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龍師
小說推薦牧龍師
祝明朗给各大势力和各族的时间也很宽裕,一个月由他们慢慢找。
自己则如期参加了严族的狩猎盛会,小青卓到了君级,那枚恶龙精华之血,祝明朗就势在必得了!
小青卓在成年期的一整套灵资已经备齐了,紧接着就是大黑牙的了。
炼烬黑龙。
回想起当初在黄叶城炼烬黑龙的强势,祝明朗有预感,只要培养得当,大黑牙这一次轮回蛰变实力绝对不会逊色于苍鸾青龙。
祝明朗也留意到一点,小黑龙需求的灵资并不多,它成长的速度也明显比苍鸾青龙快一些。
血脉高,不耗资源,战斗力爆棚,感觉小黑龙就是贫穷牧龙师的完美之选……
古龙侧重食物,侧重于战斗,不断的战斗可以让持续挖掘出它们的实力与潜能。
所以狩猎盛会祝明朗也没打算错过,只要能让小黑龙保持战斗热情,便是对它最好的培养。
当然,祝明朗现在也有条件,即便小黑龙不耗费多少资源,灵资强化上照样一掷千金!
已经很强悍了,还能更强。
越级挑战才是男人的浪漫!
……
炼烬黑龙胃口极大,绝海鹰皇的肉也不是无限的。
万年兽的肉其实就已经满足炼金黑龙的所有营养了,祝明朗突然间有些想念自己的龙粮小管家了,采购的确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为了节省时间,祝明朗更无法货比三家,多多少少还是会花一些冤枉钱。
买好了万年兽肉,让人送到驯龙高院自己的住处,祝明朗便前往了严族的狩猎之地。
狩猎盛会似乎举办了很多年,都已经形成了比较完整的体系。
狩猎者们会聚集在一座华丽的殿宇中,在那里有美酒美食,除却参与者之外,非富即贵的观看者也不在少数。
这狩猎盛会等于是一场贵族游戏。
“我以为你不来了,吓得我一身冷汗。”罗少炎看到祝明朗,长舒了一口气。
“去采购了点龙粮,来晚了。”祝明朗说道。
“来,给你介绍几个同龄人认识认识。”罗少炎笑着说道。
前往了一处高雅的坐席,祝明朗看到了几位打扮非常美艳的年轻女子,她们正说说笑笑,保持着大家闺秀该有的落落大方,又有着恰到好处的矜持优雅。
“这位就是祝明朗,打败了小天才关文启的那位外院学生。”罗少炎走到了那几位女子的身边,郑重其事的介绍道。
“关文启是谁呀?”其中一名短发柔媚女子笑着问道。
“我也不知道。”祝明朗眨了眨眼睛道。
隔壁的坐席处,同样前来参加这次狩猎的关文启脸色都阴沉了下来,他冷冷的扫了一眼祝明朗和那几个发笑的女子。
“哈哈,关文启可能在我们高院有点小名气,但放在所有势力与所有大族中,可能也只是泛泛之辈,总之这位是我朋友,祝明朗,他会与我一同参加这次狩猎,几位若在狩猎之地中遇到那种杀人不眨眼的魔头,不用害怕,我们会保护你们的!”罗少炎也是哈哈一笑道。
“不要欺人太甚,老子就在这坐着,就算要背后说人不是,不能小点声吗!”关文启猛的站起来,那张脸气得通红!
祝明朗故作惊讶,原来这位手下败将就在旁边啊。
真巧。
“原来是关学弟,你也来参加这危险至极的狩猎吗?”罗少炎其实早就看到他了,不然也不会介绍祝明朗时直接提他名字。
“姓罗的,我跟祝明朗之间的事情,关你鸟事,那次比斗不过是我轻敌了,没看见我连其他龙都没有唤出来吗!”关文启一直自命清高,哪知道那次失败后风评严重受损。
他特意参加这次狩猎盛会,就是为了给自己正名!
学院内许多学员都是纸上谈兵,没有什么真正的实战能力,而他关文启不一样!
“哦,哦,那这次你好好表现,别再给我们驯龙高院一年生丢脸了。”罗少炎笑着道。
“你……你这罗山宗的二世祖,有什么资格对我说三道四,敢和我较量一番吗!”关文启怒道。
“你还不够格。”罗少炎发出了贱贱的笑声。
“那我够不够格呢,罗山的小少爷?”这时,一名身材高挑的男子走来,他浮起了一个自信无比的笑容对罗少炎说道。
罗少炎笑容马上消失了。
祝明朗却不认得这人,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感觉这人脸上有一股欠收拾的气质。
“是严序大公子呀,好久不见。”这时,那名短发的柔媚女子绽开了笑容来,并且非常主动的打起了招呼。
“柯小姐,何必与一个罗家游手好闲的家伙打交道呢,不如到我们的坐席来。”严序对那位短发柔媚女子说道。
“好啊,罗山小少爷,失礼咯,毕竟严族是这次狩猎盛会的主人嘛,我们不好拒绝主人的邀请。”柯凝说道。
说着,柯凝便与自己的另外两个姐妹说了几句。
另两位女子虽然也觉得很失礼,但还是跟着柯凝做的决定,转到了严序安排的坐席处。
罗少炎脸色不太好看了。
自己先邀请她们的,到头来却被严序给截走了!
“罗少炎,要不要我们严族给你安排几个护卫啊,其实我挺担心你会被那些魔头给撕了的,我知道的几个杀人魔头中就有喜欢敲开人脑袋吃脑髓的。”严序说道。
“不需要,管好你自己吧,别到时候你严序死在了你们严族的死囚手上,往后这狩猎盛会便举办不下去了。”罗少炎说道。
“哈哈哈,这不需要你来担心,哦,你身边这位就是祝明朗,听说是什么离川野鸡学院的,不错啊,能侥幸打败我家小表弟。”严序目光落在了祝明朗的身上。
“你是严序,严贞之子?”祝明朗问道。
“是我,怎么了?”严序浮起了那个自信的笑容。
“没事,就问问,久仰大名。”祝明朗也笑了起来,笑容是那么纯净,宛如一个未染尘俗的隐居少年。
严序。
祝明朗并非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
这些天,韩绾有来找过自己一次,她和自己说起严贞的事情。
她告诉自己,那天在绝海魔岛中堵截他们的除了严贞之外,还有他的儿子严序。
是严序联络的吕院巡,并逼迫吕院巡出卖大教谕的动向。
原来就你叫严序?
就是你和你爹严贞把爷爷我堵在那魔岛上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