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士兵突擊開始的征程
小說推薦從士兵突擊開始的征程
海军陆战队,兽营。
“龙百川,龙百川。”武钢从旅长办公室出来后就直奔龙百川办公室,脸上带着一抹化不开的愁绪。
走到龙百川办公室门前,武钢没有客气的意思,一边高喊龙百川,一边推门而入。
“怎么了?上火啦。”
龙百川不知道武钢心中的恼火,看着武钢着急忙慌的样子,口中取笑道。
“怎么了?祸害来了!你还有心情笑,你就笑吧,我看再过几天你还笑得出来不!”
看着龙百川这笑嘻嘻的样子,武钢气就不打一处来,遇上龙百川,他简直就是倒了八辈子霉。
“行了行了,喝口水,说说到底怎么了?”龙叔能被叫做叔是有道理的,就他这气定神闲的功夫,就不是其他人能比的。
武钢瞪了龙百川一眼,右手很老实的接过水杯。
“我刚从旅长办公室出来,旅长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居然说陈煜那小子要带着老A的扑克牌小队来我们这里借住一段时间,还要在我们这里训练。”
“陈煜那小子雁过拔毛的性格,他来了会乖乖地在这里训练么!到时候说不定又要把我们的人给拐走!”武钢脸上满是愤愤之色,上次邓久光和柳小山的离开就让他心痛了好一阵,这次要是再来这么一下,那他还要不要活了!
“陈煜那小子又要来?”龙百川的手上动作一顿,目光看着武钢,眼中带着询问之色。
“这事确定么?他没事来我们这里干嘛,老邓和老柳不是才回去吗!”
“这我哪知道啊,指不定就是那小子回去说了一下咱们这里的人,陈煜那小子不知道又打着什么歪心思呢!”陈煜如今在武钢心中根本没有什么好形象,那人简直就是皮厚心坏的典型代表。
“我看我们这次得把向羽巴郎和那几个尖子都给藏起来,不然到时候那小子肯定是要动歪心思的。”武钢对龙百川提议道。
陈煜还不知道,他在海军陆战队已经是臭名昭彰了,他人还没来,武钢就已经是准备防着他了。
龙百川皱着眉头沉思着,陈煜又要来这里,这的确不是个什么好事。不过想着想着,龙百川脸上却是又露出一抹笑容。
“我说你傻笑什么呢,有没有听清我刚才说的话。”武钢看着龙百川脸上的笑容,只感觉自己实在是太累了,又要操心这个,又要操心那个。
“这是好事!”龙百川露出一抹智珠在握的笑容。
“还好事?你说说,这哪好了,你是不是脑子进海水了!”武钢脸上是又急又怒,他实在是没看出来这是什么好事。
“你想想,马尔斯是不是要开始了。”龙百川对武钢挤了挤眼睛,脸上的笑容让武钢一愣。
马尔斯?马尔斯和陈煜有什……马尔斯!!
武钢眼中突然闪烁起了精光,他似乎知道龙百川说的好事是什么了!
“你是想……”武钢不敢置信地看着龙百川,这家伙的脑袋到底是怎么长的。
“不错,上上次马尔斯,向羽实力不允许,上一次也因为受伤错过了,这一次向羽是绝对不可能再错过的。”
“向羽和巴郎,再加上赵子武那几个人,这一次我们的实力是仅次于陈煜那一届的。”龙百川脸上对武钢露出一抹老谋深算的笑容,看得武钢一愣一愣的。
身在扑克牌的陈煜突然连打了个喷嚏,他心中有丢丢不舒服的感觉,似乎是有人在算计他。
不可能,陈煜摇了摇头,他最近这段时间什么事都顺风顺水,不可能有什么不好的事落到他头上。
陈煜甩了甩头,他从不疑神疑鬼,看来是这几天没有休息好。
看了看正在训练场挥洒汗水的八人,陈煜打了个哈欠,还是回去睡会儿吧。
“陈煜当时可是拿了勇士奖的人,他要在我们兽营住,我们让他帮忙训练一下人不过分吧!而且这也是为国出力!”
龙百川脸上满是奶奶似的笑容,陈煜这主动送上门的劳力他们要是都不要,那可就太可惜了。
武钢微微点了点头,心中思考着这事的可行性,不过很快,他又是摇了摇头。
“不行,你这不是故意把好苗子往他跟前送么,到时候他把一个舰队的好苗子全打包了,你哭都没地方哭!”武钢推翻了龙百川的主意,他感觉自己就是个小机灵鬼。
“哎呀,你能不能用你的脑子来思考一下!”龙百川实在是忍不住了,这么蠢怎么当上兽营总教官的!还真就是肌肉发达。
武钢脸色顿时就是黑了下来,上一秒,他还感觉自己是个小机灵鬼呢!武钢双眼瞪着龙百川,今天龙百川要是不给他个说法,他非要拉这老家伙出去练练。
“你想啊,到时向羽巴郎几个人立了功,立马就可以升军衔,上面不是要组建龙鲨中队么!”
“到时候让向羽当中队长,巴郎当副中队长,再把我们的另外的几个尖子安排过去当排长,有这么好的待遇,我不信那几个小子还能被陈煜挖走!”
龙叔给武钢科普着阴谋诡计,在耍计谋这方面,就是武钢也得喊他一声叔!
“那其他人呢?选拔的时候可全都是尖子,他们不可能全都去马尔斯,其他的人你怎么办?”武钢让龙叔说的一愣一愣的,还能这样玩?他也有点动心了,只是心中还有点小疑虑。
闻言,龙百川捂脸摇了摇头,这队友,难带啊!
“其他人你管他干什么,只要陈煜挖不到我们侦察大队和兽营的人就行了,其他人你管他呢!”龙百川狠起来的时候连自己人都坑,此刻他这些话把武钢都听傻了。
这话要是让旅长知道了,只怕龙百川吃不了兜都要兜回去吧!
不过龙叔这也是没办法,陈煜那一届马尔斯拿了个团队第一名和马尔斯勇士奖,堪称大满贯。但第二次却是表现的一塌糊涂。
这一次他们两个临危受命,肩上的担子不轻,现在知道陈煜要来这里,他简直就是在黑暗中看见一束曙光,在沼泽中抓住一根稻草。
至于这办法狠不狠,最后的结果是怎么样,他却是顾不了了,先度过眼前这一关再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