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December 2020

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猛卒 線上看-第一千一百八十一章 擺脫罪責鑒賞

小說推薦 – 猛卒 – 猛卒 【新的一年开始了,老高祝所有书友家庭幸福,身体健康,也祝大家万事顺利,心想事成!】 ========= 次日上午,刘采春来到了薛涛的房间,两人在窗前坐下,窗前装了玻璃,虽然外面寒冷,却能透过明亮的玻璃望着外面的皑皑白雪,一边喝茶,一边闲聊。 “大姐这套茶具真不错!” 刘采春发现薛涛用的茶具和从前不一样,釉色青绿,如冰似玉,细腻无比。 薛涛笑了笑道:“这是越州的官窑精品青瓷,绝密配方,只供给皇宫,确实是稀罕之物,今年夫君赏给政事堂相国每人一套茶具,他自己带了几套回来,你若喜欢,我请夫君给我们每人一套。” “是不错!” 刘采春喜欢瓷器,她用的瓷器是邢窑白瓷,虽然是官窑,但那种灰白色她不太喜欢,但这种青瓷和平时的越窑青瓷不一样,色泽青翠,冰玉感十足,顿时让她目光转不开了。 “你这么喜欢,手中的茶盏就送给你了。” “那就谢谢大姐了!” 刘采春越看越喜欢,简直爱不释手。 “你过来不会为了讨一个茶盏吧?”薛涛笑着打趣她道。 “当然不是!” 刘采春有点不好意思地放下茶盏道:“我听小薇说,你打算收施红袖为义女?” 薛涛微微笑道:“是有这个想法,但还没有最后决定,她在天籁乐坊,你应该知道她吧!” 刘采春点点头,“我确实对她比较了解,她人品很不错,不慕虚荣,不附权贵,对穷人很有同情心,如果说她有什么缺点,就是性格太刚直,容易得罪人。” “这个性格和我很像啊!” “是!我就说她的性格人品都很像大姐。” 薛涛更有兴趣了,笑道:“她下午会来,你陪我见一见她!” ……. 施红袖做梦也想不到自己竟然要被晋王妃收为义女,当爱郎把这个消息告诉她时,她一度以为爱郎在开玩笑,直到天籁乐坊馆主一早通知她,下午王妃要接见她,她才相信这是真的。 施红袖虽然不是爱慕虚荣、攀附权贵之人,但对方是王妃啊!让她无法拒绝,尤其想到爱郎母亲可能会因此答应他们的婚事,施红袖心中还是充满了期待。 马车驶入了晋王宫,在迎来亭前缓缓停下,外来的马车除了晋王和王妃自己的马车外,其他马车都不能进宫,必须在这里换乘宫内马车。 施红袖刚下马车,便见一辆马车迎面驶来,在自己前面停住,紧接着,一个少女从马车里跳下,笑盈盈迎上前,“可是施姐姐?” 施红袖见她衣着华贵,光头上一根宝石金钗就价值不菲,气度不凡,而且对自己的称呼也不是侍女,她点点头,“我是施红袖!” 少女高兴得跑上前,挽住她胳膊笑道:“我叫郭薇薇,我娘让我来接你。” 施红袖吓一跳,报上有登过的,晋王长女就叫郭薇薇,被封为晋阳郡主,她连忙行礼,“原来是郡主,红袖失礼了。” “别这么客气了!我早就听表姐说起过你,她和你很熟的。” “你表姐是……” “她叫周明珠,你应该知道吧!” 施红袖恍然,“原来是明珠!” 她当然知道周明珠,她是自己姑母的得意门生,经常带到家里单独教她,施红袖确实和她很熟。 她心念一动,那么明珠的母亲郭东主不就是……. 她不好多问,便笑道:“我是第一次见王妃,心中多少还是有点紧张。” “你不用紧张,我母亲对别人都是和蔼可亲的,对我却是那么严厉……”说到后面,郭薇薇有些悻悻然。 施红袖不由哑然失笑,她倒很喜欢这个单纯可爱的妹妹。 “咱们走吧!别让你母亲等急了。” “走!走!走!”郭薇薇一连声急道。 她拉着施红袖上了马车,向相辉楼驶去…….. 薛涛站在窗前望着女儿薇薇带着一名年轻少女下了马车,应该就是施红袖了,她看起来只比薇薇大两三岁左右,但却稳重得多,容貌虽然还达不到闭月羞花,但有一种沉静之美。 薛涛看人的眼光也十分犀利,俗话说,貌由心生,一个人是否轻佻,是否虚荣,是否值得信赖,她基本上一眼就能看出来。 而且这个施红袖的气质还真像自己年轻时候。 “大姐,感觉怎么样?”刘采春在旁边笑问道。 薛涛点点头,“感觉还不错!” 她对刘采春笑道:“就烦请四妹替我把她迎上来。” 浴血霸途 浴血孤狼 ………. 在一年的岁末,晋王妃薛涛收了一个义女,当然,这个义女不是严格意义上的正式认养改姓,和晋王郭宋也没有什么关系,施红袖也不会由此被封为郡主之类。 但好处也是有的,至少她出嫁时,薛涛会给她一份不菲的嫁妆,但这些都是次要的,最重要的是白居易母亲的态度。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歷史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深淵歸途 未見寸芒-59 籠中舞步展示

小說推薦 – 深淵歸途 – 深渊归途 “啊……正是宛如烈火一样的天光。” “团长大人!这里真是一个……不得了的地方啊!” 小丑尖细的声音从身边传来,让正在欣赏落日余晖的宁夜衣侧过了头。 扑克马戏团的鬼全都有一股疯劲,不过也不是彻底的疯。宁夜衣很清楚,它们疯只是因为肆无忌惮,只要自己这个团长存在,它们永远能够重生,这样的力量使得每一场表演都能尽情收集欢笑。 只是——这样一来,自己这个团长反而成为了命脉所在。宁夜衣也很理解这些鬼为什么如今都保持着战战兢兢的样子。 “你们认为,团长我会在这样的地方死去?” “团长大人终究是血肉之躯,稍有触碰便会死去。”铁锈骑士闷声闷气地说道。 “也对。”宁夜衣打开手机看了看,不置可否地回答。 “团长大人……我们能感觉到这里虽然有充足的欢笑,可也有些令人笑不出来的东西。” “红狱、枯狱、生狱和正在展现的噩狱,你们本来就是鬼,厌恶来自冥府的气息也是当然的。不过好消息是,这些冥府之地的展现并不来自于正途,而是有人刻意为之……是人是鬼还不知道呢。” “原来如此!”小丑顿时精神抖擞起来,“也就是说,这里依然是一片充满大量欢笑的舞台!” “正是如此。”宁夜衣微笑道,“我查阅过之前的团长笔记,不是无能到连给你们供给足够的食物都办不到,就是自私得搞不清轻重缓急。你们始终都无法得到一块全力表演的舞台,不是吗?但现在不一样了,我们已经来到了一片广阔的舞台上,有着足以让我们一年都享受不尽的欢笑。” “团长英明!”礼帽先生猛拍着手。 “我们首先要吞噬的是红狱。单纯的血肉滋养,那里已经有着太多精神空虚的存在了,它们是我们最棒的前菜,这一定是一群最热情的观众。接着……我想我们要打开生狱的大门,将那里的混沌尽数容纳在马戏团之中,你们的技艺我已经有些腻了,扑克马戏团决不能只抱着自己的一两件本事溺死,把自己变得更强也是你们必须要做到的事情。只要能吞噬两个牢狱,我们理当壮大到我所需要的地步……” “团长,您是有什么计划吗?”英俊牛仔扶了一下自己的帽子,“我们也许能听取一二?” “我的计划在双线进行,你们只要完成自己需要的部分就好了。还是说……现在我这个团长的话就没有作用了?”宁夜衣勾起唇角,盯着英俊牛仔问道。 “不敢。” “在晚上八点,我们会在红狱内展开第一舞台。在表演开始之后,你们必须及时将所有相关信息都回传到主帐篷这里,我不禁止你们对那里任何掠夺行为,但有一点……不准表演到一层去。” “为什么?”铁锈骑士讷讷问道。 “你们没有问为什么的资格。”宁夜衣摆了摆手,“现在都回去做好准备,把你们吃奶的力气都拿出来,如果让我知道谁的表演消极怠工,我还是有办法进行惩戒的。” “是!都听见团长大人的话了吗?全都打起精神来!大伙一定要让那些来自地下的土包子看看,什么才是人间最华丽的演出!”小丑如同打鸡血一般叫了起来,随后所有成员都返回了帐篷开始准备。 宁夜衣揉了揉耳朵,打开自己的手机,再次确认了一遍任务。 “既然如此……无论谁是陆凝,希望已经察觉了。这次必须做好分工合作才容易一些,但愿集散地确实是让我和陆凝有合作的机会。不过这确实是我所期待的自由度了。那么侦探已经表明身份了,凶手还没得到任何暗示,还真是棘手……” 她摘下自己的手套,右手的食指和中指已经变成了黄金的色泽,稍稍弯曲,两根大约前臂长度的金色气剑就从手指上冲了出来。 “该做点坏事的时候还是要做的。” = “1849层。” “这数字也太大了……” 新的楼层,是一间广阔的剧场,大约能容纳两三千人的多层式建筑,而楼梯也非常显眼的就在安全出口那里。整个剧场仿佛被火烧过一般有不少焦黑的痕迹,那些座位上也有不少都坐着已经化为焦黑骷髅的尸骨。 众人小心翼翼地贴着墙边和舞台的边缘走到了楼梯的位置,却没有任何异动。不过那上面出现的数字却令人有些瞠目结舌。 “这个地方有那么广阔的吗?”邓知意嘴角抽了抽。 辛宓检查了一下周围的墙壁,这个楼层没有人写什么提示信息,便说道:“我怀疑这里的空间本来就是无限的,红狱根本没有边界,因此出口才能是唯一的出口。” “有可能。”陆凝随口应和了一句,扭头看向剧场里的观众尸骨。 在黑色字体探索中可是探索到了一万两千多层的,这个楼层完全是小意思。而目前为止陆凝也没观察到各个楼层之间有什么联系,毕竟是牢狱,没有任何联系也是正常的。 她在接龙故事里也不可能将设定想得那样完美仔细,因此现实的红狱依然还有很多难以查明的东西。在钱义朋被打回来的三次里,主要删除的三个部分一是关于出路的设定,二是关于狱卒的设定,三是对红狱怪物的确定描述。陆凝也不知道到底是哪个部分属于不能允许被设定的范畴。 按理说,任何一层都应该有一些凶险的。 她轻手轻脚地靠近了最前排的一个观众的尸骨,这场火看上去并没有到将一切都烧掉的程度,甚至可能根本就没有真正意义的火焰,这些全都是红狱所创造出来的。 尸骨的手边落着一些被熏黑的钱币,并不是现实世界里通用的钱币。陆凝没有去碰,只是仔细观察了一下,并拍摄了两张照片。根据骨骼构型,她是可以辨认出这具尸体是一名女性的。尚未完全烧掉的靴子也依稀看得出上面无法被烧毁的一些饰物,能看得出是个要么有钱要么有地位的女士。 旁边座位的人也同样如此,手边也有一些钱币散落。 “有什么发现吗?”燕子丹走过来。 “我对于历史方面不是很熟悉,你们有谁能认出这些钱币吗?花纹还算清晰。”陆凝举起手机里的照片。 “我来辨别一二。”龙天罡走过来仔细看了看那些钱币,最终还是摇了摇头,“在我所知的范围内,没有哪个国家使用过这种类型的铸币。” “那就姑且认为这是架空的某种钱币好了。我很奇怪的是,这里明明是个剧场,为何在这些人死亡的时候手里都会有一些钱?”陆凝有些疑惑。 “这或许关联到以前的某些习惯。”辛宓抬头看了一眼舞台,“当一场剧令观众十分满意的时候,他们就会往舞台上抛掷钱币来表现自己的赞赏,如果我们上去找找的话,应该也能找到一些钱币。” “你们关心这个干什么啊?现在这个楼层不是没什么东西吗?”邓知意扛起大刀给众人照明。 “因为我们总要寻找出去的方法,每个楼层都只是看一眼知道安全就离开的话,什么都得不到。”辛宓说道,“也许问题在舞台上。” “也许舞台上有危险,做好警戒。”陆凝提醒。 龙天罡掏出警棍,一个冲刺跳就扒到了舞台的边缘,敏锐地翻了上去。 “确实看到了很多钱币,应该都是观众扔上来的。前几排距离舞台都不算很远,扔上来也是正常。但这就有些奇怪了。” “哪里奇怪?”钱义朋也俯身看了下那些尸骨。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其他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rmse0妙趣橫生小说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txt- 第162章 不可思议的白民(二更求订阅求支持) 讀書-p1XnhY

cvh5u笔下生花的小说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ptt- 第162章 不可思议的白民(二更求订阅求支持) -p1XnhY 小說–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第162章 不可思议的白民(二更求订阅求支持)-p1不是很强……但这对于一个已经废掉了丹田气海的修行者来说,几乎不可能做得到。就在端木生准备把魏卓然押下去的时候……令人惊奇的一幕,映入眼帘。明世因捕捉到了师父说话的重点。 最強帝王養成系統 “魏卓言,乃是我堂兄……”魏卓然说道。一脸懵逼。明世因看了一眼师父,心中领会,看向魏卓言,沉声道:“我告诉你……现在我们已经知道你是冒牌货!我不管你是出自什么原因要给魏卓言顶罪,你死之后,魔天阁依然不会放过魏卓言!你……只能白死!”明世因鼓掌道:“好狠的手段……魏卓言能做到三军统帅,的确有点本事。”明世因笑道:“师父高见!魏卓言毕竟是手握三军,一旦他死了,势必会大乱……正好,你可以顶替他,继续当好这个魏卓言。这叫,将计就计。”魏卓然一怔!“双胞胎兄弟?”众人恍然。沉默片刻,他的表情变了,变得有些难看……事后诸葛亮,这么显摆,合适吗?“怎么,你不愿意?”明世因问道,“那你就只能去死了……你的家人,还有你堂兄魏卓言,还是得死!师父的话,那就是金科玉律,没有回旋的余地!”“老前辈……我,我不知道你什么意思?” 柳条婆娑 指着魏卓言道:“我明白了……搞了半天,你是冒牌货!?难怪!!!”小鸢儿和端木生尚且懵逼,但聪明的明世因恍然大悟。陆州随手一挥。陆州随手一挥。徒弟们垂手恭立,老老实实听着。“……” 纏綿遊戲:邪性總裁求放過 紫薯糰子 不过……魏卓言还是没听明白陆州在说什么。“魏卓言,乃是我堂兄……”魏卓然说道。陆州没有搭理端木生。 陰謀詭愛 此言一出,众人恍然。他知道,魔天阁不会善罢甘休。魏卓言瘫坐了下去,脸色煞白。魏卓言的大脑一片空白。魏卓然一怔!陆州继续道:“从今往后,你便是真正的魏卓言!” 盛世娇宠:重生嫡女要逆袭 “师父,天心师妹,有变化!”陆州拂袖道: 絕品神族 魏卓言还是没听明白陆州在说什么。目光落在魏卓然的身上,几番打量……“你是没得选……为了演戏……没少在家训练吧。初次见到你的时候,我还真以为你是大将军,毕竟魔天阁没有人真正见过魏卓言。你训练的也不错。可惜……躲不过家师的法眼。”明世因说道。明世因走了出来,指着魏卓言说道:“师父的话我算是听明白了……搞了半天,你是在演戏……我说怎么怪怪的,你想要当替死鬼?这觉悟还挺高的!可惜……你这修为不对,气势,言行举止太过呆板。虽然你竭力表现出视死如归的样子,但少了军人该有的果断和杀气!嗯……我说的对吧?”“将他们押下去……在魏卓言没死之前,不要放他们离开。”叶天心竟悬浮在床铺之上,浑身散发着淡淡的白玉光芒……四周的元气,慢慢朝着她收拢。开始大家还以为他是隐藏修为。原来不是。沉默片刻,他的表情变了,变得有些难看……“……”陆州继续道:“从今往后,你便是真正的魏卓言!”陆州等人来到了南阁叶天心所在房间之外。老四这马屁……拍得让人望尘莫及。众人恍然。事实上,从“魏卓言”踏入大殿的第一时间,陆州便知道,他不是真正的魏卓言。魏卓言瘫坐了下去,脸色煞白。小鸢儿和明世因连忙跟了上去。陆州没有搭理端木生。端木生霸王枪舞动,对着魏卓然喝道:“未来的魏大将军,走!”大炎立足至今,手握重权之人,自然懂得保全大局!魏卓然摇了摇头,表情变得有些释然。事后诸葛亮,这么显摆,合适吗?魏卓然说道:“什么意思?”魏卓言咽了咽口水……“……”魏卓然咽了咽口水……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周围的魔头。那帮士兵早就支撑不住,浑身无力,吓得面色苍白。魏卓言还是没听明白陆州在说什么。明世因捕捉到了师父说话的重点。“魏卓然……”魏卓然的心理防线还是被击溃了。陆州径直步入房中。她的肌肤,面色,正在慢慢恢复。明世因看了一眼师父,心中领会,看向魏卓言,沉声道:“我告诉你……现在我们已经知道你是冒牌货!我不管你是出自什么原因要给魏卓言顶罪,你死之后,魔天阁依然不会放过魏卓言!你……只能白死!”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精彩都市异能小說 首輔嬌娘笔趣-402 二更分享

小說推薦 – 首輔嬌娘 – 首辅娇娘 唐岳山与老侯爷一同远赴边关的事就这么定了下来。 二人一个是隶属庄太后阵营,一个乃是皇帝心腹,从前是彼此不对付,可自打被庄太后一通忽悠后,唐岳山的仇恨值妥妥被那个想要鹬蚌相争渔人得利的幕后黑手吸走了。 庄太后告诉唐岳山,那个幕后黑手就是静太妃,静太妃虽死,可她有同党,便是那些暗藏在边塞的前朝余孽。 唐岳山这次是卯足了劲儿去杀敌的。 老侯爷对此次的安排也没什么异议,他与唐岳山一个在暗一个在明,分工明确,互不干涉。 剿灭乱党与救回宁安的事都迫在眉睫,皇帝希望二人早日出发。 从皇宫出来,老侯爷乘坐马车回府,路过清和书院时他让马车停下,然而不巧的是清和书院已经放学了,顾琰早与顾小顺去南师娘与鲁师父学艺了。 “算了,回府吧。”老侯爷摆摆手,顿了顿,想到什么,又道,“等等,去一趟泰和武馆。” 这会儿路上行人众多,路面略有些拥堵,车夫费了点功夫才将马车赶到泰和武馆前。 “老爷,武馆到了。”车夫说。 老侯爷下了马车。 他是来找顾小兄弟的,自己即将离开京城,他想和顾小兄弟道个别。 然而他进去后问了里头的人才发现顾小兄弟已多日不曾来武馆了。 “他不是打得好好儿的吗?怎么突然不来了?”老侯爷嘀咕。 武馆的小厮道:“这个……实不相瞒,我那日看见他和一个叫老何的人在一起,那个老何是地下武场的一个掌柜,总来咱们这儿物色高手,挖走了好多个,馆主都让他气坏了,偏生咱们又得罪不起地下武场,只能由着他去。” 老侯爷眉头一皱:“地下武场?” 今日是顾娇的第十场,她以一个漂亮的回马枪将对方挑下擂台,拿下本场决斗的胜利。 这个戴着面具、拿着一杆闪瞎人眼睛的长枪的青衣少年,彻底在地下武场打出了名气。 说不清是她走位太骚还是打得太好,亦或是她的红缨枪实在太丑,总之一开始所有人都嫌弃,之后接二连三地出现了真香现场。 老侯爷到这儿恰巧看到顾娇的最后一场。 打得很漂亮。 少年站在擂台上,眼眸清亮,英姿飒爽,仿佛发着光。 老侯爷的心底突然升腾起一股老祖父的欣慰,他也不知为何如此。 走下擂台前,顾娇领到了自己的第一个专属小贴牌,上面用本国的文字刻着一个大大的一字,这代表从今天起,她就是地下武场认证的一级高手了! 顾娇将小牌牌挂在了自己的小荷包上,小脑袋晃了晃。 开心! 看着她的摇头晃脑小样子,老侯爷的眼底也不自觉地浮现起一丝笑意:“顾小兄弟!” 他大步流星地走过去。 顾娇抬眸看向他,用眼神询问他,你怎么来了? 老侯爷竟然看懂了,他自己都感觉神奇,他笑道:“我去武馆找你,他们说你来地下武场了,我原本有些担心你,不过方才看你打了一场,是我多虑了。” 顾娇拿着红缨枪不方便写字,便先将红缨枪交给他。 兵器是武者的私有物,一般情况下不会允许人触碰,顾娇这个举动足见对老侯爷的信任。 可老侯爷并没被她的信任所动容,相反,他眉头简直皱成了一团。 这、这还是他送给她的燕国神兵吗? 怎么丑成了这样? 它到底经历了什么! 顾娇拿出小本本,唰唰唰写道:“你找我有事?” 老侯爷果断从红缨枪上移开视线,他怕多看一眼都会被丑瞎。 他说道:“我要离开京城了,临走前想来见见你。” 顾娇今日没进宫,暂时并不知他被派往边塞的事。 他们虽是兄弟,但是,她一贯不爱探听人隐私,因此没问他出京做什么,只是写道:“要去很久吗?” 老侯爷点了点头:“今年怕是回不来了。” 边塞路途遥远,再者,调查前朝余孽以及安顿宁安公主也需要一点时间。 顾娇看着他,似是在等一个更具体的回答。 他接着道:“快的话开春就能回来,慢的话一年也能回来了。” “这么久。”顾娇写道,“我请你吃饭,为你践行!” 老侯爷爽朗一笑:“好!正巧,我还有最后一招教给你,你刚刚在擂台上打的那一招太急了,下次你再遇上这种情况,就这样……” 二人这顿饭吃了足足两个时辰,主要都是老侯爷在指点顾娇,顾娇听之乎者也或许会烦躁,听这个却津津有味。 老侯爷觉得自己还能再教一点儿,可惜天色不早了,顾小兄弟该回去了,他也该着手准备出京的事了。 老侯爷没让自家兄弟掏饭钱,他去楼下结了账。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言情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人氣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一劍獨尊-第一千八百二十五章:妹妹!鑒賞

小說推薦 – 一劍獨尊 – 一剑独尊 火德咧嘴一笑,“圣尊,你可以杀我,但是,即使重新给我一个机会,我依旧会这么做!” 小安盯着火德,“此事与他无关,你明白吗?” 火德点头,“我知道与他无关,但是,我们必须将他拖下水,让古魔与那个女人他们针对他,唯有如此,他身后之人才能与我们一起!” 小安双眼缓缓闭了起来。 火德道:“圣尊,那一战,我们的人几乎死光!没有外力相助,我们难以复仇了!而这叶玄,他就是我们最好的机会!” 小安看了一眼火德,“你走吧!” 火德愣住。 小安轻声道:“你当年誓死追随我,我不忍杀你,但也不想继续留你在身边!你走吧!” 火德颤声道:“圣尊,你可以骂我,可以杀我,但你不能赶我走!” 小安摇头,“我与你说过,他以诚待我,我必以诚待他!而他让我们在小塔内养伤,我们却算计他,此等行为,我实在不耻!” 说着,她看了一眼火德,“火德,我知你是为我好,也想复仇,但是,即使是复仇,也不该不择手段!不管做人还是做神,都应该有自己底线!你追随我多年,我不忍杀你,但也无法留你!你走吧!” 火德哀求道:“圣尊,我已无家可归,你赶我走,我又能去哪?我…….” 就在这时,叶玄突然出现在场中。 刚才小安与火德的交谈,他都听到了! 小安看向叶玄,“我们该分别了!” 叶玄看着小安,“你怕连累我?” 小安道:“我现在若走,就不会连累你!” 叶玄道:“那你怎么恢复伤势?” 小安沉默。 最好的地方,其实就是叶玄的小塔! 因为里面十年,外面一天啊! 只需要多待个几天,她的伤势就能够完全恢复,不仅恢复,还有多余的时间修炼,更上一层楼! 要知道,她已经沉睡那十几万年,而在这期间,她的敌人可不是在睡觉,而是在修炼! 但是现在,她若不走,叶玄将被牵连! 叶玄突然看向火德,“你想拖我下水,然后让青儿插手你们的事情!” 火德点头,“是!” 叶玄看着火德,“你知道青儿的脾气吗?” 火德看了一眼叶玄,“不知道!” 叶玄笑道:“别在她面前玩这些阴谋诡计,不然,你会后悔的!” 算计青儿? 其实他知道,青儿的智商也是非常非常恐怖的,只是她现在已经不屑玩智商了! 对青儿来说,玩智商都是没有实力的人玩的! 叶玄突然道:“火德,看在小安的面子上,我也不杀你!如她所说,你走吧!” 火德沉默片刻后,他对着小安恭敬一礼,然后转身就走。 叶玄看着远处消失的火德,不知在想什么。 小安突然道:“他不会罢休的!” 说着,她看向叶玄,“我得走!” 叶玄沉默片刻后,道:“你们那里的人到这里,需要多久时间?” 小安道:“半月左右!” 叶玄笑道:“那你可以待十四天,十四天后,你再离去,可以吗?” 小安看了一眼叶玄,“你其实是想杀火德的,对吗?” 叶玄点头,“想杀,因为这个家伙不是一个善茬,他这一去,终究是一个祸患!” 小安问,“那你为何不杀?” 叶玄笑道:“当然是因为你啊!” 小安看着叶玄,“因为我?” 叶玄笑道:“不是因为你还能因为谁?小安,我不知道你以前多强,但遇到你时,我只是单纯的将你当做妹妹,现在也是如此。我不想因为一个火德而影响我们之间的这份善缘!” 重生之异界武尊 凌小枫 小安沉默许久后,道:“我也想杀他!但是,我下不了手!他的所作所为……我很抱歉!我从未想过利用你!” 叶玄点头,“我知道!”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玄幻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惡魔就在身邊》-03296 半步羽化境閲讀

小說推薦 – 惡魔就在身邊 – 恶魔就在身边 卡俄斯对奥林匹斯众神有着绝对的克制。 因为奥林匹斯众神的力量绝大多数都来自卡俄斯。 可是对于其他人,就只有剧毒一般的混沌之气了。 一般人可承受不起混沌之气,除非是土石。 如果不是土石,那就变土石。 除了陈曌和张天一这样,直接将混沌之气炼化的。 陈曌的小世界在疯狂运转着。 不断的补充混沌之气,随后又被陈曌炼化。 陈曌发现,混沌之气在炼化之后,并不是直接化作世界的法则。 而是化作几缕清气,或是融入天地,或者融入山河。 如果单从小世界的结构来看。 并没有什么变化。 可是陈曌却明显的感觉到。 自己的小世界多了一丝秩序。 如果是以人类的角度来看到陈曌的小世界。 那基本上就是地狱,人类是绝对无法在这样的世界中生存的。 到处都是混乱的能量,火焰在相互冲撞,爆炸。 高温席卷着整个世界。 只有六头大鹏鸟之魂栖息在这里。 可是随着那几缕清气的融入。 小世界仿佛平和了。 天空旋转的火球不再喷涌着火焰乱流。 大地不再动不动就撕裂。 还有一个更为显著的变化。 世界之力的产生更充沛了。 陈曌开始不再躲避卡俄斯的攻击。 而是径直的冲向卡俄斯。 陈曌与卡俄斯的对撞,天地都在崩裂。 卡俄斯是这片天地的主宰。 同时也是这片天地的中心。 就像是一个阵法的阵眼。 阵眼受到攻击,整个阵法自然就会巨震。 说实话,卡俄斯的实力绝对是凌驾于一切之上的。 甚至陈曌、张天一、拜弗拉、二十三代血玛丽几个绑一起都不一定有他强大。 因为卡俄斯已经生成了这个世界。 不,应该说是这个世界生成了卡俄斯。 世界的诞生并不是一定都是先有思想还是想有身体。 就像是陈曌,是先开辟出内天地,然后才开始炼化混沌。 而张天一则是先炼化混沌,再开辟内天地。 这个世界远比陈曌的小世界更完善,也更为恢弘壮阔。 可是,卡俄斯的思想太单一了。 就像是地球的世界意志,地球的世界意志很强大,而且很完善,却也很单一。 没有那么情绪化的思想,不存在复杂的逻辑思维。 就像是有个科学家说的,如果世界真的存在逻辑思维,那么人类早就已经死绝了。 卡俄斯简单的思维,注定了他不会什么复杂的攻击方式。 或许在过去,他也不需要复杂的逻辑思维。 因为他不存在天敌。 神是不需要思维的。 与奥林匹斯众神比起来,卡俄斯才是真正的神。 而奥林匹斯众神只是神身上的寄生虫。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玄幻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劍卒過河 線上看-第928章 你追我趕【求保底月票】分享

小說推薦 – 劍卒過河 – 剑卒过河 摇影陆剑修们开始了你追我赶的冲境修行! 其实也不只摇影剑修,整个周仙上界的金丹群都开始了他们冲境尝试!一时之间,有关冲境所需的资源价格暴涨,其中的珍稀之品更是一物难求! 连带着,筑基所需也开始涨了起来!背后的逻辑就是,既然可能有纪元变化,那么天地灵物的变化也就是必然的,没人会想着变多,只有在想着减少,在商人们的推动下,价格节节攀升! 只有商人们,还一如既往的积累着财富,永不停歇,娄小乙就觉得,三十六先天大道中,妥妥的应该有商道的一席之地! 这些人,就算是没有大道变化,一样该冲金丹冲金丹,该冲元婴冲元婴;但有了这个变化,心理上就变的急迫起来,也不知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 娄小乙也无法区分,但他认为一定的紧迫感是必须的,尤其是这些天天以剑为乐的剑修,其实有大把的时间可以分配! 他自己也同样开始在修为进度上开始发力! 盂兰佛会上的惊天一碎,把他的修为碎上了金丹后期,遗憾的是,破境诗没来得及作,现在已经了无心情! 在金丹中期他已经耽误了很多年,现在有北斗星经完本,有星宿海宝鉴的反空间修炼方法,在诸般蹉砣后,他的修为进度开始飞快提升! 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侥幸闯过了丹池虚障,就意味着这样的虚障再不会产生,就意味着他可以放心大胆的提升修为而不用担心什么隐患! 无论是北斗星经,还是星宿海宝鉴,都是修真界一等一的道家正宗真传,在节奏控制上没有任何问题,可以勇猛精进! 娄小乙这一沉入修行,仿佛整个周仙上界的金丹都沉入了修行一样! 没有傻的,他们四个当初在万佛能想到的,别的金丹同样能想到! 对元婴和真君来说,最重要的问题是如何延续生命!然后适时再上跨一步…… 对半仙来说,除了想办法活得更久些,实在坚持不下去的就开始尝试合道,合先天大道!这在以前是想都不敢想的事,但现在他们却很清楚,哪个大道有空缺,当然,能不能合是另一回事,总得尝试,才能甘心! 对金丹来说,别的都不再重要,上境就是唯一!只有再往上走一步,才能真正投入纪元变化的大潮中,有资格在其中追寻自己的那一份机缘。 界域内,当金丹们不再热衷于打架斗殴时,整个世界就变的安静了起来,如兔唇所说,竟然就是界域自修真界建立后极少有的一段真空期,人人都变的礼让有序,少有修士在外游历,招猫逗狗。 就是不知道这样的平静会持续多久? ……………… 五环,三清宝殿,一名英挺道人走出大殿,向前来送别的真君微微一揖, “有劳师叔相送,货已点明,灵已付清,我这便回山去也,师叔请回吧!” 道人微微一笑,“光曜师侄好走,回去后代我向穹顶各位真君问安,若有闲暇,三清大门永远欢迎剑脉来访!” 眼看剑修身化剑光,消失不见,龙牙子的表情慢慢变的冷硬,惆怅半刻,怅然一叹,转身回了三清宝殿,殿中正有数名云婴真人肃立,个个表情严肃。 龙牙子自顾观阅卷宗,几个元婴真人肃立半晌,实在是忍耐不住,其中一名跨了出来,施礼问道: “师叔,一千斤正阳庚精!还是提炼好了的!就以这样的价格甩卖出去了?他轩辕剑派原来在婆娑星的纳晶产量也不过如此!他们,这是吃定我们了?三清和剑脉斗了数万年,还没有一次这么憋屈过!轩辕人剑利,我三清的术法就是吃素的么?” 龙牙子放下卷宗,抬头一看,五名元婴皆面带不愤,就叹了口气,需要解释一下了,毕竟,他们才是管理界域内争端的主要负责人。 “你说,三清从来没有在对剑脉时这么憋屈过,这句话错了! 事实上,在万余年前,还有一段时间我三清对轩辕的憋屈比现在还有过之而无不及!你们知道是因为什么么?” 其中一名元婴脑子快,“师叔,您说的是,是轩辕那个剑疯子鼎盛时期的那几千年?” 龙牙子一叹,“是啊!那个时期,那剑疯子出手之下,剑下没有一合之敌!阳神,半仙,五衰,二斩,就找不出能挡他锋锐的! 三清找不出,无上找不出,这方宇宙找不出,那方宇宙也没有,不可说之地还是其它半仙的活动之地,就没他不敢去捣乱的,偏偏就谁都制不住他!连仙庭的仙兽也一样敢宰! 修真界,实力为尊,一个门派势力有这么一个人物,能以一已之力扫荡乾坤,那他就值得尊敬,你干不过,就得苟着,有什么道理好讲?” 一名元婴弱弱道:“那是万年前,后来他不是合道自碎了么?人都没了,没道理我们还要一直忌惮下去吧?我看这万年来咱们不是又和轩辕平起平坐了么?也没软了腰子,怎么现在又突然……” 龙牙子深吸一口气,“是,你说的不错!本来那剑疯子合得先天道德后,我三清老祖们直接从仙庭传下钧旨,告诫我等再也不许和轩辕这一支剑脉把关系弄僵!本以为数万年相争,轩辕终究凭借一人之力,永压我三清一头,结果没成想这人竟然厌世自碎! 人既没了,当然不可能继续臣服,所以才有我三清这万年来的东山再起!” 众真人静静倾听,知道师叔要说到关键之处了! 龙牙子话锋一转,“前些时日的功德之碎,你们也知道了!俗话说,可一可二不可三!万年内三个先天大道崩溃,这足以说明了什么! 我实话实说,改换纪元的可能性很大,这也是宗门的结论,你们也很清楚! 你们不知道的是,既然改换纪元有可能是种趋势,那么作为始作俑者,那个第一个破碎道德的仙人,就其心可诛了!还能再以为他仅仅是厌世么? 修煉 小說 我五环三清一系对其人了解甚深!关于他的过往一间藏经阁都放不下,万年下来,有无数大修在研究他的登仙轨迹,是越研究越莫测!越可怕! 功德一碎,所有真君就一致认为,这就是那剑疯子的真正意图!哪里是什么厌世,他把我们都耍了!把凡间修真界耍了!也把仙界耍了! 开个公司做游戏 奏光 如果这个推论成立,不是厌世,那么,此人接下来的后手还有什么?想一想……”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仙俠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kb7a8精彩絕倫的小说 大周仙吏 小說大周仙吏笔趣- 第46章 没脸没皮 展示-p1RcUg

h74d7精彩小说 大周仙吏 榮小榮- 第46章 没脸没皮 -p1RcUg 小說–大周仙吏–大周仙吏 第46章 没脸没皮-p1 像是朝堂上拍马屁,维护她的形象,这都是小意思,以后李慕会用实际行动告诉她,只要灵玉管够,他能做的事情还有很多。 一受封疆 李慕想起来,梅大人曾经说过,女皇之所以会成为女皇,其实非她所愿。上官离瞥了他一眼,径直离开。吏部侍郎脸色黑的像锅底,六部九寺中,曾经在他手中吃过亏的官员,脸色也不太好看。她看向李慕,说道:“你的胆子比我想象的大得多,大部分人,初次上朝,面对百官,连站都站不稳,更不可能像你这样,指着他们的鼻子骂,刚才你总算是为陛下出了一口恶气……”梅大人道:“自文帝时始,大周官员,除御史外,都出自四大书院,哪怕是皇帝,也不能违背文帝立下的规矩,四大书院出身的官员,在朝中抱团结党,只要这一条规矩不废除,陛下便很难拥有心腹,最重要的是,陛下根本无意皇位,她也不想培养心腹,要不是这三年来,新党旧党之争,实在太过分,已经影响了大周百姓的念力,阻碍了帝气的凝聚,陛下根本不会理会他们……”“午膳?”张春舔了舔嘴唇,问道:“皇宫的午膳怎么样,丰富吗,几个菜?”梅大人和女皇身边的贴身女官引他到另一座殿内,那殿中的一张桌子上,已经摆满了美味佳肴。张春喉咙动了动,转过头,说道:“听说宫里御膳房,手艺不怎么好,我还是喜欢娘子做的家常饭菜……”有一人开口之后,大殿内压抑的气氛,被彻底引爆。“三句话不离陛下圣明,英明神武,胸怀天下,无非就是想通过维护陛下来获取恩宠,他还能表现的再明显一些吗?”“他可真敢说!”因为太过安静,他的声音在殿内不停的回荡。“午膳?”张春舔了舔嘴唇,问道:“皇宫的午膳怎么样,丰富吗,几个菜?”吏部侍郎脸色黑的像锅底,六部九寺中,曾经在他手中吃过亏的官员,脸色也不太好看。李慕对女皇的维护,是建立在她不会亏待自己的情况下,只要女皇不亏待他,他自然能保证对她的忠贞。李慕想起来,梅大人曾经说过,女皇之所以会成为女皇,其实非她所愿。“这种人做御史,大家以后恐怕没有好日子过了。”这壶中的似乎不是酒,而是某种果饮,其中竟然还含有浓郁的灵气,一口下去,抵得上李慕吸收半块灵玉。梅大人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放心吧,只要你对陛下忠心如一,陛下是不会亏待你的。”众官员面面相觑,殿内沉寂许久,才有人长叹一声,说道:“这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愣头青啊……”没有人能回答他的问题,这些以前被百官所默认的规则,被他赤裸裸的摆在台前,足以令朝堂上的所有人羞愧汗颜。梅大人道:“自文帝时始,大周官员,除御史外,都出自四大书院,哪怕是皇帝,也不能违背文帝立下的规矩,四大书院出身的官员,在朝中抱团结党,只要这一条规矩不废除,陛下便很难拥有心腹,最重要的是,陛下根本无意皇位,她也不想培养心腹,要不是这三年来,新党旧党之争,实在太过分,已经影响了大周百姓的念力,阻碍了帝气的凝聚,陛下根本不会理会他们……”李慕继续说道:“说什么妖国鬼域,魔宗四夷,这都是你们的借口,在座的诸位比谁都清楚,大周的问题不在外边,而是在朝廷,在这金殿之上!”梅大人走到李慕身边,问道:“你和阿离有过节吗?”因为太过安静,他的声音在殿内不停的回荡。李慕好奇问道:“陛下日后是想传位给萧氏,还是周氏?”梅大人走到李慕身边,问道:“你和阿离有过节吗?”开口的官员,毫不掩饰对李慕的嫌弃和厌烦,但也有一些沉默的,脸上露出思忖之色,像是真的在琢磨他刚才说的话。然后他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望向李慕,目光难以置信。张春仔细想了想,意识到他和李慕早就是一条船上的蚂蚱,叹了口气,问道:“你刚才消失了这么久,难道陛下单独召见你了?”早朝之后,能在皇宫享用午膳,这可是高的不能再高的待遇了。几大书院的副院长和教习,一言不发的离开。梅大人走到李慕身边,问道:“你和阿离有过节吗?”李慕继续说道:“说什么妖国鬼域,魔宗四夷,这都是你们的借口,在座的诸位比谁都清楚,大周的问题不在外边,而是在朝廷,在这金殿之上!”金殿之上,站着百余位官员,却成了李慕的个人表演。梅大人道:“我送你出去吧,这里距离西宫很近,不能乱走,若是冒犯了先帝的妃子,陛下也会很难办……”没有人能回答他的问题,这些以前被百官所默认的规则,被他赤裸裸的摆在台前,足以令朝堂上的所有人羞愧汗颜。刑部侍郎周仲站在人群中,嘴角划过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李慕的声音回荡,字字诛心。这也是为什么女皇明明姓周,但继位之时,却没有遇到什么阻力,甚至连萧氏皇族都默许的唯一原因。上官离离开之后,殿内的气氛就好多了。“头儿”这个词,对他有着特别的意义,李慕不会随便称呼。李慕想起刚才朝堂上女皇孤立无援的场景,问道:“陛下在朝中,难道没有自己的心腹?”李慕点了点头,说道:“在阳丘县时,你见过的,就是云烟阁的柳姑娘,只不过她还在北郡,要过些日子才会来神都。”李慕好奇问道:“陛下日后是想传位给萧氏,还是周氏?”“他可真敢说!”上官离对李慕起初的那一点偏见,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淡淡的看了李慕一眼,说道:“以后叫我头儿就好。” 花間大妖孽 在这个世界,什么勾心斗角,阴谋诡计,在实力面前,都不值一提。开口的官员,毫不掩饰对李慕的嫌弃和厌烦,但也有一些沉默的,脸上露出思忖之色,像是真的在琢磨他刚才说的话。金殿之上,站着百余位官员,却成了李慕的个人表演。早朝之后,能在皇宫享用午膳,这可是高的不能再高的待遇了。他瞥了张春一眼,问道:“而且你以为,你现在躲着我,还有用吗?”李慕的声音回荡,字字诛心。李慕想起刚才朝堂上女皇孤立无援的场景,问道:“陛下在朝中,难道没有自己的心腹?”梅大人道:“我送你出去吧,这里距离西宫很近,不能乱走,若是冒犯了先帝的妃子,陛下也会很难办……”李慕摇了摇头,说道:“我是第一次见她,但早朝之前,她看我的眼神,似乎不太友善。”上官离瞥了他一眼,径直离开。像是朝堂上拍马屁,维护她的形象,这都是小意思,以后李慕会用实际行动告诉她,只要灵玉管够,他能做的事情还有很多。李慕深受李肆教导和熏陶,说道:“女孩子,只要放下脸皮,还是很容易追到的。”张春仔细想了想,意识到他和李慕早就是一条船上的蚂蚱,叹了口气,问道:“你刚才消失了这么久,难道陛下单独召见你了?”百官沉默,书院无声。“午膳?”张春舔了舔嘴唇,问道:“皇宫的午膳怎么样,丰富吗,几个菜?”没有人能回答他的问题,这些以前被百官所默认的规则,被他赤裸裸的摆在台前,足以令朝堂上的所有人羞愧汗颜。梅大人摇了摇头,说道:“你吃吧,这是陛下特意赏你的。”李慕怔了一下,问道:“这是?”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家裏有門通洪荒討論-第一百五十五章資質審覈展示

小說推薦 – 家裏有門通洪荒 – 家里有门通洪荒 “借贷气运?”太一震惊,帝俊沉默,羲和茫然。 一时间,唯有女娲若有所思,想了片刻,却摇摇头,表示自己没有想到该怎么操作。 “能行吗?”她问道。 太一也疑惑不已,“天道的气运,还能借贷?”他看着伏羲,“伏羲妖皇之前不是说气运长河中的气运不能拿出来吗?” “对啊。”叶昂点点头,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不过虽然不能拿,但是能借啊。” “怎么借?”帝俊出声问道,他给了太一一个眼神,示意他不要多问。 叶昂微微一笑,很欣赏地看了一眼帝俊,“不愧是妖帝陛下,一下子就发现了重点。” 他接着解释道:“天道之中,运转着气运长河无量气运,虽不能拿,但是能借,不过这个借,也不是谁都能够借到,更不是什么时候都能借的。” “这其中涉及到许多特定的条件,还需要种种手续流程,也就是我在这儿,否则,当下洪荒之中,除了鸿钧,谁也不能帮你们借贷气运。” “而且,说不定就算是鸿钧,为不敢给你们借贷气运。” “不敢借,为什么?”羲和不解,当今洪荒之中,伏羲深不可测,但是鸿钧却是正真的天道官方第一圣人,身份贵不可言,凭什么伏羲能够做到的事情,鸿钧做不到呢。 “很简单,既然是借贷,那就讲究有借有还,借了一大笔气运,妖族打算怎么还,何事还完?” 这—— 太一顿时没了主意,羲和也闭嘴了,两位都看向帝俊,等待这位妖族妖帝裁决。 帝俊略作思考,抬起头看着叶昂,“敢问伏羲大圣,需要怎么做?” 叶昂自信一笑,无比从容地说道:“说起来很简单,你们妖族只需要给我一个借条,言明妖族要借贷多少气运,然后我拿着这个借条,以个人银行的名义,向天道贷这一笔气运,等到天道审批完毕,将气运拨下来,落到我的个人银行中后,等到妖族立下天庭之时,功德无量,天意昭昭,我再让这些气运以天道的渠道,发放下来,论功行赏,最后落实到妖族之中。” “为什么不直接让我们向天道借贷,需要以这个银……银行的名义借贷?”太一问出了帝俊和羲和心中的疑问。 叶昂耸耸肩,“很简单,你们都不是洪荒天道官方人物,至少天庭立下之前不是,算是散修,天道资质审核这一关过不了。” 死亡收费站 完美土豆 “而且就算是你们成为了天道官方人物,能够借贷的气运也很少。” “所以这里就要借助银行的名义来借贷气运,我这个人银行的体量虽然也不大,但是以我的资质审核和各项条件指标,加上个人银行优质的气运运作记录,能够借贷超过本身资产五百倍的气运。”叶昂没有告诉帝俊,自己实际上杠杆不止五百倍,而是一千倍。 帝俊不知道这些,但是单单是叶昂说的那个数据,就让他一阵心惊肉跳,元神颤栗,先天不灭灵光一阵轻微摇曳。 眼前伏羲的个人银行之中的气运已经堪称海量,让他和太一都感觉惊心动魄,而这些气运的五百倍! 那简直就是能够形成一片遮天蔽日的气运天幕啊。 帝俊眼中冒着金光,拳头不自觉微微捏紧,他几乎已经能够想象到,当天庭立起,在洪荒诸神众目睽睽之下,无量气运遮天蔽日,然后降落到妖族诸位大罗身上的时候,洪荒诸神心中会掀起怎样惊涛骇浪。 到那之后,会有多少大罗混元,会不顾一切,抛下诸多顾虑,义无反顾地加入妖族? 妖族兴盛近在眼前! 只要妖族兴盛起来,不断蓬勃发展,百倍千倍地壮大,那么,借贷的这一点气运,又算什么? 最多亿万年时光,妖族就能够一边发展,同时用多余的气运还债,到天道债务还清,妖族那时候只怕已经顺势成为了洪荒天地说一不二的主宰,他帝俊也将成为整个洪荒天地祖庭之主,称尊作祖,号令诸神,统率整个洪荒,甚至未来不是没有可能携无上大势,执掌天道! “我借!就借伏羲大圣你这里五百倍的气运!”帝俊斩钉截铁,语气铿锵有力,“伏羲大圣,借条怎么写?” 叶昂一脸轻松,“借条——” “慢!”叶昂话还没有继续说下去,太一突然开口打断了他,叶昂有些不悦地看了他一眼,却没有说什么。 太一一把拉过帝俊:“大哥,你疯了吗,这么庞大一笔气运,我妖族至少要还上千万年,举债千万岁月,这种感觉,我接受不了,整个妖族也接受不了。” 帝俊此时很冷静,他看着自己的弟弟,摇摇头,“贤弟,你说错了,不是千万岁月还债。” “嗯?怎么可能,我以最好的情况来算,就算是我妖族蓬勃发展,强盛千百倍,乃至于上万倍,最终也需要至少一千多万年的岁月还债,这已经是最好的预计下最快的可能了,若是中途有个三长两短,说不定最终时间会更加漫长。”太一苦口婆心地劝说道。 帝俊微微一笑:“我计划中,并不是将一切气运都用来还债,毕竟还有很大一部分要用来给妖族生灵修行,所以这个过程,至少是以亿计。” 太一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大哥,何至于如此?” 帝俊摆摆手:“贤弟,你听我说,如果你是古神盟领袖,你是愿意如今一样,古神盟彻底湮灭在历史长河中,还是希望它依旧存在,只不过背负债务?” “这?”太一想了想,终究还是说道:“我自然是希望后者。”帝俊笑着点点头,“这就对了,比起负债累累,能够继续存在,才是最重要的。” “可是如今的洪荒天地之中,还有谁能够威胁到我妖族?”太一不解地说道:“我们没有必要如此拼,如此决绝。” 帝俊摇摇头,“你又错了,贤弟。” 他叹了口气,“妖族如今的确强大,可是对上巫族敢说稳胜吗,伏羲女娲二位道友向来不喜俗事,却一而再再而三地为妖族谋划,难道你不明白,如果不是二位神圣默默支持,妖族只怕危矣。” 这话说得,叶昂都有点不好意思了,“帝俊陛下言重了,我等只是随手为之罢了。” 帝俊却并不这么看,如果说是在以前,他的确是有觉得伏羲是某种威胁,但是当他成为大罗的时候,才明白自己以前和伏羲的差距有多大,明白了大罗和非大罗的差距之后,他想了很久很久,都没有想明白,为什么伏羲身为大罗天意,在最初妖族创立的时候,居然会心甘情愿只在妖神殿挂个名,女娲真的只是象征性地执掌妖神幡,名义上管理着族籍,却根本就是甩手不怎么热衷。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玄幻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