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島諜戰
小說推薦孤島諜戰
日军海军与陆军势同水火,有的时候,他们为了争斗,可不管什么天皇和大日本帝国的利益,宁可损人不利己,也绝对不让对方占了便宜。
登部队控制着沪宁铁路,多少跑单帮的,都是通过这条铁路线进出上海。陆军守着这条线,可以随意敲诈勒索大发横财。
海军看到自然眼红,登部队可以纵容走私,为什么海军就不行?
没有航线?我给你安排!
没有轮船,我给你安排!
既然是走私嘛,那就要直达中共根据地,至少也要在根据地边缘才有生意。
海军很快达到协议,纵容五艘德国轮船搞走私。
胡孝民听着耿生炳的话,还不太相信。直到他找到虹口区的区长钱民新,才发现事情竟然是真的。
胡孝民直截了当地问:“谁负责这件事呢?”
“青木武重少佐。”
钱民新穿着得体的西装,看上去沉稳老练。他虽被胡孝民逮捕,并答应与76号合作,并担任特工总部虹口区长,可到虹口区后,与特工总部的联系并不多。
胡孝民蹙起眉头,佯装诧异地说:“青木武重?”
钱民新知道胡孝民会说日语,也认识不少日军军官,问:“你认识?”
胡孝民随口说道:“我得到情报,军统最近会在虹口区暗杀一批日军军官,名单上就有青木武重。当然,或许是重名。”
他与青木武重并不认识,但青木武重控制的这五条轮船,对根据地实在太重要了。耿生炳跟他说起此事后,胡孝民就决定,要与海军的青木武重建立关系。
如果不能建立关系,军统的暗杀名单,就会“加上”青木武重的名字。而下一任,如果还不能与他搞好关系,就继续会在名单上,直到那个愿意与胡孝民合作的日军军官出现。
钱民新诧异地说:“暗杀青木武重?我怎么不知道?”
钱民新早年加入中国国民党,毕业于中央政治学校,后又入中央军校第五期学习,1933年被戴立吸收进入复兴社特务处,深受器重。
1937年12月南京沦陷后,钱民新任军统南京区区长,之后在上海大新公司被胡孝民带队逮捕。与76号合作后,钱民新深感因为自己的疏忽导致军统南京区受到巨大破坏,牵连了很多同志,一直深深自责。
经慎重考虑后,又秘密派人到重庆与戴立重新建立联系。戴立允其戴罪立功,让钱民新另立电台与重庆方面保持联系。钱民新利用伪职作为掩护,将秘密电台设立在特工总部虹口区办公处。
如果胡孝民此时搜查钱民新的办公室,能在文件柜里搜出那部电台。
当然,以钱民新现在的身份,不要说没人会搜查这里。就算真的搜到了电台,他也有一百个理由解释。
此时的胡孝民,并不知道钱民新又暗中与重庆联系上了,还有自己的独立电台,并且电台就放在这间办公室。
“我也是刚刚得到消息。”
军统“暗杀”青木武重,本就是他胡诌乱扯的,不要说钱民新不知道,在此之前,胡孝民都不知道。如果负责此事的换成其他人,那暗杀名单上会换个新的名字。
在钱民新的介绍下,胡孝民顺利见到了青木武重。
这是一个黑瘦,留着仁丹胡须的男子,三十来岁,没有穿着海军军服,而是穿着西装。
胡孝民朝青木武重鞠了一躬,用标准的日语说道:“青木君,特工总部得到准确情报,重庆的军统准备暗杀阁下。”
他的日语虽没达到有日本口音的地步,但与日本人沟通没有任何问题。
青木武重冷着黑脸,嗤之以鼻地说:“我会怕他们?”
胡孝民奉承道:“青木君是大日本帝国的中流砥柱,你若干闪失,将是大日本帝国不可挽回的损失。”
反正恭维的话也不用花钱,只要他愿意,可以一直说到晚上也不会重复,顺便还能再练练口语。
青木武重听着胡孝民的话,脸上浮现一抹不易察觉的笑容。谁都喜欢听动听的话,何况胡孝民的话,正好说到他心坎上。
青木武重这才认真打量胡孝民,年轻,鼻梁挺直,棱角分明的双唇紧抿,给人一种坚毅的感觉。这个特工总部的情报人员,给他的印象不错,他点了点头,问:“你刚才说,你是特工总部的人?”
胡孝民双腿并立:“鄙人胡孝民,特工总部情报处长。”
第一次见面,胡孝民绝口不提走私线路和德国轮船的事。他只是打听了青木武重平常经常去的地方,军统要暗杀青木武重,为了保护青木武重并破坏军统的阴谋,胡孝民这样做,正是职责所在。
当然,如果青木武重与胡孝民没谈拢,这些情报将转到新二组汤伯荪处。
青木武重经常去的地方有两个:位于熙华德路的万岁馆,以及海宁路上的丰阳馆新馆。
万岁馆是1904年,日本人在虹口开设的高档官方招待所级别的酒店。其外表呈现明治时期的西洋风格,内在为日式风格。在此入住过最有名的日本人是日本的文豪芥川龙之介。
丰阳馆老馆建于1894年,于1896年开业,为红瓦三层建筑,之后改建为四层。据1923年日本总领事馆的调查,来上海的日本旅客中,最多选择居住在“丰阳馆”。大量高官、商人、文化人曾投宿于丰阳馆,它是当时最著名的旅馆之一。
丰阳馆新馆于1924年建成,是海宁路上的一流日式旅馆,曾是日本海军、海员协会、第三舰队等指定的旅馆,也是日本海军重要的社交场所。
白天与青木武重见完面后,胡孝民就开始搜集万岁馆和丰阳馆新馆的信息。晚上,他穿着西装,开着车子到了丰阳馆新馆。
刚进去没一会,就与青木武重“偶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