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秋不死人
小說推薦千秋不死人
虞七正在参悟神通变,领悟天地法则,忽然只觉得眼前虚空一阵颠倒朦胧,发生了莫测的变化,然后烟雾缭绕,只觉得自己倒了一处莫名所在。
“虞七!”
“虞七!”
一道熟悉的呼唤,自朦胧中传来。
“孔圣?”虞七听着那熟悉的呼唤,不由得一愣,抬起头扫视眼前虚空,眼睛里露出一抹神光。
一道人影自扭曲的烟雾中走来,站在了虞七的身前:“虞七!”
“你怎么在这里?这是哪里?”看着眼前孔圣,虞七忽然心头一动,眼睛里露出一抹戒备。
“这里是你的梦境,老夫之所以将你拉入梦中,是有些事情要拜托你!”孔圣看着虞七。
听闻孔圣的话,虞七犹自不敢大意,周身精气神紧绷,面露戒备之色。
“老夫遭受道门三圣逼迫,合道在即,即将肉身坐化,与浩然长河同存。日后怕是不会轻易在法界现身,往后儒门就拜托你了!我已经点化了一条真龙,孔家当可万载无恙,我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稷下学宫。还有我那后辈孔融,对你多有偏见,你修成大神通大法力,若日后孔融犯在你手中,还望你看在老夫的面子上,饶恕其一命!”孔圣一双眼睛看着虞七。
虞七闻言愕然,上下打量着眼前的孔圣:“圣人好神通。”
“我合道在即,不知你还有何问题?”孔圣又问了句。
虞七摇了摇头,心中难以确定眼前孔圣的真伪。
见虞七如此谨慎,依旧不肯相信自己,孔圣满意的点点头。这世道,唯有谨慎小心,才有资格活下去。
“既然如此,我去也!”孔圣说完话,眼前虚空开始坍塌,刹那间崩溃虚无。
虞七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然后猛然翻身坐起,看着身前的石壁,愣了愣神:“做梦了?”
而且还梦到了孔圣?
虞七心中正暗自诧异,忽然只见齐鲁大地采光冲霄,整个中土神州所有生灵俱都清晰可见。
天花乱坠地涌金莲,冥冥中一道熟悉的声音,在天地间响起:“今我孔丘合道,浩然长存。日后所有儒门弟子,只要心存浩然,皆受我庇佑。”
话语落下,彩光极尽升华,没入星空深处,不见了踪迹。
孔圣,合道了!
被道门三圣逼着合道了。
“之前那梦中的一幕,都是真的?孔圣是在梦中与我告别?”虞七骇然,心中满是不敢置信。
不单单虞七不敢置信,天下贵族也同样不敢置信。孔圣才刚刚成道,儒门尚未大兴,竟然仓促间直接合道了?这根本就不符合儒家的利益。
就像是现在一样,这一切的一切,都不符合儒家利益。
尤其是孔圣点化了一条真龙,未来孔家有望染指九五至尊之位,有了孔圣的支持,孔家大有可为。
可是现在孔圣竟然合道了?
合道便是断送了孔家的传承,断送了孔家的大好形势。
天下权贵沉默,千年世家默然。
有人欢喜,有人忧愁。
稷下学宫
王传书一袭白衣,持着手中的戒尺,看着那消失在星空中的彩光,许久不语。
“到底发生了什么?孔圣为何会忽然合道?这根本就不符合孔圣的利益?”虞七背负双手,在群山间走动,陷入了沉思。
“肯定是道门圣人出手了”十娘怀抱雌雄宝剑,看着天边彩光逐渐暗淡,天地又一次陷入了朦胧,开口道了句。
“夫人,可是孔圣遭遇了什么不祥?”陶夫人站在十娘的身边。
十娘闻言摇头:“除了孔圣,以及孔家的人,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
“只是孔圣合道,那些千年世家的心思又要活络起来,少了许多顾忌!”十娘吧嗒着嘴:“终南山即将成为是非之地也。”
大内深宫
子辛眉头皱起,潸然若失,叹息了一声:
“孔圣合道了?”
“必然是遭受了暗算,孔圣刚刚点化真龙,形势大好之际,怎么会忽然合道?”椿伸手推算:“应该是道门圣人出手了。孔圣点化真龙,已经坏了道门千年大势,此事道门绝不会善罢甘休。圣人施展雷霆手段,倒也正常。”
“那可是一条真龙”子辛的眼睛亮了:“将鹿台的暗探,送入孔家圣庙。”
“是!”椿恭敬的道了句。
重阳道宫
“有些麻烦!千年世家的底蕴,可不能小觑!孔圣离去,千年世家必然人心思动!”十娘抱着怀中的雌雄宝剑:“靖哥要两头下注,不许他与武王府有瓜葛,所以武王府不会为他提供庇佑。道门现在忙着凤鸣西岐的大势累积,也没心思去管这小子的事情。”
十娘看向陶夫人,略作犹豫,才低声道:“秋词,你今年多大了?”
“岁月悠悠,算下来小女子今年已经三十有六”陶夫人眼睛里露出一抹感慨。
岁月不曾在其身上留下任何痕迹!
亦如当年的白嫩、年轻。
“虞七今年算起来也二十有七了,到了成家立业的年纪,更应该诞生血脉,早日完成血脉繁衍的大事!”十娘看向陶夫人:“我知你与那小子素来深情,不如由我做主,你们择日成亲如何?”
“不可!万万不可!”陶夫人闻言面色大变:“妾身已经嫁过一回人了,虽然依旧是云英之体,元阴未破之身,但却已经有了坏名声,配不上小先生。小先生前途似锦,名震人族九州,未来有望人神,千秋不死。岂能留下妾身这么个污点!”
“你我都是江湖儿女,非凡夫俗子,谁会去在意世俗眼光……”十娘不以为然。
“夫人不必再说了!”陶夫人抬起手,打断了十娘的话:“夫人若是再说下去,就是逼死我。能这般与小公子长相厮守,妾身便已经满意足了,岂敢在奢望名分。”
十娘一双眼睛看着陶夫人,见其表情不似作伪,方才道:“也罢,你既然如此说,我也不可强求,违背了你的意志。只是……”
十娘说到这里,略作犹豫道:“这小子如今周身强敌环绕,天下世家虎视眈眈,你也不是不知道其中的艰险。我欲要为其定下一门亲事,寻找一个强援,你觉得如何?”
“夫人看中了那家,不妨说出来,妾身为你参考一番!”陶夫人眉开眼笑道。
“兵部尚书傅天仇家中有一待嫁小女,唤作:小倩。今年刚刚六岁,却已经是机灵古怪惹人爱怜。那傅天仇乃兵家领头人物之一,一身本事不说惊天动地,却也是当世最强的那一批。麾下更是有无数兵家弟子、传人,在大商兵家之中,很有影响力。乃是当世兵家领头人物之一。虞七若能娶了小倩,便可获得兵家支持,日后这些千年世家想要对付他,还需问问兵家答不答应!”十娘压低嗓子道。
“才六岁,是不是太小了?”陶夫人一愣。
“修行中人,谁在乎年纪?”十娘摇了摇脑袋:“关键是借傅天仇的势力。”
“只怕傅天仇不肯”陶夫人略作担忧道。
“傅天仇不肯,我自然有办法逼迫其答应。反倒是虞七,对你一往情深,我怕是他不肯嘞!”十娘低声道:“他若知道我擅自做主为其定下亲事恼了我,到时候我是麻烦了。”
“虞七哪里,我去说,夫人交给我就是了!”陶夫人信心在握:“夫人只管去下山提亲,剩下的交给我就行了。”
“你果然能搞定虞七?”十娘眼睛一亮。
门当户对
那个做母亲的不希望自己儿子娶一个好媳妇?
娶一个门当户对的好媳妇?
“嗯!夫人且去,虞七哪里便交给我了!”陶夫人道。
“那我去了,你在这里等我的好消息吧!”十娘说完话笑嘻嘻的向着山下跑去。
“夫人,你为何……为何……”琵琶面带委屈的自远处阴影里走出来。
“我不配!我身上有陶家的烙印,怎么配得上小先生这等神人?”陶夫人摇了摇头,双目内满是低落。
西岐
姬发站在山巅,一双眼睛看向齐鲁大地:“我就知道,道门三位圣人肯定坐不住,岂能容许一个活的圣人在世间行走。孔圣合道,便等于断了虞七的靠山,斩了子辛的一条手臂。这天下,终究还是西岐的!还是道门的!”
说到这里,姬发看向朝歌方向:“虽然走了孔圣,但西伯侯却离成圣也不远了!也不远了啊!西伯侯若是成圣,世间又多了一变数。自从十七年前郦水河畔真龙陨落,天下间的一切都变了!都变了!”
“我这便宜大哥,呵呵……也是道门的紫薇星神转世,窃取了我姬家的血脉,真当我姬家是吃素的?”姬发摇了摇头,身形消失在山巅:“快了!快了!距离凤鸣西岐,不远了。”
山下
兵部尚书府邸
傅天仇是个五十多岁的汉子,下巴上蓄着一点黑色的短须,整个人大马金刀的坐在那里,铁血之气冲霄而起。
兵家武道境界:
筋、骨、皮。
见神不坏
武道意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