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門仙路
小說推薦掌門仙路
如果是别的修士,就算精通空间传送,怒蛟王也能够找出应对之法。
可是孟章本身就是和他同阶的修士,双方实力其实差距不大。
孟章就算不施展空间传送之术,怒蛟王想要胜过孟章,都需要花费不少的时间,经历过艰苦的战斗。
孟章通过御使虚空鼎,施展出来的空间传送之术,就算在同样精通空间大道的元神真君之中,都是非常高明的手段。
怒蛟王斗了半天,也终于明白过来,只要找不到有效的办法克制孟章的空间传送,自己就永远不可能胜过他。
他不但可以凭借空间传送躲避自己最为擅长的近身肉搏,就算自己斗法胜过他,只要情况不对,他立即就可以传送离开,自己根本留不下他。
这样一来,孟章基本上就处于了不败之地。
要想对付滑不留手的孟章,怒蛟王只想到了两个办法。
一个办法就是层次更高的强者,如妖族的妖主出手,应该可以轻易拿下孟章。
可是按照人族和妖族之间争斗的默契,人族的返虚大能不出手,妖族的妖主也不能够以大欺小。
以人族和妖族目前的争斗形式,妖主出手对付孟章根本不现实。
另外一个办法,就是组织多名同阶的强者,大家一起联手,共同封锁空间,让孟章无法施展空间传送。
可是怒蛟王想了一下,以云雾大泽目前的情况,就算出动多位妖王和灵王,也未必能够锁死周围的空间。
而且孟章也不是傻子,看见敌人集结,准备联手围攻,他肯定会立即传送离开。
既然以上两个办法都没有用,那怒蛟王对于孟章就是真正的无可奈何了。
人家本来就和自己抗衡的能力,打不过就走,你更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这个时候,怒蛟王也从战斗的狂热之中冷静下来。
他主动脱离战斗,重新化作了人形。
一旦冷静下来,他就知道目前的战斗已经失去了意义。
自己既不能留下孟章,也无法重创他。
如果纠缠久了,自己一时大意,搞不好反过来会被孟章偷袭。
病夫有責 焦尾參
实际上,空间传送除了用来逃命,拉开和敌人的距离之外,也可以用于偷袭刺杀。
孟章利用空间传送之术,可以轻易的出现在恶蛟身体的任何部位附近。
穿过空间间隙带来的空间波动微弱无比,如果不是一直关注,几乎就感应不到。
眼见怒蛟王有了休战之意,孟章的身体再次闪现,出现在了距离怒蛟王不远的地方。
“孟掌门果然名不虚传。这手空间传送的本事,简直比兔子还要滑溜。”
怒蛟王忍不出抱怨了一句,也算是发泄心中的郁闷。
任何人和孟章这样的对手交手,应该都会有同样的郁闷。
因为对方来如自如,根本就没有办法将其留下。
孟章无意和怒蛟王做口舌之争。
通过刚才那一战,怒蛟王应该明白,自己不是他轻易可以拿下的。
如果妖族和灵族继续向着九曲行省北方扩张,和太乙门一旦发生大战,那神出鬼没的孟章,将是一个天大的麻烦。
只要孟章不顾身份,凭借空间传送之力,出现在两族联军的薄弱之处,就会造成巨大的破坏。
孟章一言不发,就这样和怒蛟王对视。
怒蛟王身为妖族王者,也知道自家不能被情绪所左右。
擒寵記
他们这支域外入侵者看似实力强大,来势汹汹,大摇大摆的入侵到了钧尘界之中。
可是实际上,他们不过是大人物博弈的棋子而已。
域外妖族和灵族组成的联军之中,灵族高层就是看透了这个道理,加上天性使然,才将联军的大权拱手相让。
怒蛟王却是满怀野心,想要好好的搏一搏。
实际上,他们的处境并不算好,甚至可以称得上是极为糟糕。
如果不是各方面的刻意放纵,加上局势使然,他们根本不可能在云雾大泽存身。
像大离皇朝挑战紫阳圣宗这样的大事,在修真界之中可以说是千年不遇。
如果没有这档子事,按照正常情况,大离皇朝早就将这帮域外入侵者剿灭了。
天下第一妃:神醫狂妻 旖旎妖嬈
就算大离皇朝不愿意出力,那紫阳圣宗作为负责钧尘界北方的圣地宗门,都不会容忍域外入侵者长期存在。
这些年里面,看似域外入侵者大肆扩张,对张卫能步步紧逼,更是在九曲行省不断生事。
但是实际上,怒蛟王却是如履薄冰,非常小心的判断形势,做出一道道小心的决定。
现在孟章打上门来,充分展现了自己的战斗力,怒蛟王也该做出了另外一项决定了。
他当然知道孟章的意图,而且也知道瀚海道盟所属的修真势力,并无意和妖族为敌,更无意向着妖族领地扩张。
長生種 月中陰
孟章所为,不过是为了阻止妖族向着九曲行省北方扩张而已。
“孟掌门,你的来意本王也能够猜得到。”
“我们这两大族虽然自域外而来,却对你们这些本土修真者没有敌意。”
“如果大家能够摒弃成见,日后肯定能够和平相处。”
孟章听见这番话,脸色变得缓和起来。
他听懂了怒蛟王的意思,知道自己此行的目的基本达成了。
無上金身
孟章之所以一直不假辞色,就是为了避免留下话柄。
以他今时今日的身份,绝对算得上是修真界的大人物。
他当然要爱惜羽毛,尽量不沾染任何的污点。
和域外入侵者私下接触,并且达成某种协议,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可是独自深入域外入侵者的核心领地,大战域外入侵者的首领,就是一件可以大书特书的好事了。
和怒蛟王接触以来,孟章从始至终都没有半句废话。
以双方的智商,都明白了对方的意思,并且达成了一定的默契。
孟章对着怒蛟王行了一礼,身体就这样在空中消失了。
怒蛟王这次感应到了空间传送的波动,却无法判断出孟章到底传送到了什么地方去。
这么一场大战就这样虎头蛇尾的接受,旁边观战的妖王和灵王都有几分不解。
那些灵王倒还罢了,可是妖王之中有的刺头,却不甘心看着孟章就这么离去。
说来就来,说走就走,这是把妖族领地当成什么地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