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月
小說推薦斬月
“给我——动用铭纹剑!”
董云在人群后方大喊大叫。
一时间,炎神军团前排的众多甲士纷纷从腰间“铿铿铿”的拔出明晃晃的铭纹剑,直接劈斩在了铁步营众人的盾牌上,清脆的劈穿钢铁的声音传来,数秒内铁步营就损失了上百战力,一个个盾牌被一分为二的铁步营士兵只能后退,根本无法抗衡,甚至有的人直接被杀死了。
这一战,真的没有回头路了。
我深吸一口气:“张灵越,动用铭纹箭吧,对方谁敢拔出铭纹剑,就射杀了谁!”
“是,大人!”
张灵越抬手从腰间瞬间拔出三根铭纹箭,“啪啪啪”的连续射杀而出,顿时炎神军团中有三名抽出铭纹剑的甲士直接倒地,身躯都被铭纹箭炸得支离破碎了。
“用长矛!”
柴鹭也拔出了腰间的一柄铭纹剑,浑身斗气萦绕,一路向前冲,“铿铿铿”的连续切断对方的长矛、盾牌等,直接带着一股铁步营突破了对方的防线,再加上神弓营的抛射攻击,顿时炎神军团的前排就已经开始站不住了,动用铭纹剑又怎样,依旧不是流火军团的对手。
更致命的则是,侧门一万天骑营的重骑兵直接杀入对方的弓箭阵,打了对方一个措不及防,而且大部分重骑兵都配备了铭纹剑,用铭纹剑砍皮甲那叫一个砍瓜切菜,转眼间对方的弓箭手倒了一片又一片,当炎神军团的重骑兵赶到的时候,弓箭手已经几乎没了,那些愤怒的骑兵只能与天骑营重骑兵拼杀在一起,但并占不到什么便宜,甚至在冲锋、突刺进攻中,炎神军团重骑兵在战法、技巧上是处于下风的,完全被碾压!
人族第一王牌兵团,不过如此,盛名之下其实难副!
……
双方完全绞杀在了一起,而且,炎神军团的形势转眼间就开始岌岌可危了,前后遭遇夹攻,加上天骑营的骁勇,整个炎神军团的溃败都只是时间的问题了。
不过,也就在这时,忽地“呜呜呜”的响亮螺号声在不远处响起,紧接着,一支身穿金甲的重骑兵出现在了皇城大道上,正是轩辕应的御前甲士军团,这支军团仅仅只有数千人,是一支真正只听命于轩辕应的军队,大部分时间都会贴身保护轩辕应,而此时,这支御前甲士军队也被拉出来了,就在队列最前方,一个熟悉的身影策马飞奔,正是沐天成。
“住手!全部住手!”
覆雨公扬起长剑,浑身泛着金光,同时传来“嗡嗡嗡”的沉闷响声,就在他一声叱呵之下,一道威压从天而降,那是来自于他体内深处领域的威压,让所有人都倍感压力,传说中,覆雨公沐天成天生洪荒圣体,是修炼奇才,年纪轻轻的就已经踏入了永生境王者的行列,在整个人族,除了轩辕应和风不闻,恐怕就要数到这位覆雨公的个人战力最强了。
威压只是一瞬间就消失了,但血战中的众人就像是一座滚滚而过的山峦碾压过一般,全部都停下了杀戮,呆呆的立于原地。
“够了!”
沐天成目光中充满了怒意,看着被鲜血染红的皇城大道,看着地上横七竖八躺着的一片尸体,目光中的心痛毫不掩饰,低喝道:“你们在干什么?!两支军队都是帝国的王牌,都是陛下的心血,你们想干什么?你们要造反吗?”
我缄默不语,这时候解释什么都显得那么苍白。
“覆雨公!”
董云咬牙切齿,一抱拳,说道:“是流火军团先咄咄逼人,挑衅我炎神军团,收缴了我一个营团的装备,打伤了我们许多人,属下这才……”
“闭嘴!”
沐天成直接粗暴的打断了董云的话,恶狠狠的看了他一眼,道:“按照我年轻时候的脾气,你现在早就已经身首异处了,竟然还敢在这里狺狺狂吠?立刻带你的人滚回营地去,在陛下裁决之前,不准出营盘一步!”
说着,沐天成转身看向我:“还有你,你也带着流火军团的人回营地,在陛下圣断之前,流火军团的巡城任务暂由御林军代替!”
“是。”
我转身就走:“张灵越,收兵。”
“是,大人!”
……
双方各自带着己方阵亡士兵的尸体返回营地,好在,我看了一眼,流火军团大约只有一两百人战死,至于炎神军团,那就不好说了。
返回帅帐。
帅案上一封大大的奖励邮件浮现,伸手一拂,果然没有让我失望,虽然被覆雨公斥责了,但是奖励却是实实在在的——
“叮!”
系统提示:恭喜你完成了【陈情·内战】,获得奖励本级经验值+15%、功勋值+3500W!
……
短短不到一小时的时间就赚了3500W功勋值,这是普通玩家做梦都不敢想的事情,不过代价也挺大,炎神军团损失不少,等于是拿炎神军团士兵的生命在刷功勋了,好在我知道那些都只是数据罢了,倒也无所谓了。
“大人!”
张灵越迈步进入大帐,脸上的神色有些复杂,道:“覆雨公,这是在怪责我们吗?”
“当然。”
我一扬眉,懒洋洋的坐在帅案后,笑道:“无论是谁先挑起的争端,但我们毕竟是参与的一方,无论是流火军团还是炎神军团的损失,最终都会算一半到我们的头上,毕竟这些都是心头肉啊,倒是……炎神军团被我们干掉的那些人,你有秘密派人把铭纹剑给抢回来吗?”
“抢了!”
张灵越咧嘴一笑:“大约五百柄左右的铭纹剑,都已经被属下给私藏了。”
“好好好~~~”
我哈哈一笑:“接下来,有什么事情,有什么锅,我会一肩承担的。”
“是!”
张灵越一抱拳,道:“大人,您……承担得住吗?”
“应该吧。”
我想起了前一天轩辕应对我说的话,如果真的把我当成子侄的话,应该不至于会在朝堂上直接把我给问斩了吧?而且,这次也不是流火军团寻衅滋事,而是被人家堵在门口了,这种事情谁能受得了?如果这都能忍,那流火军团以后也就不用打仗了。
“大人!”
张灵越似乎还是不放心,道:“这一战,我们赢得很干净利落,炎神军团的损失不小,那毕竟是陛下的军队,你说……陛下会不会因为这个而迁怒我们流火军团?”
“不会。”
我断然道:“你要搞清楚,流火军团不是我的,它也是陛下的军队,如果流火军团输了,陛下或许会觉得我们是一群只会纸上谈兵的跳梁小丑,但我们赢了,所以陛下反而会高看我们一眼,身为军人,有脾气有血性是对的,没有这股傲气的话,以后拿什么对抗实力强大的异魔军团?”
张灵越欣然:“大人说得对,是属下浅见了!”
……
不久后,游戏里的清晨来临,一名御前侍卫进入帅帐,恭敬道:“七月流火统领,今日朝会将会讨论流火军团与炎神军团的冲突事件,请你一同上朝吧!”
“知道了,走吧。”
我站起身来:“张灵越,掌管好流火军团,我去去就回。”
“是,大人!”
骑着乌獬豸,跟着御前侍卫一路疾驰到了武德殿,就在武德殿外,成群的御林军正在值守,本来,这群御林军是没有资格值守武德殿的。
踏入大殿,群臣屹立,山海公南宫亦就站在沐天成的身后,远远的冲着我冷笑一声,眸子里掠过一丝寒意。
“陛下驾到!”
御前侍卫的低喝声中,轩辕应一袭黑色龙袍踏入大殿,稳稳的坐在了龙椅之中,神色阴晴不定,甚至都没有看群臣一眼。
一旁,白衣卿相风不闻屹立,一拂袖,道:“昨天夜里,皇城里发生了一件十分荒诞的事情,负责镇守帝都的炎神军团,居然与负责镇守皇宫内院的流火军团冲突起来,双方互相攻击,造成了极大的损失,其中,流火军团死117人,伤1249人,炎神军团死996人,伤6728人,说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
人群中,董云迈步而出,道:“陛下!前日里,就在皇城外的作坊街上,七月流火率领三千铁骑,将我们炎神军团的一个千人营团给围了,打伤多人,并且缴了他们的装备,至今未归还,臣昨日率领众人去讨个说法,没有想到七月流火凶性大发,再次主动率领流火军团攻杀我军,造成我炎神军团的巨大损失!”
“是这样吗?山海公?”轩辕应淡然问到。
南宫亦马上抱拳道:“据臣了解,大致如此!”
白衣卿相微微一笑:“七月流火,你是当事的另一方,你也说说吧。”
“是。”
我上前一步,站在中间的红毯上,道:“作坊街上的冲突是有由来的,原本是几个流火军团的士兵去打造趁手的兵刃,但炎神军团的人突然出现扬言什么‘炎神军团优先’,甚至打伤、围殴流火军团的近百人,臣赶到之后,觉得同样是帝国军人,就应该讲规矩,哪有什么炎神军团优先,谁先到谁先铸造,古来就是这个道理,所以我就下令动手了。”
说着,我声音一顿,道:“至于昨天夜里,董云率领五万炎神军团的人堵住了流火军团的营门,以至于流火军团无法出营巡哨,执行皇命,当我亲自带人出营的时候,董云率先下令发难,我觉得在自家门口不能让别人踩了,所以命令流火军团反击,至于为什么炎神军团的损失远比流火军团大许多,这就要问问他们平时是怎么训练的了。
“……”
众人都沉默了。
轩辕应嘴角抽搐了一下,没有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