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虛天尊
小說推薦玉虛天尊
沙天楼,七代不断转动手中玉珠。
当任鸿放话威胁后,他缓缓开口:“以后,把他的悬赏撤掉。我们沙天楼,不再接跟他有关的任务。”
黑暗中,议论声蓦然响起。
一位黑袍人沙哑道:“楼主,您确定吗?这可是咱们自开楼以来的头一遭。”
“是啊,这么做,对我们的声誉影响太大了。”
黑暗中的刺客们纷纷出言。
“道君悬赏都挂着,任鸿凭什么例外?”
“那么,你们谁去动手?他能逼杀魔君,也能对抗道君。怎么,难不成某些道友打算冒着暴露身份的危险,亲自出场?”
七代低声笑道:“他大势已成,前番你们不出手,现在要出手,是不是晚了点?”
“哼——”
黑暗中,一道道诡异的道君之威席卷黑暗领域,压向沙天楼主。
七代面色不改,在他身后徐徐升起一座九尺九寸的暗金龙椅。
坐在龙椅上,他轻拍扶手,所有袭向自己的攻击自行瓦解。
“诸位,时代变了。”
七代捏起一枚玉珠弹飞,黑暗中的一位道君突然退走。
太极宗主心中疑惑,突然一颗玉珠射向他所在。那一刻,他感受到阴冷恐怖的魔意,仿佛自己置身黑暗宇宙,完全无法调动自己的大道。
“天仙?不,是天魔?他竟然把先天魔道修成了?”
不假思索,太极宗主祭起太极图,从沙天楼脱身。
既然沙天楼主顺利度过劫数,成就魔尊之体。那么,沙天楼就跟他们无关了。
一颗又一颗玉珠,最终将在场所有道君逼退。
面对剩下的人,七代笑了。
“以后,沙天楼主由我做主。你们怀有其他心思的人,抱着继承两位创始人传统的人,可以滚了。”
在天皇阁其他人开始行动时,七代终于忍不住了。
他第一个动作,就是真正掌控沙天楼,清理天星道人和颛臾留下来的暗子。
黑暗中,又有不少人离开。最后,剩下三分之二的刺客。
“你们这些人中有古魔道传承的余孽,也有一些在外头混不下去的散修。但不论如何,肯留下,那么我就会传授你们真正的先天大道。”
龙椅射出玄光,一篇先天魔经出现在众人眼前,演化玄天魔道、杀戮魔道、天武魔道……
……
八代在山庄画画。
他气定神闲,专注用画笔为一座云中神城添加色彩。神城雕龙刻凤,许许多多的建筑周围出现凤鸟图案。
而在城市下方,还有一条诡异无比的七眼之蛇。
令人奇怪的是,八代使用的色彩并非明黄、大红一类明亮色彩,而是通体选择暗色调。
在他渲染下,这座华丽雄伟的琼楼玉宇,犹如一座阴森森的囚笼墓地。
突然,天目虚影缓缓出现。
八代眉头一皱,放下手中的笔。他面前的画卷一瞬间被神火焚灭。
因为天目来得晚,倒是没有察觉,那画卷之上所描绘的景象。
八代笑嘻嘻抬头:“陛下降临,有何吩咐?”
不知为何,在天皇眼中他的笑容和三代竟有几分相似。
“天皇阁的几个叛徒已开始行动,你去试探他们,拖住他们寻找造化大秘的进程。”
八代闭上眼,感应天地间涌动的元气。
东方泰岳,雄浑厚重的群山祖炁一日胜过一日。
北辰山麓,璀璨无比的紫宸光海越发明曜。
西海深处,神秘莫测的水源之力时隐时现。
冥冥虚空,幽暗深邃的奇妙领域透出一缕先天魔意。
但最终,他的目光落在云空中的八宝沉香辇。
虽然转世之后依然不同。但那股熟悉的气息,仍让他为之侧目。
“可以。既然是陛下的吩咐,那我就先去——”
“不要找三代,先去试探四代。”
“四代,陛下莫不是让我将那两位一起试探下?”
初代和六代隐居西荒法界,即便是八代的天地灵应之术,也无法探知他俩的动向。
“如果可以,自然最好。毕竟,你对西荒很熟悉,不是吗?”
八代的万蛊盒和太羲女都埋在西荒,他生前在西荒有过很长一段时间的活动足迹。
甚至天皇都看不懂,当年八代的种种布局。他隐约觉得,八代当年在西荒,好像在找什么东西。但三代几乎没怎么去过西荒,按理说,三代没有遗物留在那里。
让八代去试探,也是天皇试探八代于西荒中的布局。
“好啊。”八代笑着应下。
更像了。
看到那笑容,天皇警惕之心更加深重。
天皇阁主们都是自己的容器。但其他容器选择逃离,选择反抗,唯独八代选择留在自己身边。这本身,就是最不可能的事。
“虽然他是我利用尸体中的残念创造而来。但所思所想,所知所感,和真正的八代灵魂一般无二。他留在我身边,绝对另有所图!”
但面对那么多叛徒,天皇哪怕明知八代心思不纯,也必须依仗他来对付其他叛徒,并寻找“造化大秘”。
因为在天皇手中,八代是最有资格赢得天位之战的人。
八代笑眯眯看着天目离开。
顿时,他冷笑起来,,起身招呼:“云溪,我们该走了。”
在外头准备瓜果点心的云溪跑进来,一听八代要走,连忙道:“大人,我们不是等齐瑶仙子的死讯?”
“不必了,亲眼去看看不是更好吗?要是农皇帮她解毒,正好趁农皇虚弱,引他仇家把连山界崩毁。”
出手对付齐瑶的人,虽然是八代牵线。但其目的,却是针对农皇。就是要引诱农皇出手解毒,从而找到农皇破绽。
齐瑶,不过是那个人试探农皇的工具。
云溪一脸茫然,愣愣站在那。
“还不去准备?”八代忍不住踹了他一脚。
云溪回神,赶紧收拾东西,提着各种日常用品跟八代走出山庄。
当二人离开,山庄轰然升起橙红焰光,将一切焚为乌有。
“净世火。”
天目感知八代施展的火光,疑惑更浓。
净世天火,三代天皇阁主的独门绝技。为何八代也会?
难道,八代真是不世出的天才,仅仅凭借搜集三代遗物,就研究出净世火、万蛊盒,并补全造人计划?
……
八代西行,其方向和任鸿不谋而合。
但任鸿二人面对魔教阻挠、沙天楼偷袭,一路小心翼翼,自不同于八代的轻松安逸。
他第一站,来到骊山。
“大人,这里就是骊山。前段时间,骊山胜境出世,后来被再度封禁。”
“呵呵……骊山啊。”
多么熟悉的名字啊。
八代负手站在山脚,观望这熟悉的骊山风光。
突然,他察觉山脚下的女娲庙。
盯着看了一会儿,八代忽然道:“走,我们进去、”
女娲庙,因当初纪清媛等人帮忙修缮,不复当初破败之相。
二人到访,正见老婆婆坐在神坛前养神。
看到破损的女娲神像,八代面带异色,主动上香。
老婆婆睁开眼:“贵人到访,可是为入山?”
旁边小巫女一听,忙道:“先生,不久前有人入山,有好多人都没出来,死在山里,你们千万不要冒险啊。”
八代看看小巫女,露出温和的笑容:“骊山胜境已经封印,百年不出,我要是为它,何不百年之后再来?”
嗯,骊山风氏血脉,很纯净。
他上前默默小女孩的头,拿出两枚糖果塞给她。
小女孩很是开心,回到老婆婆身前,将其中一枚糖果递给她。
看着糖果,再看看旁边三支香。
老婆婆缓缓道:“历来入这座小庙上香,都是为祈求出入胜境平安,不受女娲迁怒。贵人既然不为入山,又为何来此上香?”
“敬一敬女娲氏,总归没坏处。”
“对旁人或许,但对贵人……”
老婆婆摇摇头。
八代身后的云溪也一脸慌张。
是啊,他们天皇阁跟骊山派是世仇。来这里上香,不怕天皇陛下怪罪?
“谁让这尊大神姓‘风’呢?”
对八代而言,只要是风氏族裔,那就是自家人,跟神农贱种不可并论。
望着破损的女娲神像,八代忽然问:“既然来也来了,那就求一只签吧。婆婆,这里能求签吗?”
老婆婆目光一动,堆满褶子的老脸缓缓点头:“女娲氏司姻缘、生育。贵人是求姻缘,还是求子嗣?”
“仅这两项?据我所知,女娲氏司风调雨顺,社稷安定,乃庇护众生的福祉正神。我求一签,问一问心事,难道不可以吗?”
老婆婆没说话,让小巫女从角落把积满灰尘的签筒找出来。
悠悠岁月下,女娲庙早已破败,信徒不存,更别提有人求签。
小巫女对此感到欣喜:“先生求签,应该是一千八百年来的第一个人。”
她之前的巫女们,终此一生都没碰到人来这求签。
小巫女瞪大眼睛,将签筒递给八代。
“请。”
八代接过签筒,手突然一沉。
他感受到这支签筒的重量,神情肃然。
云溪打起精神,仿佛也察觉气氛变化。烛火照映下,老婆婆的脸显得庄严而神圣。
她的声音空灵缥缈,缓缓传入八代耳中。
“贵人想一想心中所求,然后摇动签筒,自有答案。“
所求么?
我这死灵残念之身,所求所思,无非是生前残留。
八代抱着签筒轻轻晃动。
“那就问一问,这签筒能不能平息我生前的那个遗憾吧。”
在生前,八代曾经做下一个约定。但直到死,那个约定都没能实现。
他是带着遗憾离世的。也正因为那个遗憾,和天皇融合的过程中本我十分强烈,一度压制天皇,导致天皇降临失败。
“我想要平息遗憾,实现当初的约定。”
啪嚓——
一支青铜签掉落在地。
这支签上,有一副小人图,图上是一个人孤零零站在山中树下,默默望着水流。
笔画勾勒苍劲有力,清晰可见。看到这幅画,八代心中突然充斥种种遗憾,有难以言喻的哀伤。
他压抑情绪,沉声问““婆婆,此签何解?”
“此乃‘求不得签’。所谓‘行之无果,一无所有’。想来,贵人心中所求之事,最终无法实现。”
老婆婆叹了口气:“命筒有签三百六十数,下下签有三,这是其一。”
八代眉头一挑,直接打开命筒,抽出一根根青铜签。
其中大富大贵、多子多福的上上签占据三分之一。另外大半都是上签、中平签。真正的下签屈指可数,而下下者,只有三支。
一个是死祸签,一个是求不得,还有一个是画面模糊,看不到名字的坏签。
“……”
盯着青铜签看了半响,八代忽然笑了:“我不信我的运气会那么差。而且我的计划早就布下,或许早就成功。婆婆,你们家的签,不灵。”
说着,八代手一挥,求不得签直接扔出女娲庙。
老婆婆没有言语,俯下佝偻的身子,颤颤巍巍捡起一支支青铜签。
云溪本想上去帮忙,八代一声大喝:“云溪,咱们走!”
说完,他破门而去。
云溪见他心情不佳,对老婆婆说了一声抱歉,匆匆跟上。
“婆婆?”
小巫女连忙跑过来,帮老婆婆捡起青铜签。
……
任鸿和齐瑶行于云空,一路齐瑶欲言又止。
“怎么,你好奇我刚才怎么击退魔君的?”
“对,那魔君到底修行千载,有果位加身。你是如何将他击败?“
“你看。”
任鸿摊开手,掌心冒出一道先天灵光。
齐瑶先是疑惑,然后恍然大悟:“勾陈如意?”
任鸿自得一笑:“道君之所以为道君,是因为他们运度先天大道,道躯不死不灭。唯有大道之力才能消磨道体。我击碎魔君核心,必须利用先天之力。可没有强横的肉身,没有大道之体,我无法支撑那一道番天印。”
单凭任鸿的肉身强度,怕是先天级番天印刚刚催动,他自己的手掌就被番天印的神能化去。
“所以,你事先将勾陈如意藏入体内,以先天灵宝承受番天印的反噬?”
任鸿点头:“点退殛天剑也是如此。”
将勾陈如意的先天不灭灵光藏入指尖,对殛天剑点去。看似一指退敌,实质乃先天如意逼退杀手。
这时,一道流光从下方飞来。
任鸿随手一挥,云气化作朱雀裹住流光。
齐瑶:“魔教攻击?”
“不是。”任鸿接住流光,是一根青铜签。
当看到上面的图案,突然任鸿脑中天皇境暴动,一股怒意、怨气涌上心头。
任鸿扶着额,默默闭目,沟通颛臾。
“怎么回事?”
颛臾没回应,只是断了天皇境和外界的联络,避免自己这道残念干扰任鸿的思绪。
任鸿复睁开眼,拨开云头。
“怪哉,竟到骊山女娲庙了?”
任鸿摇摇头,本欲再度前行。可齐瑶忽然扯了一下任鸿的衣袖:“你看,女娲庙。”
青年露出不解之色,看着齐瑶。
齐瑶轻咬贝齿:“这青铜签可能是女娲庙的,我想下去求一求签。”
“也好,你现在中毒,怕是惊忧交加,去求个签安心,没坏处。”
于是,任鸿下降飞辇,搀扶齐瑶走入女娲庙。
正巧,小巫女正将最后三支青铜签收入命筒。
任鸿随手把自己接住的那支签插回去。
老婆婆看到“求不得签”归位,叹了口气。
或许,这就是天意吧。
齐瑶上前和小巫女说明来意,小巫女做主让她去上香,然后把命筒递过去。
但齐瑶此时虚弱无力,一个人根本握不住签筒。
任鸿连忙搭上右手,不由一惊:“这筒可真重!”
老婆婆一如既往看不到他,只是让齐瑶按照心中所想求签。可小巫女对他打眼色:“先生,一会儿你也可以试一试求签。”
求签?我?
任鸿眼中闪过茫然。
他不知道自己应该求什么,或者说,自己有什么事是完成不了,需要祈求命运启示的?
真要说,或许有一件事吧?
关于我们的双子劫数,到底能不能真正避开,能不能二者同存?
啪嚓——
两支签掉在地上。
任鸿翻开自己的签,赫然是不久之前自己在云上接住的签。而齐瑶那一支,却也不是求安康,而是姻缘。
“这丫头啊……”
任鸿暗道,她到底不如风黎洒脱。
齐瑶吃力弯腰,捡起这只签。
签上小人图是一个女人照镜。镜中女子哭,镜外女子笑。
“婆婆,这根如何解?”
“此乃‘相思苦’,中下签。四百四病魔,相思病最苦。姑娘,老身劝你一句,情爱不过镜中花,退一步开阔天空。抱着一点不切实际的情丝,不若慧剑断情,抽身而去。”
青铜签上的画,便点出解劫的一线生机。
“老婆婆,那这支呢?”
任鸿笑眯眯拿着自己的签,在她面前晃了晃。
一如既往,老婆婆没看到。
齐瑶见状,将签接过去,帮任鸿问。
老婆婆慢悠悠说:“这根签叫‘求不得’。心中所愿,诸般所求,一切如空,皆不可得。是下下签,抽此签的人,只能说他命不好。”
命不好?
任鸿笑了:“这天底下,可没多少人的命比我更好更贵——”
但随后,他面色一僵。
仔细想想,自己的确命不好。要是命好,怎么能摊上天皇老爹这个怪物,时刻盯着自己?
还有双子劫数,的确称得上坎坷。
老婆婆没有看见任鸿,似是在继续回应齐瑶的话。
“从这座女娲庙建立以来,只有三人抽到这支下下签。”
“第一个人算自己的姻缘。他想求自己和爱侣一世相伴。最终得此签,一世情缘难成,爱人离别,,生死相隔。”
“第二个人抽此签,要求一桩心愿了却。然而错有错招,那愿终其一生,化作幻梦。”
任鸿又感受到天皇境中的情绪,那是彻入骨髓的哀伤。
颛臾恢复过来,冷冷回了一句:“未来的我,直接砸了这庙。太晦气!”
“怎么?你见过这签?”
“当年抽到过。”
天皇境内的情感再度溢出,让任鸿重新感受到那份刻骨铭心的感情。
老婆婆:“就在刚才,有第三个人抽到这支签。然后他把签扔了。却不料,这签自己回来。只能说,命运如此吧。”
“抽到这签的人,心中遗憾一世难平,故名‘求不得’。”
任鸿拧着眉头,他刚才所求,是自己双子劫能否化解。
怎么着?
这是说,自己所求所想,根本没办法解决?
“颛臾,我理解你的意思了。我看她也不爽。”
太晦气了!
于是,任鸿抱起齐瑶,转身离开。
“小姑娘,看好你家老人。回头这张嘴乱说话,小心被人打死!求签,就不能放一些好签宽慰人吗?”
小巫女欲言又止,只能坐看二人离开。
她也很无奈啊,命筒里面的好签占据九成九。真正的下下签只有三支。可一天内,同一支下下签出现两次。而且明明扔出去了,这都能回来,还能再抽中。
这位先生的运气,未免太差了。
不过,我的运气也很差啊。
小巫女叹了口气。
她擦拭命筒,心道:一千多年来,无人求签。好不容易来了三个人,结果都是下签。开门不利啊。
小巫女晃动命筒,也给自己抽了一签。
“龙出渊,凤飞天,上上签。”
愣了一下,小巫女看看老婆婆,小心翼翼把签放回去。
她算的是,自己能不能离开这座女娲庙。
但按照规矩,自己这一辈子要留在这里。难道……有转机?
……
离开女娲庙,任鸿一路直奔西荒。
路上,他冥思阖目,意识来到天皇境。
天皇境中,下起一场哀雨。
仍是祭坛上的背影,只是在雨水中更添忧愁。
“你当年所求,也是这根签,你求的是什么?”
“我求的跟你差不多,我想占卜自己和剑魂能不能共存。”
“我认为,自己只要转世,就能和剑魂分开,各自转世,拥有自己的身体。所以,我对这支签不屑一顾,不认为它会成真。”
“然而……”
最终剑魂消亡,换取他这一道残魂的分裂转世。
听颛臾解释,任鸿面色不佳。
“怎么说,你认为我的双子劫数无解了?”
“……”
哀雨中,那道身影保持沉默,静望着眼前荡漾涟漪的海面,默默悼念自己的半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