爛柯棋緣
小說推薦爛柯棋緣
修士此刻心中着急,虽然对出现在感知中的神将并不认识,但越强越显的道理是这一门秘法神通的基本要义,他先看到的金甲巨神的法相也代表着其很可能强于城隍。
修士法诀一变,神念融入其中,加大了法力的调动,先把那金甲巨神请来再说,只要对方应邀,那某种程度上就算是达成了一种约定,也就有了助力。
“招请护法神现身,招请护法神现身!”
计缘身在天机洞天没有出来,但小纸鹤却已经飞出了洞天,并且已经寻着计缘给出的大致方向不断靠近陆山君。
如今的小纸鹤已经不再是完完全全的纸鹤形象了,也不再是只有头部能化出鹤形,而是全身都化出的鹤形,只不过大小还是不足一个手掌的迷你小鹤,但白鹤虽小五脏俱全,红顶长喙鹤爪白翅一个不少。
而小纸鹤如今也不是单独出门的,而是在翅膀下面藏着几张金甲力士符,除了金甲,还带上了金乙、金丙和金丁,当然最厉害的只是金甲,真正诞生自我的也只有金甲,只不过其他金甲力士们纵然没有真正的自我,也已经被计缘强塞了名字,知道自己叫什么了。
大老爷计缘给小纸鹤指派的任务,就是到陆山君身边,等陆山君传讯,如果北木根本没有交代什么内幕,那届时自然有獬豸会对付北木。
小纸鹤身躯虽小,也称不上有什么强悍的法力,但身明灵法,驾驭灵风以展翅,翅膀一扇则瞬息能跨越相当的距离。
但这会,小纸鹤忽然觉得翅膀下面有点痒痒,于是便在天空悬浮,两只翅膀一抬,几张卷起来的力士符就全都掉下来了。
其中一张力士符立刻化为一阵金色光粉,在小纸鹤面前变化成一尊对于小纸鹤而言魁梧巨大的金甲力士。
此刻的金甲也同样有了一些长进,不再是凌空就会往下坠,能够悬浮在空中,但长进也算不上太大,他的飞举也就只能做到自己不往下掉了,真正在空中移动若是要提速,或许还要运用身体力量空爆几次。
除了金甲化出本尊,其他三张力士符全都有金色光辉在闪动,但并未化出力士之身,只是悬浮在空中。
“啾?”
小纸鹤落到了金甲头顶,疑惑性地叫唤了一声,金甲微微抬头,眼珠朝上望去,低声道。
“似乎,有人,在请我和兄弟们过去……”
“啾!”
“嗯,吾去也。”
金甲沉声回了一句,然后微微闭目,下一刻他头顶的小纸鹤就飞了起来,而金甲也在小纸鹤面前变得模糊起来,与此同时,小纸鹤也飞到另外三张力士符边,用嘴快速啄了每一张力士符一下。
鹤嘴落下,三张力士符也化为三尊金甲力士,同样变得模糊起来,然后在几乎同时一起和金甲消失。
数百里之外的小山中,正在和陆山君和北木交手的修士已经汗流浃背,他的四尊护法已经完全支撑不下去了,哪怕他自己也不断涌出风火雷电等各种神通法术,还借山灵之力帮助,依然支撑得十分勉强,但偏偏他相当于部分法力都涌入了唤神异术之中,这种不可逆的感觉应当是已经经由对方同意了,只是还没来。
“吼……”
猛虎般的吼声从陆山君口中爆发,挡在修士面前的一尊白光护法身上的神光都不断颤动起来,居然直接僵住不动了,不光如此,一直利用山中复杂地形逃遁中的修士自己也仿佛受到了某种震慑,身上的法力都显得凝滞了一些,或者说不是法力凝滞,而是元神受到了袭扰。
“招请护法神现身,招请护法神现身!请快快现身啊!”
‘再不来老子就要交代在这了!’
修士的双目瞳孔一缩,一只黑漆漆的魔抓忽然穿出一侧的山体,距离他已经不足三丈,以此刻的状态,护体之法怕是会被直接穿透……
不过也是这一刻,修士心中也突然一动,自明妙法已成。
‘来了!’
修士心中念头闪过的同时,眼前出现了一阵金光。
“轰……”
在金光出现的同时,三丈外的那一处山体骤然破碎在一阵金色的残影之中。
北木的身影渐渐在陆山君身边变得清晰起来,脸色凝重地望着远处灰尘中的金光和不断有碎石飞溅的破损山体。
“陆吾,有什么东西被他请来了?”
陆山君脸色也变得严肃起来,看刚刚瞬间爆发的力量和北木这家伙逃离的速度看,这次的所谓护法神应该比那几个冒着白光的家伙厉害多了。
“难道是真的是哪一位大城隍被他招来了?”
“不对,没有阴气和那一股子檀香味的香火气。”
淡淡的灰尘中,金光已经慢慢显露出它所代表的形象,由于修士唤神时的状态不好,使得金甲力士出现的时候身子不稳,此刻在修士最前面缓缓站正身子的,是身着金盔金甲,前后有黄巾飘带飘荡的威武神将,而在这神将身边,也有三个几乎一模一样的威武神将缓缓站定。
每一尊金甲神将此刻都比常人高出两个头,身子壮好几圈,虽然没有带任何兵器,却自有一股威严在,四双漠然中带着蔑视眼神的眼睛,都看向了呼唤他们的修士。
那修士此刻有些震撼,这四尊临时召来的护法神,反馈的气息实在有些惊人,站在眼前仿若站立着几座高山一样,带来极其沉重的压力,而他们一出现,周遭的地灵就几乎主动向他们亲近。
“汝乃何人?”
金甲淡淡开口询问一句,他们被唤过来的时候就知道对方诉求是“护身护法荡邪”,但还不知道对方是谁。
“在下昆木成,长年在衡山修行,吃饭遇上厉害的妖魔不能力敌,遂请诸位神将暂为护法,请问诸位神将何名?自何方而来?”
四尊金甲力士居高临下地看着昆木成,随后动作极为一致地缓缓转身,望向稍远处的北木和陆山君。
“吾名金甲。”“吾名金乙。”“吾名金丙。”“吾名金丁。”
“为尊上大老爷护法。”
四个金甲力士开口说话的神态和动作甚至话语几乎完全一致,除了名字差了一个字,算得上真正意义上的异口同声,连昆木成都差点没听清楚他们叫什么。
在金甲力士开口的时刻,远处的北木和陆山君也看着这边,好似在评估新出现的护法神将,只是二人内心都处于一种亢奋之中,北木是恐惧中带着兴奋,陆山君是兴奋中带着喜悦。
北木身为天启盟的老成员了,怎么可能不认识特征如此明显的金甲神将,几乎在金甲力士才出现的时候,心中的恐惧感已经升起了,他可是听说过金甲神将的厉害的,没想到居然这等可怕的护法居然有四尊一起出现。
北木强忍住才没有立刻逃遁的冲动,因为他知道这绝对是那一位计先生的手段,说明对方来抓陆吾了,他得稳住陆吾。
而陆山君更不用说,这是自家师尊的金甲力士,他还能不认识?金甲力士出现,也不知道是不是师尊就在附近?
二人心中各有盘算,所以就这么诡异地没有逃跑,反而相互欺骗。
“陆兄,又出现了四个新的护法,之前那些银灿灿的,这些个金灿灿的,看来他也只有这招拿得出手了。”
陆山君听到北木这么说,也笑笑道。
“不错,我们再将其击垮便是,正好多活动活动手脚。”
“陆兄神通广大妖气弥天,还是和刚刚一样,我隐遁你去攻吧!”
“正有此意,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
双方两边几句话落下,再没什么废话,先动手的反而是陆山君,他直接卷起妖风化为残像朝着前方扑去,打算切实感受一下金甲力士的实力。
“吼……”
陆山君眼中带着妖异之光的吼声中更带着震慑,连身后的北木都觉得犹如心遭击鼓,知道陆吾动了真格。
可惜四尊金甲力士却对此毫无反应,根本不存在任何恐惧的情绪,见妖怪冲来,第一个照面的就是金甲。
“妖孽,受死!”
简简单单只是一拳挥出,周围的气流在一瞬间就被金甲的拳头带得好似九天罡风,也一瞬间让扑来打算硬碰硬一下的陆山君瞳孔剧缩。
‘不能硬接!’
刷……
千钧一发之际,陆山君朝一侧避开,一爪抓在金甲手臂上,化出一串火光,然后在对方另一拳朝下打来的时候猛然窜开。
“呜……”
“呜……轰……”
地面一阵晃动,金甲第一拳带动狂风,第二拳根本没有砸到地上,却让他剩下地面凹陷一个龟裂的大坑,更有一阵冲击卷动灰尘和碎石漫天爆射,而两拳根本没有任何施法的迹象,是纯粹的力量。
陆山君额头微微见汗,这就是师尊的护法?他记得应该是用纸剪的?而且,有六个?
身为召唤者的昆木成同样有些呆滞,自己这他娘的招了什么恐怖的神将出来?
“嘿嘿嘿……陆吾,你这就退了?那护法这么厉害,把你吓得都说不出话了?”
北木阴恻恻的声音在陆山君耳边响起,刻意显得极为刺耳,更隐约有一丝丝不明显的魔念影响。
“哼,我岂会把他们放在眼里!”
听到陆吾带着怒意的话语,北木心中已经偷偷乐开了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