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一念花開瑩

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西門慶之九世劫 txt-一九一 西門大官人論手感,岳父大林總提婚事讀書

小說推薦 – 西門慶之九世劫 – 西门庆之九世劫 本书首发17K小说网站,支持正版阅读! 《历劫之九世花璟末》电影片场:第180场第1场次——各怀鬼胎逛花园。 在林公馆,吃完了午饭的四人,在花园里散步消食,小狮子还是一人霸占两个男人,看得樊六霄眼馋。这个花璟末吝啬地连一个眼神都不给自己,更何况是挽着胳膊散步——想都不要想。 小狮子平时也不是很爱挽着大林总的胳膊,可是一有樊六霄在的时候,她就下意识地要离老爸更近点,她在不自觉中宣示对方——老爸是我的,休想夺走。 她在心里是鄙视这个比自己大不了几岁的姐姐——樊六霄,容貌上乘,可以用沉鱼落雁、闭月羞花来形容;又毕业于名牌大学,自己自立创业,家里还有个财力雄厚的老爸;在外,追求者如云,怎么就看上了老爸,走在一起像是父女,偏偏年龄相差悬殊,却开启了一段忘年恋。这些是小狮子想破脑袋也想不通的。 大林总看到大家吃得尽兴,氛围融洽,心里想提小林总那个二号拘禁地的事,又怕破坏了氛围,竟是压了下去。 花璟末的心思更繁杂,怎么就招惹了樊六霄——潘金莲这位姑奶奶的青睐了呢?爹妈给的俊脸,没办法。可是,她就是红颜祸水,祸国殃民的狐狸精,自己还被她给调戏了,真是烦恼。还有自己破坏小林总二号拘禁地的事,大林总无辜折损了一百万呢,他又准备怎么拷问、试探自己呢…… 这些人,虽然走在阳光下,穿梭在花丛间,却各怀鬼胎。还不如西门大官人这个阴魂逛得爽快,来得开心,他正一门心思地趴在樊六霄的肩膀上搞些小动作。 他轻啄了一下她撅起的樱桃小口,不可思议地问: 生死 陰陽 繡 “你这张嘴啊,曾经就是得理不饶人。我西门府里所有小妾的嘴加起来,都没有你能说会道。会撒娇,会讨爱。” 他又钻进了她的衣领,一路的攻城略地之后,叹息了一声: “现在的女孩,就是爱什么A4腰、蜜桃臀、4cm手腕?还要锁骨放硬币、胸部夹铅笔?对于女人身材的要求、追求真是刻板、古板,导致她们以瘦为美,减肥药、催吐、节食…….弄得手感太差!” “想当初,我的潘六儿肌肤圆润,一搭手就是柔滑棉软。而这个樊六儿,整个一个柴落堆,哪哪都咯手。整容,胡填的啥吗?硬邦邦……唉,出水芙蓉,天然去雕饰的美,才是真正的美。” 樊六霄在他们后面落了一段距离,她越走越感觉不对劲,自己怎么无辜发冷?抬头看了看天,风和日丽、万里无云,没起风啊?怎么浑身发冷?还冒冷汗? 她叫住了他们: “林总,我要上楼去休息一下了,有些累了。” 林总看到她脸色苍白,她却拿眼看花璟末,花璟末却正在整理小狮子的刘海,像一个体贴入微的大哥哥,又像一个满含深情的恋人。 大林总听到久违的一声林总,有点恍惚,她不是一直喊自己“兴哥”吗?想想也是,在孩子面前呢,还是收敛一点吧!他不知道,在有花璟末的场合里,他宠爱的樊六霄总是想着要和自己撇清关系。他走过来,温柔地说: “我喊小眉过来陪你上去,我还有话和璟末他们说。送走了他们,我就上来陪你。” 樊六霄嗯了一声,就由眉儿陪着上楼了。 西门大官人紧跟其后,她虽然玩死了他,可是,她曾是自己最宠爱的小妾。在弥留之际,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她,层苦苦求吴月娘善待她。他还是迷恋她,就像鸟儿迷恋天空。 剩下了这三人,小狮子依旧一边一个,他们像最幸福的一家人。这个时候,大林总说出了酝酿已久的话: “璟末,我想……给你和小狮子举行一个订婚仪式。你父母那里,比较排斥我们——送的东西不收,连门都不让进。你是怎么考虑的呢?” 花璟末以为是询问二号拘禁地有关的事宜,没想到开口竟然是订婚——太突然了吧? 这个时候,小狮子拉了拉他的胳膊,他的眼睛对上她的黑眸子,他没得选,他柔情万种地说: “那要看小狮子愿不愿意当我的新娘子喽?” 鬼籁 小狮子不顾老爸在场,环住他的脖子就吻了他一下脸颊,开心地说: “愿意,当然愿意喽,只要是跟着璟哥哥,吃糠咽菜,杀人放火,我都愿意。” 大林总点了一下她的鼻尖,宠溺地说: “你个小女孩,不知羞不知臊就算了,还说什么杀人放火呢?反了你了!” 大林总转过来对花璟末说: “那就由我敲定日子,准备宴席,到时候你们两个主角按时到场即可!一切都不要你们操心,你们上好班,谈好恋爱,我就等着抱孙子喽!” 小狮子一下子跳过来,捂住他的嘴说:“老不正经的人说得就是我老爸,说什么……”自己还说不出来,羞红了脸,像秋天里的红柿子,看得花璟末超爱,想要上去咬上一口。 上班时间到了,大林总乐呵呵地把他们送出了大门,由小狮子的贴身保镖小周,一一送他们去单位。 花璟末回到自己的办公室,一个劲地发愣,自己又一次控制不了自己。第一次,是在“姥姥大锅台”,自己控制不了附身在自己身上的西门大官人,上了美色计也就算了。怎么每次见了林虺儿就全身心地被她吸引,非和她腻歪着才舒服呢? 还有订婚,借用古代女人“初嫁从亲,再嫁由身”再嫁的话,用在自己的身上,也应该是“初娶从亲,再娶由身。”可是,自己的再娶并非是由自己而定啊! 自己到底是怎么了?当着小狮子面,何止订婚,就今晚洞房都是人生最喜的事了。可是,一回来,想到和小狮子订婚,心里就凉了个透,自始至终,自己想的可都是那个人——白丽华。 白丽华,对了。她中午下班的时候好像来找我,我一见到小狮子,身不由己地撇下了她。她,她,她怕是伤透了心。我,我,我怕是落下了一个渣男的恶名。 NPC 左右仙人掌 对,我要去找白丽华,还上什么班?谁爱上谁上去,我马上就要身不由己地嫁了别人了!什么吗?气糊涂了,我是娶的男方啊!什么时候成了待嫁闺中的小娘子了? 他非常奇怪,自己回来好一阵烦恼、自省、自愧、抓狂……都没有引来心底的那一个声音,他此刻莫名地想念他了——西门大官人。 好歹出来,陪我说阵话啊!父母、同事、朋友不能说的话,都说给你了,你或是安慰、或是讽刺、或是激愤……都让我心里好受。 极限 他在心里头次撕心裂肺地喊着: “西门大官人——西门大官人!限你十秒钟,阴魂归位,不然将你彻底扫出门!”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都市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都市异能 西門慶之九世劫 ptt-一八六 神仙府亂成一鍋粥,賠了夫人又折兵

小說推薦 – 西門慶之九世劫 – 西门庆之九世劫 本书首发17K小说网站,支持正版阅读! 《历劫之九世花璟末》电影片场:第175场第1场次——乱成了一锅粥。 前夜,西门大官人在十八弯的山山道道、村村巷巷,以神仙府邸为中心,刮起了一场场以“除骗安良 造福相邻”为主题的正义之风,使得神仙府邸在迎来朝阳的同时,迎来了一帮帮找后账的,随即这个云雾缭绕的人间仙境乱成了一锅粥,不!是多锅……还有一些在路上赶来熬粥、添柴火的受害者…… 昨晚被支出去送腰痛老者的那几个人还没回来,自己“牛骗局”又演砸了,几个人刚出去找牛了,又来了一个喝了符水上吐下泻、昏迷不醒的中年大叔,李神仙真是焦头烂额!他继续派人手送医院看病。 神仙府邸闹了这么大的动静,住在这里的大壮与小林子也早有耳闻,他们心里没底了,李神仙通神灵验指数嗖嗖地往下降。 他们二人一商议,“天字第一号”的加急费已出了,王司机也修好车了,随时就可以返回了。干脆死马当作活马医吧!先把这尊大神请到大哥那里折腾一番再说吧! 他们也寻到前院,催促着李神仙移驾双福市。只是李神仙有些迟疑,面露为难之色,然后搪塞了这么一句: “你们莫要毛躁,本神仙移驾、出山的时间、地点、同行之人都是要打卦卜算一番,一定要选吉时、吉地、福人才行,那能说走就走呢?” 小林子赔笑道: “可是,神仙,您捉鬼如救火,十万火急的事啊!您必须在今天之内到达林公馆,否则我大哥的生意被那鬼又给搅黄了,我们的损失就大了。况且,我们出了那么多的费用!” 李神仙还在摆谱说: “出行时间由我定,你们等我的通知,今天之内到那就好。你们房子闷了,可以在我这个神仙府邸好好游游,这里的景致,不比外面的公园差。” 朱門 李神仙刚说完,准备返回“神仙台”点的时候,一行人又涌了进来,看似又是闹事的。 小林子声音故意提高说: “我看……这神仙府邸的好戏一台连着一台演,真个是好戏连连,比不会说话的花花草草可好看多了。” 小林子他们一副看好戏的劲头,让李神仙他们粗气直喘,但没工夫搭理…… 等李神仙赔钱、道歉处理完这帮人,接着就是丢了牛的那家人带着村里的乡亲们寻来了,那位老太太又颤颤巍巍地走不动路了,一到院子,一屁股坐下去就起不来了,索性躺着匀气,差不多了才开口说: “乡亲们,找不到牛,我老婆子也活不成了!” 有一个老妇人走过来说: “大姐,我听三儿说老神仙当着许多人的面,不是和你说定好了吗?找不到牛的话,十倍奉还,说是要给你两万元!” 对……说是这么说的……李神仙可要说话算数啊……村民们七嘴八舌地嚷开了。 魔动九天 因此,还没等这位老婆婆和李神仙正面交涉,李神仙已经吩咐账房支出两万元的现金,给了老妇人。看着一头健硕的黄牛,还能变成这两沓子钱,老婆婆心满意足地爬了起来,和村民们揣着钱,心满意足地回家了。 李神仙还能听到他们往出走的对话——你那只牛,卖个好价也就是个一万五……等于没丢,还赚了……嗨,丢牛最后变成了卖牛,老婆子有福哦! 西门大官人的阴魂刚刚回来,就和刚刚交涉成功,往出走的村民们撞了个满怀,听到他们说值了、赚了、真是有福的话语……真是打魂底里高兴!他——西门大官人,终于可以做好人好事了,他感觉自己魂杆子可以挺得更直了。 做了好事的西门大官人感到神清气爽,丢牛的事让李神仙那些骗子们倒打一耙,可以说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他就是要让李神仙的外号倒台——拆了他的招牌,封了他的飞仙台,把骗的钱财能吐多少吐多少,阻止再害人、敛钱! 他思量了许久,这不是一天两天能办到的,得一些时日让大家看清他的真面目,还得找一些证据,举报李神仙盗团伙盗窃、骗财、非法敛财…… 从昨晚到现在,已经给揭穿、破坏了几起骗人的把戏,也没有伤害到他人的利益——那位腰疼的老大爷,根本不是什么腰椎损伤,过几天就能恢复如初;昨晚上吐下泻的那位,也是吃了不干净的东西再受了凉风,过几天就好;昨晚让捉鬼的那几家,根本没有鬼,不过是心理作用,再给他们吹吹阴风,让他们认为李神仙的法力失效而已…… 总之,昨晚到现在,已经动摇了李神仙的 一点点仙基和威信,还需要在随后的几天里,让他卦卦失灵、算算失准、套套败露,最好能让他吃点官司,让上面的人把这个骗子神仙窝给端了…… 《历劫之九世花璟末》电影片场:第175场第2场次——李神仙自省中。 回到“飞仙台”的李神仙,坐在蒲团上,看似在打坐入定,实则心慌意乱,他不知道从昨晚开始,怎么平常的把戏就失灵、失控了呢? 李神仙思忖:已经有一个月,白狐的灵魂没有入梦来了。记得第一次入梦,是在山洞里自己的生意伙伴起了杀心的那次,生意伙伴被自己吓跑了。自己也虚脱了,恍恍惚惚中,白狐的身影轻飘飘地入梦来。 它看着是长大了,可是没毛没皮了,血淋淋地站在洞口,说了几个方面的意思: “我是你小时候救了的白狐,你照顾了我十五天,我因为思家心切,就离开了山洞。但是,我经常在你经过的路段等着你,你扔在山洞里的猎物,一个不落地进了我的肚子里。最后,我再次落入敌人的陷阱,再也没有遇到如恩人你一样的救星。死了之后,我不愿跟着鬼去打入六道轮回,因为我还没有报恩,所以留了下来……” 之后,白狐第二次入梦来,说村上的人已经传言自己料事如神,是神仙再世,它愿意帮助自己成为远近闻名的占卜算卦大师,帮助自己脱贫致富。但是,白狐与自己约定好,只能在初一、十五的时候它附身在自己身上开卦、开算,其余时间仍然采药、卖药…… 刚开始,我还能遵守约定,可是——来钱太容易了,赚得也太多了。之后,自己就猪油蒙了心,为了灵验、为了赚钱,就走上了违法犯罪的道路…… 记得最后一次见到它,是在一个月前,它说近二十年的光阴,自己已经积攒了很多的财产,也干了许多昧良心的事,让自己早早向社会捐助做善事,不然会有人来终结自己的罪恶事业…….还说自己的归期到了,归期到了? 难道,正如白狐所说,自己的末日到了?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都市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nwstk精彩都市小說 西門慶之九世劫 ptt-一六九 豹子被逼離開豹窩,熟人作案輕而易舉閲讀-g3x7s

小說推薦 – 西門慶之九世劫 – 西门庆之九世劫 本书首发17K小说网站,支持正版阅读! 《历劫之九世花璟末》电影片场:第159场第1场次——豹子逃离老窝。 豹子找啊找啊,一无所获,差点跪下去石像女开口说话、指点迷津,可是一切都是徒劳。 斗战三国 三国阿飞 他红着眼睛怒吼: “他个奶奶的,全跑路了,是什么个情况呢?你们是……小菜鸟背叛了我,一起跑路的?还是糟老头子被鬼救走了,顺带着捞走了小菜鸟?还是人看丢了,小菜鸟吓得自个跑了?” “他奶奶的,反正是跑了!我也跑路吧!等着挨宰呢?可是,祖传的宝贝还在小林总的手里押着呢?算了,跑路后还能落下个家当——五十万,连欠大哥的二十万也一笔勾销了!” “砰砰……”豹子又开始了一顿的乱砸,边砸边骂: “奶奶的,多亏都跑了……跑得好!跑得还提醒了老子,还是脚底抹油——溜之大吉吧!” 他想好了这一切,对陪伴了他几年的几尊仕女石像还有些许不舍之情。摸摸这个脸蛋,捏捏那个鼻子……还有新添的一尊“东方维纳斯女神”,他说了一声: “对不起,都是今早的那个鬼搅得我心烦意乱,打断了你一个胳膊,不过,这个造型怎么看着更美丽了呢?” 他也没啥可收拾的,胡浪荡了多半辈子,没家没舍,就窝在这个“豹子窝”里有十年的光阴了,乍说离开,竟生出了许多离情别绪…… 他锁上了门,走出了巷子,天大地大,两眼茫然,不知道该往哪里去? 《历劫之九世花璟末》电影片场:第159场第1场次——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第二天夜幕降临了,花璟末领着白世雄、武颖儿、小蔡三人,登上了南下的轮船…… 一声长汽笛声响起,花璟末他们知道轮船要开航了,心里的担心都放了下来。武颖儿和小菜鸟在自己的客房睡着了,花璟末来到了船舱。 他看到了西面夕阳落下去了,还染黄了天际尽头的一线水域,那一条黄色带子越来越浅,越来越暗,直到夜色越来越浓…… 船上风大,吹得他的头发迎风飞舞,他伟岸的身躯衣袂飘飘,还有他沉思……或者叫融入海河夜景的样子,真是一道迷人的风景线! “船上风凉,怎么没披上外套呢?”一道慈祥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是你呀!白伯伯。你看,河海上望去,那天上点缀的星星,像一个个蓝宝石,远在天边,又近在眼前……好像一伸手就能摘到!” “是呀,是因为海河辽阔吗?胸怀宽广?还是内心纯净、心底透亮?水上的星星似乎更明更亮,也更大!” 他们默默地站在船舷边,看了好一会儿星空,花璟末笑着说: “是因为现实生活太污浊不堪吗?怎么也收回不了投在星空里的眼睛!” “是啊!人心、人性,若如这星、这天、这水,该有多好!” 最终,花璟末不得不回到现实中来,问了一个他沉思良久的问题: “伯父,那天您去找市纪委的武书记,怎么会经历失踪、绑架呢?” “我根本没就没有见到他。” “哦?”花璟末吃惊不小。 “璟末,我跳楼自杀的事情闹得满城风雨,妇孺皆知。后来,我被你所救,他们对我早就起了戒心。” “他们……是些什么人?” “是这几年和我有利益纠葛的人,他们没有想到我得了严重的抑郁病。要是死了,他们就放心了。侥幸,我躲过了一劫。” “所以,他们对你的自首早有防备之心?” “璟末,我没有想到的是他们的手伸得很长,连武书记那里,都有他们安插的人,或是腐蚀,或是吸收,或是拉拢来的。” “是武书记身边的那个于秘书吗?” “你怎么知道的?” “丽华她下午六点多去了市政统办大楼那里 门房的一位保安说见过你,还有和你一起进去的于秘书。” “璟末,我头一天还在跳楼,第二天却去找市纪委书记,让人不得不浮想联翩,逼得人家下手。” 花璟末在心里思索:这个于秘书有问题,有胆魄,有决策,他没有因优柔寡断而错失良机。他坚决拿下了白伯父,直接切断了,白伯父的自首之路。 “白伯父,你和于秘书是一前一后进了大楼吗?他肯定是听见了你和门房保安的问话。” “是的,门房老董问我怎么来得这么早?我告诉他来找武书记。恰在这时,于秘书走了进来 听到了我们的对话。” 花璟末在猜想着这个于秘书接下来行动,是安排在办公室坐等武书记,还是以某种理由带离了这里?或是以某种理由阻止他们见面? 白世雄一边回忆,一边告诉他: “记得我走在前面,他略迟我两步,我们穿过中间好长一段路的院子时,还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记得在……我瞥见他似乎拿手机在一直发信息。” 跨上大楼台阶的时候,他突然叫住我说: “白局长,你今天是等不到武书记的。他今天去清河县的白羊镇出差了,我上去拿个资料,要给武书记送去。如果你的事情比较着急,你可以跟着我的车去。在他空闲的时候,你们再聊!” “我当时没有多想,他让我在大楼后面的停车场等他。我就绕到了楼后……” “你在停车场有没有遇到熟人?”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都市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i0ydz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西門慶之九世劫 一念花開瑩-一六八 菜鳥從善奔向新生,豹子撲空傻對石像分享-6juua

小說推薦 – 西門慶之九世劫 – 西门庆之九世劫 本书首发17K小说网站,支持正版阅读! 元素操控者 全能推销员 寒冬十三月 月 下 金 狐 《历劫之九世花璟末》电影片场:第158场第1场次——同是天涯沦落人,惺惺相惜! 开出了一段路程后,花璟末确定安全了,才有功夫理会后座上的傻愣小子。 他在后视镜上观察这个小菜鸟,年龄二十上下,此刻有点小紧张,他开口道: “小伙子,你好!” 小菜鸟还在发呆中,白世雄轻轻拍了他几下手背,他反应过来,忙说: “你好!爷爷的救星。” 花璟末听到此称呼,笑着说: “恭喜伯伯收得一个孙子!我今早去救那个姑娘的时候,可没有这个小伙子?” “是呀,花叔,我昨晚就不在二号拘禁地,我……” “你是豹子手下的?你看起来比长毛大哥手下的那两个小伙子还年轻。” “是,我是豹二爷手下……不,是豹子手下的……”小菜鸟十分紧张,就像被当场逮住的小偷,正在接受审讯。 “这位小伙子,你怎么称呼?” “花叔叔,叫我小蔡就好,他们……都叫我小菜鸟……” 花璟末和蔼可亲地说: “小蔡,不用紧张!人常说: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只要你改过从新,戴罪立功,社会、家人、朋友还是欢迎你重新做人!” “我是孤儿……没有亲人了。” “胡说,你身边不是有白爷爷吗?还有我——你的花叔叔,我们不会对你坐视不管,好好接受改造!” “好……花叔叔!”小蔡哽咽着低下了头,他被萍水相逢的两个陌生人感动了。不,不再是陌生人,是亲人! “璟末,你要带我们去哪里?” “白伯伯,双福市已经不安全了,我要带你们去几百公里之外的抿县。” “抿县?那是和我们省接壤的一个外省县。” “对,那个姑娘我已经安顿在那了,我送你们去和她汇合,之后我要送你们去南边,我一个亲戚家躲避!” “璟末,情况有这么严重吗?” “当然了,白伯父,昨天你已经落入贼人的手里了,能顺利脱身都是上天眷顾。我们可不能再大意了,他们可是一帮亡命之徒!” “是啊,爷爷,我们一定要逃得越远越好。我在这里干过两年时间,闻到的血腥气可不少啊!况且,我背叛了他们,他们恐怕要千方百计逮住我——杀人灭口! ” “小蔡,你脑子很明白嘛!很知晓状况,你现在就是这么个状况——现保全自己再戴罪立功吧!” “白伯父,你是……如何说动小蔡弃明投暗的?既救了自己,又救了小蔡。” “小蔡,他可怜,是个缺爱的孤儿,本性不坏,头脑清楚,弃恶从善、从头做人还来得及。我只要拿出真诚,真心实意地对他好……等这些事告一段落之后,我要送他去职业学校上学,学得一门技艺傍身!” 白父停顿了一下,泪眼婆娑地说: “就是……我没计划实现这些承诺……不是还有他的姑姑丽华吗?不是还有你璟末吗?” 出局 看着伤感落泪的白父,花璟末在心里说: 你没有这个机会,我何尝不在怀疑自己是否……还有这个机会? 想到此,花璟末强忍着泪花在眼眶里打转,有一刹那时间视线模糊…… 他的伤情牵醒了西门庆的魂灵: “老九,我怎么闻到了一股‘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的味道?你看,你们都是泪眼婆娑,惺惺相惜,怎么如此伤情?” 《历劫之九世花璟末》电影片场:第158场第2场次——豹子两次扑空! 从林公馆出来的豹子垂头丧气,像被抽了全身的筋。 他沮丧极了,他回想自己半辈子攒的家当,今早一个小时就消失殆尽,还欠上了二十万的巨款。 他在心里狠狠地骂道:你个恶鬼吃了我的七十万家底,不要让我逮住你,否则烧死你!还有这个林公馆,进了一次七十万没了,下次再像今天这样进去一次,命就没了!啊啊啊…… 再快要拐出巷道的豹子,看到脚底的一个石头,就像看到鬼了似的一脚就踢飞了,不偏不倚飞上了二楼一家人的窗户,砰朗——窗玻璃碎了,还落下来一些玻璃片。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都市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z6oxq精彩都市言情 西門慶之九世劫笔趣-一六六 豹落平陽被犬欺,拿出家底買性命-uqc3f

小說推薦 – 西門慶之九世劫本书首发17K小说网,支持正版阅读! 《历劫之九世花璟末》电影片场:第157场第1场次——豹哥负荆请罪。 豹哥屁滚尿流、连滚带爬地来到了林公馆的右边小楼里,等待上面的惩罚。 他惴惴不安地等在一楼大厅,已有一个小时了。他坐是不敢坐的,跪也没说跪哪,他就画地为牢,乖乖地站在那里…… 深秋时节,天气凉爽,他却一个劲地冒冷汗,他提心吊胆,自己失手放跑了人质,不知道上面要如何处置自己? 手下的人出出进进这座小楼,豹哥有认识的,也有不认识的。过了一会儿,大哥身边的第一得用大将小林子下来了,他怯怯地叫住: “小林子大哥,烦请通报一下,我来领罚了。” 小林子厌弃地看了看他,说: “你跟着大哥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大哥的规矩你不懂吗?怎么就把人管丢了呢?” “他……他说得头头是道,连昨晚……” 本源不朽 “行了,留着这话亲自给大哥交代吧!他正在上面陪几个要员打麻将,待会儿罚你,先脸朝墙站着——面壁思过吧!” “是!是,小林哥。”此刻,点头哈腰,唯唯诺诺的他,那还是威风八面的豹哥?早已是卸了爪子,拔了牙齿的一头病豹…… 豹哥面壁思过,听着墙上的挂钟啧啧啧……地一分一分走着,他还在回想着今早的经过……不可能知道这个……不可能知道那个……顿时,他的脑袋里写满了“不可能”和“白见鬼”。 想着,想着,他突然“啊”了一声,抱着头蹲了下来,婆娑着头,自言自语着脑子里一直闪显的那些话…… 小林哥经过的时候,看到他这个样子,忍不住朝他的屁股踢了一脚,骂道: “你在这里给谁装疯卖傻着呢?谁吃你这一套?好好想想看给咱们的大哥怎么交代吧?” “小林哥,我没有装疯卖傻,我早上真的是见鬼了!” “见鬼了,见鬼了!你怎么没让鬼把你的魂勾走呢?我看是鬼都见你是个废物,看着恶心……呸!” 说完话的他,还朝他的脸上吐了一口唾沫,偏偏就吐在上嘴唇上,豹哥准备用手擦掉,小林哥厌恶地呵斥道: “不许擦!用舌头卷掉,咽掉!” 豹哥听到此,将抬起的手停在了半空,没去擦,也没收回,眼睛却越来越气愤,越来越通红! 突然,他超前了一步,用手将小林哥的衣领攥住,另一个手上去就是一个脆生生的耳刮子,大喊: “你个狗仗人势的家伙,欺负到你豹哥的头上来了?豹哥出来混的时候,你还穿着开裆裤玩过家家呢!” 最强改造 顾大石 啪啪……小林哥的手也没闲着,左右开弓给豹哥了两个耳光。 豹哥完全被他激怒了,骂到: “好你个小子,敢打你爷爷,你活得不耐烦了,爷爷就带你去死,让今早的鬼把我们的命都勾走!” 说完,他用自己的大肥头就要装向小林哥的小白头……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二楼楼梯上一个人发话了: “住头!”豹哥听对了,不是叫他猪头,也不是住——手,而是住——头! 眼看他的头就要肇事的时候,听到踩刹车的命令,他来了个猛急停,与小林哥的头来了一个“一厘米之恋”。 豹哥扭过头一看,是大哥——小林总林兴安。他用力放下小林,把他推了个趔趄,倒退了好几步…… 部落冲突之明齐日月 “大哥!”豹哥一步跨三个台阶上了二楼,像一个做了错事的孩子一样站在了小林总的面前。 “跟我进来!”小林总脸色阴沉地走进了小书房,哐当一声关上了门。 “大哥!”进来之后,豹哥不知道是站着好,还是跪着好?看他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小林总用手指了指旁边的椅子。 赐座了——虽出乎豹哥的意料,但他还不敢完全放松地把自己塞进椅子里,他屁股占了一点位置,小心翼翼地斜坐着,准备随时罚站或罚跪! “豹子,你跟着我干,有多长时间了?” “大哥,十年零三个月了。” “这次是头回吧?” “是大哥,这次是有史以来的第一次失手,谁知道竟然栽在一个臭小子手里了。” 豹哥一脸的羞愧难当…… 邪帝蒼龍 哲哥好寂寞 “这次,这一票我们共得五十万大洋,那两个小子分得了二十万,那二十万是他们应得的。” “我们的人票在关押的时候丢了,误了人家的大事。按照道上的规矩,我们不但要把得的吐出来,还要赔偿人家相同的数目。” “给了那两小子二十万后,还剩三十万,全部给人拿出来,还差七十万的缺口,你说这七十万谁掏?” “大哥,人在我那里丢的,这个钱我掏!可是我全部的家底就是个五十万,求大哥先垫支上!我以后慢慢给大哥还。” “豹子,你是跟着我干的元老重臣了,人丢了,你可是丢脑袋的岔。念你跟我的时间长,又念你是首犯,用钱买你的命,我是法外开恩了。” “谢谢大哥!这两天我就把钱凑齐!” “豹子,若有下次,用啥都买不了你的命了。” “是,大哥!”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都市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gq3z9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西門慶之九世劫-一六五 人自作孽不可活,策反浪子金不換讀書-3aywm

小說推薦 – 西門慶之九世劫本书首发17K小说网,支持正版阅读! 《历劫之九世花璟末》电影片场:第156场第1场次——立地成佛,回头是岸。 咚咚咚……咚咚咚…… 吓得菜鸟一大跳,他走过来拉开了门,白父使劲挣扎着,手脚并用…… 菜鸟一把扯掉了他嘴上的胶带,骂骂咧咧: “你个糟老头子,闹什么闹?” 这个小蔡就是山中无老虎的霸王猴子,这会儿在被捆手脚的老人面前耀武扬威了起来…… 白父深懂“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道理,况且还落在别人的手里了,便求告道: 我们不要说永远 八宝是个好青年 “这位小哥!行行好,昨天到现在水米未进,肚子早都饿得咕咕叫了。求你,好歹给我吃点、喝点吧!要是饿死了我这个糟老头子,你对上面也不好交代,不是吗?” “去去去,真是烦,要吃就要吃的,说这么多话干嘛?等着,去给你拿!” 白父在心里给自己比了一个胜利的V……他不一会进来了。 小蔡把他的胳膊解开,给他扔了一包干面包,再给他倒了一杯凉水。 三傻之異想天開 昊月公子 干面包就着冰凉水,一个劲地往嘴里塞,吃得有滋有味……他想到总比战争年月里、年馑月里人们吃草根、吃树皮强多了。 宝贝红娘 他吃着吃着慢了下来,他想到了自己那些“辉煌岁月”—— 别人对他白世雄有所求时,把他当财神爷的敬,当土皇帝的招待。 想当初自己动辄出入的是高档酒店、高级会所——吃饭,一桌子可以吃掉几头牛,上万元一桌的菜肴精致到不知如何下筷? 赌博,他们管保让自己赢个盆满钵满,炸牌摸到手里不敢炸,打下来送自己胡; 娱乐,十六七八碧玉年华的大姑娘自己不敢染指,十三四五岁舞勺之年的小姑娘他们也敢送来,女孩、女人这一块,自己没有作孽。 全合金兵種之信仰 想来就是将来下了黄泉,阎君审判,也会对自己法外开恩一点,自己没有糟蹋一个黄花大闺女。 就是收了他们的好处费、回扣、股份,当初自己是这样想的:自己的独生女丽丽三十好几了不谈婚论嫁,没有伴侣,将来自己老了,谁来照顾她? 人人都说,钱不是万能的,但是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钱给人能带来最大的安全感;钱就是一个人的脊梁,一个人的精神支柱…… 为了女儿、老伴,自己在他们面前丢失了拒绝,不会拒绝一切的腐蚀、拉拢、贿赂……而且,胃口越来越大,胆子越来越大,房产越来越多,烦恼也越来越多…… 延伸的世界 随之而来的还有几少——睡眠越来越少,开心越来越少,健康越来越差,精神越来越弱,幸福越来越少…… 自己钱迷心窍的时候,就把不该享的福享完了,才会有现在的跳楼自杀、网络丑闻、被绑拘禁、挨饿受苦…… 位面争霸系统 学生奶 “吃啊!怎么一包干面包把你吃得痴痴呆呆的?” “没事,小哥!我在想,人这一辈子,千万不能走错路。万事皆有个因果,种下什么因,将来就吞下什么果。我现在就是咎由自取,罪有应得!” 说着他眼睛红红的,小蔡看得眼软,问: “噎着了吗?喝点水吧!” “你叫小蔡,对吧?” “是啊!” “我给你说句话,你记着!” 他仰天长叹,说了声: “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小伙子,你早日离开这些非法勾当,或许还来得及。不敢有人命在手,否则一辈子就完了,就落个和我一样的下场。你年轻,一切都还来得及。” “我……我……你……”小蔡嗫嚅着,不知该怎么回答,他不得不承认,这个老头子说得对。 “我离开了他们,离开了这里,就成了一个流浪汉了。” “来,小伙子,扶我起来坐在椅子上,咱爷俩好好拉拉家常!” 小蔡竟没有开头的耀武扬威了,不知是被白父的悔不当初打动了,还是被他晚年的沧桑凄惨感染了?或是,再没有和谁能敞开心怀聊一聊了?他竟然鬼使神差地扶起他,让他坐到了椅子上。 “等等我,我出去给你倒杯热茶。” 白父又眼眶发红了,朝他和蔼可亲地点点头。 他想到自己没死是对的,自己还有机会挽救一个失足的灵魂,或许在自己的一番劝说下,小蔡会浪子回头金不换呢? 小蔡端着一杯水进来了,白父朝他招招手说: “孩子,你也过来坐坐。” 听到孩子一词的小蔡,眼眶也红了,长这么大,只有自己的爷爷这样喊过自己。此刻,他眼前这位头发花白,一脸风霜,皱纹丛生的老人,像极了他的爷爷。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都市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q61ax玄幻小說 《西門慶之九世劫》-一六四 小菜鳥苦約素炮,豹二爺白日見鬼推薦-8ls7p

小說推薦 – 西門慶之九世劫本书首发17K小说网,支持正版阅读! 《历劫之九世花璟末》电影片场:第155场第1场次——豹哥白日见鬼,情绪奔溃。 二号拘禁地。 花璟末带走了武颖儿之后,豹哥异常烦躁,总觉得今早上很多地方都不对劲—— 这个年轻人知道太多一号拘禁地、二号拘禁地的东西,连昨晚实施绑架的两人也知道,更加奇怪的是连十几年前只有为数不多的人约定的暗号也知道…… 还有更加奇怪的——今早的电话就是打不出去? 小蔡昨下午就溜号了,说去看小女朋友,自己没想到还会送人票来,想着对付一个糟老头子自己还是游刃有余,就放走了他,谁知出了这么多的事! 咚咚咚……有人敲门,他扯长脖子问: “谁呀?” “是我,小蔡啊,菜鸟啊!” 豹哥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开门,他被今早发生的一连串的事弄的七上八下,心里老不踏实。 他朝着门外喊,只有他和菜鸟两人约定的暗号: “三九二十八。” “二四一十六。” 天玄九變 啤酒花1號 哐当一声,门打开了,豹哥伸出了一个拳头,提着菜鸟的衣领就拽了进来,随后伸出头四处张望了一下——没有尾巴,就关上了门。 菜鸟楞在原地,不知道豹哥又咋了? 豹哥围着他转了几圈,上上下下打量了好几遍,看得菜鸟心里发毛,直发懵。还不敢先搭话! 最后,豹哥停了下来,用色眯眯的眼睛瞅着他,问: “说吧!几下?前头,还是后头?” “什么几下?” “装,你给老子装!你娃昨下午不是去看女朋友了吗?” 菜鸟不好意思地用手挠挠头,腆着脸笑着说: “好我的豹爷哩,人家都叫你豹哥,在我这个小菜鸟这里,您就是我的豹二爷,我就是您养的一只小菜鸟。你家的小菜鸟被人给叫菜了,各方面都不行……所以……所以,什么都没做!” “哄,你继续哄你爷!” 霸道易少来宠妻 復仇公主拽拽拽 葫芦兄弟之天命难违 风心绮 “池子里的龙王爷,灶台上的灶王爷,乃至九泉下的阎王爷,情急之下,都可以哄一哄。唯独不能骗豹二爷。” “你这小子嘴甜,你说说咋回事吗?你爷爷经验丰富,可以给你出谋划策。” “豹二爷,不是我那个方面……不行,是我女朋友她说了,要把最美好的东西放到新婚之夜……” “唉,这瓜女子,先享受着么。若是来个大灾大难,一不小心就挂了,她还没尝过那个滋味呢,冤不冤?亏不亏?” “谁说不是呢?” “那你们整个晚上待在一起干嘛了?” “我们一直就是……最近网上挺流行的那个……‘约素炮’的践行者。” 重生之妇甲天下 攸攸水蓝 辉煌战歌 剑疯子 殤秋亂情暢 “什么意思吗?约炮还分荤分素啊?怎么搞得跟吃饭一样?” “约素炮就是……两个人睡在一张床上……只限于抱抱、搂搂,其余什么都不干……” 修真全能天才 聽小樓風雨 “这不是浪费光阴吗?浪费时间那可是图财害命。这种人最对不起的就是那张床了,搞啥哩吗?不敞开地浪,那他们搂着干嘛?” “豹二爷,我们就在一起,精神放松了下来,一起谈谈理想,谈谈人生,畅享一下美好的未来……” “扯淡,扯淡,真是够扯淡的。” 豹二爷又想起今早发生的令人不安的事来了,便从头到尾地给菜鸟讲了一遍,听到最后的菜鸟说: “豹二爷,打电话啊!接着给上面打电话!” 豹哥,猛拍了一下自己的肥头,如梦初醒似的拿出了电话准备打。 “豹二爷,求你隐瞒我昨晚溜号的事吧!”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都市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