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列玩家
小說推薦序列玩家
城市一角的飘起刺鼻的黑烟,缭乱了如浓稠墨砚般的夜色。
这个城市的魔法师们只要看一眼,便能确认黑烟来自卡门重工的大本营。
身为上届冠军得主,卡门重工成为了魔法师们最为忌惮的存在。
一些老牌家族暗地里更是称其为暴发户。
魔法师这种依赖于家族传承的超凡存在,往往都是存在的时间越长,底蕴越厚,势力也就越强。
所以现在那些成名的家族往往都是有着漫长的历史和传承。
可卡门重工不一样,原本只是个传承两代的小家族。属于最不起眼的存在。
却在十二届七王之战获胜后,家族里出现了一位君王,并且还获得了英灵的馈赠。
前者由于君王的身份特殊暂且不论,后者则是给卡门重工留下足以让所有魔法师眼红的馈赠。
那是不曾在这个世界出现的技术,源自英灵的神秘力量。
由这种技术锻造的素材,成为了每位魔法师都渴求的珍品。
卡门重工也因此快速发家,二十多年的发展,使他们已经成为了并肩大家族的存在。
说是并肩…其实也只是大家族们自己的说辞。鬼知道是不是?没准对方打十个?
最近更是有消息称,卡门参与了本次七王之战。
不少魔法师得知消息后,苦笑道,卡门重工这次若是还赢了,估计会成为掌控魔法界的巨无霸。
而今晚,这个为所有魔法师忌惮的存在,却遭遇了上届七王之战以来最大的危机。
黑鹰围绕着卡门重工端盘旋,即便相隔数十米,也能感受到那焦躁的热浪和刺眼的浓烟。
身旁的秋问天看了眼天空中盘旋的黑鹰,下意识抱了抱胸,问道:“你看到了什么?”
“什么都没能看到,眼睛倒是差点给熏瞎了。”李长河摇头说:“光想着救援和接触其他英灵,我还真没考虑到这一点。对方居然算的这么细。”
两人在确定合作关系,将各自的契约者安顿好后。
便立刻赶往卡门重工,打算救援自己的盟友,骑阶,膝盖中箭。
如今的三人情况,更像是副本任务中的队友。为了不损失任何一个有效战力,全力救援队友。
十几分钟前,在世贸大厦膝盖中箭曾快速进入战场,随后又以更快的速度脱离战场。
当时,李长河就感到心里不妙,这个时间安排的太巧合了。
如果排除卡门重工内部出现了什么叛徒,那就是有人抓准了时间。
在剑阶英灵被召唤的时候,突袭了卡门重工并成功的危险到了契约者。
逼迫骑兵的契约者动用珍贵的王者之痕。从而打乱救援计划。
否则,秋问天也不至于惊险的从高空逃脱。
以李长河的角度看来,这个计划很成功。
毕竟卡门重工家大业大,是本次任务中剧情势力最强的一方,但也因此不能做到完全隐藏。
优势和劣势同样很大。
卡门重工考虑过这种情况,于是很嚣张的没有进行任何隐藏。
这倒不是盲目的自信。
比起让契约者躲在某个安全屋。还不如让契约者躲在卡门重工的大本营内。
七王之战的确不允许外人干预,但自保是没有限制的。
安排上十几二十个资深魔法师在卡门重工蹲着,谁来谁死。
李长河听膝盖中箭简单介绍过,他可以完全不用担心契约者的生命安全。
若非七王之战不允许外人介入,他甚至可以带着一大帮战力围攻所有英灵。
家大业大的底气就是足,这种数量的超凡者,LV10以下的【玩家】真的没谁能正面对抗。
鬼知道里面会不会有便宜干爹那种实力的超凡者….
而此刻的情况确是,契约者确确实实被逼迫到了使用王者之痕的程度。也不知道是遇到了什么麻烦,正面进攻的几率应该不大。
也不可能是【玩家】,当时其余几位【玩家】都在世贸大厦,是某位契约者出手?
将卡门重工的布置破坏并袭击了契约者?
契约者中还能有这么强的?
那相比之下卢卡就真的太拉垮了,不过对比其他,他还算有些战力。自保问题不大。
至少能在遇到危险的时候,使用王者之痕。
而秋问天的契约者雅米干脆就是个普通的小女孩,连魔法师这种存在都仅限于童话故事里的认知。别说辅助战友了,真的成为了一个拖油瓶。
“以你这种角度思考,那召唤枪兵的契约者…总不会是婴儿或植物人吧?”脑海中,云婷思索着。
“没准连人都不是。听卢卡说,有魔法研究过合成兽。没准只是一只会说话的合成怪物….结果开口就是自杀吧枪兵。”
“你是说….大哥哥那种?”
这声大哥哥自然不是叫李长河。
李长河先是一愣,反应过来后,唉声叹气:“婷哥,这时候就不要刷钢炼梗了。怪致郁的。”
随后,身上空间波动一闪,拿出了久违的【深渊低语机械弓】换上了黑色的皮甲和鸟嘴面具,让李长河看起来有些阴森。
“我大哥感应到里面还在战斗,骑兵必然是遇上了麻烦。你现在恢复到什么地步了?还能出手吗?”
“在我们见面的时候,我就说过了。女人只会影响我拔剑的速度。”秋问天看眼李长河手中的弓箭,傲然一笑:“而此刻,我身边没有女人,自然是毫无弱点!”
同时,背后那只高大的剑匣在地上一顿:“庆幸吧,八方大爷。你救下了本次任务最强的玩家。”
“有我无敌!”
面对这种即霸气又中二的宣言,李长河感觉槽点太多,无从吐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