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樂時代
小說推薦港樂時代
清晨,卢家一家人在吃着早餐。
卢家的大公主就在吱吱喳喳个不停,比露台外面的了哥还厉害。
十月初,关正飞在报上刊登一则消息,告诸亲友,正式宣布了婚期。
他在上个月入纸排期注册,这个星期六是两人举行婚礼的日子。
小姑娘对这个还挺上心,把整个婚礼细节过程说得头头是道。
婚礼是采用玉兰花还是玫瑰花呀,什么用什么礼服,什么首饰等等。
卢东杰好笑地看着她,“又不是你要结婚,你这么着紧做什么?”
卢小妹抬起头,理所当然地咻咻嘴,“我有份出谋划策筹备呀。”
卢东杰要丫头,“你不去搞破坏,人家就偷笑了。”
卢小妹白他一眼,忽然老气横秋地说:“飞哥都一把年纪,再不娶老婆,没人要他了。”
卢东杰哑然失笑,关正飞真是可怜,连表妹都他替心酸了一把。
香港人满十六岁便可注册结婚,关正飞今年二十六岁,也确实应该成家了。
卢妈刚想开口插上一句,但是被旁边的卢爸用眼神制止。
她本想趁着这个机会,暗示卢东杰岁数也不小,也要有所表示了。
但卢爸却认为时机还没到,怕适得其反,所以反对她的想法。
卢东杰没留意他们两个,一边吃着早餐,一边想着如何帮忙了。
筹备婚礼这种叫人心忙意乱的事,也不知道那两口子安排得怎么样了。
徐若琪是天主教家庭出身,按对方父母的是意思,先要在教堂举办西式婚礼。
关正飞是传统中国家庭长大,晚上自然是按照中国的仪式,摆酒宴请宾客。
这一中一西结合的婚礼十分有趣,但也怕是够他们两个手忙脚乱一阵子。
现在时间还有几天,不是很充裕。
一家人吃完早餐,卢东杰负责送卢小妹去学校。
他接着有调转方向,继续往中环方向驶去,上了康乐大厦的一间写字楼。
卢东杰走进会议室内的时候,里边就坐人数不算多,但都是香港乐坛上比较著名的人物。
今天在这里举行一场行业内的见面会,参加的都是有一定代表的人物。
卢东杰跟几个熟悉的同行打完招呼,自己找了位置安静坐下来。
香港作曲家及作词家协会,在英国演奏权益社赞助下,最近低调宣布成立。
这是一个专责维护及执行香港作曲家、作词家、音乐出版人,及其他拥有音乐版权者权益的组织。
香港作曲家及作词家协会,为政府注册不牟利机构。
任何作曲家和作词家的音乐作品,被采用于商业用途者,只要将其音乐作品的权益委托协会代为执行,即可申请加入成为会员。
而任何机构或者团体必须经协会同意,方可公开表演协会控制的音乐作品。
协会并将按照广播或者演奏音乐者的用度,依例发给牌照。
并按期所得的音乐版权税,扣除实际行政管理费用外,按照各作品表演比例,分发予各会员。
香港作曲家及作词家协会成立后,将完全取代英国演奏权益社(PSR)在港的业务。
计截止1976年底,该社在港共发出七百多个牌照给与各行业。
包括电视台、电台、戏院、酒店、酒吧、夜总会、酒楼、工厂及其他广播音乐公共地方。
在此之后,该等牌照将由香港作曲家及作词家协会负责签发。
香港作曲家及作词家协会,除执行其会员所委托之音乐作品版权外,并控制及执行四十六个国立作曲家组织,及英联邦二十六个分会在港的音乐版权。
透过此项国际协议,协会无形中拥有世界各地超过三百多万件音乐作品的版权,并得为其属下会员收集海外表演赢得版权税。
协会并计划从每年版税收入拨出部分款项,设立奖学金,作为推进及提倡本港作曲,音乐教育及资助现代音乐的发展等活动。
这个听起来非常专业的组织,其实连个正式的办公写字楼都还没有。
但是它的出现,却是一个标志性的事件,代表着香港乐坛正式迈入正轨发展。
卢东杰等了半响,重要人物迟迟没到场,但是他还耐心地等着。
他既然是作曲又是作词,还同时是一家唱片公司的老板。
在场的利益最攸关者,当属他了。
又半响后,在一片热烈掌声中,主席台走出一群人,华洋有之,他们便是协会的领导班子了。
香港作曲家及作词家协会,有一个委员会负责管辖,委员会有八至十二名委员。
其中半数由英国演奏权益社(PSR)委任,其余半数由会员推举出任第一任委员会成员。
经(PSR)委定为的委员有白懿礼、马勤、班纳、约翰,威特及澳洲音乐演奏版权协会执行董事约翰史德文。
经推举产生的委员,包括有基士度保、林乐培、纪大卫及黄沾四人。
这几人都是本港著名的作曲家了,相对来讲比较权威,但能不能有效履职就难讲了。
黄沾为这个香港作曲家及作词家协会的成立忙前忙后,现在也终于捞得个一官半职。
卢东杰坐在这里听他们又是介绍,又是发言的,一个上午的时间就过去。
开完会后,他们也不管饭,卢东杰只好中午回家吃自己。
中午在家躺了两个钟,下午又要穿好西装革履,继续出门去
今天在九龙城區有一场警员招募运动,这种活动不是少了他的身影就不可。
只因这个活动根本推不不掉,因为就在他家楼下的足球场,是他的地盘。
你不下去,人家就上来请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