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朝求生實錄
小說推薦北朝求生實錄
“九合,你可知道,朕当初杀你父,乃是故意为之,而不是发疯。”
高洋说出了一个不算是秘密的秘密。
高德政之死原因很多,但都是高伯逸自己在分析,他很想听听高洋到底怎么说。
“微臣知道。”
“那你可知为何朕要杀他?”
高洋笑得很难看,似乎内脏都在抽搐。他无奈说道:“你和你父,一门两父子都当侍中,足以把持朝政,朕当然容不下你们。
所以朕只能取其一。朕觉得你年轻又没有背景比较好控制,所以就杀了你父。再说你娶了朕的姐姐,朕总不能立刻让姐姐守寡是不是?”
这理由跟高伯逸预计的差不多。他缓缓点头,没有吭声。
“不过现在你跟朕扯平了,谁也不欠谁的。”
话说完,两人之间陷入了尴尬的沉默当中,结局已定,似乎一切都变得多余。
“说说看,高潜还小,你摄政,打算怎么经营齐国?”
高洋的眼睛里闪烁着奇异的光芒,似乎一下子明亮起来,似乎已经到了回光返照的时刻。
“收晋阳之兵,收陈国之财货,从荆襄入蜀,打碎周国肝肾。自此周国如同无根之木,关中易干旱,收成不保,没有蜀地的粮食和人力,只能苟延残喘罢了。
待到时机成熟,三路入关中!
一路从蜀地入关中,一路走潼关,一路走蒲坂,三路齐下,一旦有一路周军防守不利,则关中难保!
待平定周国后,由两淮与荆襄两路夹攻陈国,一统天下!”
剩下的还有许多事情要办,但是高伯逸不想再跟高洋多说了。
“好好!”
高洋激动的抓着高伯逸的手,整个人都有些兴奋。
他似乎看到了齐国一统天下,再造盛世的景象,只可惜,他不可能真的等到那一天,事实上,他甚至连今天天亮都可能等不到了。
“你与太后之间有仇怨,朕不希望你杀她,她又能活几年呢,你忍忍她好不好?”
高洋轻声哀求道。
“微臣发誓不会谋害太后。”
高伯逸信誓旦旦的说道。
高洋微微点头,又继续说道:“朕的长姐,帮助你良多,以后你勿要抛弃她,能否答应朕。”
高彾对自己一片真心,高伯逸是知道的。将心比心,他也不可能做出那样的事情来。
高伯逸继续点头道:“这个请陛下放心,在下绝不会始乱终弃。”
“朕有几个庶子……”
高洋还没说完,高伯逸就赶紧接着说道:“微臣定然保他们一生富贵平安。”
是啊,只是富贵平安而已,这又不难。如果是权势在握,那就是难如登天了。
看到高伯逸欣然允诺,高洋松了一口气,紧绷的身体彻底松弛下来,有种难以言喻的放松感,似乎……他已经不再有什么遗憾了。
大概是把该交代的事情都交代完了,高洋像是想起来什么一样,对着高伯逸轻轻招手道:“你附耳过来,朕告诉你一个大秘密!”
高伯逸凑过去,只听到高洋说道:“其实,朕真的没什么后手啦,你是不是很失望呢?是朕耍了你呀!你应该早点送朕一程的,你知道朕疼了多久么?”
高洋得意的嘿嘿嘿笑起来,露出孩童恶作剧得逞一般的表情。结果看到高伯逸仍然处变不惊,有些失望的叹息一声道:“刚才都是……戏言。朕要送你一份大礼。”
他脸上出现因为疼痛而扭曲的表情,似乎已经到了生命的最后关口。
高洋用尽剩余的所有力气,在高伯逸耳边说道:“邺南城的大庄严寺,有…十二座泥佛。敲开外面的泥土,里面是十二座金佛!
当年朕率军横扫漠北,得到无数西域和大秦的金币,将其熔铸成十二个大金佛,放到了大庄严寺里,以备不时之需。”
“这些金佛,朕留给你,助你一臂之……”
力字还没说完,高洋的手就轻轻垂下。
一代叱咤风云的巨人,就此倒下,离场谢幕。
高伯逸想起了很多事情,高洋的任性,高洋的雄才大略,高洋的喜怒无常,高洋的“逼良为娼”,高洋的知遇之恩。
这些林林总总的事情,最后化为一声叹息。
高伯逸对着高洋的尸体深深一拜说道:“陛下,你把齐国交给了我,我定然会让它发扬光大,绝不会堕了你的威风!”
他站起身,擦了擦眼角的泪水,迈着坚定而沉稳的步伐,走出了玳瑁楼。
清晨第一缕阳光照在他脸上,似乎一切都在生机勃发。
旭日东升,他感觉自己就是那冉冉升起的太阳。
“怎么样了?”
李祖娥看到高伯逸面色平静,轻声问道。
“天亮以后发丧吧,陛下驾崩了。”
听到这话,李祖娥双手捂脸,掩面痛哭起来。高伯逸看着天边才刚刚露出一点点痕迹的那一轮朝阳,喃喃自语道:“金佛啊……这可有意思了。”
……
高演到了晋阳之后,特别是被立为“储君”之后,他的权力不但没有增加,反而变小了!府邸被人有意无意的监视,任何人进出都要搜身,形同软禁!
甚至连他最亲信的下属和朋友王晞要见他,也只能在夜里才行。当然,这不是说某些人不知道高演在跟王晞密谈商议政务,而是他们要把规矩立起来!
晋阳鲜卑的势力,就不能有汉人世家的人主政!王晞先祖乃是前秦大名鼎鼎的王猛,对这些六镇鲜卑很有些威胁,故而在明面上,他们不允许高演授予王晞高官厚禄!
这是原则性问题。
至于夜里偷偷私会,那是个人的事情,他们不干涉。也就是说,无论王晞多么厉害,多么能给高演折腾主意,他的身份,只是一个只能在夜里出现的幕僚而已。
且不能担任任何有影响力的官职。
直到此时此刻,高演这才深切体会到高洋当年为什么要把都城死死按在邺城,不在晋阳常驻!宁可两边来回奔波,也要维持住“两都制度”的格局。
六镇鲜卑势大难制,这把“妖刀”,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驾驭的!你没有力量,妖刀反过来还会反噬你!
高洋就是靠着新组建的宿卫军和勇士军,勉强维持着一个“互不干涉”的局面。
一想到自己的遭遇,高演内心就充满了愤恨和无奈。
“主公,书房外有个神秘人,说有要事找您。”
王晞匆匆忙忙的走进书房,在高演耳边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