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空之頭號玩家
小說推薦時空之頭號玩家
夕阳余晖,离人阁内点燃灯火,光影倒映在海上如梦似幻。
化作人形的妖族侍女在巨大的海上舞台踏歌起舞,为接下来「阿离」的出场进行预热。
休息室内,离人阁的侍者手持书卷,例行公事的对本次比赛的规则进行宣读。
说是规则,其实也没有什么规则。
除了禁止攻击已经认输或放弃比赛的选手,其余的几乎可以说是随心所欲。
只是刀枪无眼,即便是有规则保护,赛场上也难免会有意外发生,因此在场的每一位阴阳师都要与离人阁签下生死状。
踏出此门,生死由命。
当然,生死状这东西其实就是个形式,若是真有人场外寻仇,离人阁也管不了那么宽,其中的分寸火候,还是要参赛者自己把握。
罗戒倒是没有其他人那么多顾虑,反正最多还有一个月,他就会被传送回原来的幻境世界,就算他把所有的参赛者都杀了,也不担心会冒出个大能来个跨位面追杀。
他只是还不想那么丧心病狂。
随着时间的推移,真正的重头戏终于拉开了帷幕。
身着华丽舞衣的「阿离」在数十只灯笼妖的簇拥下登上舞台,两把半人高的折扇在身侧展开,木屐踏鼓,白衣飘飘,犹如在海风中翩翩起舞的美丽蝴蝶。
蓬!蓬蓬——!
在「阿离」起舞的同一时刻,舞台正前方那漆黑的海面上突然凭空浮现出一簇簇的火光,随着海浪的摇摆闪烁不定,仿若天上的星河坠落人间。
星火满天,烬染不夜。
正是杏原城举世闻名的奇景。
“走!”
参赛的阴阳师们可没有那欣赏美景的雅兴,在星火出现的刹那,当即一个个飞身跃向海面。
为捕捉传说中的大妖「不知火」,这些来参赛的阴阳师们早已做足了充分的准备——有的召出法器御空而行,有的唤出式神乘风破浪,有的使出秘法踏水狂奔,还有一名海女模样的阴阳师一个猛子扎入水中便不见了踪影。
可以说是手段五花八门,使出了浑身解数。
罗戒全力驱使着机巧人偶「路西法」冲在队伍的第一阵列,高速飞行带起的气流在海面上破开一道长长的V型水线。
他的目标是最前排一团最大的火焰。
一阵狂风从后方追赶而来,那是一名骑着飞鸟式神,身着正统阴阳师神官服的贵族少年,目标似乎也是那团火焰。
罗戒毫不迟疑的弯弓搭箭,【岚龙魂·影】在手中拉成一道满月,锥形的破甲箭头直指那贵族少年。
贵族少年没料到罗戒居然会这么果决的开战,手中下意识抽出一张咒符,但终究还是没能下定决心,催动式神向旁滑翔,调头飞向了另一团火焰。
“是个聪明人。”
罗戒微笑着收起弓箭。
眼下海上的火焰足够多,根本犯不着为一团火展开争夺战,那样只会让其他人渔翁得利。
说话间,那团足有三米高的悬空火焰已是近在眼前,哪怕距离尚有数米,依旧能够感到那干燥焦灼的滚滚热浪扑面而至。
感知到生物体接近,那团火焰如同受到吸引般向罗戒飞来。
白玉色的骨刀【狐蛇炎杀】在罗戒手中凭空浮现,武器技能「九尾狐衣」全力激发,他的周身上下瞬间环绕起一片片橙红色的火焰甲胄。
两道流星般的火光迎面相撞,没有惊天动地的爆炸或是火光四溅,反而如泥牛入海般无声无息的融合到了一起。
这就是甄别「不知火」真身的方式——只有进入火焰内部,才能确认里面是否存在灵智。
痛!
哪怕有轻甲【地狱犬的挽歌】和技能「九尾狐衣」的双重火属性防护,抵消了绝大部分火焰的伤害,但那种被烈火烧灼的痛苦依然丝毫不减的顺着全身各处的神经汇集于大脑。
罗戒自认为对疼痛的忍耐力也算很强了,但在这一瞬间依旧还是生出了想要放弃的念头。
而且更让他没有料到的事还在后面。
当他咬紧牙关再次接触第二团火焰,才发现这可怕的烧灼感不但会持续,而且居然还会重复叠加!
虽不至翻倍那么夸张,但这种仿佛用无休止的极度痛苦,每增加一分,给人的感觉都会被无限放大。
罗戒现在算是明白为何「阿离」会笃定自己撑不过去了。
其他人此刻的状况也好不到哪里去。
海面上火焰的熄灭速度明显比最初时缓慢了几倍,显然所有人都在与那烧灼灵魂的疼痛做着斗争。
不,或许不是所有人。
罗戒忽然注意到,在漆黑海面的一处角落,正有大量火光有节奏的逐一熄灭,似乎有人完全没有受到那烧灼痛苦的影响。
借着海面上的明亮火光,他清楚的看到一个背生黑色双翼的人影从火焰中飞出。
是「射千」。
罗戒忽然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正如前文所说,「射千」不是普通的鸦天狗,而是有着「八咫鸦」神兽血脉的异种。
而「八咫鸦」是什么?
或许不了解倭国神话的人听到这个名字会一头雾水,但如果换成另外一个名字,相信就几乎人尽皆知了。
「三足乌」。
没错,就是当年后羿大神嫌天气太热,射箭干掉的那八个“太阳”。
「八咫鸦」本就是火焰中诞生的神鸟,哪怕「射千」只有很稀薄的「八咫鸦」血脉,也不是区区「不知火」可以对其造成伤害的。
这特么简直就是官方开挂。
除非是自己有「神圣光辉」那种欧皇运气,否则按照这个速度下去,最先找到「不知火」真身的必然会是这只大凶御姐的鸦天狗。
麻蛋,不就是开挂嘛,谁不会啊!
罗戒原本还想借机测试一下自己的意志力极限,现在看来必须提前执行备用计划了。
取出一枚【凉凉丸】扔进嘴里,他瞬间眼前一黑,一头扎进了下方的茫茫大海中。
再睁眼已是漆黑无声的海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