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戰韓瘋子
小說推薦抗戰韓瘋子
……“团长,再往前就过了珠河的地界,进入延寿了,延寿这地方我再熟悉不过了,以前在三军的时候,我们就在珠河,宾县和延寿一带与日军作战,我当时率领的连就在延寿这块儿区域足足呆了有一年多。”赵夜明是当年抗联三军的老连长,来到了延寿这块儿当年自己还在抗联时与日伪军交战的老地方,感慨不已。
“老赵,以前的事都过去了,你放心,咱们这一路北上,会把咱们抗联还剩余的弟兄全部聚拢起来,希望你也可以见到自己当年的老战友。”韩烽拍了拍赵夜明的肩膀,多的安慰的话他也没有再说。
队伍继续启程,终于离开珠河进入了延寿。
这一次不再是探索着漫无目的地前行,毕竟有了赵夜明这个延寿的老向导。
一路上赵夜明和韩烽一行介绍着:“延寿县地处在张广才岭西,松花江右岸,蚂蚁河的中下游,你们别看这延寿县全县的面积并不算大,可这里山区却相当不小,几乎占了全县的面积,是个打游击,与敌人周旋的好地方。
当年我们抗联三军选择这个地方作为游击区也是有道理的。
这里有句俗语叫“七山半水三分田,整个县几乎都处在山区之中,耕地面积也不少。
当年我们抗联驻扎在这里的时候,自己种些土地,种植一些作物,也够自己吃的了。
鬼子的讨伐队来围剿我们,我们借着这山区的地势与他们周旋,也拖延了几个月时间,后来要不是叛徒出卖,讨伐队根本不可能找到我们的藏身之地。”
韩烽道:“老赵,照你这么说,我们这支千人队伍要是隐藏在这座大山中,敌人也不是能轻易找到的?”
赵夜明道:“那当然了,团长,不是我说大话,这大山你看着没,就在那不远处,云雾缭绕的,海拔得有上千米,里边的山路怎么走,哪里适合藏人,我太清楚了,当年赵将军就带着我们在这一块儿伏击过敌人。”
赵夜明一路拍着胸脯说着,队伍步伐不停,按照这个赵向导的指引,从延寿的山区隐蔽一带行进。
走了两个小时的山路之后,赵夜明带着韩烽一行找到了一处隐蔽的山洞,指着山洞道:“团长,当年在延寿的那场游击战,讨伐队几乎把这片儿山区全部给包围了,我们和赵司令就是躲在这个山洞里才逃过一劫。”
“重回旧地,总归是让人感慨,走,老赵,你带我们进去看看。”
“是。”
赵夜明扒拉开山洞外的一些杂草,率先钻了进去。
韩烽几人紧随其后,山洞里并不像众人想象的一片漆黑,很宽敞,几百个人藏身于此,挤一挤也可以对付,也不知道从哪些缝隙里传进来的光亮,以至于山洞里隐隐约约能看得分明。
山洞的一角有些篝火燃烧过的灰烬,还有一些锅碗瓢盆儿之类,大部分堆积满了灰尘。
看来正如赵夜明所说,当年他们是在这里避难过的。
而就在这时,令众人惊讶的是,在其中山洞的一角,那里依然是篝火的灰烬,可周围的一些烧制的碗却明显没有什么灰尘,上面甚至还平放着几根人为削出的筷子,几块儿岩石堆砌的灶台上方还放着一口铁锅,铁锅里似乎还有一些汤水,甚至还没有馊掉。
这一切意味着什么再明显不过了,赵夜明率先激动到不能自已:
“团长,有人,有人来过,肯定是有人来过,看这情形应该是才离开没有几天,锅里的这些汤汁都还没有馊呢!”
韩烽冷静道:“你觉得会是什么人?”
“我也不清楚,但应该不会是敌人,这山洞十分隐蔽,知道这山洞的位置的只有我们当年三军的一些老人。
难不成……真的是他们?团长,如果真的是他们,那他们一定还在这片山区,找到了,真的找到了,没想到我的老战友们,还有人在!”
赵夜明险些激动到泪流满面。
韩烽和徐梓琳对视了一眼,颇有些意外,没想到赵夜明带着大家来以前的山洞参观了一番,居然还能有这番发现。
至于赵夜明的猜测还是十分合理的,这里既然是当年抗联三军的旧址,有些个幸存者能够逃过日伪军的追捕活下来,倒是也极有可能。
“事不宜迟,那我们这就出发,和尚,通知侦查排扩大周围的探索范围,看看是不是能找到当年抗联的同志。”韩烽下令道。
“是。”和尚领命而去。
队伍离开山洞之后,继续往深山区里扎。
得知延寿这片山区可能有当年抗联的人马,别说是赵夜明了,就是韩烽一行也格外的兴奋起来。
远东团这一路北上为的是什么?
不就是为了完成韩烽对赵将军最后的承诺,找到抗联的残余旧部,并重聚拢他们,继续完成抗联未竟的事业吗?
韩烽一直以来都非常坚信这一点,当年抗联的老兵能够坚持与日军抗战到现在的。
必定都是百战老兵。
这对于远东团来说也是一笔巨大的财富,更是一股战无不胜的精神力量。
队伍进了深山区之后,赵夜明便学着布谷鸟的声音,在山野里四处鸣叫。
和尚一脸懵道:“俺说三连长,你这是在做什么?学鸟叫,这大冬天的山林子里头会有鸟吗?”
“这是我们抗联三军当年一直通用的彼此联系方式,希望可以派上用场,如果这里真的有我们抗联三军的老兵,他们一定会明白这暗号的。”
“有意思,你们还挺会整的。”姜龙感慨。
赵夜明也不理会和尚和姜龙,继续朝着空旷的山谷里学着布谷鸟叫着。
韩烽道:“大家都少说风凉话,人多力量大,都跟着一起叫,把信号传递出去。”
“是。”
布谷布谷布谷——
空旷的山区里一时鸟语啼鸣,声音远远的传出去,又远远的回荡回来,回音在空旷的山谷里来回盘旋着,倒是别有一番自然的趣味。
唯一可惜的是始终没有回应,到了后面其他人基本上都停了下来,只有赵夜明还在内心的那份激动和希冀下继续坚持着。
队伍继续行进,赵夜明的布谷鸟依旧没有停止。
登上隆起的高坡,爬上高大的树木,凡是可以把声音传得更远的地方,都能看到赵夜明的身影。
布谷布谷——
这份坚持殊为不易,大家慢慢的也都能理解赵连长的这份心情,起初的时候和尚和姜龙两个还笑话几句,到了后面反倒是只有敬佩了。
可惜依旧没有回应,仿佛之前的山洞里判断出来的结论,压根儿就是个错误似的。
“布谷布谷——”
“会不会是他们从这边儿山区离开了?”韩烽试着劝慰。
赵夜明摇头,“团长,我有一种直觉,他们肯定还在这片儿山区,只是这山林子太大了,他们肯定还没有听到我的声音。”
说罢,赵夜明继续朝着空荡的山林“啼鸣”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