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神再啓
小說推薦主神再啓
铛~~~
仿佛洪钟大吕的一声钟响之后,一道道的波纹交织荡起无尽空间涟漪,裴三和秦十七被完全笼罩在内,首当其冲的便是恐怖的空间风暴。
“这等层次的攻击,只要一道便是能够击杀虚境了吧!”
观战的众多虚境内心生出无限恐惧,虚境再强也还在世界之内,动用的也只是世界本身的天地之力,而这恐怖的空间风暴,那是只有最强大的神兽和洞虚强者才能够企及的领域。
“剑破虚空!!!”
秦十七的身上气势越发强盛,整个人仿佛凝为一道剑光,双眸中隐隐有着一股拼死地疯狂,不惜一切,他居然要在以身试险,炼就自己的绝世之剑,在生死间再做突破。
“拳碎苍穹!!!”
裴三更是直接,一圈轰出荡起无数涟漪,他身前的空间仿佛脆纸一般被挤压破碎,无数空间碎片一般的灰蒙光片直接溅射向了空间风暴,随后更有强大的拳劲紧随。
大延山上流光闪烁,空间风暴交织荡漾的世界之力肆意波及震散,周围的山石不断震碎,或是滚落,或是直接化为齑粉,好似一副天崩地陷的末日场景。
秦十七好似失去理智一般,眼中满是癫狂神色,整个人凝为一道黑白流转的剑光不断横渡空间风暴,身上的衣衫被不断绞灭破碎为齑粉。
他的这种疯狂真的是以身犯险极限突破,整个人处于崩溃的边缘,还能够交战,完全是凭着他无上意志,强行聚拢被打散阴阳之力死死硬撑,可这样子一个不小心就是身死魂灭的下场。
“给我……破!!!”
秦十七双眸泛赤,身上的衣衫早已碎尽,洞虚神甲也是残碎不堪,浑身鲜血淋漓,虽然没有大的伤势,可是不断轰击交战让他的身体状态开始低迷,可是他的精神状态却是越发旺盛。
“咻咻……”
紫金剑锋之上,黑白二色世界之力终于是有了变化,仿佛亲人一样彼此缠绕旋转,甚至于有部分黑白二色之力融合,形成灰蒙蒙的力量。
轰隆隆……
古盛施展的混沌钟全面爆发所有威能,一声震天钟响之中,恐怖的流光风暴直接淹没了所有人的视线,嬴氏家族和天神宫的众多强者一颗颗心全揪了起来。
地动山摇的场面慢慢恢复了平静,大延山地动停歇,烟尘消散。无数人的目光中,出现了两道被世界之力环绕的强大身影。
裴三漫身萦绕着奇异闪电,一丝丝灰蒙雾气环绕周身,秦十七同样环绕着类似但又不同的灰蒙力量,其中夹杂着黑白二色。
“滕青虎,接下来,我会全力以赴,杀了你!!!”
秦十七的眼中闪过一丝厉芒,神剑横空而持,双眉如剑,眉心的红痣更是隐隐渗出血珠,战意不断上涨翻腾。
“吼~~~”
秦十七的身旁,裴三身化一头混世魔猿,双眸血红疯狂充满了兽性,血盆大口仰天怒吼,颗颗牙齿清晰可见仿佛实质一般。
“心猿意马,佛魔一体,滕青虎,今日就让你见识一下我的万兽之道。”
裴三的声音之中也是充满了矛盾与激动,又隐约透露出几分佛性,万兽之道,魔神之道。
“我若成魔,天下无佛……”
裴三,亦或是项凡尘,从始至终也没有完全割裂前世走出释迦的藩篱,但他选择了与佛对立,走上了离经叛道的魔佛之道。
“既然你们都已经做好了准备,那么,我便赐你们一败!”
古盛霍然从端坐的神山之上飞出,整个人立在半空,明明只是静静的站着,却仿佛一瞬间这个世间多了一个巨人,“五元合一,阴阳汇聚,混沌无极!!!”
古盛连出五招,天地间的地火风水雷五大元素天地之力瞬间扩散凝聚,五大神形现世流转周身,土之玄武,风之白虎,雷之麒麟,水之青龙,火之凤凰,五大神形各自占据五方五相,五道通天光柱将中间的古盛笼罩。
黑白二色的阴阳图在鲲鹏神相之中变幻不定,阴之鲲鱼与阳之大鹏流转变化,与外侧的五大元素遥相呼应,而最其中的古盛身后仿佛显现出一尊灰蒙蒙的恐怖巨人,仿佛开天辟地的盘古一般惊人骇世,但很奇怪的是这个巨人手持的并非盘古斧,而是一柄虎魄刀。
紫淅、龙龟、凤凰、裂风龙隼、青龙……这些神兽这一刻都是目不转睛,异常激动的看着几大神形,这仿佛给了它们前进的方向。
“联手吧!”
裴三和秦十七对望一眼,同时做出决定。
秦十七好似回光返照一般,整个人的神遁入神剑之中,以神驻剑,灰雾缠剑其上,发出自己的催命一剑。
“滕青虎,此剑,了因果!”
紫色神剑上不断涌荡着灰蒙蒙的剑气,秦十七眉心红痣处微微发亮,一股无形的波动融入紫剑当中,周围缠绕着黑白阴阳二气聚拢成太极图状不断转化着‘无极’剑气。
“心猿意马,佛魔一体,万兽轮回!!!”
裴三大喝一声,一道道兽形神相虚幻身影密密麻麻遍布天地,又在同一时间冲入他的体内,这一刻的他完成了升华,找寻到了万兽之道的最后一相,本我人相,他完成了升华,整个人的气势大变。
裴三猛地跃起,就仿佛开天辟地的神人一般,旋身无数周之后纵腿飞踹而出,这一击寄予了他无尽的岁月的至强一击。
“来吧!!!”
古盛的双眼都在发亮,手中凝出了一道至强之光。
咻!
秦十七连人带剑飙射过去,一柄迷蒙的灰色神剑外围缠绕着黑白之气,整个人仿佛化身一柄迷蒙剑光。
裴三的身影好似消失在所有人的视线之中,整个天地一瞬间都消失了,变得一片黑暗,只剩下那流星般的一腿飞击划过无尽黑暗之中。
蓬~~~~
这一次交击令整个天地猛地巨震,包括如滕青山在内的众多虚境都没能看清交手的具体状况,但下一瞬间,他们便是见到了秦十七和裴三被震飞出去的场面。
嘶啦~……
天穹之上忽然传来了一个裂帛之声,一个足有十余丈宽的巨大黑洞出现在所有人的眼前,在那无尽的幽暗之中,一道浑身萦绕着神光的身影出现在所有人的视线之内。
大延山边观战的所有人都惊呆了,一个个瞪大眼睛看着天空出现的巨大黑洞,看着这黑洞迅速的不断修复,洞口不断缩小,最终消弭不见。
“破碎虚空!”
“破碎虚空!!!”
“真的是破碎虚空!”
后成千上万的人们都发出了潮水般的欢呼声音,声音震天动地,所有人都欢呼着,就算是刚刚出手的裴三和秦十七都呆愣了许久。
所有人都知道,破碎虚空代表着什么!九州再度出现了一个至强者,还是在大庭广众,众目睽睽之下完成的突破。
“他成功了!”
裴三转头看向重伤的秦十七,他有些狼狈的倚着一块岩石靠着,因为刚才的一脚,他的右脚骨骼近乎粉碎。
“成功了!咳咳……”
秦十七伤势更加严重,元神几乎耗尽,神魂就在陨灭的边缘,双目有些黯淡,全靠一口气撑着没有倒下。
古盛感受着身体的变化,完全放开了原本压抑的力量,一道道被镇封许久的力量得到释放,他的气息每一刻都在暴涨,到了最后就算是简单站着,身体四周都不时涌现破碎空黑洞一般的奇景,而他的泥丸宫中,也正在发生着剧烈的变化。
古盛泥丸宫中的灰蒙蒙的轮回世界之力完全化为混沌灰色之力,所有的力量不断凝聚,整个泥丸宫本身的色彩也在改变,最后化为一个灰色的‘蛋’形,而这蛋内,则是无尽的水银般流动的混沌之力。
混沌一体,归为元始,一切都回归本源,凝为混元之基,世界真种,一颗在诸天万界来说都极为珍贵的先天世界种子在古盛的泥丸宫中逐渐成型。
许久之后,适应了身体变化的古盛睁开双眼,只是微微一动这个空间就差点被再次打破,这使得他不得不小心翼翼了起来。
相比较此前的九州世界五大至强者来说,刚刚完成突破的古盛比他们的根基更牢固,积淀更深厚,突破之后的实力也强大了太多。
这一次突破他可以说是完成了实力的总和解放,进入此世之前被压制的所有能力都回来了,什么轮回眼众多魂灵各类奇异能力,这些叠加在一起,加上他真正完成了升级,厚积薄发,比起寻常的七星级来说强大太多了。
就算是现在站在这里,有意识的九州世界都在战栗,巴不得早点将他给请出去,就连送他的世界种子都是质量最高的世界种子。
九州天地当中,洞虚和破虚只是一境之隔,差距却是天差地别。把九州天地比作一个生灵,至强者泥丸宫世界种子虽然还是种子,但也算是同一个层次了。
而古盛这个种子虽然也是种子,但他的积淀太深,突破之后直接完成了很大层次的蜕变,竟是让这个世界都感觉到了威胁,要不是排斥不了他出去,早就动手逼他破碎了。
咻!咻!
两道流光分别没入秦十七的眉心红痣和裴三的右腿,一道道流光电芒闪烁之间,秦十七和裴三伤势尽复,整个人由内而外的升华,距离破碎真的就只差了一步。
“秦十七,你今生受到秦帝之道影响极深,想要就此晋升破碎几乎无望。”
古盛看向了秦十七,“我现在给你两个选择,一是我引纯粹的混沌之力给你洗练身躯神魂,将一切抹尽包括你的根基修为,给你重头开始的机会。
不过这样子一来,以你如今的寿元,就算是我给你延命,最多还能再争取两百年,两百年内不能破碎虚空,你大限一至必然身死道消。
还有一个选择,我以秘法送你入轮回,让你能像佛宗活佛一般再活一世,像裴三一样花费更长的时间精细打磨自己的道路。”
“我秦十七向来一往无前,只求今生,不念来世!”
秦十七语气坚定,古盛见状也是不多话了,招手之间黑洞再次显现,一股股磅礴精纯的,漆黑力量灌入秦十七的体内,几乎将他这个人整个抹去一般,他的面容瞬间扭曲了起来。
秦十七陷入蜕变之中,古盛又看向了裴三,“裴三,你如今距离破碎只差一步,但你突破的机缘并不在今日,也不在我的身上,你最后一个对手,当会是……青山!!!”
古盛说着看向了一边观战的滕青山,紫龙身上的滕青山此刻身上圆满无缺,还隐隐有着世界之力的波动,就在观战之间他陷入深层次悟道,不知不觉水到渠成的虚境大成,甚至还在刚刚触及迈足了洞虚之道。
“滕青山么!好!!!”
裴三眸光闪亮,看着旁边悟道的滕青山双目炯炯,“不论十年百年,我都等他,等他成长起来终极一战。”
裴三说话身化流光遁入远方,而后带着裴雪莲等天神宫强者离开了大延山,此战他虽未成就破碎虚空,但也见识了破碎之道,对于前路也有了方向,真的就差一个契机。
……
“滕先生,可否让我等在此为秦尊守关!”
嬴氏家族的赢海桐和王通等人小心前来提出要求,这扬州毕竟是形意门的腹地,他们想要留下还需要古盛的同意。
“自无不可!”
古盛淡淡答道,并不将区区几个虚境放在眼中,回答了他们之后便是虚身一晃离开了原地,随着他的离开,场中却是越发热闹与沸腾了。
……
秦十七只求今生,九日蜕变洗去一切根基重头再来,如今在雍州之地几乎每日都传出他重修之后的快速进步,三日聚气贯通全身经脉,九日之后成就一流后天极致,据说现在已经在冲击先天之境。
而那天神宫主裴三,据说有小道消息流传便是当年的妖僧项凡尘,两世积累打破藩篱,据说再有一战便能顺利突破。
而另外一个备受关注的则是裴三下一个对手的滕青山,九州除却古盛之外最为年轻的虚境与洞虚强者,现如今还不到二十五岁便是洞虚小成,据说已经完成了洞虚神甲的制造,谁也不敢说他不会后来居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