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從武當開始
小說推薦穿越從武當開始
“吾来会你!”
“某也来领会道长本领!”
几名将领顿时便跳上了擂台来,陆植一瞬便击败了南宫适,算是小小的显露出了几分本事,这几人也自知,单打独斗不是陆植的对手。
偏生这道人狂妄,竟言道,要以一人敌他们千人万人,顿时便让这些将军兵士们不服了,群狼搏虎,猛虎尚且不敌,更何况是千人万人围攻他一个?
而见到同僚们许多人都上了场,对陆植行那合围之举,剩下的那些将军将领们索性也不再自持身份了,也都纷纷抄起长戈重戟,挤上了擂台。
就连那些卫兵们,也都有不少按捺不住,举起手里的长矛戈戟,欲要凑一凑热闹。
虽然他们也能看得出,陆植的能耐不小,连他们军中素有勇武之名的南宫适将军都轻易败到他的手下,似乎也的确有那个能力担任主帅。
但相比起陌生的陆植来,那些西岐将领们才是他们熟悉的人,是他们的上官将军,总有一些亲信士兵,不愿见自己的主将出亏,上前来相助一臂之力。
再者说了,这不也是那高傲自负的道人自己说的吗?千人万人都可,既如此的话,那也就别怪他们帮亲不帮理了。
他等大军合力围剿一人,纵然那道人是铁石所铸的身躯,也该被他们碾碎了,到时候看其还有什么好说的!
一时间,众多军士纷纷朝着擂台涌来,人潮涌动,群情激愤,看得上方看台上的姜子牙不禁变了脸色,以为陆植犯了众怒,引得大军哗变。
“大军听令!即刻散开,各将领立刻安抚本部,不可让军士生变!”
姜子牙高声呼喝道,倒是镇住了那涌动的人群数息,但是那些西岐将领们,却是并没有听令,指使命令手下们散去,指使装作没听见一般,原地不动弹。
这个效果,正是他们期望看到的,只要大军不服陆植,那他纵然有万夫不当之勇,定国安邦之能又能如何?
姜子牙脸色一变,当即便要再行出声,不过陆植却是出声了。
“擂台狭小,容纳不下太多人..”他声音虽不大,但那淡淡的声音却是清晰的传到了每个人的耳边,“若你等意愿,便轮番上阵如何?”
此言一出,全场皆惊。
众人没想到,陆植竟真敢一人对阵他们千人万人,那豪迈的胆气,也不知是其自负至此,还是真英豪也了。
“好!”一人高喝道,“陆道长竟果真有如此胆气,申伯佩服,今日一番校武,无论结果如何,我申伯都对道长服气了!”
“不错!若你能打败我等,我等必对你心服口服,奉你为帅,但有所命,纵刀山火海亦往!”
也有人只是冷眼看着陆植,觉得此人乃是看不起他等,太过狂妄,一言不发的便直接逼上了前去,要以众人之力,给其一个教训。
一场混战,瞬间开启。
姜子牙见状,脸色一阵变换,但他也知陆植之意,而且事态发展至此,再想阻止这场校场比武,却也是不能了。
于是他也只能高声喊道:“校场比武,当有规矩,不上台挑战者,立即退出擂台周边!”
还别说,姜子牙这一声高喝,倒是喝退了不少人,不少军士朝后退去,转眼间,擂台周边便空出了一大片空地来。
场中上擂挑战者的数量也是瞬间骤降了许多,场中也就只剩下了那些将领及其手下的亲兵们,大约六七百人之数。
而擂台之上,如今也已经早早便直接混战成一团了。
只见人群包围中的陆植将手中的长枪舞得呼呼作响,化作道道残影,或挑或扫,转眼间便已经放翻了十几人。
一枪挑开数杆刺来的长矛,陆植顺势发力一扫,只听一阵爆豆般的闷响,几名站在他身前的军士顿时被他一枪扫飞了出去,落地滚成了一团。
再反手将长枪往身后一背,挑开身后那人斩来的青铜剑不说,一记回马枪更是将其头顶带着的虎咬盔都给一枪刺飞了出去,让那名尚不知姓名的将领顿时呆立在了原地。
虽然陆植这一枪并未伤到他,但他却是知晓,陆植只是不想伤他罢了,不然的话,那枪尖只需要再下移一寸,那一枪就能直接刺穿他的眉心!
陆植亦是感觉,这般太不爽利,还得要顾忌着伤了他等的性命,却是有种憋闷之感。
于是他索性刻意将手中的长枪往前一送,送到了那名提刀将军的刀锋之下,借其刀锋,斩去了长枪顶端的锐利枪头,化长枪为长棍,减其杀伤力。
虽说以他之力量,哪怕没枪头,也能轻易洞穿山石铁块,但只要维持好力道,倒也不虞会失手伤了这些人的性命。
砰!一记直刺,将那名急冲而来的将军刺翻在地,再顺势一个侧身踏步,避开两杆突刺而来的长矛,棍交左手,沿腰身一个浑圆横扫,身边汇聚而来的那十几人顿时再次被扫飞了出去。
一套简单的杨家枪法,在陆植手上,却发挥出了无匹的威力,乱战至今,已经有数百人跳上了擂台,然后被他随手打倒。
但是至今为止,也无有一人能近身到他身前五步之内,甚至从头到尾,他都没有踏步走出过原地这一米方圆!
不过仅是短短半盏茶的光景,便已经有三四百人倒在了这擂台之上,那些领兵将领们,更是在乱战开启后的第一时间,便被打倒。
越来越多的挑战者被打倒,那被围得水泄不通的擂台景象,也终于再次呈现在了众人眼前。
而众人所见的景象,也同样无比的简单干脆….那些挑战者们跳上擂台,冲向陆植,然后被随手一击打倒,循环往复,不外如是。
至今为止,除了那少数几名西岐将领还能与陆植交手上两三合之后,剩下之人,竟没有陆植的一合之敌,当真就如同杂草一般,被那锋利的镰刀一划而过,便顿时倒下一大片!
擂台上下,早已经躺倒了一地的人,陆植虽下手不重,但也经不住爬起来冲上去一次,便又被打倒一次吧?
不少人见状之后,更是连爬起来的欲/望都没有了,干脆便躺在地上缓一缓好了,反正必然不是对手,又何苦再上去自讨苦吃呢?虽然不要命,但那也是真疼啊。
见到擂台上那犹如战神般的身影,众人无不心头震撼,这世上当真便有如此勇猛无敌之人?
姬发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陆植,猛地转头朝姜子牙问道:“相父,陆道长曾经莫非也是沙场之上的猛将?否则怎会有如此万夫不当的勇力,孤几乎以为是那上古战神刑天当面!”
姜子牙心中的震撼之意,其实不比姬发少多少,但他面上却是一副一切尽在预料之中的模样,轻笑着说道。
“我入门时日尚短,不过区区数十年,却是并不知陆师兄曾经,但两位天尊教主,既然选定陆师兄前来坐镇我西岐主帅,那便自有其道理。”
“如今看来,两位天尊教主亦是早便知晓陆师兄之能,所以才特意下了法旨,请陆师兄出山,到我西岐军中坐镇,助我等伐纣讨商。”
姬发下意识的点了点头,随即才又神色奇怪的看向了那擂台之上独自傲立的陆植,眼中目光闪烁不定。
本来,在听闻那两位天尊下旨,派来一人空降他西岐大军中坐镇主帅之位,他心中其实是很不甘心且抗拒的,认为自己的权力遭到了限制。
但是天尊之命,他又不敢违抗,所以只能与手下众将摆下了这一出。
但如今看来,这位陆植陆道长,武力着实惊人,此等勇武之能,简直就如同那上古传说中的战神刑天一般,无人可与其匹敌。
就连他手下最为看重的大将南宫适,都不过一合便被轻易打倒,这般的战神人物若是放到战场上,助他攻伐殷商的话,那殷商朝堂之上又有何人能与其相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