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劇大世界裏的騎士
小說推薦美劇大世界裏的騎士
在洛杉矶,除了华人、韩国人外最多的亚裔恐怕就是日裔美籍了。而这部分美国籍日本人生活聚居的地方成为了今天的一个景点-小东京。之所以称之为小东京,是因为这里到处都充满了日本的特色与风味,漫步在这个区域,感觉自己就像是到了东京一样。
在这条街道上,您会发现仿佛回到了十九世纪初的日本,这里的建筑外部看上去古色古香,所有的店铺招牌、店门、橱窗一看就知道是日本风格;店铺内部装修现代整洁,进入任何一家店铺,看一下店里的布置摆设与橱窗成列、再听听店里播放的背景音乐和干净整洁的走道,这简直和日本商店里的感受一模一样。的确,这里的历史确实可以追溯到19世纪初期来美国的日本移民,他们在这里发展壮大,逐步繁荣。虽然二战时期这里历尽沧桑,这里可以说是洛杉矶最早的日本城了。
虽然经过几十年的发展,这里变得也还不错。很多日本商店和日料都集中在这里。
这一次凯的目的就是这里其中一家日式风情料理店。
根据情报,金并的超级杀手中的一个,那个女忍者就躲藏在这家店里。
当凯带着人包围这家店的时候,这家日料店的经理,一个典型的日裔男子拦住了他们。
“这里是私人地方,请你们出去。”
在国外,日裔的地位一般都不低,至少和华人相比,日裔在美国社会的地位反而更高,美国20世纪初的排华浪潮中,同样黄皮肤的日本人也未能幸免,但在移民美国的众多种族中,日本人坚定执著地充当着模范公民,即便遭受冷遇、隔阂甚至是敌视,仍然不改初衷,于是几十年来的一如既往的跪舔终于赢得了经济、社会及政治各方面的成功地位。
二战的时候,日裔美国人和夏威夷的那些日本移民完全不一样,他们在集中营中集体请愿参军。
不仅如此,这些日裔走上战场,是出了名的吃苦耐劳,沉默寡言。整个二战期间,居然一次日裔军人叛变逃跑的事件都没发生。很难懂他们的逻辑。
总之,日本人好像天生就是一个矛盾结合体。在美国社会,日本人虽然喜欢自己的文化,但偏偏又非常乐意和白人搭上关系,根据调查,所有的亚裔当中,根据调查,在美国日本人和外族通婚的比例最高,高达69%。
总之,在日裔中很少会看到有日裔会因为想要获得美国主流社会的认可,而反咬自己的祖国的行为。
扯远了,总之这个日裔警力看到全副武装的警察并不虚。
凯自然没空和这些人鬼扯,直接拿出了搜查令拍在了经理的胸口。
接着就带着人冲了进去。
结果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这个餐厅有点意思啊。
非常日式的建筑,让凯想到了他曾经看过的一部电影《杀死比尔》,这部电影在凯上辈子被吹的很神,有一天晚上没事,凯就看了,结果发现……也就那样。除了打斗精彩一点,和女主昏迷在医院被人那什么的戏之外,凯基本上忘记了剧情。其中,女主穿着一身李小龙的打扮跑到一间日料店和那个日本女人开打的画面印象最深。
这家店的装潢和那个场景非常像。
一楼大厅除了两边的包间之外,中间全是日式庭院,细细的白石子和一个带着倒水竹筒的小池塘,在庭院中间有一条古色古香的木质小桥,连接着去二楼的楼梯,看起来很有意境。
大批的警察进入立刻把那点小日本意境给破坏殆尽,那些就餐的人看到大批荷枪实弹的警察,立刻非常聪明的选择离开,有一些还没结账。
对于这些食客,警察并没有阻拦,只是留下姓名而已。真正的目标在二楼。
凯一进来就感受到那股极为阴冷的杀气,不同于那种超自然力量,凯完全是出于一个武者的直觉。不仅如此,他还从二楼上感觉到了不少于十几股杀气!
这家日料店有问题!
很快,二楼之上正对大门的一扇门从两边拉开,一名身穿白色和服的女子从里面走了进来。
那是一名有点像亚裔的西方女人。
一般来说,东方传统服饰很难和西方白人搭配起来。特别是像白色的衣服,穿在一个白人身上会显得非常的违和。这或许是因为白人的皮肤比较粗糙的缘故,哪怕很白,但缺少东方人的那种细腻。所以搭配起来看着怪怪的。
但眼前这个姑娘却没有这种违和感,反而让人觉得,她就应该这样。她的眼睛很好看,加上一头黑发,如果不注意还真可能把她看成亚裔。
那姑娘迈着日本女人特有的小碎步,走到楼梯口。和服裙摆很小,所以只能小碎步行走,加上和服后面长长的拖拽,看起来就像蚕宝宝活动一样。
凯看了看她,又看了看目击证人的复原图。
是她了。
“对不起小姐,看来您的用餐要结束了。您必须跟我们走一趟!我们怀疑您和一桩谋杀案有关,现在请您回去调查。你有权保持沉默,但你说的每句话都将成为呈堂证供,你有权利在接受警察询问之前委托律师,他可以陪伴你受讯问的全过程。如果你付不起律师费,只要你愿意,在所有询问之前将免费为你提供一名律师。”
凯虽然这么说,可却并没有移动,甚至手中的枪也没有放下。
他又不是白痴,眼前这个女人一点不慌,甚至没有一点表情,怎么看都不像是要投降的样子。
女人看了其他特警和警察一眼,没有多停留,反而把目光看向了凯。
“看来,有人背叛了我们。”女人开口说道。“金并绝不允许背叛!杀了他们!”
两句话之后,女人就转身走了。
“上!”一边的警察一看这情况,立刻打算冲上去。
“不要!”凯立刻拦住了他们。
不过还是晚了一步。
就在女人转身的一瞬间,二楼两侧的包间中冲出来了十几个人,这些人要么是服务员打扮,要么是普通人的打扮,但都是亚裔,更稀奇的是,这帮人要么手持日本刀,要么背后背着一些冷兵器,刀枪棍棒都有,甚至还有一个身穿日式服务员制服的姑娘手里拿着一根流星锤!
非常的复古。
嗖嗖嗖!
更让人吃惊的是,这帮人居然像忍者一样拿出一叠手里剑若无之类的飞镖,唰唰唰的就射向了楼下的警察!
啊!
一阵阵惨叫响起,不断有人中招倒下。
“法克!还真特么有忍者啊!”凯抱怨一句,立刻举起手中突击步枪。
哒哒哒哒哒!
一连串子弹扫过,有几名忍者中枪从二楼掉了下来。可那些忍者不仅没有惊慌,反而一个个不怕似的,从楼上跳了下来,拿出随身的冷兵器,就往警察身上招呼!
特么的,这都多少年没经历过这种复古的战斗了。
凯一边骂娘,一边心中也有点怀恋。
这些忍者的速度很快,往往只眨眼的功夫就接近了警察,接着三下五除二就撂倒了他们面前的警察。
更关键的是,这帮忍者真心不怕死,他们不仅对自己的同伴牺牲没有任何动摇,就是自己中枪了,只要还能战斗,就会不要命的继续扑向敌人。
碰!
凯抽出手中的M1911一枪将那个拿着流星锤挥舞的女服务员给爆头,然后单手手持突击步枪,三连射将一个快要砍死一名警察的忍者击毙。
有了凯的掩护,那些特警也从慌乱中恢复了过来,他们一边后退,一边彼此掩护。
可就在这时候,原本一直躲在门口看起来人畜无害的餐厅经理突然从腰间摸出了一把短剑,从他们身后杀了出来。
碰!
凯眼疾手快,手上的M1911一甩,一颗子弹击中了那个餐厅经理的额头!
凯早在将搜查令拍在那个经理胸口的时候,就发现这个家伙有鬼。他的胸口的肌肉根本不像一个餐厅经理的肌肉,非常的坚硬有力,那可不是那种在健身房练出来的肌肉。所以凯一直在留意他,但他打算从后面包抄的时候,凯立刻一枪要了他的小命。
眼看那些忍者越来越近,凯干脆丢掉了突击步枪和已经没有子弹的M1911,拔出腰间的CUSTOM TLE II,双手持枪,不退反进。
啪啪!
凯根本没瞄准,直接对准自己最近的一个忍者连开两枪,然后一脚踢倒他,接着立刻转头对准身侧的一名忍者再次连开两枪,这两枪射中了那个忍者的胸口,凯也不看战果,反手一枪结果那个被他踢出去的忍者。
接着立刻选择离自己最近的一名忍者再次连开两枪。
这一次另外一名忍者手持日本刀一刀刺向凯的脖子,凯闪过长刀,一把抓住持刀的手臂,用力一压,将那个人顺势带倒,然后膝盖往下猛的一跪,压住了那个忍者的脖颈。
咔嚓!
直接将他的脖子给压断,然后抬起枪口再次将两名冲过来的忍者击倒。
这个时候,他弹夹里的子弹也刚刚好打空。不过早在第七颗子弹射出枪膛的时候,凯的另一只手已经飞快从战术背心上拿出了新弹夹,在第八颗子弹射出之时,凯按动了弹夹跟换按钮,空弹匣立刻掉了下来,同时凯也在弹匣掉下来的一刹那,将新弹匣插入枪柄。
砰砰砰!
再次三连击,依然是两枪胸口,一枪脑袋。
这一连串动作,简洁,快速,行云流水。
莫桑比克射击法。
种近距离射击技术。该技术简单概括一下就是:向目标躯干射击两次,随后迅速向头部开枪,也就是一个Doubletap(双发快射)再加一个Head shot(射击头部)。
莫桑比克射击法是在双发快射的基础上演变的一种近距离射术。这要求先向目标躯干快速打两枪,然后迅速向上往目标头部打一枪,前两枪的目的是为了更快更准确地击中目标,打胸部总比打头部容易,而且让目标短时间内无法反抗,并给予射手继续射击的机会。而第三枪就是为了破坏大脑,使目标更长时间地“停止”下来,或是永远地“停止”。
与其他射击技术相比,如双发连射(Double Tap),三发连射(Triple Tap)相似,莫桑比克射击法的本质也是在短时间内增加射弹数以达到更好的停止效果。单位时间内,该射击法的确可以达到更好的停止效果。
在凯得到了靶眼的能力后,这种射击法的威力就变的非常大。
毕竟凯压根不需要瞄准!完全可以放心的做动作,甚至可以与搏击相结合。
有点枪斗术的意思。也是依靠着这项射术,凯在极短的时间里,将那些忍者击毙的七七八八,而且也没有给其他人留下太过于惊世骇俗的印象,虽然依然很夸张,但好歹也在正常人类的范畴之内。
不过这些忍者是真的猛。
从头到尾,居然没有一个投降,一个退缩的。悍不畏死到了极点,一个个跟被邪教洗了脑一样!凯当了这么多年兵,也算是见过世面,可再精锐的部队,也做不到这种层度。不怕死和眼前这种敢往枪口上冲绝对是两码事!凯注意到,即便是被子弹击中,他们虽然会露出痛楚的表情,可眼色中却没有一点点退缩!
这不正常!
当接近尾声的时候,一名忍者在身中两枪的情况下,居然奋不顾身的一把抓住凯持枪的手臂,想要抢凯的枪。而另外一名忍者则从怀中摸出一把短刀,就往凯的脖子胸口上招呼。
在持枪的左手被抱住的情况下,凯当机立断,手一松,让枪掉落下来,然后另一只手立刻把枪捞起,抬手就向持刀忍者开枪,直接爆头,然后反手将枪指向那个抱着他手的忍者。
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