搶救大明朝
小說推薦搶救大明朝
北京,西山香山行宫。
大明第一好哥哥朱慈烺一声令下,崇祯皇帝的四个大孝子,老五朱慈烽、老七朱慈灿、老八朱慈烁、老十朱慈燏全都跑来一块儿陪打哥一起杀害西山小白兔了。
看见四个虎背熊腰,手掌粗大,面皮因为长年累月的晒太阳变得粗糙黝黑的好弟弟向自己行礼,朱慈烺真是好生感慨啊!
这个大明朝的父慈子孝、兄友弟恭还真胜过历朝历代啊!要是别的朝代出现这么一大堆带兵治军,还拥有一万几千万户番汉封户的皇子,怎么可能不闹出什么N子夺嫡的事情呢?
也就是大明,也就是崇祯皇帝治下,还能如此的兄弟和睦,团结一心……这大明天下,看来是可以固若金汤了。
想到这里,朱慈烺欣慰地点点头,然后笑着对兄弟们说:“坐,都坐……自家兄弟,不必行那么礼。而且你们几个这一次跟着父皇西征得胜后,马上就能得到封国,到时候就是一国之君了。和我这个大明储君相比,应该是不相上下的。”
在朱慈烺想来,如今大明的皇子们都不和自己争储位,除了自己的仁德让他们感动之外,多半就是崇祯皇帝搞得亏本封建让这些兄弟人人都有一个国。
既然有自己的国家可以去统治,那何必再和朱慈烺这个仁德无双的好大哥争储位呢?
毕竟大明国本的位子只有一个,那么多的小兄弟是很难为了这一把交椅团结起来一起和老大哥朱慈烺斗争……毕竟斗不垮朱慈烺,他们就得垮!
斗垮了朱慈烺却抢不到太子之位,他们同样也得垮!
因为世上不会再有第二个如朱慈烺一般的仁德太子了……没朱慈烺替他们兜底,他们都得让朱由检这个败家爹整得破产!
“大哥,看在太祖高皇帝的份上,您可得拉小弟一把啊!”
朱慈烺正被自己的仁德所感动的时候,老八朱慈烁已经抹着眼泪向朱慈烺求救了。
“小圆子,你这是怎么啦?”朱慈烺瞧着自己的这个八弟——这家伙二十挂零的年纪,有点微胖,小时候则圆滚滚的胖子,绰号小圆子(傻白天吴三妹给起的)。
小胖子一听哥哥叫着自己儿时的绰号,眼泪都下来了,哭着就道:“哥,咱爹已经给我下了点兵的命令,我的王庄要出800骑兵,800骑马步兵,1600辅兵,战马1000匹,辅马4000匹,马车300辆!
另外,我的万户斡尔朵要出动5000户牧民,准备20万只羊,2万匹马,1万头牛……哥,你知道的,我娘亲向来老实,不会来事儿,不怎么得宠,没有多少积蓄。
而我年纪又小,人也老实,刚刚接过那么一大摊子事儿,实在弄不好啊…..大哥,您一定得帮我,要不然我完不成爹交代的差事,搞不好会被革去王爵的!”
他的娘亲是斯琴图贵妃,在朱由检的蒙古贵妃中一直是吊车尾的存在。倒不是斯琴图贵妃的相貌不好,而是她不会来事儿,太过安静,容易让人忘记……所以就没从朱由检那里弄到什么钱,现在更是年老色驰,只能养老了。
与此同时,她又不善经营,所以她的万户斡尔朵只是一个惨淡维持,多年下来都没什么积蓄。
朱慈烁在十八岁的时候封个营王,拿了王庄,还得了一万军户,并不是新设的王庄,而是人员齐备的老庄子,所以也没拿到100万两的赏。
而崇祯授给儿子的这些王庄其实就是个封建主义教育基地。大明的小王爷们得先学会经营封建庄园,将来才能管好一个封建国家。
管好一个封建庄园,那才叫“齐家”,齐完了封建主义的家,才能去治封建主义的国。因为在齐家的过程中,已经积累了治国所需的能力和家臣。
而朱慈烁显然还没学会怎么把一个封建庄园经营好,因为这事儿并不容易!毕竟封建庄园经济的效率是很低的,要不然怎么给淘汰了呢?这种制度就是拿来开疆辟土占地盘的,想要赚钱你还得走资本主义道路……
不过朱慈烁根本不必担心被朱由检这个不负责任的爹给撸了王爵……世界上哪儿有那么便宜的事儿?
朱由检封的这些王爷可不是混吃等死的肥猪,而是个吃苦受累的倒霉蛋。从记事开始就得努力学习努力训练(这个是修身),大一点就得挖空心思管理破烂领地,好不容易把破烂领地管得有点起色,又会被朱由检发去更穷的地盘当个穷国王。如果有谁能把那些穷国治成土豪国,大概就能和朱慈烺争一争平天下的资格了。
不过这种事情基本不可能发生……一帮封建主哪有那本事?
而这个朱慈烁真要给撸了王爷,那他就享福了,以后跟着朱慈烺当小弟,什么没有?可惜能有这待遇的,目前只有一个朱慈炋。
“有哥在,不怕!”朱慈烺当场就拍了胸脯,“小圆子,你放心,哥不会让你丢了王爷的!”
“哥,谢了,谢谢哥了!”朱慈烁那叫一个感动啊!
“大哥,你帮了老八你也得帮我!”长得又高又瘦又黑(晒黑的)的老七朱慈灿这时候也开口求助了,“我现在也走投无路了……我娘这些年有点积蓄都给了额哲,我是一点指望不上啊!”
额哲可是好人……朱慈烺心说:你娘做得没错!
“有我,有我!”朱慈烺继续拍胸脯,“老七,你放心……你娘不疼你,有哥疼你!”
“那我也谢谢大哥了!”朱慈烁也感动了。
“大哥,我也缺钱啊……”老五朱慈烽也说话了,他长了一张阿婆脸——和他娘亲钟木娜很像。
而钟木娜是个败家娘们,喜欢和兀良哈攀比,可是兀良哈把朱由检哄得多好?从朱由检那里拿到的银子比其他蒙古贵妃加一块都多,哪儿是钟木娜能比的?
“我知道,我知道你苦!”朱慈烺道,“哥一定帮你,放心吧!”说完,他又问老十朱慈燏,“老十,你呢?你有钱吗?”
“有钱,我有钱!”朱慈燏连连点头,今年19岁,长得和朱慈烜很像,也是个老实孩子,不会说瞎话,当下就道:“我有两个娘,都是会经营的,所以我有钱。”
他亲娘是兀良哈,后来又过继给了巴特玛.璪,都是有钱人!
“有钱啊……”朱慈烺笑着点点头,“那老二和你说了吗?”
“说了,说了……”朱慈燏傻乎乎地笑道,“他想当征服河中的帖木儿,想让我当征服天竺的巴布尔。”
可巴布尔是帖木儿的六世孙啊!朱慈烺心说:老二怎么乱比喻呢?
不过朱慈烺也不去纠正这个错误的说法了,而是笑着问另外三个弟弟:“老五、老七、老八,听见老十的话了?这也是我的意思!你们三个同意吗?”
“同意,当然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