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馬克遊戲
小說推薦拉馬克遊戲
看上去古朴自然,却有着明显人为打磨痕迹的石壁下,曲芸站在水面上盯着洞穴中央的金色祭台久久无语。
她当然没有突然学会什么凌波微步,这环绕洞穴的液体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从站在旁边的希罗多德那双被清水没过的脚踝上便可以得到证明。
曲芸只是用一个简单的【飞行】魔法悬浮在刚好和水面齐平的位置而已。她这么做固然有不想弄湿双脚的考虑,但事实上还有着远更加重要的原因。
她要借助这里浓郁得让人迷醉的奥法元素做一件大事。
无论经过了多少岁月,无论位于哪一个宇宙;除非回溯到那个文明尚未诞生的年代亦或是经历过什么彻底改变地貌的灭世灾难,那么地球总是那颗地球,七大洲四大洋。
这样一颗本质上大同小异的星球中,究竟有什么地方是奥法元素最为浓郁和活跃的呢?
那便是曲芸进入历史书店后询问希罗多德的那些问题:魔力源泉,自然或人为的魔法大阵,通向奥法盛行环境的出入口,以及一些历史上有名法师的埋骨之地。
后两者曲芸没有去问,因为对方肯定不知道。如果连一个普通民众都知道,那么那样的地方恐怕早已被世界上最顶尖的超人势力所占据了。
而且还是那种强大到明告诉你我家里有宝藏也没人赶来觊觎的强势力量。就像表世界有名有姓的超人都知道龙女姐姐住的天龙塔里面有一处魔力源泉,但可曾有人把主意打到禁宫之上?
按照【解围之神】上给出的条件,曲芸必须在玛塔尔神国的母星上寻找这样一处地点。如果不是被时间所限到了最后关头迫不得已,曲芸是不打算暴露自身存在去强抢那些有主的奥法元素的。
她既不是康斯妮那种一天不泼血作画就浑身不舒服的战斗狂,也不是尹熙颐或任棉霜那样切掉尾巴过几分钟又能长出来的小强,更不是龙女姐姐或者自己母亲那些力压当世的至尊强者。
她的强大体现在出人意料的谋划与处处抢占先机的布局上。如果舍弃了自己的强项,那么恐怕一枚猝不及防的泯灭弹就能送她归西。
对于一位立于底层宇宙维度顶点的神醒强者而言,这种形容绝非褒义。
那么除去那些不到最后关头不会去动的地点与真实与否尚需要验证,很可能会浪费大量时间的地点外,世界上是否还会有一个为人们所知晓,但却是无主无防备的符合解围之神所书要求的奥法元素浓郁之地呢?
至少在玛塔尔神国的母星,答案是肯定的。
诸天万域中无数的地球,尤其是每一颗会被卷入【清算】的地球上,一定会存在一个地方。那里有着无数自然节点异界入口古代陵寝都无法比拟的能量浓度,那里有着来自上界的,碾压地表一切的纯粹力量……
这便是使徒总部的地下大圣堂了。
尽管这地方的魔法力量更贴近于神术一侧,但横竖是足以满足的解围之神的要求了。而且,是最贴近纸面意思的完美满足。
那坨血淋淋的肉块又出现在曲芸手中,除了第四条被曲芸持握的手指遮挡,其余六条与洞穴顶部发出的神秘光线遥相辉映,都发出朦胧的奥法光泽以至于清晰可见:
1:一位魔法师自愿牺牲充当媒介
2:五分之一个恒火单位的能源
3:施术者没有对任何人有意明示暗示自己的意图
4:施……我”
5:以可以与更高层次沟通的节点为媒介
6:借助神器的力量
7:用成熟的魔导介质在受魔体表面刻画魔法阵
曲芸正在寻找的无疑是解围之神上显示的第五条要求了。在意识到自己有机会进入地下大圣堂之前,曲芸原本是准备了一道四环魔法【升华】。
这道魔法难度不大,用处更小,至少对曲芸而言就是如此鸡肋。大体上只能让施术者短时间体验到突破宇宙极限的灵魂跃维,与上位存在沟通交流。
信奉神魔的法师倒是可以尝试凭借这道魔法与自己的主人交流,而像她这样没有信仰的魔法师能联系到什么鬼只能听天由命。
不过哪怕什么也没有联系上,单凭这道魔法的性质本身只要在足够强大的奥法环境下激发就足以满足解围之神上第五条条件的要求了。
掌心出现一包精心研磨的混杂有幽灵草微光颗粒的彼岸花粉末,曲芸剩下的工作就仅仅只是以祭台为中心刻画一座复杂到让人看见就会头晕呕吐的九环相扣的魔法大阵了。
别误会,这里的眩晕与你们熟悉的悖影无关,就仅仅是因为奥术魔法的复杂程度超出人类可以认知的极限而在四维层面上遭受的精神伤害而已。那感觉大体和挨了一记【灵锤】差不多,要不了命。
事情远远超出自己的预料,希罗多德有些心虚地盯着地面,不时悄悄抬眼瞟过曲芸:“我也不知道他们发现了没有,但是官方势力一直没有露过面,而那些被你杀掉的人则一直试图从我嘴里问出来什么……”
“不,肯定还没有发现,不然现在必然已经有人跟着我们进来了,”曲芸斩钉截铁地冷静分析道:
“他们一定是监视着你的。然而通常保有秘密的人在确保自己没有被监视的情况下总是因为难以安心而会去检查自己埋藏的秘密或者至少留存的线索。
事实上你没有发现他们的监视,所以他们也肯定能从你的行为表现中确认这一点。但你这家伙偏偏对于自己手中这足以影响整个世界生死存亡的绝世隐秘无动于衷,所以他们应当是认定你并未持有这个秘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