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小說推薦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封神台内,一座大殿正拔地而起。
在此地,天道之力就如同立体打印机一般,将‘打印’之事演绎地淋漓尽致,大殿从底部到穹顶一气呵成。
敖丙此时已经坐在了矮桌对面,身形有些拘谨,不太敢抬头去看面前这位……
阿伯。
太白金星嘛,天庭玉帝最信任的二阶正神,迄今为止的战绩都足够写成一部三百多万字的传记,龙族的大恩人,敖丙当然见过各种画像。
刚才就是有点小情绪,觉得自己堂堂龙族太子,这么容易就在洪荒大舞台退场了,很、没、面、子。
但迅速认清现实之后,敖丙迅速找准自己的位置……
位置?敖丙目中流露出几分迷茫,坐在那一时陷入了思索。
此时非龙非鬼,似是死了又似是活了,被一枪砸中自身时的痛苦,那近乎无尽、无穷的黑暗,仿佛被放逐于死寂之地。
那种寂静,让他绝对不愿意再去体验第二次。
“在这里住的还不错?”
李长寿随便找了个话题切入。
敖丙应道:“哎,不错,离大道挺近的,感悟很多。”
李长寿道:“你是不是在怪你父王,觉得自己出生就是龙族的弃子,心底有些愤愤不平,从而埋下了一些怨恨?”
敖丙眨眨眼,小声道:“没、没呀……没到这种程度吧。”
“此地只有你我,不必遮掩掩藏,”李长寿温声道,“我知道你心里有苦闷,此时说出来就好。
你可以将我当做长者,也可将我当做知心好友,我会尽力开导你。”
敖丙喉结颤抖了几下,“这个,必须有吗?”
李长寿带着温暖的微笑:“这个可以有。”
“那、那我,有点吧。”
敖丙低头叹了口气,赶紧编一小段。
他在龙宫生活,其实挺好的呀。
自从有了繁衍后代的能力,就肩负起了为龙王家族开枝散叶的重任,啥滋味都尝过了,每天放浪形骸、无拘无束,一句家父东海龙王,海里面基本横着走。
就是父王总是不召见自己,出生之后也没什么庆祝仪式,心里多多少少会有那么一点不平衡。
“那,”敖丙小声问,“死的不明不白,算不算?
那个小家伙什么来头,怎么就那么强?
人族不是很羸弱吗?他就算是您干孙子,那也该修行吧?两三年就有这般本领了?
这合理吗?
我冲了,被秒了,这也未免太憋屈了!”
李长寿不由扶须轻笑,言道:
“哪吒的身世其实也颇为复杂。
因西方教某位圣人的算计,哪吒被魔祖煞气侵染自身,所以我不得不将他前世的法力倾注在他灵胎内。
而后又用了灵气大阵,让他在母胎之中直接吸纳无尽灵气。
他虽尚未度金仙劫,那是因自身境界不够,但战力、法力,却已非普通金仙可比。
你输的并不冤。”
敖丙眨眨眼,皱眉想了一阵,表情略微有些复杂,随之就苦笑了声。
“是我给龙族丢人了,设计陷害别人,还被人反杀,当真有些给祖宗丢龙显眼。”
李长寿沉吟几声,正色道:“其实你不必多想这些。”
“星君,我其实一直都知道,自己血脉薄弱,不是什么出众的龙子。
您可能不知道我们龙族的规矩,按规矩,我这种龙蛋就属于废蛋,是不能占用龙族孵生名额的。
因为远古时就背负业障,族内有几位太上长老炼制出了一套法宝,可以推算我们龙族每万年诞生多少龙子,不会对微薄至极的气运造成负面影响。
就是因为各种类似的考虑,我们龙族才能一步步延续到了今日。”
敖丙轻轻舒了口气,有些颓然地看着面前的桌面。
“尤其是父王的子嗣,每一个都承载着龙族较多气运,所以母亲虽然诞下了不少龙蛋,但真正用来孵化的,都是精挑细选的龙子。
像是我二哥,他体内的龙王血脉比我浓一百倍、几百倍。
我至今仍想不明白,我来世上是做什么的,就是为了被哪吒那个混小子打杀的吗?”
“不错,你存在的意义,就是这般。”
李长寿很直白地说着。
敖丙双拳攥紧、双眼带着几根血丝,瞪着面前的老仙人。
李长寿道:“龙族需要一个引子,一个身份足够的牺牲者,调动整个龙族上下的情绪,然后让龙族去碰壁,以达到遏制龙族内部权贵私欲膨胀的趋势。
你就是被选中的牺牲者,哪吒就是那面墙壁。
我是背后的推动者之一,所以今日才会坐在这里,想给你一些补偿。”
“你说的,都是真的?”
“不错,”李长寿道,“我骗你也没好处。”
敖丙怔了几瞬,随后却开心笑了,道:“原来我还有这般意义,不错,挺不错。”
挺!
李长寿略微有点错乱,看着面前的敖丙,开始反思自己是不是思想太复杂了。
敖丙起身做了个道揖,又坐回了座位,喜道:
“多谢星君开导,我现在心里舒坦多了,原来我是有使命在的。
总算!
这么多年,我都以为自己是个意外,父王拿错了意外孵化出来的废物,又不能直接打杀了,所以任我胡作非为去闯祸。
我也就一直胡作非为了。
没想到,啧,我还有这般使命在。”
李长寿:……
生灵和生灵之间,果然不能互相理解。
行吧,敖丙能这么想,倒是省了他不少口水。
“你如今已是天庭正神候选,我会给你一个五阶神位,也能变相帮龙族做些事。”
李长寿正色道:“现如今,龙族已是因你之事碰了壁,龙族上下被天道管制。”
敖丙皱眉道:“星君我还是有些不明,父王为何非要借天庭打压龙族?”
李长寿道:“能压制龙族的,此时唯有天庭与圣人大教。”
“是这样啊……唉!
族内一些元老的想法,我倒是知道的,也觉得有些危险。
他们始终觉得龙族应该主宰洪荒,只需要释放出自身底蕴,就能再次让洪荒成为鳞甲之地,与人族分别主宰四海和陆地。
可这不就成了巫与妖的翻版?
人族现如今遍布各地,虽然看似是一盘散沙,但只要有足够的压力,肯定也会团结起来,那时候龙族不就搭进去了?
而且天庭都是人族,八成就是站在人族这边……就感觉吧,这些元老们不知道满足,明明现在好日子过着。
反正挺危险的。”
李长寿笑道:“生灵的私欲是没有尽头的。
你能去思考这些,也并非是单纯的酒色之徒。”
“嘿嘿,”敖丙不好意思地蹭蹭鼻尖,“您谬赞了,他们都说我不学无术,其实都是龙脑子,谁还想不明白这些。
但我血脉薄,这也没办法,在族中再努力也没发言权,还不如及时行乐。
您看,到现在我也算没亏,啥都体会过了,福都享受尽了,最后还能混个正神当当。”
李长寿顿时无力吐槽。
这家伙也是真自我感觉良好,给他三千预算,能直接吹出一家连锁网咖。
当下,李长寿开始讲仙神的使命,讲敖丙需要注意之事。
敖丙今后要代表龙族在天庭当差,所有不好的习性都要改过;
李长寿说,这是龙族给敖丙的真正使命,也是龙王选中敖丙的重要原因。
敖丙深受触动,浑身上下散发着浓烈地荣光。
他终于,有用武之地了!
李长寿正煞费苦心地劝诫敖丙,心底突然有所感应,一旁正规划大殿走廊的柏鉴也是微微一怔,转身看向李长寿。
封神大劫主劫者与封神台守将对视一眼,各自面色凝重,同时站起身来。
来新神了。
封神台边缘飘起了一缕缕烟雾,一道流光自虚空飞射而来,化作了一名女仙的虚影,身影被天道之力迅速填满。
她面色有些愤怒、又带着几分惊悚和后怕,双目久久没有焦距,站在封神台内乾坤边缘一动不动。
石矶。
来的倒是挺快。
李长寿心底感应了下,自是知晓这石矶死于九龙神火罩之下。
“柏鉴,”李长寿招呼一声,柏鉴丢下手头之事,疾步到了女仙面前,对这女仙做了个道揖。
柏鉴朗声道:
“入得此神间,已非过往人!
天地凝正气,得享福源深!
这位道友请了,吾乃封神台守将柏鉴,今奉封神主理太白金星敕令,特来接引道友入封神台入驻。
待大劫退去,封神圆满,自有封神大典。
吾在此提前恭喜道友,位列仙班、成就神位。”
石矶此刻方才回过神来,愣愣地看着柏鉴,又看向了远处的大殿,以及殿后的李长寿与敖丙。
她向前迈出半步,又有些无力地双手抱头,痛苦地蹲了下去。
“太乙、好你个太乙!你竟如此心狠!”
一缕天道之力飘过,石矶顿时没了动静,轻轻颤抖的身子也迅速平静了下来。
她缓缓起身,站着思索一阵,对柏鉴做了个道揖。
“多谢道友引路,今后还请道友多多关照。”
前后完全判若两人。
远处的李长寿见此状,也不由一阵默然。
入封神台虽可再活一次,但失去的,远不只是自由二字。
可不管如何,比起那些化作劫灰无法入榜的生灵,能进入封神榜,已是颇为不易。
柏鉴引着石矶向前,石矶看到李长寿的身影,远远就做了个道揖,口称:“星君大人。”
李长寿露出和煦的微笑,温声道:“道友怎得到了此地?”
石矶轻轻一叹,眉目间满是哀愁,却是与刚才愤怒的表情相差颇大。
她道:“当真是横来之祸,也不知为何会如此。
我有弟子被飞来的一箭害了性命,我拿着那箭,朝箭飞来的方向追寻,半路寻到了一个正找箭的娃娃。
我便问他:这箭可是你射的?
他顿时大喜,言说这箭是他练箭时射出来的,正想寻回去供起来。
我指着徒儿的尸身,让他给个说法,他支支吾吾说不出来,这时他那师父便现身了,我道是谁,这娃娃竟就是半年前杀龙王太子的李靖三子……”
石矶话语一顿,看向李长寿,“道友的干孙儿。”
李长寿道:“继续说,不必在意这些细节。”
“是,”石矶似乎颇为顺从,轻叹了声,低声道,“他师太乙是出了名的嘴上厉害,一开口就颇不讲理,说话阴阳怪气,让人心底愤恨的紧。
他说了几句,我一时没忍住,便……”
“动手了?”李长寿轻声问。
“唉,”石矶抬手扶着额头,“也不知我是哪根筋搭错了,忘记了太乙是阐教的十二金仙,且入门颇早。
我用法宝取他面门,却被他轻松接下。
他祭起那神火罩,我却无从躲避。
当真是我学法不精,丢了截教的名头,几个照面就被他法宝烧了道躯,一缕魂魄却被天道护持,到了此地。”
李长寿道:“既来之则安之,莫要多想了,既是你命中有这般劫数,也是大劫在后推动。
既来了此地,当收敛心境,想想该如何面对今后之路。
总归,这并非大劫中最差的结果。”
石矶苦笑几声,感应着自己此时的身躯,似与此前相差无几,可依然有些虚幻之感,不太真切。
“多谢星君开导,我先去侧旁打坐调整下道心。”
李长寿做了个道揖,石矶转身离去,去了大殿之中,找了个角落盘坐了下来,感应着、思考着。
“敖丙,本神委任你个任务。”
敖丙忙道:“星君您吩咐。”
“听从柏鉴指挥,在旁搭把手,”李长寿看向柏鉴,“咱们也该好好想想,该如何安抚刚进入封神台的魂魄。
他们本就是在大劫中遭了劫难之人,已是相当悲惨,到了此地后心底不免有些悲凉。
这对入职天庭并非好事。”
“星君您的意思是……”
“要充分利用横幅这种比较不错的宣传方式嘛,”李长寿袖袍飘动,侧旁凝成一条条大红的横幅,上面写着一行行标语:
【能入封神台,自就不算败,逍遥虽已远,长生自眼前。】
【换个角度看洪荒,洪荒自会因你而不同。天庭正神需要你的加入。】
【欢迎加入天庭大家庭。】
【但凡你加入天庭,就是咱们的兄弟。】
当然,最后这条还有后半句,既‘兄弟称号’的授予和收回权归天庭所有,天庭也可以随时说一句‘我们没有你这样的兄弟’。
“将这些都挂起来吧。”
李长寿笑道:“类似的形式也可以多搞些,让大家可以有归属感。”
“是!”
柏鉴低头答应了声,招呼一声敖丙,立刻开始忙碌了起来。
李长寿轻笑了声。
石矶已死,阐截两教的对立已是完全无法避免,道祖的预期自是达到了,自己也可继续插手封神之事了。
他刚转身要走,心底突然有些不安宁。
正此时!
这封神台各处金光闪耀,一朵朵莲花自边缘飘来,封神台打开了一条缝隙,道道流光先后飞来,一时竟前后连上了。
转眼间,十数道流光落在此地,化作了十几道身影。
这是?
李长寿心底一惊,心神立刻归于各处,探查发生了何事。
这不对劲。
石矶被太乙真人烧死,本不该牵连其他两教仙人,为何突然有十几个仙人入封神榜?
而且,入封神榜终究是‘应劫者’的少数,有十几个仙人入榜,很可能死伤超百!
不多时,李长寿面色有点阴沉。
小琼峰草屋中,本体睁开双眼,皱眉看向了九霄云外。
道祖为何自己改剧本?
第一次阐截之战,竟就如此草率爆发。
这一点,倒是当真出乎李长寿的意料,他之前目光都在石矶身上,觉得石矶的分量还引动不了大战。
可没想到,两教来了一次碰撞!
还好,此刻局势已得到了控制,双方大弟子都已赶至。
这?
道祖是怕夜长梦多,被自己搅局?
还是也需要冲一冲业绩了?
若是道祖也扔了剧本,让一切只朝着大方向演化,那自己又丧失了一点对剧本先知的优势,局势变得更为莫测。
李长寿抬手揉了揉眉头,已是开始细细推算,整合各处纸道人带来的消息。
封神台中,那十多个仙人分做两股,三名阐教仙陷入弱势,似乎也是要继续此前之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