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器復甦
小說推薦靈器復甦
辰老爸当然在担心自己辰风,哪个父亲不担心自己的孩子?
辰风心情不好,他必然焦虑,要以父亲的身份来开导辰风。
可他开导辰风的最终目的,是为了辰风好,而不是为了他自己高兴。
辰某人冷喝道:“你要明白,辰风终究是要杀人的,他必须杀了那些穿越来的蟑螂,只有杀人才能解决根本问题。”
“这就是你的理念?杀光和自己意见不一致的人?”
“没错,我说的话,就是这个世界的真理,我看不惯的人,就得死,欺负我儿子的人,没资格活,那些蟑螂都得跪在我们父子俩脚下!”辰某人冷笑道。
这种偏激的父爱,让辰风手足无措。
辰风丝毫不怀疑,这股黑气如果占据主动,绝对会杀光世界所有人。
“我把话放在这里了,只要有我在,这种事就不可能发生!”
辰老爸怒气冲冲地斥责道。
“你说得对。”
辰某人懒洋洋地点头。
辰老爸愣了一下,他本来都做好对方继续与他辩驳下去了,或者对方会说出“辰风会想明白来帮他脱困”之类的话,然后辰老爸就会义正言辞地警告这个家伙:我儿子绝不会帮你……
可是这个家伙直接来了句“你说得对”,就把辰老爸接下来要说的话,全部堵死了。
他压根不辩驳!
“就这样?”辰老爸愣愣地问道。
“那你想怎样?我和你一起的,你占据主动,我能做什么?”
辰某人倒也实诚,反正彼此心知肚明,不需要隐瞒什么。
辰老爸错愕地转头看了看辰风,辰风也是一脸不明所以。
“我现在可以拿着这把匕首离开了?”辰风问道。
“那你还等什么?不赶紧提高修为去杀光那些人,还要在这里磨蹭到明年吗?”辰某人不耐烦道。
辰风一阵愕然。
这股被封印在湖底的家伙脾气暴躁,杀伐果断,性格残忍,直来直去。
妥妥的大反派。
可是对他又对自己溺爱得过分,护短到了一个极端。
这让辰风不知道该怎么看待他了。
“你为什么会被封印在这里?你和我老爸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辰风问道。
“这你得问他!”
“放屁,我对你毫无印象!”辰老爸情绪激动地说道。
“没印象?我真想骂人……算了,骂自己就骂自己吧——你个蠢货!”辰某人说道。
辰老爸:“……”
辰风:“……”
“那原因到底是什么?”辰风问道。
辰某人沉默了片刻,才缓缓地说道:“他为你做出的选择而已。”
“什么意思?”
“你以后会明白的。”
辰某人并不愿意多解释。
辰风只能压下心中的疑惑,操控着小船,很快就靠了岸,他和老爸一起下船,两人又望了一眼湖面上飘荡的一丝丝黑气,感觉很不真实。
这个家伙帮他们,但都懒得提条件,就因为他不喜欢自己儿子被人欺负。
“你应该知道,我不会妥协的!”辰老爸恼火地再次强调道。
“随你便。”
辰某人不以为然。
这个回答让辰老爸气得咬牙切齿。
对方说话总是不按照套路来。
“如果下次我儿子再被欺负了,记得来找我。你没本事帮我儿子报仇,我可以动手。”
“他是我儿子!不是你儿子!”辰老爸恼火道。
但辰某人并不在意辰老爸在说什么,而是自顾自地说道:“我没有办法离开这里,但如果你需要我去杀什么人,可以把那个人引到这里来,在这里,我杀人就是动一根手指的事情。”
“我不需要你去杀人。”
“你刚才就让我去杀人了。”
“你……”
辰老爸被呛了一下,声音弱了三分:“那不一样。”
“爸,我们走吧。”辰风说道。
他明白湖里那个邪气凛然的黑气,也是他的父亲。
但身边这个善良朴实的老爸,离他的生活才近一些。
现在老爸还在气头上,辰风也不想去说什么。
他们离开了湖泊,来到了山脚下,结果就看见了倒在地上的承魁。
“魁叔,你没事吧?”
辰风连忙跑过去。
“他被你老爹给打晕了。”
远处那个声音再次轻飘飘地传来。
辰老爸怒气冲冲地转过头:“不是你打晕的吗?”
“对啊!是我打晕的,所以我对儿子这样说有错吗?”那声音得意地反问道。
辰老爸气急!
“这个家伙怎么这么混蛋!”辰老爸咬牙切齿道。
辰风决定不告诉老爸,骂那个家伙混蛋到底是在骂谁。
“为什么打晕魁叔?”
“都说了不是我打晕的——算了算了,不纠结这个了……刚才承魁看见我身上被黑气笼罩,以为我出什么事了,要阻止我,他就直接把承魁弄晕了,解释都不解释。”辰老爸说道。
他被黑气附体的时候,黑气的力量掌控了他身体,他没办法阻止。
辰风检查了一下承魁,发现承魁没事,心里微微松了口气。
他真担心那个家伙直接把承魁用黑气给吞噬掉了。
承魁虽然是一只强大的夕兽,正常手段杀死了还能复活。
但那种气诀是足够将承魁完全吞噬的,一旦被吞噬,就完全死去,根本没法复活。
就像西婆娘身上的那只饕餮一样,对方在历史里被辰风用气诀吞掉,幽老怪即便修改历史,也救不回来。
辰风把龙脉和承魁都收进了折扇里,老爸不知是不是因为身体不完整的原因,排斥他的灵器,无法用灵器直接传送带回村子,所以只能靠交通工具回去。
刚才的车子给蓐收毁掉了,辰风便搜寻了一段路,沿途去找车子。
不远处有个山村,辰风找到了一辆停放的车,就把车子顺走了。
“放心,我等下会送回来的,这里有我的灵器,就借用一下,我会给他们两百块钱作为补偿。”辰风看老爸又要说话,便保证道。
辰老爸这才坐进车子里,他们一路开着车往回走。
“儿子,答应老爸,你千万不要独自去找他帮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