148公里!
接下来是第三球!!!”解说完全就变成了报数器,跟着降谷的球速尖叫。
“噗!”
“piu!”
“咚!!!”
“好球!”
“打者出局!”
“最后的球速是151公里!打者挥空三振!!!
没想到一年级就非常接近甲子园最快球速了!!!
真的没想到会出现这种级别的投手!”
“说的没错啊!全日本已经被吓到了!
真的是不得了的怪物,他三年级恐怕会有160公里以上吧?”两个解说的闲聊暂且不提。
反正球探们的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虽然西东京作为激战区,也有人去,但是却没人知道具体数值啊!
猜到和证实也是两个概念啊!
更不要说,没有去西东京观看比赛的球探了。
“这个一年级,球速比春天的时候更快了!
球威还是老样子,根本就抑制不住出手的欲望啊!”刚刚被三振的石冈对着后续打者说道。
但是,第一个打席,不是说了就有用的。
接下来,整个甲子园球场进入了狂欢。
时刻六年进入甲子园的名门,他们真的是冲着冠军来的!!!
“咚!!!”
“好球!”
“打者出局!”
“换场!!!”
“145!”
“147!”
“149!”
“150!”
最低145,最高151的数字,一个一个的持续震撼着全场的神经,强悍的球威,超快的球速,在进入手套时巨大的轰鸣声!
让现场的观众,越来越疯狂!!!
这是一场无与伦比的狂欢!
就如片冈教练所想的那样,降谷的投球以及全场观众的疯狂,让比赛局势仅仅因为这一局的投球,彻彻底底的倒向了青道一方。
青道高中,再次享受到了主场作战的氛围。
“一二!青道!!!”这个时候,青道的声援席,所有的替补,管乐队以及拉拉队的姑娘们,甚至学校组织的后援团齐声喊道。
“青道!!!”
“青道!!!”
随着他们的喊声,让越来越多疯狂的观众跟着呼喊!
甲子园球场逐渐变成了青道的魔鬼主场!
话说出这招的人,心都是黑的!
仙道:“说谁呢?”
(就是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