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傑奏

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重生資本狂人 起點-第0781章 高爵士怎麼會嫌鬼佬部下多呢推薦

小說推薦 – 重生資本狂人 – 重生资本狂人 怡和这一轮宫斗的详细过程,外界不得而知,只能通过怡和总经理鲍富达宣布引咎辞职的最新动态判断出,应该基本落幕了。 相比于鲍富达的引咎辞职,纽壁坚的下台方式则要体面多了,他以个人健康为由宣布“退休”,争取在一个月内,完成职务交接,并在年底辞去怡和的董事,按照媒体的说法就是,黯然下台。 对于这个微妙的反差,明眼人并不算意外,虽然纽壁坚只是一位高级打工仔,但他还真不能被往死里得罪,因为怡和大班这个位置在香江非常特殊,比如,这一百多年以来按照潜规则,一直都是当然的港府行政局非官守议员,而且纽壁坚在香江经营多年,身上还有不少其它公职,以及诸如某某商会主席之类的社会机构职务,知名度不可谓不高,真要急眼了,随便爆料几条,引发舆论哗然,让怡和与凯瑟克家族的颜面大大受损,并没有什么难度。 既然怡和这一任高管层引咎辞职的引咎辞职,称病隐退的称病隐退,那相应地,怡和顺理成章地宣布,西门·凯瑟克接任董事会主席,戴维斯接任总经理,接下来的任何改革也都自然了,换而言之,凯瑟克家族成员正式接过怡和的具体运作,表面上解决债务危机,暗地里实现撤离香江的最终目标。 当然了,媒体的刨根问底,总是免不了的。像鲍富达这些引咎辞职的高管,倒是简单,被西门·凯瑟克扫地出门后,很快纷纷各奔东西,自找前程,离开了香江,只有纽壁坚,还得继续留在香江一段时间,以协助西门·凯瑟克彻底完成交接,难免就躲无可躲地被媒体堵个正着。 黑暗 聖經 离职补偿金不是那么好拿的,相比之前担任怡和大班时期的指点江山,挥洒自如,现在的纽壁坚,对记者们很是戒备,关于怡和高层震荡的内情三缄其口,最多略带微妙感情色彩地唏嘘一句,我只是一名打工仔,哪里懂得怡和接下来如何发展! 当被问及个人前途如何计划时,纽壁坚还算放得开,表示自己永远热爱香江,但恐怕在这里很难找到合适自己的职位了,言下之意,还是要离开香江的。 这话倒是实在,暂且不论西门·凯瑟克是否给纽壁坚定了竞业限制的条条框框,纽壁坚自己在香江就堪称已经做到头了,怡和大班再往上的位置,屈指可数,根本没有他的位置,而纽壁坚的年纪还不到五十岁,正处于商界人士的黄金阶段,距离真正退休还言之甚早,似乎也只有去空间更大的英国,才能摆脱香江这种“天花板”的限制,至于能否还像曾经怡和大班位高权重那样风光,就不好预测了。 简而言之吧,在可预见地的时日无多留港期间,随着包括港府行政局议员在内的怡和大班光环伴生身份逐一失去,纽壁坚的心情肯定不好受。公司的正治斗争也是正治斗争,失败者就要承受自身原有价值失去的后果,而这种落寞心情,肯定不是领着两三千港元薪水的社会基层人等所关心的。 暗自把第一关注点放在即将到来的港元危机上,并正按照自己的节奏,低调进行各种带有伏笔意味的社交活动的高爵士,便在香江会的临时会馆里,看到了纽壁坚正喝闷酒。 注意到高弦的神情变化后,一向消息灵通的易慧强,低声向自己的妹夫解释道:“最近几天纽壁坚在这里见了一些英国那边的商界人士,似乎对意向中的职位不太满意,估计借酒消愁呢。” 朝野 高弦点了点头,“二哥,你帮我留意一下纽壁坚,等我忙完了,和他私下里聊聊。” 易慧强微微一愣后,试探道:“你该不是想把他收为己用吧,我必须多说几句,做个提醒啊,此人和咱们可是你来我往地斗了很多年,不是一路人呐。” 高弦笑了笑,“纽壁坚和西门·凯瑟克在经营理念上的明显区别在于,纽壁坚专注于香江,而西门·凯瑟克则是,反正怡和已经在香江捞了一百多年了,也是时候撤退了,不吃亏。” “从这一点而言,纽壁坚还是很符合我的胃口的,而且他并非庸才。至于双方之间的过节,倒也算不了什么。” “想一想上个世纪的托拉斯标准石油,它的大股东里,很多都曾经是约翰·洛克菲勒的激烈反对者,可最后还不是被约翰·洛克菲勒拉入自己的阵营?比如约翰·阿奇博德,进入标准石油后,成了约翰·洛克菲勒委以重任的二把手。” “我是不会嫌弃多几个有能力的鬼佬部下的,就当师夷长技以制夷了。” 易慧强直咧嘴,“可我现在过去和纽壁坚聊什么啊?” “随你。”高弦一摆手,“反正等我谈完事后,要看到纽壁坚。” 推辞不过的易慧强,只好从自己的存酒里,挑了一瓶不错的,也合适的,然后过去找纽壁坚,打招呼道:“好巧啊,钮璧坚爵士,不耽误你谈正事的话,一起喝两杯。” “那当然荣幸之至了,正好已经谈完事情了,不知道怎么打发时间呢。”纽壁坚笑着站起身来,“易生也来这里会朋友吗?” “我这种闲人,就是到处乱逛。”易慧强一边娴熟地打开瓶塞,一边闲聊道:“这是我收藏的一批智利红酒,论名气肯定不如法国红酒了,但智利红酒也是法国人后裔酿造的,品质有其独到之处,我们就当尝尝鲜了。” 纽壁坚打趣道:“想必是高兴集团的国际贸易,让易生近水楼台先得月了,这瓶酒虽然名声不显,但必是得益于当地独特自然优势的极品无疑。” “没那么夸张。”易慧强哈哈一笑,“再说了,好酒才配得上纽壁坚爵士的身份嘛。” “我的这些身份,很快就全都离我而去了。”纽壁坚轻轻地放下酒杯,明人不说暗话地诉了几句苦,最后话锋一转道:“对了,还要多谢高爵士送的人情,让我们这些人离开怡和的时候,不至于狼狈不堪的同时,还两手空空。” 爱你一千零一夜 莫以薰 一听这话,易慧强不由暗自嘀咕了一句,看起来有门啊,他转念一想,又释然了,屁股决定脑袋,纽壁坚都要彻底离开怡和了,惠而不费地称赞高爵士一番,结个善缘,再正常不过了。 “我这位妹夫的仁义,那是有目共睹,众所公认的。”易慧强顺着这个话头,狠狠地夸奖了一通高爵士的义薄云天,然后貌似无意地打听道:“纽壁坚爵士已经在英国那边另谋高就了吗?什么时候离开香江,我好给你摆酒践行。” “还没做最后决定,不过,我夫人和孩子已经先一步回伦敦做定居那里的准备了。”纽壁坚打了个酒嗝,“我离开香江的具体时间,仍然要等到明年,还有很多琐事,需要料理呢。” 易慧强唏嘘道:“这些年,纽壁坚爵士不但是香江商界的领袖,还热心香江公共事务,对香江社会各方面的发展,都有贡献,真要离开了香江,那可是一大损失啊。” “我和记者说的是实话,我真的热爱香江!”借着酒劲,纽壁坚对自己的“坎坷经历”更是黯然神伤,本来自己在香江属于顶级大佬的人物,可到了别的地方,无非就是个职业经理人罢了,郁闷之下,他举起杯子,一饮而尽,“好酒!” 易慧强眼珠一转,旁敲侧击道:“以钮璧坚爵士的成就,留在香江,继续为香江的发展做贡献,应该是手到擒来的事情吧?” 纽壁坚只是有几分醉意而已,进而仍然惦记着维护自己的尊严,含糊应对道:“香江商界让我黯然神伤,离开也是好事。” 易慧强赶紧把话往回拉,附和道:“是我没想周全,纽壁坚爵士那可是万人之上的大班,香江商界哪能有人值得你服气啊。” 纽壁坚还没飘,连忙摆手道:“此言差矣,高爵士就是我衷心钦佩之人。” 说高弦,高弦就到! 门一开,高弦探进来半个身子,“强哥,你跑到这里喝酒呢,这么巧,钮璧坚爵士也在啊。” 说到这里,彷佛“巧遇”的高爵士,干脆兴致勃勃地走了进来,吩咐后面的跟班道:“去拿两瓶我存的好酒来。” 见高爵士突然现身,纽壁坚的酒意散得七七八八,慌忙起身相迎道:“高爵士,请坐……” 高弦亲热地把纽壁坚按回到座位上,“以前碍于身份有别,我和纽壁坚爵士没有把酒言欢的机会,现在,这个心愿终于可以达成了。” 易慧强大着舌头出主意道:“妹夫,刚才我还在惋惜,纽壁坚爵士离开香江,是香江的一大损失呢,不如就像和记大班韦理那样,你把纽壁坚爵士请过去,两全其美算了。” “对啊!”高爵士恰到好处地眼前一亮,“纽壁坚爵士,我对你可是求贤若渴啊,你只要肯答应过来帮忙,我愿意按照米国那边商界的流行做法,给你股份、期权之类的回报。” 一听高爵士的表态,纽壁坚的反应别提多复杂了,有心答应,顾虑太多;可要拒绝,又实在舍不得,纠结得差点转头去撞墙。 高弦突然醒悟过来,一拍大腿道:“是我冒昧了,纽壁坚爵士刚离开怡和,就来帮我,必有很多不方便,甚至会因此触怒凯瑟克家族。” “这样,纽壁坚爵士,你先帮我处理英国或者一本那边的业务,等风头过去了,你再回香江帮我主持大局,如何?” “多谢高爵士的赏识。”羞羞答答的纽壁坚,欲拒还迎道:“还请高爵士容我考虑一下。”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都市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重生資本狂人 txt-第0779章 鬆鬆脖子可以,但要管好嘴

小說推薦 – 重生資本狂人 – 重生资本狂人 高爵士和港督尤德会晤的格局,肯定不能总围绕着半死不活的怡和打转转了,香江经济这个大话题才是高弦真正关注,港督尤德也必须尽职的正事。 实际上,别看港府因为出现了财政赤字,已经决定加税了,但任何措施的效果都需要时间才能显现,而按照当前的大形势推断,下个年度港府财政还会出现赤字,并且应该不会低于目前的三十亿水平。 毫无疑问,港府财政吃紧,是现阶段香江经济不景气的一个反映,这时候还不对近在咫尺的北面庞大市场的价值不重视,那就是白痴了。 做为香江经济重头戏的进出口贸易,去年,也就是一九八二年,超过了三千三百亿港元,其中,内地的进口占到了百分之二十五,内地的转口超过了百分之二十一。 根据高益的研究,如果不出什么意外的话,今年香江经济进出口贸易应该可以增长四分之一,其中的内地的转口明显增长,所占比例从原来的五分之一升至三分之一,与内地的进口一道,分别成为香江进口和香江转口里的第一,进而内地取代米国,成为香江最大贸易伙伴的时间,也就是接下来的两三年而已。 而这个“如果”的前提,就包括香江的国际金融中心地位不倒,尤其在当前特殊正治气候下,港元不要真的被英国人的正治筹码游戏玩脱,变成废纸。 “撒切尔夫人访华快过去一年了,时间虽然不算长,但港元贬值加速,幅度将近三分之一,可谓触目惊心,而正府对于金融市场上的港元资产被抛售、投机者利用人心浮动大肆炒作等等乱象,一直没有采取应对措施,万一局面真的失控,后果将是灾难性的。”说到这里,高弦的话也变得干脆直白了,“在香江经营一百余年的英资,无法独善其身,也会蒙受惨重的损失。” 对于高爵士痛陈的利害关系,港督尤德自然明白,但他终究还是要听命于英国那边的意思,伦敦以交一个烂摊子做要挟,肯定不会仅停留于口头。 老公大人,莫贪欢! 渝唐子卿 “我明白,高爵士做了很多货币政策方面的工作,但术业有专攻,我也要尊重财政司彭励治的决定。”港督尤德遗憾地摊了摊手。 高弦想了想,提议道:“督宪,辅政司夏鼎基卸任财政司之前,委托高益负责一亿美元外汇基金的投资,不是我邀功,收益可观;现在正府财政压力这么大,不妨参照此模式,扩大高益负责的资金规模,进而更多地为督宪解忧。” 港督尤德听得眼前一亮,这件事自己倒是可以做主,比如追加一亿,要知道,高爵士的赚钱能力,有口皆碑,现在他自己愿意贡献,岂能错过。 欣然同意之后,港督尤德主动示好道:“我听说高兴能源在青衣岛港口的二期工程,进展顺利,很想实地见识一下。” “督宪肯莅临指导,高兴能源当然求之不得。”高弦领情道。 说起来,旨在配合香江期货交易所发展,提高实际货物存储和交割能力的高兴能源青衣岛港口二期工程,确实挺让人瞩目的,毕竟,现阶段地产业还处于谷底的香江,大兴土木的动作,心照不宣地凤毛麟角嘛,可鸡的屁的增长,少不了基础建设的贡献。 不过,表面上高高兴兴地从港督府告辞出来的高弦,上车后,还是难掩烦恼地叹了一口气,港元这一劫,终究还是躲不过去啊,但话说回来,没有坏那显得出好来,不经历大乱怎会知道大治的珍贵? 等高弦回到中环新华人行顶层的高益总部后,掌管有利银行的陈祖泽、负责高益日常事务的叶黎成、领导香江期货交易所的马时亨,已经就位,做好了汇报工作的准备。 “怡和现在焦头烂额得胆子都吓破了,居然动用港督尤德这个资源,要我表态,没有收购怡和的想法。”高弦打趣道:“照我看,怡和脖子上的绳子,可以暂时松一松,但他们也要管好自己的嘴,别再到处嚷嚷,演苦情戏了,至少接下来的两三个月,我想耳根清净一些。港督尤德基本同意了,增加高益负责外汇基金投资的规模,很容易让人眼红地说三道四啊。” 三人扫了几眼高弦随手丢在桌上的报纸,那上面已经谈不上内容新鲜的报道,绘声绘色地描述着高氏财团如何强大,相比之下,百年怡和怎么走了霉运,衰败不堪,可怜兮兮地任人宰割,只要被高氏财团收购,便正式宣告,香江华资彻底胜过了香江英资,创造了新的历史。 这种事情,做得说不得,尤其在当前这种特殊时期。英国人也不傻,以前你弱小,喊两句自强口号,权当看笑话了;现在你具备真正的威胁了,怎么可能还听之任之,要知道,现在的香江,距离移交,还有十多年的时间呢,下绊子的机会,真的太多了,就算不会伤筋动骨,也够恶心的。 “怡和高层仍在内斗不休,今年上半年西门·凯瑟克常驻香江,开始出任怡和的执行董事,就露出了赶走怡和现任大班纽壁坚和总经理鲍富达,自己取而代之的意思,但纽壁坚的任期还有很长的时间,加上自认没有什么所谓的过错,一直不肯就范。”陈祖泽思索道:“目前怡和还贷倒也循规蹈矩,卡脖子的手松一松,让其有更多精力处理内部争斗,以换取管好他们的嘴,应该谈得通。” “根据我收到的消息,西门·凯瑟克从华尔街物色的高级参谋已经到位了,还按照香江的习惯,起了个包伟士的中文名字。”高弦脸上露出谐谑之色,“西门·凯瑟克应该是准备自己接任怡和大班后,处理掉一些当前收益不理想的产业,以缓解债务压力了,而以纽壁坚为首的现任怡和高管层,恰恰没有凯瑟克家族这样的权力。” 叶黎成笑道:“我猜,纽壁坚应该已经认识到,凯瑟克家族铁了心让他下台的处境了,之所以还在争斗,恐怕是堂堂怡和大班提前离职的补偿,还无法令人满意。” 资历最浅,进而一直慎言的马时亨,也不由得被叶黎成逗笑了,“纽壁坚算得上劳苦功高了,西门·凯瑟克太小气的话,除了显得不厚道,还会暴露出怡和财政真的紧张的情况,印证了外界不看好的想法。” …… 几乎与此同时,西门·凯瑟克满脸悻悻之色地放下港督尤德的电话,“也不知道我们这位总督是不是蠢,高弦只是口头保证,不寻求收购怡和,他就答应再让高益打理一笔至少几千万美元的外汇基金。” “或许总督只是想通过这个消息让怡和领情吧,进而以后你别再为此事找他了。”包伟士微微一笑,“不管怎么样,有总督做中间人,我们算是有了缓冲时间,好通过资本运作,让怡和摆脱债务危机。” 西门·凯瑟克懊恼道:“但纽壁坚一直不肯主动下台,他在香江经营多年,颇具影响力,我还真不好把事情做绝了。” 包伟士直奔问题核心,“纽壁坚想要多少离职补偿金?” “我倒是试探过他的口风,少于一百万美金,肯定不行了。”西门·凯瑟克一脸的肉痛,“你也知道,目前港元贬值得厉害,美元价值坚挺得很……” 包伟士才不心疼不是自己的钱,“那就让纽壁坚满意为止嘛,否则的话,反而容易暴露出怡和的财政紧张实情。”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都市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精彩都市言情小說 重生資本狂人-第0776章 將來,個人電腦還會有幾種?閲讀

小說推薦 – 重生資本狂人 – 重生资本狂人 德州仪器露怯,多多少少地让外界有点意外,因为在现阶段的这个消费电子市场里,德州仪器属于巨头级别的存在,而且资格也老,一九五零年代押宝硅晶体管,并凭借价格优势,将其带到民用市场,制造的晶体管收音机相当成功,甚至IBM第一代首席执行官老沃森,特意购买了一百台这种产品,送给手下的高管们,以启发他们对大型计算机使用晶体管意义的认识。 说白了,德州仪器参与的价格战多了去了,从晶体管到计算器,都是赢家,可谓经验老道。 没想到,如今的低端廉价个人电脑价格战,竟然让德州仪器露出焦头烂额的迹象。 在其他人大为不解,连德州仪器自己都感觉到憋屈的时候,对个人电脑研究颇深的高弦,则见怪不怪。 诚然,德州仪器的技术底蕴确实非常雄厚,其个人电脑使用的CPU、半导体存储器、视频音频处理单元等等部件,都能自己研发和制造,以至于其它个人电脑和电子游戏机厂商,也向德州仪器采购所需芯片。 可惜的是,德州仪器“搭积木”的功力差了一些火候,将这些技术成果组装成个人电脑后,所推出来的产品,不讨喜。 当前价格战里,抢夺家庭电视游戏机市场份额的低端廉价个人电脑,外观形态有点类似物理实验室里示波器之类的仪器,其中的显示器,尺寸很小,和主机、键盘集成在一起,当然了,也可以通过调谐器,把图像输出到电视机上。 换而言之,产品集成度高,越发考验“搭积木”的水平,不管哪个部分出现了问题,都会影响到产品整体。 德州仪器目前主打的个人电脑型号TI-99/4A,是一个改进品,之前的TI-99系列,键盘设计因为对自己的工程师思维太迷信了,有点“反人类”,结果诟病如潮,进而销量很差,不得不被淘汰掉,并演进到如今的TI-99/4A。 不过,德州仪器的TI-99/4A,虽然性能优异,但相比于康懋达的Commodore 64,并不占太明显的优势;与此同时,在硬件延续性、软件兼容性、应用生态这些方面,做的不好,几乎没有德州仪器之外的第三方厂商,为TI-99/4A开发应用。 这就是一种个人电脑想要发展壮大、成为市场主流,所必需的基本素质,而德州仪器偏偏都有所欠缺,至少不如康懋达做得好。 “这个劫数,德州仪器已经不可能躲过去了。”在和霍华德·休斯公司首席执行官迈克尔·布卢门撒尔沟通时,高弦下了如是判断,“你和德州仪器那边接触得怎么样?” “有些德州牛仔很不友善,好在也有人对霍华德·休斯公司收购德州仪器并不排斥,尤其当德州仪器自己都承认,会被消费电子业务拖累,出现严重亏损后。”迈克尔·布卢门撒尔沉吟道:“海湾西方公司真愿意接受剥离出国防工程业务后的德州仪器吗,目前华尔街很多分析师都认为,即使保守估计,德州仪器仍将会出现至少一亿美元的亏损,而价格战的结果仍难预料。” “你尽管按照我们商量好的计划去谈判,德州仪器剥离出国防工程业务后的烂摊子,海湾西方公司肯定接,甚至不对德州仪器现高管层做引咎辞职的处理。” “这个保证,相信对包括德州仪器首席执行官马克·谢泼德在内的高管,很有吸引力。”迈克尔·布卢门撒尔心领神会地笑了起来。 和迈克尔·布卢门撒尔又确认过了一些要点后,高弦自然继续做资本运作方面的准备,这时候,他凑巧收到一个消息,香江那边的怡和,正在华尔街这边物色金融高手,以帮助解决怡和当前所面临的债务困局。 高弦的第一反应就是,恐怕不是怡和,而是凯瑟克家族,在找金融顾问吧。 因为高弦把香江的产业做为基地经营,加上港府给的行政局议员身份和英国给的GBE头衔,都提供了不少便利,所以,可谓功成名就的高爵士,这几年在香江的扩张,难免要照顾一些英国人的“颜面”,毕竟,香江置地都已经拿到手了,不能太贪心了嘛。 可是,怡和这块肥肉,高弦还想咬上几口,那就只好居于幕后了。 这段时间,他一直在北美这边,忙着争夺海湾西方工业公司控制权、重组海湾西方公司、整顿派拉蒙、部署世嘉参与价格战等等事务,也是为了不给怡和发牢骚的机会,同时,敬而远之敏感的香江当前正治气候,以及港府为了解决巨大赤字而计划修订税制所引发的纷纷扰扰。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虽然高弦有意“远离”了香江,但怡和向下坠落的速度,丝毫不受影响,估计凯瑟克家族已经对以纽壁坚为首的现怡和高管层,彻底失去了信心,于是决定家族子弟亲自出马,而物色更了解这个时代金融形势最新变化的顶尖高手,来担任顾问,便是不可或缺的一环。 其实,最近港督尤德已经在问高爵士什么时候返回香江了,毕竟,还是有不少事务,需要他本人,而不是代表,亲自发表一下意见。 那就回香江应个景吧,胜负还没有分晓的价格战,其实挺枯燥的,正好还要视察世嘉一本公司。 带着助手,登上了飞往东京的航班后,高弦碰到了一个熟人,一身社会精英打扮,方方面面都透着一种讲究的乔布斯。 此时的乔布斯,已经没有了之前那种反主流文化青年不喜欢洗澡所积累的体味,于是高爵士便放心地彼此坐近,畅谈起来,“史蒂夫,你去日本,是旅行还是考察?” “我想看看那里,有没有合适的磁盘驱动器供应商。”乔布斯的回答倒是没耍什么小聪明,可能是因为高弦把环宇个人电脑卖给了IBM后,双方不存在竞争关系了吧。 “你是想找尺寸更小的三点五英吋软盘驱动器的解决方案吗?”高弦笑了笑,“确实,现在的五点二五英吋软盘驱动器有点臃肿了。对了,镭射盘也是不错的存储解决方案,而且容量更大,今年世嘉的街机就尝试着推出了对镭射盘的支持。” 见高爵士说得头头是道,乔布斯立刻警觉起来,打岔道:“高爵士到东京干什么?” 焚 天 之 怒 “这不,北美市场上,个人电脑和家庭电视游戏机的价格战,进行得非常激烈,世嘉可谓深陷其中,所以我要视察一下世嘉一本公司的运作。”高弦不以为意地回答着,“对了,你有留心这场价格战吗?” 乔布斯不屑地哼了一声,“一堆电子垃圾乱战,没什么意思。” “不管怎么样,康懋达的个人电脑销量,远超苹果电脑数倍,甚至销售额也是如此,这就说明了,那些电子垃圾,自有其可取之处。”高弦悠悠地说道:“等这场价格战结束后,相信很多伤了元气的个人电脑厂商,都要吐血出局了,个人电脑行业百家争鸣的喧嚣场面,将会清净不少。” “史蒂夫,你觉得,将来,个人电脑还会有几种?” 我家的妖怪就是这么可爱 村长万岁_20191013012542 乔布斯还真被这个问题问住了,毕竟他已经不是当初的中二青年了,脱口而出,当然是唯有我的苹果电脑了,只会落得一个耻笑。 高弦亲切地拍了拍乔布斯的肩膀,“我相信,将来的个人电脑市场,只会剩下两种产品,而你负责的苹果电脑,是其中之一。”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都市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lm359好看的都市言情 重生資本狂人 ptt-第0765章 我的祕密文件萬無一失相伴-0vvt5

小說推薦 – 重生資本狂人 – 重生资本狂人 在斯蒂夫·罗斯这位华纳传媒首席执行官的婚礼上,高爵士可谓低调,但还有一个人更低调,只是跟高弦点了点头,但在婚礼结束前,却暗中示意高弦,趁着无人注意,一起悄悄地离场,这个人就是好莱坞另一家大电影公司二十世纪福克斯的老板之一,马克·里奇。 与此同时,马克·里奇的妻子丹妮丝·里奇,不动声色地走到了高弦空出来的位置旁坐下,非常自然地和帕特丽夏·赫斯特低声交谈着。 “我在不远处有一所公寓,过去聊聊如何?”马克·里奇试探了一句,见高弦点头后,便率先上了自己的车,启动带路。 高弦让自己的助理们分成两路,一路留下,一路随行,接着便坐上车,跟了上去。 路程确实不远,就在附近一个富人区,也就十分钟左右的样子,他们便到了。而借着这个间隙,高弦也在心里,把有关马克·里奇近况的情报,整理了一遍。 “高爵士请随便坐,我非常赶时间,先处理点东西。”马克·里奇连西装都没顾得上脱掉,便急匆匆地打开了保险柜,取出一叠文件,一边快速翻着,一边用力撕碎,并用打火机点燃。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对此毫不奇怪的高弦,坐在较远的位置,悠悠地问道:“马克,听说最近你惹上了麻烦,联邦司法部指控你逃税?” 马克·里奇不屑地冷笑一声,“高爵士相信这个指控吗?” 逃税这个罪名在米国属于万金油一般的指控,而且绝对正治正确,非常容易争取舆论的支持,马克·里奇摊上这种事,还是相当被动的。 高弦笑了笑,“看你的反应,没那么简单。” “我倒是想破财免灾,把什么狗屁的税款补缴上,可我的直觉告诉我,这只是一个冠冕堂皇的借口而已。”马克·里奇叹了一口气,把最后几页文件,也点燃了。 高弦试探道:“你的意思是,你在中东的生意,被联邦正府盯上了?” 至尊武灵 “反正,我已经做好最坏的打算了。”马克·里奇望着慢慢化成灰烬的纸张,苦中作乐地开玩笑道:“高爵士,我传授你一些经验,秘密文件一定要整理好,方便随时销毁,但也不能都放在一个地方。” 高弦抬起一条腿,放在茶几上,身体舒适地往沙发靠了靠,懒洋洋地回答道:“我的秘密文件万无一失!你要是有什么重要凭证,实在舍不得销毁的话,可以放心地交给我,帮忙送到你认为安全的地方。” 把所有纸张化成的灰烬丢进马桶后,马克·里奇的心情似乎轻松了一些,“这种事情,容易给高爵士带去麻烦,还是我自己处理好了。但还有其它一些事情,如果高爵士方便的话,还请高爵士帮帮忙。” 高弦很实在地当即表态道:“我们是很投缘的朋友,而且通过香江这个自由港,有不少商业合作,所以,无论是感情上,还是利益上,我都不希望你倒下。” “我就知道,高爵士的义气,举世无双,能交到高爵士这样的朋友,是我一生当中最大的财富。”马克·里奇松了一口气,“我确实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如果局面无法挽回,就离开米国,但我的妻子和三个孩子,不能跟着我到处流亡,而且我在米国还有不少财产,估计将会面临冻结的命运。” 高弦主动问道:“因此,马克你希望我帮忙,把米国这里的财产损失,尽可能降低,并照顾你的家人?” “对,就是这个意思。”马克·里奇用力地点了点头。 “马克,照顾你的家人,不在话下,这是朋友之义。”高弦思索道:“但保全你在米国的财产,就相当棘手了,仅是二十世纪福克斯的股份,就有几亿美元,极其扎眼,你在这方面,还有其它准备吗?” “确实如此,我也想到了这一层。”马克·里奇很坦诚地解释道:“高爵士,不瞒你,为了尽可能保全我在米国的财产,我并不是只请求了高爵士一个人。” “理解,理解,我一个人终归能力有限。”高弦不以为意地摆了摆手,“人多力量大,动用尽可能多的人脉,把握也相应地大一些。” “多谢高爵士的谅解。”马克·里奇拿出纸笔,一边写着,一边解说道:“二十世纪福克斯这边,马尔文·戴维斯是我的搭档,他应该足以独善其身,进而可以发挥作用。” 豪门恩仇之入戏 执灯人 超凡大航海 北海牧鲸 这两年,马尔文·戴维斯的知名度大涨了一番,因为在从去年开始推出的《福布斯米国四百富豪榜》上,他和大卫·洛克菲勒等人,名列前十以内;大卫·洛克菲勒不喜欢这样的噱头,通过诸如把个人财产转移到基金会名下等等的方式,迅速离开醒目位置,而马尔文·戴维斯依然停留在醒目位置。 天價 萌 妻 高弦暗自琢磨,马克·里奇为了尽可能保全自己在米国的庞大财产,费尽心机地求助包括自己在内的深厚人脉,恐怕还抱着鸡蛋不能放在一个篮子里的心思。 人性这种东西,能不考验就不要考验,面对几亿美元的财产,就算亿万富豪也不见得保持平常心,尤其到时候马克·里奇逃离米国了,就算有人搞猫腻,他也无可奈何,只能事先多留后手。 红楼之庶子风流 马克·里奇把自己的人脉名单,无比郑重地交到高弦手上时,叮嘱道:“高爵士,这东西可要收好了,免得落下把柄。” “放心吧,我不是说过了嘛,我的秘密文件万无一失!”高弦笑了笑,收起那份名单。 又和高弦商量了一会后,马克·里奇主动提到了一个极其现实的问题,那就是报酬,要知道,他请高爵士帮忙,可不是一般的麻烦。 “高爵士,为了表达感激之情,我愿意把瑞士那边的交易公司股份让出一部分给你。”马克·里奇非常上道地给出了真正有价值的筹码。 “现在就提报答,还言之甚早。”高弦笑着摇了摇头,这种表面上的“厚道”,实际上也是在给自己留出,足以闪转腾挪的后路。 马克·里奇为什么有直觉,他的处境不会仅限于面临逃税指控那么简单,因为对于自己做过的事情,再清楚不过了,而且还不止置之米国禁令不理,和伊朗做石油生意一件事。 自一九七零年代以来,马克·里奇的所作所为,实际上是在米国画出的条条框框之外,又打造了一个包括金属在内的大宗货物交易市场,非常受那些不被西方待见的国家的欢迎,结果发展得成了气候。 所以,米国收拾马克·里奇,只是时间早晚的事情。 高弦非常佩服马克·里奇能搞出这样一个大宗货物交易市场,也十分认可这个大宗货物交易市场的价值,但暂时没有必要冒着风险,与其进一步加深联系,反正以后机会多得很,还能留下个不趁火打劫的好印象。 “马克,如果你有什么‘特殊’的困难,可以试试这个渠道。”高弦写了一个纸条,递给了马克·里奇,“我曾经救助过一些移民到米国的南越军人,虽然那个国家已经成了历史,但那些特种兵的本事,还在!说不定,可以起到意想不到的作用。” 超级小说 成长的菜鸟 “太好了。”马克·里奇显得非常高兴,“高爵士,我再跟你交个底,包括以色列、瑞士在内的一些官方机构,都会为我提供方便,再加上高爵士介绍的暗中势力,我对自己在米国的安全,越发有信心了。” 千年谜局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都市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