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遙侯
小說推薦逍遙侯
京城里边的气氛,一直异常之诡异。
在折从阮病殁的事情上,内阁首相李琼借口此事须由皇上定夺,迟迟不肯拿大主意。
宫里的薛太后,也始终没见任何动静,更无任何表示。
按照道理来说,朝廷次相病殁,李琼的应该责无旁贷的担负起主持大计的重任。
同时,皇帝不在京的时候,薛太后也应该亲临折府,慰劳一番折家的众人。
然而,这一切都没有发生,京畿地面上的治安兵马,却越来越多。
一件事情,同时牵扯到了折家、李家和皇家,明眼人都知道,要出大事了!
“臭小子,又咬手指玩儿,教你多少次了,就是不听,看娘亲我不打烂你的小屁屁?”
李七娘一个不留神,就被儿子华哥儿钻了空子,让他把手指塞进了嘴巴里。
皇六子华哥儿,生于李中易讨伐南唐期间,今年刚满两岁而已,还是个不懂事的小娃儿。
心腹女官映月,见华哥儿的口水,淌满了李七娘的的前襟,赶紧上前想要抱把华哥儿抱过去。
李七娘却将华哥儿搂得更紧了,不仅没让映月去抱,反而在儿子的小脸上,重重的亲了几大口。
“娘娘……”映月抬手指着李七娘的胸前,特意提醒她,那里都湿了一大片,颇为不雅。
李七娘却完全没当一回事儿,一边耍弄着儿子的小胳膊小腿,一边笑道:“反正夫君不在家里,太后又不惦记着咱们,管它那么许多做甚?”
听了李七娘的笑语,映月不由得一阵心酸。最疼娘娘的皇上,正在西征的途中,为了江山和社稷,而奋力拼搏。
而最应该关心华哥儿的薛太后,眼里只有唐蜀衣和皇长子而已,压根就没把李七娘和华哥儿当回事。
也许是看出了映月的不满情绪,李七娘一边逗儿子玩耍,一边笑道:“该是咱们的,就是咱们的。不是咱们的,莫去强求,没的,反受其辱。”
映月的心里实在不忿,忍不住抱怨说:“折妃闹成了那般模样,也没人去管管她?”
折赛花闹得越狠,李七娘的面子上,也就越不好看。因为,正是李琼的不作为,重重的打了折家的脸面。
李七娘瞥了眼愤愤不平的映月,她不由暗暗叹了口气,映月毕竟还是太年轻了,看不透这里边的弯弯绕。
随着折从阮的病殁,原本和折从阮相抗衡的李琼,已经不太可能继续待在内阁为首相了。
以李琼的老资格,又是很早就从龙的旧勋贵,他若是不犯错误,让人抓住把柄,又怎么可能轻易的离开首相之位呢?
所谓高处不胜寒,指的就是李琼如今的处境!
折家是外戚,李家也是外戚。在内阁之中,两个外戚彼此制约,互相平衡,原本是件好事。
然而,随着折从阮的病殁,内阁里的权力平衡,已经明显被打破了。
就在这个节骨眼上,李琼犯的错误,说大也大,说小其实也很小,就看皇帝是怎么看了?
对于李琼的顾大局识大体,完全不贪恋权势的作派,李七娘简直是佩服得五体投地。
只可惜,映月还年轻,始终没有看明白其中的巧妙机锋。
而且,薛太后一直静观其变的处置方式,也让李七娘看清楚了一件事:太后娘娘也非等闲之辈!
在不明对方目的的情况,一动不如一静,贸然行动不如冷眼旁观!
尽管,李琼作出决定之前,为了保密的需要,并未事先派人给李七娘通过气。但是,李七娘的心里很赞同李琼的决定。
李琼,也是年事已高,而华哥儿今年才满两岁而已。说句大不孝的话,真等到华哥儿成年之时,李琼恐怕早就不撒手人寰了吧?
所以,即使李琼现在想要多捞一点权势,除了替他人作嫁衣裳之外,没有任何好处。
与其占着位置惹人嫌弃,遭人忌恨,不如主动退下来,把首相的宝座让出来。
归根到底,其实就是一句话:皇帝的信任,比什么都重要!
以李七娘和李中易之间的真感情,只要她不作出令男人生厌的争权夺利的事情,她的亲儿子——华哥儿,将来就一直有登上皇位的机会。
这才是真正的大智慧!
客观的说,皇帝的女人们,谁不想做未来的皇太后?
皇太后和皇太妃,别看仅仅一字之差。可是,无论是面子,还是里子,都有着天壤之别。
既然大家都是皇帝的女人,儿子也都是皇帝的亲儿子,凭什么要让李七娘委屈自己,选择去作皇太妃呢?
道理上,逻辑上,就完全说不通嘛!
饱读诗书的李七娘,早年间就是京城有名的大才女,又有老狐狸李琼的常年教导,她自然看得很通透:很多时候,不主动去争权夺利,反而会得到的更多!
此所谓,不争是争也!
折家和李家,都是外戚之家,各有各的优势,竟然采取了相似的皇位竞争策略。显然,聪明人还是不少的!
“七嫂,七嫂,我侄儿可曾长胖了?”
就在李七娘准备暗示映月的时候,殿门外忽然传来了长公主李玉馨这个小魔头的声音,李七娘不由得一阵头皮发麻。
说起来也很奇怪,薛太后偏爱唐蜀衣,那是人人皆知的事情。可是,李玉馨这个小魔头,却和唐蜀衣不怎么亲近,总爱往李七娘这里钻。
而且,自从华哥儿出生后,这小子明显得了李玉馨的眼缘,这一对姑侄之间的感情,好得不得了!
听见了李玉馨的声音,原本蔫在李七娘怀里的华哥儿,立时来了精神,“姑母,姑母”的叫个不停。
李玉馨仿佛旋风一般的冲进了门,扑到李七娘的跟前,伸手就要抢夺她抱在怀中的华哥儿。
李七娘担心伤着了儿子,抱紧了华哥儿扭过身子,让李玉馨抢了个空。
“姑母抱抱,姑母抱抱……”
没成想,华哥儿就是喜欢李玉馨,小嘴里一边胡乱的叫喊着,一边把嫩嫩的一双小胳膊,伸向了李玉馨。
李玉馨乐得不行,硬是扑到李七娘的身上,把华哥儿抢到了怀里。
“六郎乖,姑母真的没有白疼你啊。”李玉馨恶狠狠的亲在了华哥儿的小脸蛋上,惹得华哥儿手舞足蹈。
李七娘既又好气又好笑,忍不住心里的醋意,开始数落亲儿子:“死没良心的小东西,有了姑母抱,就不要我这个娘亲了,真的是很欠揍。”
“六郎就是和我亲,不和你亲,气死你。”李玉馨露出得意的笑容,又在华哥儿的小脸蛋上重重的亲了一口。
由于十分投缘的关系,李玉馨已经抱过华哥儿无数次了。在抱娃的技术方面,李玉馨也经过了映月的专业培训,倒也值得信赖。
李七娘刚才担心的是,李玉馨刚才疯疯癫癫的胡乱抢夺之下,会伤着儿子。
在李七娘的殿内,满地都铺着厚厚的地毯。以前,华哥儿刚开始练习走路的时候,经常摔倒了,再像没事人一样的爬起来接着走。
李玉馨和往常一样,抱着华哥儿,坐到厚厚的地毯上玩耍,李七娘不由暗暗松了口气。
由于李玉馨的存在,李七娘被儿子口水洇湿的胸前衣襟,就显得极为不雅了。她冲映月使了个眼色,让她盯着点,便起身去了内室更衣。
等李七娘更衣出来,就见华哥儿正在满地乱爬,而李玉馨则在一旁大声叫好。
唉,李七娘暗暗叹了口气,华哥儿一岁半的时候,已经很会走路了。可是,李玉馨总喜欢看他满地乱爬的憨相,这叫什么事儿嘛?
“喏,这是今儿个刚做的桂花糕,你尝尝看。”
李七娘很有耐心,她从来不当面否定李玉馨的乱搞,一直都是想方设法的从侧面转移李玉馨的注意力。
李玉馨爱吃甜食,又经常到李七娘这里找华哥儿玩儿,而且一待就是一整天,李七娘自然是早有准备。
“七嫂,我想带六郎……”李玉馨咽下一块她最喜欢的桂花糕,趁着擦手的机会,想提点小要求。
然而,李七娘的反应快得惊人,没等李玉馨把话说完,就抢在前边,摆着手说:“六郎还小,远不到出宫玩耍的时候。”
李玉馨经常趁薛太后不注意的时候,溜出宫去玩耍,这已经是人所皆知的事实了。只是,没人敢当面告诉薛太后而已。
据李七娘的暗中揣测,薛太后不可能不知道李玉馨偷偷溜出宫去的事儿,只是故意不当面戳破罢了。
没办法,谁叫李玉馨这个小魔头,是薛太后中年所得之女呢?
“七嫂,就让我带着六郎出去玩一小会儿嘛,我保证不会有事的。”李玉馨很不甘心,还想最后争取一把。
可是,李七娘的摇着头,说:“六郎实在是太小了,身子骨弱得很,万一受了风寒……”态度异常之坚决。
开什么玩笑?哪怕李玉馨和华哥儿的关系再好,李七娘也不可能答应这种完全没谱的事儿。
更何况,李玉馨可以溜出宫去,不等于华哥儿也有资格这么做。
要知道,皇帝不在宫里的时候,没有获得薛太后的首肯,刚满两岁的小皇子被擅自抱出了宫,那可是捅破天的大罪!
哪怕,李七娘再得皇帝的宠信,也撑不住薛太后的雄雄怒火。
李玉馨讨了个没趣,难免有些扫兴,表情蔫蔫的,令人看着有些可怜。
李七娘就没想过在宫里拉帮结派,搞争权夺利的那一套把戏,自然也就没有主动讨好李玉馨的必要性。
说实话,李七娘能够傲然立于宫中,不需要看任何人的眼色行事。除了,她诞下皇子的功劳外,更重要的是,李中易对她的那份真感情。
在这座皇宫里,皇帝的女人们,有一个算一个,敢说是宠冠六宫的那个人,舍李七娘其谁?
只要李中易在宫里,每日都会抽空来李七娘这里,或手谈一局,或小聊一会儿闲话,或是一起逗儿子玩耍。
这份盛宠,可谓是无人能及!
也正因为这份盛宠的事实存在,哪怕李七娘只是一个无实权的闲妃而已,她只要发句话下来,无人敢于阳奉阴违!
实际上,看似在宫里权势滔天的内侍省副都知康泽,到了李七娘的面前,比乖孙子还要乖得多!
如果,李七娘想要在宫里拉帮结派,暗结势力。只要她暗中勾勾小手指,完全有理由相信,宫里必有无数的聪明人,争先恐后的靠拢过来。
人,是社会性的动物,大家都会根据各自的实力和地位,结成不同的小圈子。
在至高无上的皇权笼罩之下,表面上的权势和地位,其实是次要的。
关键是,距离皇帝的心越近,也就越能够影响皇帝的决策,这才是掌握了真正的主动权!
例如,马嵬坡之变,乱军剁了杨国忠之后,为啥非要逼着唐玄宗赐死杨贵妃呢?
这是因为,暗中煽风点火的陈玄礼,他非常清楚,杨国忠能够当上权倾朝野的宰相,靠的就是杨贵妃的撑腰。
能够真正影响唐玄宗决策的人,正是杨贵妃。若是杨贵妃不死,包括陈玄礼在内,凡是参与了作乱的官兵,将来都极有可能被清算!
这人呐,都是很奇怪的动物!
李七娘越是不主动讨好李玉馨,从小缺少玩伴的李玉馨,却偏偏就爱和她腻在一起。
按照女官映月的私下想法,长公主李玉馨,别看身份异常之尊贵,在宫里宫外都可以呼风唤雨,其实是很寂寞的。
但是,折赛花的性子比较傲,费媚娘自带冷冻的气息,竹娘则喜欢舞刀弄枪,都和李玉馨谈不到一块儿去,自然无法太过于亲近了。
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就是如此的奇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