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
小說推薦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
西蒙斯·洛克并不像卡特·霍顿,总有些不为人道也的阴暗之事,他行事光明磊落,只是手段过于残暴,才导致了许多人对西蒙斯·洛克的印象极其不好,再加约克汉城与艾瑞城的地理位置,总会让人误以为这两位君主蛇鼠一窝。
事实上,西蒙斯·洛克非但手段光明磊落,更是厌恶手段阴暗之辈。
若不是约克汉城与艾瑞城天然接壤,他甚至都不愿意和卡特·霍顿多说一句话。
与卡特·霍顿不同,杜威大师很对西蒙斯·洛克的脾气,并且这两位的理念也极为相近,那便是唯才是用。
他们对于人才,从来无条件吸纳,不吝提拔。
对他们而言,种族的不同,并不能决定一个人的成就高低,也不能决定一个人忠诚与否。
这层观点,与卡特·霍顿,兽人王,以及妖精女皇和前任精灵女皇截然不同。
这就直接造成了,西蒙斯·洛克的皇宫之中,至少有三分之一的亲卫,是外族人,并且这群外族人中,绝大部分,都是绝对终于西蒙斯·洛克,至于剩下的一小部分,则被西蒙斯·洛克的几位皇子瓜分收买。
这是西蒙斯·洛克默许的事,因为他很想看看,有哪位皇子,敢只会他的人,刺杀他。
西蒙斯·洛克并不把这种事情当做耻辱,相反,他觉得这种事情很有趣,虽然不提倡,却也不禁止,甚至真有皇子刺杀他,他也不会降重罪于皇子头上。
并不是他有多宽容,实在是皇宫的生活很无趣,他得找点乐子。
杜威大师只有我一个孩子,他的所有家产,将来都会由我继承,自然,也就没有嫡庶夺位之争了。
说起来,其实杜威大师也蛮渴望见识见识嫡庶之争的,否则就不会怂恿我多生几个孩子,好继承他的商业帝国了。
言归正传。
因为有了这层关系,西蒙斯·洛克与杜威大师总是做一些不为人知的交易。
有些是财货,有些是违禁品,更有一些,是国家机密类的交易,就比如说,我们现在见到的这些武器。
在君主眼中,任何能够直接增强国力的东西,都在国家机密范畴之内,属于常人不许知道,一旦知道,就会遭受惩罚的那种。
不过这些约束,对我没有任何束缚力。
首先,我对科技几乎一窍不通,其次,我不是依靠科技力量变强的,最后,我与杜威大师及西蒙斯·洛克的关系已经到了这个层次,可以说在我面前,没有任何秘密可言。
也正因为如此,很多时候,我都懒得理会他们之间的麻烦事儿。
奈何西蒙斯·洛克需要翻译。
在文物保管员的细心分离下,文件总算完整的被分开。
我一张一张研究,一句话一句话的翻译,整整用去三天,总算将所有文件都翻译完毕。
大致来说,除去最上面的几张是战策计划外,其余的,都是战后总结,也就是这场战斗为什么会胜利,亦或者这场战斗为什么会失败,失败之后又会造成什么样的影响等等。
总是就是一大堆没什么用的东西。
不过,他们在一个骸骨的衣兜里,找到了一个身份本子,上面记录着骸骨主人的身份——卡勒特的一名高级军官。
卡勒特这个组织我曾经了解过,是天族人反叛分子建立的组织,前期目的是寻找志同道合的战友,共同创建一个美好的天界。
却在发展过程中,被一个名为兰蒂卢斯的家伙给窃取了,最终发展成为天界最大的武装组织,并且还是天界最强的反叛势力。
在这里,我要特别强调‘天界最强’四个字,因为出了天界的势力范围,但凡有些底蕴的国家,都能把这个组织碾死。
卡勒特最终是如何覆灭的,历史文献中并无记载。
我有时候怀疑,其实卡勒特并没有消失,只是隐藏在民间,不出来而已。
而且我怀疑,卡勒特这个组织很可能在约克汉城的某座城镇中徘徊,毕竟约克汉城有相当一部分土地,都是坠落的天界残骸,而如今,我脚下踩着的这块土地,其名为——无法地带。
想当初,天界都坠落了,无法地带又如何能够幸免?
“卡勒特……你知道卡勒特吧?”
转向西蒙斯·洛克,我问道。
他点了点头:“知道,是一个天界组织,在第一任先祖活着的时候,他们是天界最活跃的反叛组织。”
我想,我大概了解西蒙斯家族的渊源能够追溯到哪个时期了。
“这位是卡勒特的军官,和他们战斗的,正是天界皇族的正规军。”
说到这里,我微叹口气,道:“虽然不知道用的是什么手段,但外界的攻击手段穿过了层层障碍,直接作用在堡垒之下的人类身上,导致这一处作战基地彻底沦陷。”
“能够找到毁灭这处作战基地的武器的情报吗?”西蒙斯·洛克追问道。
我摇摇头:“不能。”
“首先,没有任何可用线索,其次,文件上面并没有透露任何有用请报,仅这两点,就把寻觅武器的路子给断了。”
“你说我通过检测,能不能反推测出当年毁灭这座作战基地的武器是什么?”
西蒙斯·洛克兴趣满满道。
“就算推测出来了,又如何?”我反问道。
“除去外观以外,天族人的武器对于内核的选择也极为重视,这些都是历史文献上记载的,八成不会错。”
“难道就放任这么厉害的武器,被掩埋在地底之下吗?”
说到这里,西蒙斯·洛克有点心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