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品漁夫
小說推薦超品漁夫
海面上,殷东的声音,有如天地间雷音炸响,透发着一股强横的龙威,朝四面八方辗压而去,顿时让各种嘶吼声戛然而止。
阵法防御罩内,张坚大喜,马上下令停止射击。
旁边的战士抹了一把额头的汗水,问道:“师长,为什么停止射击?我们不跟殷教官一起围剿残敌吗?”
张坚给了一个让人牙疼的答案:“节省弹药。”
节省弹药是什么鬼?
战士们都不懂,愕然看向张坚。
看到殷东及时赶到,危机解除,张坚心情大好,开玩笑的说:“不要以你们的小人之心,度老子的君子之腹了,一群脑子里长肌肉的家伙,还看不懂吗?”
大家都没吭声,目光被阵法防御罩外的战场吸引。
光团散开,在蓝光漩涡撞击青铜战车引起的大爆炸中,首当其冲的青铜战车,原本在空中浮立,被炸是侧翻坠落,车厢上的阵法符文被炸毁,阵法防御罩完全消失。
战车上的江都少城主被炸得血肉模糊,像被千万把刀切割过身体一样,全身上下都布满了伤口,正在朝外飙血。
不仅是江都少城主,那位赤鹿少城主也是一样在爆炸中心,被炸得奄奄一息。
赤鹿少城主承受的爆炸波,比江都少城主更强,没有经过青铜战车上阵法防御罩的削弱,纵横交错的伤口贯穿了他的身体,就像无数碎块拼接的布偶,随时可能散架。
两位少城主都有护卫随行,也跟他们一样基本处在爆炸中心,都没来得及逃出,被炸死炸伤不少,活下来的也有不少。
青铜战车坠海,被江都城的强者们看到了,都震骇无比。
那一辆从远古遗迹中挖出来的青铜战车,是大破来时代之前的遗留下来的,战车不仅可以浮空飞行,还兼具攻防的阵法,只不过阵法残缺,发挥不出最强效果,但……也不至于像纸糊的,一炸就毁了吧?
但,正朝海面坠下的青铜战车,被炸得破败的不成样子,车身上的阵纹几乎被炸毁了,无法修复,差不多就是报废了。
“快看看少城主,有没有……”
激荡的爆炸波中,响起一道喘着粗气的吼声,后面一个“死”字,不知道是说不出话来了,还是不敢说。
另一位形态威猛的光头大汉,看向殷东,暴厉嘶吼:“你敢伤我家少城主?”
“你眼瘸吗?杀都杀了,还问敢不敢?”
说话之间,殷东催动了火龙图腾印记,两道火龙虚影接连飞出,轰向坠向海面的那两个生死不明的少城主。
轰!轰!
两道爆炸声中,火龙虚影撞在那两个少城主身上,爆成两团火光。
“该死的,住手!”
这时,有一道嘶哑的咆哮声传来,从周围扑来的几道染血的身影中,速度最快的一个中年男子,呼吸之间,就冲到了江都少城主的身边,虚拍一掌,掌风竟然压得火光陡一缩,光线黯淡。
下一刻,他把江都少城主扔向身后追来的同伴,身形不停,扑向了殷东。
在他的眸子之中充斥着一片猩红的血色,面容上缭绕着暴戾的杀机,如刮骨的刀,让人心生寒意。
“区区异族,狗一般的东西,竟敢在我蓝幻界逞凶!”
这个中年男子目光锁定了殷东,语气带着浓浓的不屑,话没说完,赤红的眼瞳就是一缩,露出一抹难以置信之色。
殷东一个瞬移,出现在这个中年男子面前,探手一记血龙爪,直接轰在这个狂妄自大的家伙额头,五指如爪,瞬间抓裂了他的额头。
刹那间,从殷东的指尖上,有狂暴的吞噬力暴涌而出,疯狂吞噬着这个中年男子的血肉能量精华,让他壮实的身板迅速干瘪起来。
“你……是魔神传承者!”
惨叫一声之后,这个中年男子惊骇的嘶吼,“怎么可能这么快?雾区才刚形成,你什么时候去的魔神传承之地?”
其他从爆炸波中逃出来的人,都震骇无比。刹那间,他们眼里都出现了同样的变化,一变再变,最后是疯狂和贪婪!
“杀了他,夺回我们的魔神传承!”
“拦住,不能让他逃走了!”
“杀!杀了这个异族的小崽子,不能让他带着我们的魔神传承逃走!”
……
喊杀声,突然爆发,让一个个被炸得狼狈不堪的残兵败将们,都兴奋起来,比打了鸡血还要兴奋,看殷东,就像饿狼看到了肥美的小羊羔。
此刻,他们都选择性的忘了刚才的大爆炸中,殷东毫发无伤,而己方损失惨重。
突然之间,他们全都气势暴起,争先恐后的朝殷东扑击而来,刀光矛影横空,覆盖了殷东所在的区域。
殷东神色不变,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意,在攻击落下的刹那,瞬移出了这一方区域,鬼魅一般的闪现在围攻者中间,龙魂刺加血龙爪一起轰出。
“啊……”
惨叫声响起,却不是被围攻的殷东发出,而是被他攻击的那人,喊声响起时,他的脑袋就被打爆了。
围攻他的那些人,这时才发现,攻击的是他留在原地的一道残影,顿时大骇,同时也是人人自危,迅速散开。
但,他们的速度再快,能快过殷东吗?
殷东的身形暴闪,化为一道道残影,在围攻者之间来回穿梭,龙魂刺加血龙爪的攻击,搭配火龙虚影的轰炸,简直无往不利,被他锁定的目标,没一个能逃掉。
蓝幻界的这些人,碰到异族,必须死战不退,所以,他们打不过,也不敢退。
不退……就死!
战场,变成了一面倒的屠杀!
殷东的身体里像是有一个永动机,不知疲倦的在战场上纵横驰骋,围攻击他的人数迅速减少,下方的海面被鲜血染红,随着水波朝四面八方荡漾而去。
秘境入口阵法防御罩内,张坚也震撼不已,忍不住倒吸凉气:“这个殷东,真是……好强!”
一时间,他都不知道还有什么话,可以表达内心的震撼了。
同时,他也更羡慕凌凡了:“凌凡那小子还真是运气好啊!早知道,我就调去白山基地了。”
远处的某个海域,凌凡打了一个喷嚏,嘀咕:“谁在想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