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境污染
小說推薦全境污染
狂风呼啸,夜空中没有星星,惨白的月光挥洒在神父身上。
向下俯瞰,半坐城市都陷入了混乱当中,陷入疯狂的人们正在大肆破坏周围的一切东西,他们癫狂的样子,让所有正常人都感到深深的恐惧。
神父脚下的大楼动火通明,大部分人都在工作,他们有的已经发现了夏仁坠落时的动静,纷纷聚集在窗边,望着旁边那栋被砸出一个窟窿的楼房。
而在大楼底下,也已经聚集了一群不知死活的围观群众,他们拍照想要将自己见到惊骇一幕发布到网络上,但注定无法成功。
整个城市的网络已经被彻底封锁,如果目光放得更远一些,达拉斯市的市民就能够发现另一个不安的事实——所有入城的道路都已经设上了禁止通行的关卡,路过此地的飞机航班也全部被紧急通知调转航线,这座城市与外界的几乎所有联系,都已经被切断。
神父肩膀上的伤势已经愈合,但是双眼还在修复当中,速度有些缓慢。
身后再度传来动静。
神父扭头望去,首先看到一只触手。
夏仁从天台边缘费力爬了上来,他全身未着寸缕,皮肤上血迹还没有干透,而那只触手则已经重新长出了一些,就像是被斩断的蚯蚓,断口处的肌肉组织异常粉嫩且脆弱。
而另外一截触手还在神父脚边,正蜷缩扭动着,依旧拥有活力,像是刚刚断掉的壁虎尾巴。
“做这些事情对你有什么好处?”
夏仁擦了擦嘴角的血迹,问道。
神父睁开终于愈合的双眼,蓝色的瞳孔望着夏仁,反问道:“不惜付出如此大的代价也要阻止我,对你又有什么好处呢?”
“阻止你?”
夏仁怔了一下,然后理解了神父的意思,大笑起来,不知道是因为生气,还是真的觉得好笑。
“你以为我是要阻止你?开什么玩笑!”
他上前一步,重重踏在地上:“我对这座城市的死活根本不关心!我只想从你嘴里撬出我想要的答案,既然你不肯告诉我,那我就打到你愿意为止!”
“但是事到如今,你就算后悔也没有用了。”
“我已经开始讨厌你了,
所以,要么你杀了我,
你做不到的话,
我就杀了你!”
“在我们之间的战斗结束以前,你休想逃跑或者去做其他任何事情!”
神父先是有些惊讶,而后低声笑道:
“你也是个魔鬼。”
“但是,想要杀死我,你还远远不够!”
“不试试怎么知道。”
夏仁活动了一下躯干。
虽然有真菌的影响,但有充足的魔力供给,无根之水已经将伤势愈合大半。
自从接触污染以来,夏仁最初为了完成系统的任务,同时也为了保命,都是在不得己的情况下,参与进各种麻烦的事件中。
即便系统在结束了初期的引导之后,存在感就逐渐变弱,很少会干涉他的行动,但紧随而来的就是非典型恐虫症。
一直以来,理智所产生的情感都在束缚着夏仁,令他束手束脚,始终压抑着自己内心的冲动。
在此之前,他都是在为了别人而战斗。
这是他第一次为自己而战,而不是因为那些与他毫不相关的普通人。
也是第一次,理智不再成为他的拖累,使他可以完全按照自己的想法,肆意妄为。
死亡与杀戮的本能成为他内心最大的渴望,任何阻拦在身前的人,都必将承受他的怒火!
神父和夏仁如同两只发狂的野兽,互相冲向对方,碰撞在一起,激烈地撕咬。
鲜血飞溅,破碎的肉体组织横飞。
每一次攻击,都堵上性命,没有任何一方拥有退路。
夏仁触手抽打在神父脸上,上面螺旋状钩齿划破他的脸皮,瞬间便鲜血淋漓,而神父身上的黏菌,则顺着触手蔓延,将夏仁全身包裹。
神父牙齿都咬出血来,趁着夏仁被黏菌控制,他手掌立成刀,顺着他的脖颈斜着劈砍而去。
“去死吧!”
夏仁不但没有后退,反而双手紧握撬棍,一个跨步跃到神父身前,狠狠扎进他的胸膛,向下猛划!
“你也去死!”
两人的动作看似全都是破绽,毫无招式可言,但你只要开始攻击,就必然会遭到对方丧心病狂的反扑。
这是最原始,也是最恐怖的战斗。
“噗!”
夏仁的声音戛然而止。
头颅转动着,从身体分离出去,他眼神有些茫然,触手在半空中没有规律地扭动。
脖子上是被强大的力量扯断的恐怖的伤口,几节颈椎从肌肉和喉管突出来,暴露在空气当中。
而神父此时也惨不忍睹。
撬棍从上到下将他的腹部整个划破,并且失去头颅的身体还在继续着动作,双臂深深插入进去,撕扯着他的五脏六腑。
“呃啊——”
神父抓起夏仁的身体,用力摔在前方的地面上。
但是后者一直手紧紧握住他的chang道,使得两者就像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个体,夏仁被摔飞出去的同时,也将他的chang子一起拽了出来。
无法可想的痛楚加上牵引的力量,使得神父扑倒在地,他的chang子还没有断开,落在沾满灰尘的地面上,另一端是夏仁的无头身体。
“你这混蛋!”
神父挣扎的爬起来,坐在地上。
他狠下心,一把扯断,然后双手捧着其余的内脏,送回腹腔。
夏仁的身体像是装了弹簧一样,从地上蹦起来,然后步伐夸张地绕着楼顶奔跑,动作看起来荒诞可笑。
但是没有一个人见到这种场景能够笑得出来,精神稍微脆弱一点,恐怕当场就会恐惧到疯掉。
绕了几圈之后,夏仁终于找到自己的头颅,抱起来怼在两个肩膀中间。
“老头,活够了就去死吧!”
他恢复清醒的第一件事,就是继续朝着神父发起进攻。
尽管伤势还很严重,甚至已经到了要命的地步,脖子上的断口只是粘连在一起,里面的肌肉组织都还没有长好,但他依旧冲了过去。
神父咬着牙站起来,刚有动作,腹部的伤口就再次裂开,内脏拥挤着流淌而出。
论起修复速度,即便是受到很大限制,无根之水也终究比那些黏菌快上几秒。
这几秒,便是夏仁仅有的优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