氪金劍仙李太白
小說推薦氪金劍仙李太白
“啊!!————”
“我与那贼人不死不休!”
……
“吐蕃的和尚火气这么大吗?”
听着好几里地外传来的疯狂咒骂声,正手杵双腿停下来调息的李白,不禁咋舌道。
说完他站直身子,随手从乾坤袋中拿出了一块普通灵石。
刚刚那一连串的偷袭,看起来很轻松,但无论是“地行术”还是“假形变化”甚至最后催动东风的一击,他全都是竭力而为。
要知道,之前在面对三更观观主时,他都没这般卖力。
而这也直接导致了,他的神元跟灵元消耗了大半,不得不靠灵石来弥补。
好在是最后成功了,否则一个人对付五名白玉寺执事,他还真不见得能讨到好处。
当然,最重要的是,他顺利地为蔷薇跟韩嫣萝他们争取到了天影石头启动的时间。
“算算时辰,她们应该已经到清水河了吧,我来问问她们那边什么情况。”
他一面往嘴里扔了一颗灵石,一面准备拿出传音符跟蔷薇他们联系一下吧。
“算了,暂时还是别急着联系他们,等完全摆脱这帮和尚再说吧。”
想了想,他最后还是把传音符放了回去,只觉得现在还不是放松警惕的时候。
“嗡嗡嗡……”
而就在他这般想着的时候,他的双耳没来由地一阵耳鸣。
紧接着,一股寒意爬上他的背脊,周身汗毛根根竖起。
如果是以前,他或许还会思索一阵,为何会出现这种异样。
但自从解锁了“萌头变化”的能力之后,他几乎没有哪怕一刹的犹豫,直接判断出这是危险即将降临的前兆。
而且这一次“萌头变化”的反应如此强烈,极有可能是在提醒他,这是一种前所未有的危险,而且这危险很可能就在眼前。
“铮!——”
几乎想也没想,直接祭出东风,以最快的速度破空而出。
“轰!——”
李白前脚才不过离开,一道一丈余粗的火柱便已经刺破夜空从天儿降,将他刚刚停留的那片区域烧成灰烬。
“干!”
已经身处两三里地外的李白回望了一眼,满心后怕的他,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
但这话才刚说完,他的眼皮接着又是一阵狂跳,只觉得自己的身体好像是被锁定了一般。
“这帮和尚他娘的肯定是开挂了!”
他一边大骂了一声,一边御剑身形猛地一个回旋后撤了百余丈,紧接着他便再次看到,一道一丈余粗的火柱再一次从天儿降轰在他先前的位置。
“嗖嗖嗖!——”
而在躲过这一击后,他开始催动东风,以S形走位没有任何规律跟节奏地向着前方飞掠而出。
改变行径路线之后,他明显感觉到那种被人锁定的感觉减轻了许多,可正当他以为能松口气的时候,头皮忽然一阵发麻。
“轰隆隆……”
随着一阵雷鸣般的轰隆声响起,整个草原的夜空忽然被照亮。
李白一边继续不停地变换方位,一边仰头一瞧,只见到五六道同等威力的火柱同时从天而降,向着他所在的方位袭来。
“你们是不是玩不起?是不是玩不起?”
他的脸瞬间变色,也不管灵元消耗,催动东风飞掠而出。
“砰!”
饶是他跑路技能慢点,怎奈何头顶这火力覆盖太猛烈,最终还是被一道火柱击中。
他周身的护体剑罡几乎是应声碎裂,炙热的火焰随之将他的身躯包裹,全身上下被灼烧的痛感顿时汇聚到大脑之中。
不过好在,这股痛楚只持续了一刹,东风便已经带着冲出火柱飞掠而出。
但即便如此,若不是他神魂强大,又有金刚不败之躯护体物理防御强到离谱,哪怕只是那一瞬,也至少已经是重伤。
“这么搞下去不是法子啊。”
李白又吞了一块灵石,一面全力催动东风以更复杂的路线前行,一面开始思索着应对之策。
刚刚虽然逃了出来,但神元与灵元的消耗同样非常恐怖,目前体内的灵元跟神元,甚至都不足以支撑他直接这般御剑飞到清水河。
但放弃御剑,他基本上是死路一条,现在之所以还能勉强躲过那随时可能落下的火柱,全靠东风那超凡的速度。
“最关键的是,我尼玛到现在还不知道究竟是谁在搞我!”
李白忍不住再次爆粗口道。
就仿佛是听到了他的骂声一般,他这话才一出口,头皮跟着又是一阵发麻。
“百丈!——”
几乎不假思索地,他直接以《听风式》的“百丈”来加速,以此躲开那即将从空中落下的火柱。
“轰!——”
前后见过只有不到眨眼的功夫,六道范围几乎覆盖百丈的火柱从天儿降,让这片区域化为火海。
“还好……用了百丈,这火柱覆盖的范围跟威力,他娘的又变大了!”
他抹了一把额头的冷汗心有余悸道。
“又来?这么快?”
才刚刚松了口气的李白,忽而再次后心一凉,随即本能地转过身握拳携着指尖雷的雷罡轰了出去。
“轰!——”
一声巨大碰撞声响过后,拳头有些发麻的李白只看到,从背后袭来的是一道横贯几十丈的金色剑芒。
而那剑芒背后的身影,赫然便是先前那白玉寺的执事格勒!
“无耻狂徒,看你往哪里逃!”
不远处格勒脚踩飞舞的经幡,手提金刚剑朝他冲来。
“杀我欧珠、丹巴师弟,今日我定要将你碎尸万段!”
“我要你后悔活在这世上。”
接着,白玉寺那剩下的另两名执事,绛曲跟波耶也携着滔天怒意向他包夹而来。
原来李白在躲避头顶那火柱时,不自觉地就放慢了速度,最终被这三人追上。
“我赶路,没时间陪你们,拜拜了您呐!”
李白毫不恋战,踩着东风便飞掠而出,根本不说二话。
“轰!……”
但他才不过飞出百余丈,一道覆盖了方圆千丈的金色光柱从天而降,直接将他笼罩其中。
这一次,“萌头变化”甚至没来得及让他的本能做出反应。
而被笼罩在那金色光柱之中的李白,只觉得肩膀上像是被压了一座山那般,整个人被这股重力砸得如一道直线般骤然下坠。
最终“轰”的一声,被重重砸在了地上。
借着那还未散去的金色光能够看到,他砸落的那片草地整个凹陷下去了几十丈,而那凹陷的形状看起来就像是一只手掌。
“我看你还往哪儿跑!”
几乎是在他落地的同一时刻,波耶从天而降,双手握住金刚降魔杵猛地砸向李白。
这千钧一发之际,李白身化电光原地一闪,堪堪躲过了波耶这一击。
“轰!”
不过波耶似乎早就料到李白能够逃脱,手中金刚杵依旧不偏不倚地刺入地面。
紧接着李白便只看到,一条条由金色焚文凝聚而成的锁链从那金刚降魔杵中飞出,只一瞬间便将这片坑洞完全封锁。
与此同时,绛曲与格勒也已经从天而降来到这处坑洞。
“此金刚伏魔阵由我本命所化,除非我死,纵使你有千般道法,也休想破阵!”、
波耶手托金刚铃,目光森冷地看向李白。
“今日你我,不死不休!”
提着金刚剑的格勒,直接撕开上身衣袍,如野兽般双目通红地死死盯着李白。
一旁的绛曲则是一声不吭地绕到了李白的另一侧,手上的拳套开始闪烁金色光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