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千里祥雲

好看的小說 我的細胞遊戲-第六百零五章 穿越“空氣牆”鑒賞

小說推薦 – 我的細胞遊戲 – 我的细胞游戏 不久之后,胃部地图里的一处玩家营地,突然受到了变异幽门螺旋杆菌的攻击。 这些野生的变异幽门螺旋杆菌,大约有一千多,而且还在源源不断的增加,向着玩家营地一窝蜂涌来。 这个玩家营地算是一个中等的营地,里面正常情况下有三百多玩家,面对着一千多变异幽门螺旋杆菌,还是有些吃力的。 不过玩家并没有惊慌,因为胃部地图到处都是三三两两的玩家。 那些玩家在收到消息后,都会赶到这里来的。用不了多久,玩家就会从数量上碾压变异幽门螺旋杆菌。 让玩家惊讶的是,自从上次大战中击溃变异幽门螺旋杆菌后,这些血死病毒认识到了玩家的厉害,见到就绕道跑,更别提主动攻击玩家了。 一千多变异幽门螺旋杆菌,进攻玩家的营地,这出乎了不少玩家的意料。 定鼎奇闻 不著撰人 但变异幽门螺旋杆菌对于玩家来说,无非就是送上门的黑晶和经验值。 现在胃部地图里开始有玩家饲养变异幽门螺旋杆菌了,价格贵得惊人,不是大多数玩家能承受的起的。 像这种送上门的变异幽门螺旋杆菌,简直就是给玩家送福利来了。 没过多久,胃部地图里的大多数玩家,都收到了这一消息。 大量玩家闻风而来,顿时扭转了战局,变成了玩家对变异幽门螺旋杆菌的碾压。 玩家被吸引到了战场,胃部地图的其他地方,玩家的数量就少了很多。 变异幽门螺旋杆菌察觉到机会到了,一支由一百个变异幽门螺旋杆菌,组成的小队,开始秘密出发,准备前往心脏地图求援。 当然,并不是所有的玩家都被吸引了过去。 这支变异幽门螺旋杆菌小队,沿途偶尔也会遇到一两个源细胞。但是相比之前,源细胞的数量已经少了很多。 它们很快将源细胞干掉,加快速度,朝着地图之外前进。 在它们前进的路线上,一支玩家组成的战队,正在进行日常的训练。 这支战队名叫千里战队,是由一群玩家自发组建的。 在如今细胞online里魂骑和百火两个战队抗衡的情况下,千里战队只能算是一个不起眼的小战队。 他们平时做做日常的训练,同时也靠做些侦察任务赚些外快。 有时候他们从其他战队那里接任务,或者接一些玩家的委托任务,委托它们侦察某地的地形,或者野怪分布情况。 真爱太浅,总裁要离婚 悠悠的南山 现在细胞online里还没有专门的侦察职业,因此以侦察为主的战队很少,千里战队在这一领域也算积累了不少的经验。 今天是他们的日常训练,主要就是做做小任务,刷刷等级。要不然等级太低了,不适合接一些高难度的任务。 他们刚完成了一个小任务热身,正当他们准备继续找下一个任务的时候,一名队员的视野中,突然远远的出现了一群变异幽门螺旋杆菌。 “队长,你看那边!”这名队员忍不住喊道。 其他队员听到喊声,四处张望,果不其然,看到了一群变异幽门螺旋杆菌。 那群变异幽门螺旋杆菌在匆匆赶路,还没发现千里战队的玩家,此刻正在紧张而迅速的朝着这边移动。 “队长,这群变异幽门螺旋杆菌急匆匆的往这边赶,是准备干什么?”其中一名队员忍不住问道。 鬼王降临 妖乱神界 “不知道。跟着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千里战队的队长说道。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于是,这群玩家躲到了一旁的偏僻角落。 当变异幽门螺旋杆菌从他们面前经过时,他们并没有攻击它们,按照他们的实力和人数,也不是这群变异幽门螺旋杆菌的对手。 等到变异幽门螺旋杆菌走后,千里战队的玩家们远远的跟在它们的后面,想要看看这群匆匆赶路的野怪是要去干什么。 一段时间后,千里战队的玩家发现,他们正在靠近地图的边界。 一旦出了胃部地图的边界,他们就会失去细胞online的庇护,被游荡的免疫细胞发现并识别为入侵者,没有那个玩家能离开多远的距离。 那些免疫细胞,就像是一道无形的墙壁一样,阻挡在玩家们的面前,玩家将地图边界到玩家出去过的最远距离,成为地图的“空气墙”。 按照变异幽门螺旋杆菌的方向和速度,它们过不了多久,就会冲出地图边界。 “队长,我们跟过去吗?”千里战队的队员问道。 “出了地图边界,过不了多久,我们就会被免疫细胞干掉。”队长问道:“你们想出去吗?” “想啊,我想看看那些野怪能不能出‘空气墙’。” “我也是,说不定能跟着野怪卡bug,到新地图也说不定。” “去新地图的可能性不大,不过反正复活的黑晶也要不了多少,正好有这个机会去看看。要不然跟了这么长时间,不就白跟了么。” 最终,在千里战队成员的讨论下,他们决定继续跟着这些野怪,去看看野怪们出地图到底想去干什么。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懸疑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我的細胞遊戲 線上看-第五百九十章 不祥之晶的威懾與平衡分享

小說推薦 – 我的細胞遊戲 – 我的细胞游戏 “什么方法?”江佐好奇的问道。 “就是不祥之晶!帝国永久和平的秘密,就在不祥之晶里!”林承兴奋的说道: “不祥之晶一旦碎裂,整个帝国都会完蛋。 皇室和审判教派手里都有不祥之晶,他们之间完全可以形成一个威慑,他们可以在双方之间,设置一个底线,并给不祥之晶加装一套系统。 一旦逾越了这个底线,那么受到威胁的一方,就会触发最终反击机制,手里的不祥之晶就会自动摧毁。” “那整个帝国也就没了,这个世界会被摧毁的差不多,成为死侍的世界。”江佐说道。 “对啊!你感觉很危险?不!你错了!这恰恰是最安全的一种方式!最能避免帝国毁灭的方式! 皇室和审判教派都不是傻子,他们一旦知道对方会这么做,就会有所忌惮,双方都不敢逾越预定的底线,那么帝国的和平就会永远存在下去。 这是一种平衡,建立在一起毁灭上的平衡! 人是有侥幸心理的,如果没有这种一起毁灭的平衡,皇室或许就会侥幸,认为和审判教派打起来,胜利的会是自己。 审判教派也会有侥幸,认为自己能战胜皇室。 在这种侥幸心理下,双方都抱着这样的态度,毁灭帝国的战争就在所难免,或许现在不会发生,但是总有一天会有可能发生的。 但是如果用不祥之晶做威胁,双方的侥幸心理都将不复存在,一旦发生大规模战争,就意味着一起毁灭。 这种平衡看上去很危险,就像人走在钢丝上,但却恰恰是最安全的平衡,比任何平衡都要稳定!” 江佐若有所思的看着林承,这种基于确保互相毁灭前提下的平衡,让江佐感觉有些熟悉。 “所以呢?皇室和审判教派拒绝你了?”江佐问道。 “是的。不,应该说血死病毒研究中心拒绝我了。我的报告提交上去,他们直接就给我拒绝了,根本没有交给皇室和审判教派。 不仅如此,他们对不祥之晶谈之色变,说我是疯子,他们用看疯子的眼神看我! 我原来是血死病毒研究中心的副主任,就因为这件事,我被开除了,一直作为一个临时工,在这里耗费我的青春。 皇室和审判教派依然是那么可笑,据我所知,他们居然联合管理不祥之晶,他们压根就没有想过,把不祥之晶拿在自己手里,建立一个基于不祥之晶威慑上的平衡!” “所以你想找我们极地审判?”江佐问道。 “正是如此!你们极地审判现在正遇到一个好机会,你们马上要建造封印基地,这是一个用不祥之晶威慑的好机会!”林承说道: “我了解你们极地审判,我就直说了,从我的了解来看,你们缺少足够的实力,更需要这种威慑,来保证你们极地审判不被覆灭。” 江佐颇有兴趣,他问道:“如果让你来做,你准备怎么做?” “这几天我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我认为最重要的就是设置底线,在组织的不同阶段,设置的底线也是不一样的。 现在的极地审判,最可能面对的威胁,就是被全部消灭。因此保证极地审判不被覆灭,就是现阶段的底线。 建成封印基地后,不祥之晶存放在封印基地里。 天下惟兵 如果皇室或审判教派,在你们没来得及反应的时候,切断你们和封印基地的联系,那么你们就失去了不祥之晶这张底牌,极地审判就危险了,他们可以从容地消灭你们。 我觉得我可以设计这样一个系统,如果极地审判被消灭了,不祥之晶就会自动摧毁。” “说说你准备具体怎么做?” “我觉得,以极地审判成员的生命体征,作为判定的依据。 简单点来说,就是如果极地审判的人,差不多全死了,那么就认为极地审判被覆灭了,不祥之晶就开始摧毁。 我想可以给极地审判的每个高层,都安装一个监测生命信号的设备,当检测到人员已经死亡时,设备就会自动发出信号,当接收到一定数量的信号后,不祥之晶触发摧毁程序。 除此之外,除了高层外,考虑到极地审判人数会越来越多,给每个人都装上监测设备不太可行,而且有些人或许因为特殊任务或职位,不方便带上这种设备。 我们可以用抽样的方法,随机抽取一些成员,这些成员足够分散,分散在不同职位和地区,一旦他们全部死亡,基本可以判定极地审判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 当然,这只是我的想法,具体实行的话,还有很多细节和难点需要解决。” 听着林承的话,江佐再次打量了林承,他发现,他找到了一个建造封印基地的合适人选。 “你的执行能力怎么样?”江佐问道。 “没问题!”林承自信的说道: “别看我现在很懒散,是因为他们不认可我的价值,不给我工作做,我只能在这里耗费我的时间。别忘了,我之前可是血死病毒研究中心的副主任,能力不会差的。” 江佐满意的点了点头,他对张元宜推荐的这个人很满意。 仔细想想,林承的这些想法,除了江佐这里之外,就没用武之地了。 皇室和审判教派,目前的关系是盟友,起码还没到林承所说的那样大战的地步,他们现在要对付的是暗元会。 林承的这套想法,皇室和审判教派大概率不会采用,他们不会凭空制造紧张的气氛。 而且不仅不会用,甚至会给林承带来危险。 绝色医女的贴身相师 林承之前所说,他的报告被血死病毒研究中心压了下来,在江佐看来,这或许是对林承的一种保护。 正如林承所说,皇室和审判教派都会心存侥幸,他们都认为自己是获胜的一方,不会让对方将不祥之晶作为威慑,不会让这种互相毁灭的事情发生。 无论是皇室知道了,还是审判教派知道了,他们可能不会让林承活下来,不会让对方形成不祥之晶的威慑。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懸疑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的細胞遊戲笔趣-第五百八十九章 他們說我是瘋子鑒賞

小說推薦 – 我的細胞遊戲 – 我的细胞游戏 江佐看了眼时间,不知不觉间,他已经在张元宜的陪同下,在血死病毒研究中心逛了两个多小时了。 是时候离开了,江佐可还记得,答应了要给皇帝治疗血死病。 “多谢你的款待,时间不早了,我们就不打扰你工作了。”江佐说道。 张元宜也觉得时间差不多了,在临别之时,张元宜忽然说道:“我最后想给你推荐个人,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 “哦?是谁?” “他叫林承,是我的一个老朋友。” “原来是张主任的老朋友啊?那当然,我觉得我很有兴趣。” 张元宜陪他逛了一下午,又告诉了他那么多事情,张元宜的这个面子,江佐肯定是要给的。 “他就在二楼的270办公室,你等会儿直接去找他就行了,他一直都在那里。” “是你们研究中心的员工?那我这是不是在撬你的墙角啊?”江佐开玩笑的笑道。 张元宜笑着摆手,“怎么说呢。他不是我们的正式员工。不,他以前是我们的正式员工,而且职位还不低。 但是因为……某些疯狂的想法,他被开除了正式员工的行列,现在是我们的一个临时人员。 你们等会去见到他的时候,最好有点提前准备,他的想法可能会有些疯狂,不知道你们能不能接受得了。我们研究中心的很多人,都将他称为疯子。” 江佐笑道:“既然张主任推荐,那说明在你眼里,他不是个真的疯子。好,我这就去和他聊聊。” “如果你们聊得来的话,我这边随时可以把他的离职程序办了。如果聊不来的话,你们直接离开就好。” 噬血孤魂 木槿夏 “没问题。” 聂先森,请止步 江佐带着张猛行,进入了电梯。 富商妃不愿嫁 木子叶 张元宜并没有跟过来,而是送到了电梯门口,就和江佐告别了。 电梯一路向下,在二楼停了下来。 走出电梯后,江佐顺着门牌号,一路找到了270办公室门口。 江佐敲了敲门,办公室的门并没有关,风一吹便自动打开了。 看到办公室里的景象时,江佐的眉毛微动,有些惊讶。 这里与其说是一间办公室,倒不如说是一个……私人卧室。 在江佐的预期里,应该是一进门看到个办公桌,或者是一排排实验仪器,一个穿着实验服的人正在做着一些别人看来很疯狂的实验。 可是事实和江佐所想的截然相反,不大的办公室里,一张单人床靠在墙边。 房间里的空调温度很低,床上盖着棉被,林承正窝在棉被里,头发油腻腻的,胡子也很久没刮了,双手拿着手机,似乎在玩什么手机游戏。 办公桌早已被移到一边,桌上放着一堆零食和一台电脑,电脑的配置看上去还很高级,上面的进度条显示,正在下载一款游戏。 另一边则摆着两个游戏仓,其中一个江佐一眼就认出来了,是细胞online的游戏仓,另一个江佐看着有点眼熟,好像是暗江游戏公司的一款游戏仓。 江佐和张猛行面面相觑,除了一堆休闲娱乐的东西外,整个办公室没有一份文件,看上去已经很久没有工作的样子了。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林承确实挺疯狂的,住在血死病毒研究中心,天天也不工作,就和一堆娱乐设施为伴。 见到江佐和张猛行进来,林承终于将头从手机上移开,躺在被子里打量着江佐两人。 “你们是谁?” 江佐对眼前的林承有些失望,如果是一个热衷于工作或实验的人,尽管有些疯狂,但江佐并不介意,因为说不定是一个天才。 但是对于这样一个林承,江佐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你好,林承,我是极地审判的首领,你可以叫我江佐。”江佐简单的一句自我介绍,看在张元宜的面子上,没有立刻就走。 既然是张元宜的老朋友,估计张元宜是想让自己照顾一把吧。 江佐没想到的是,他简单的自我介绍后,窝在被子里一副咸鱼样的林承,突然间两眼放光,一个咸鱼翻身,掀开被子,从床上跳了下来。 “极地审判!你是江佐?” 江佐点点头。 “太好了!你们别走,听我慢慢和你们说!” 林承二话不说,披上床边的衣服,走过去将门关上,像是怕江佐两人扭头就走一样。 找手之旅 这一突然的转变,让江佐有些意外,林承怎么在听到自己名字后,显得这么兴奋? 旁边的张猛行也有些懵逼,这林承态度的反应也太激烈了吧。 林承热情的给两人端来椅子,问道:“你们喝什么?”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懸疑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笔下生花的小說 《我的細胞遊戲》-第五百七十五章 “巔峰培養計劃”讀書

小說推薦 – 我的細胞遊戲 – 我的细胞游戏 江佐同样点了点头,“那就这么办,我们现在就开始进行第一批高等级审判者的培养计划。 计划命名为‘巅峰培养计划’,我的想法是这样的: 第一期以打基础为主,在两个星期内,培养300名15级的审判者。 这300名15级审判者,将是我们未来精锐审判者的种子。 后面的二期、三期,我们再从300名审判者中筛选,依次往上培养,20级,25级,30级为三个分界线,20级的培养50人,25级的培养20人,30级的培养5人。 如此一来,根据我对皇室和审判教派的了解,我们在高等级审判者上,就能占据绝对的优势,高等级审判者的数量,要比皇室和审判教派的加起来都多。” “我赞同。不过我这边氦钵乙钛数量上会有缺口。”安权涛说道。 江佐回答道:“氦钵乙钛你不用担心,‘巅峰培养计划’要消耗的氦钵乙钛是一个巨大的数字,我会想办法解决的。 那就先这样定下来了,‘巅峰培养计划’的第一期,期限为两个星期,我这边负责190个名额,因为昨晚死侍袭击,有些审判者阵亡或受伤了,最多能培养190名审判者,你那边负责110个名额。” “好,我这边没问题。”安权涛说完后,随即担心的问道:“老大,你们昨天晚上被死侍袭击了吗?” “是的,不过现在已经没什么问题了。这也是我决定立刻进行‘巅峰培养计划’的原因。”江佐说道。 在确定了“巅峰培养计划”后,江佐又和安权涛谈起了南洋市的现状,“巅峰培养计划”只是组织发展的一部分,整个组织也是要继续发展的。 “我知道目前发展肯定会遇到不少困难。”江佐说道:“回头你把目前遇到的困难整理一下,发给我,我看看能不能在下一次朝会上解决一些。” “好,我等会就去办。”安权涛说道。 在两人交谈的最后,安权涛忽然说道: “老大,我觉得我们的组织是时候需要一个名字了。以前我们在血潮里的时候,组织的规模不大,而且和外界没什么太多的联系。 但是现在我们已经发展起来了,和外界的联系也渐渐增多,我这边这两天就有外地来的商人,想要和我们合作的,这还只是开始。我觉得吧,我们组织还是尽快起一个名字好一点。” 江佐对安权涛的话很赞成,他在昨天的朝会上,就感觉到了需要一个名字和图案标志,要不然朝会上四个势力,唯独自己的没名字也没图案标志,气势上就先低了一筹。 挂断了和安权涛的通话后,江佐计算着自己目前还有什么事要做。 距离下一次的朝会,还有两天的时间,这两天里,“巅峰培养计划”可以交给张猛行去做,张猛行训练审判者是一把好手,江佐将他选为护卫,也是看中了他本身实力不错。 除此之外,江佐还需要给组织起个名字。 深渊之主 不过起名字这种事,江佐还需要一点灵感,毕竟这个名字会伴随很长时间,江佐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起什么样的名字。 自己的组织成员都是审判者,名字里面“审判”两个字是要有的,但是还有什么名字,江佐暂时还没想明白。 江佐摇了摇脑袋,暂且将这件事放到一边。距离下次朝会还有两天,起名的事这两天都能做,不必急于一时。 靠在椅背上,江佐对一旁的宋实说道:“有关大日川的资料,你们这段时间收集了多少?拿给我看看吧。” 自从那次舒冉看到的记忆中的大日川后,江佐对大日川就格外关注。 他将收集大日川资料的事,交给了宋实和那些情报分析官去做。 宋实是在通古西都长大的,对于大日川,宋实自认为再熟悉不过了,因为大日川一直伴随着他的童年和少年。 直到他参加皇室军队前,他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每天晚上傍晚的时候,独自一人坐在大日川的岸边,吹着凉爽的风,眼前是波光粼粼的江面,远处火红的晚霞布满天空,像是一副风景画一样。 当时江佐将任务交给他,让他调查大日川时,宋实第一反应是“这还不简单么,我对大日川再熟悉不过了”之类的想法。 不过宋实拿到任务后,仔细回想这条烙印在他记忆里的大日川时,他却发现,自己对大日川的了解居然匮乏到超出他的预估。 他能记得大日川的江面在每年每个季节,会淹没到岸边的第几块砖,他能记得大日川的江水在哪一年淹没了小半个通古西都,这些要么是他童年和少年时代的回忆,要么经常在电视和新闻上看到。 可是对于大日川的源头,宋实却惊讶的发现,自己居然不知道大日川的源头在哪! 在他的记忆里,他只知道大日川的源头是很远的冰山,可是冰山叫什么名字,他却根本没有印象。 面对自己再熟悉不过的大日川,自己对它的了解却如此匮乏! 宋实调查下去,在调查中,他渐渐明白了自己对大日川的了解,为什么那么的匮乏。 因为那些资料,几乎从没有在电视和媒体上出现过,他在收集资料的时候,单单是调查大日川的源头,居然都没有一份新闻提及过。 帝国的媒体刻意避开了对大日川过往的提及,或者说皇室和审判教派,避免提及大日川的这些消息,宋实从小到大,几乎从没接触过类似的信息。 因此当真的调查大日川时,大日川给宋实一种熟悉却又陌生的感觉。 不过想要调查的话,有些情报费力也是能查到的。 在朝会之前,宋实将第一份调查报告交给了江佐,报告中指出,大日川有两处源头,一处是极地冰川,另一处则是“无源之水”沙漠。 其实宋实比江佐更惊讶,因为就是这次调查之后,宋实才惊讶的发现,原来大日川有两处源头,他一直以为大日川只有一处冰山的源头。 在上次将调查报告交给江佐后,宋实仍然在继续调查大日川,不过根据江佐的命令,调查的对象从大日川,转向了大日川的两处源头。 当下,宋实将第二份报告交给了江佐。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懸疑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的細胞遊戲-第五百六十九章 大日川地下城相伴

小說推薦 – 我的細胞遊戲 – 我的细胞游戏 与此同时,在通古西都的另一边,审判教派的总部里。 在审判教派的总部下,有一条漆黑的地道,此刻,审判教派的教主公鹏海,正独自一人走在漆黑的地道中。 除了公鹏海外,整个审判教派,几乎没人知道还隐藏着这么一条地道。 虽然地道没有灯光,但对于一个29级的审判者来说,有没有灯光都差不多,道路在他面前一览无余。 走了不到一分钟,漆黑的地道便到达了尽头,尽头有一扇木门,公鹏海轻轻一推,只听吱呀一声,木门便打开了。 穿过木门后,眼前是一处巨大的地下宫殿。 宫殿有四个体育馆大,高度更是有十米之高,在宫殿的墙壁上,都贴着黑色的瓷砖,一种沉重的压迫感扑面而来。 放眼望去,在宫殿的地上有一个个鼓起的小包,走近看去,那些鼓起的小包竟是一座座坟墓,坟墓的数量大约有几百个。 宫殿内没有太多的灯火,只在一处僻静的角落,点燃了一盏微亮的灯光。 微亮的灯火摇曳,映照出一个盘膝而坐的人影,这是整个宫殿里,除了公鹏海外,唯一一个活人了。 公鹏海对着几百座坟墓行了一礼,这些坟墓是每一代审判教派教主的坟墓,他们死后都会被葬在这里。 在这处巨大的地下宫殿上,大日川的河水奔腾不息。 这是一处建造在大日川下的巨大宫殿,有几千年的历史,是审判教派中最为神秘的一处建筑,被称为大日川地下城。 在整个审判教派中,只有教主知道大日川地下城的存在,一代代教主口口相传,一直传到了公鹏海这一代。 行了一礼后,公鹏海朝着,宫殿里唯一一处灯火的角落走去,那里盘坐着一个苍老的人影。 校园邪少纵横 隐居秦楼 走进了后,公鹏海甚至能听到那个人的呼吸声。 “大教主,我来了。”公鹏海对那个苍老的人影行了一礼。 在审判教派的等级中,最高的是公鹏海的教主身份,没有大教主这一等级。 这个大教主,就是在公鹏海之前的审判教派教主。 按理来说,根据审判教派的传统,直到上一任教主死后,下一任教主的候选人才会成为教主。 公鹏海就是下一任教主的候选人,正常情况下,直到眼前这位教主死后,公鹏海才会接替他成为审判教派的教主。 可是就在一个月前,这个审判教派的教主突然宣布退位,让公鹏海接替他的位置。 这在审判教派的历史中,几乎没有出现过。 面对前任教主做出的这么诡异的决定,公鹏海和审判教派的元老们,全都感到困惑不已。 但是前任教主执意要退位,无奈之下,公鹏海只能提前成为审判教派的教主。 这件事当时在朝会上,引起了不小的风波,不过后来南洋市血潮爆发,压过了这件事,公鹏海接替后做的有不错,审判教派基本没什么变动,这件事也就渐渐淡出了视野。 而这位退位的前任教主,就一直待在大日川地下城中,公鹏海就称他为大教主。 至于这位大教主为何突然要退位,没人知道答案,就连公鹏海问他原因,他也以沉默应对。 大教主突然退位的原因,就成了审判教派中的一个谜。 公鹏海说道:“最近通古西都发生了一些事。 皇室想要保住杜原,让杜原留在通古西都,制衡罗云功。在这件事上审判教派会支持皇室。 除此之外,刚才朝会结束后,皇室与我商议,江佐手里的不祥之晶,最好我们能拿过来。 我们决定在下次朝会的时候,向江佐许诺丰厚的酬劳,从他手里将不祥之晶拿过来。 只要不祥之晶拿过来了,江佐就出局了,酬劳的事可以慢慢再说。 暗元会那边最近没什么动静,自从暗元会在南洋市的血潮中失利后,最近几天收敛了很多。 我们一直在关注暗元会的情况,宋恒负责监视暗元会,一有情况就会报告给我们。 ‘无源之水’沙漠的事,我准备把江佐手里的不祥之晶处理后,再联合皇室去一趟‘无源之水’,查明情况。” 公鹏海将最近通古西都发生的事情,都一一说了一遍,不过大教主似乎对这些并不感兴趣, 整个过程中,大教主都没有说一句话,仿佛这些事与他无关,或者说只是一些不值一提的小事。 等到公鹏海都说完后,大教主这才缓缓开口,他苍老的声音在空旷的宫殿中回荡:“我让你调查的江佐,有什么新的结果吗?” 听到这话,公鹏海有些错愕,他说了一大堆重要的事情,不祥之晶、暗元会、“无源之水”沙漠,哪一件事不比江佐重要? 可是大教主对那些事都充耳不闻,自己说了半天,结果大教主终于说话了,开口却提江佐的事。 这让公鹏海有些无奈,大教主是不是对江佐有些过分关注了? 公鹏海记得,大教主对江佐的关注,应该是在一个月之前,也就是大教主退位之后。 在大教主退位之后,就让公鹏海开始调查江佐。 那时候公鹏海知道江佐,是南洋市的一个后起之秀,手下有几百名审判者,江佐最大也是唯一的亮点,就是手里有很多的氦钵乙钛。 那些氦钵乙钛从哪里来,公鹏海不知道,不过公鹏海在帝国权力中心沉浮几十年,见到的后起之秀太多太多了。 帝国上百亿的人口,不缺天才,不缺奇人异士,江佐充其量只能算一个耀眼的后起之秀。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懸疑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1fum5火熱都市言情 我的細胞遊戲笔趣-第五百六十章 臨行前的準備鑒賞-24skg

小說推薦 – 我的細胞遊戲 – 我的细胞游戏 从细胞online里离开后,江佐发现,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 安权涛和感物那边应该已经收到了消息,再过一会儿就能赶回来了。 星月传奇 冷月 还没等江佐喝口水休息一下,门外的审判者就进来了,拿着一份文件递给江佐。 江佐懒得看文件,将文件放在一边,直接向这名审判者问到:“有什么事?” 审判者说道:“皇室的运输机已经陆续到达南洋市机场,皇室刚才传来消息,通古西都那边的临时据点也布置好了,让我们尽快将总部迁移过去。 皇室还问我们,需不需要他们提供别的帮助,有什么需要的话,皇室说都会尽力的帮助我们。” 江佐闻言,微微点头道:“皇室的动作很快,告诉皇室,我们今晚就开始陆续迁移到通古西都。” 皇室的动作如此之快,让江佐有些出乎意料。不过也在情理之中,毕竟三天的时间,这都已经过去大半天了,运输机和临时据点准备好也在情理之中。 江佐没等多久,楼顶上就传来了直升机的轰鸣声。 直升机?哪来的直升机? 江佐听到直升机的声音后,微微愣了愣,柯龙伟他们的那一架直升机,在之前电磁脉冲炸弹的袭击下,已经被摧毁了。 要说有直升机来,要么是安权涛从合金仓库来了,要么是皇室的军队来了。 不过皇室的军队要来医院据点,肯定会先通知江佐的,江佐并没有收到通知,那么很显然,直升机里的人应该是安权涛一行了。 奇蹟 美男 想到这里,江佐的嘴角抽了抽,安权涛才控制合金仓库多长时间?审判者的学习能力再强,短短一天速成的直升机驾驶技术,安权涛也敢乘坐直升机过来? 要是江佐的话,他肯定会选择乘坐车辆,那样更安全一些。 直升机降落在了楼顶的停机坪上,没过多久,安权涛便来到了江佐的房间。 “坐直升机来的?”江佐明知故问。 安权涛嘿嘿一笑:“老大你放心,安全着呢。审判者的学习能力太强了!低等级的审判者可能没那么夸张,但是超过5级的审判者,学习能力太夸张了,这才学了一天,直升机都开得有模有样。 哦,对了,老大,下午的时候宋实找到了我,递给我一张你的纸条,说是要给他们提供氦钵乙钛,让他们成为审判者。” 安权涛见到江佐后,将宋实去他那里的事说了出来,向江佐求证真伪。宋实需要的氦钵乙钛,说多不多,但是说少也不少,还是需要向江佐求证一下真伪的。 江佐点了点头,“是的,是我让他去的。” 江佐没在这个话题上继续,而是说道:“我今晚找你和感物来,是有重要事情要和你们商量的。我早上和皇室对话了,我们要在三天之内,将总部迁移到通古西都。” “什么?我们要去通古西都?”安权涛还是刚听到这一消息,显得颇为惊讶。 星击长空 星空之星 无耻之徒 江佐看到安权涛惊讶的样子,心里想着看来宋实的嘴还是挺紧的,没有把这个消息透露给安权涛,江佐喜欢口风紧的手下。 当下,江佐挥了挥手,让安权涛去问门外的审判者。门外的审判者今早跟随着护卫江佐,对事情的来龙去脉很清楚,江佐懒得自己再说一遍了。 安权涛出去找到那名审判者,正好这时候感物也急匆匆的赶回来了。 感物之所以离开医院据点,也是有重要事情要做的,虽然唯一一份录像被杜原毁了,但是感物也要做做样子,他像模像样的拷贝了十几份“重要文件”,分别将这些“重要文件”交给十几名审判者,让他们在南洋市藏好,做的像模像样。 两人一起听审判者说了事情的来龙去脉,搞清楚了情况后,两人一起进去见江佐。 “都清楚情况了?”江佐指着两个椅子,示意两人随便坐。 两人点点头,感物说道:“老大,你尽管吩咐,我们都听你的。你怎么说,我们怎么做。” 江佐将他思考好的说了出来:“根据我的想法,我要带一批核心成员去通古西都,感物你就跟我一起,记住,你能伪装成死侍的信息,一定不能让其他人知道! 至于南洋市这边,肯定也得有人留守。安权涛,你就负责守住南洋市,我不在南洋市的时候,你就负责南洋市的防卫和发展了。一般的决定,安权涛你自己做就好了,要是有什么大型的决定,关乎组织未来的发展或者生死存亡,需要向我汇报,由我来决定。 当然了,如果联系不到我,或者情况紧急来不及联系,你可以自行做出决定,你跟在我身边很长时间了,经历过南洋市的血潮,这个审判者组织能够发展起来,你立下了汗马功劳,我相信你的判断。” 冒险空间 凡修 安权涛现在到了这个位置,在整个组织里,可以说是除了江佐外有最高话语权的人了。他不缺氦钵乙钛,也不缺钱财,他最缺和最看重的,是江佐对他的信任。 安权涛感受到了江佐对他的信任,按照江佐的说法,江佐基本上将南洋市交给安权涛来管理了,而且在紧急情况下,安权涛甚至有最终的决策权。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这份信任,让安权涛颇为感动,也让安权涛暗暗下定决心,一定不能辜负了江佐对他的信任。 不过考虑到通古西都的情况,安权涛还是问道:“老大,我记得皇帝说的,需要核心成员都到通古西都,其中就提到了我的名字。我不去通古西都的话,皇帝会不会为难你?” 江佐不以为意的摆摆手,“那个没关系,你没听懂皇帝的意思,皇帝说了你们的名字,其实是在做掩护,真正的目的是要让小丑去通古西都。我就是小丑,有我去通古西都就足够了。” 随后,江佐又对感物说道:“感物,你作为组织的核心成员,和我一起去通古西都。记住,你不要太低调,而且还记得我刚才说的吗,千万不能暴露你能伪装成死侍的信息,这会成为我们的一张底牌。 和我们俩一起去通古西都的,还有两百名审判者,其中包括三十名10级以上的审判者。去通古西都不用带太多审判者,带多了也没用,再强也没办法和皇室正面硬刚,还不如留在南洋市发展。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懸疑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m0nq2精彩都市言情 我的細胞遊戲-第五百五十九章 編織夢境分享-77ixc

小說推薦 – 我的細胞遊戲 – 我的细胞游戏 随后,江佐给了宋实一张纸条,用于去安权涛那里兑换氦钵乙钛。 同时,江佐也让宋实帮忙转述一下,让安权涛在今晚之前来医院据点一趟,江佐有事要和安权涛商量。 从江佐的房间离开后,宋实并没有立刻去找安权涛,他先回到了楼上情报官们的住所,那些情报官都在忐忑的等待宋实带回消息。 情报官们的住所外,一群情报官根本无心工作,都聚在一起谈论着他们接下来的命运。 宋实算是他们派去和江佐会面的代表,会面的结果到底如何,江佐愿不愿意接纳他们,这都是情报官们所担心的。 随着“吱呀”一声,门被从外推开了,情报官们顿时停止了谈话,都将视线集中到了房门口。 宋实走进来了。 “宋队长,情况怎么样了?”最靠近宋实的一个情报官忍不住问道。 宋实点点头,露出了微笑:“放心,一切顺利,江佐老大愿意接纳我们。” 听到宋实的答复后,在场的情报官都松了口气,在他们原先的预估中,最好的结果是江佐愿意接纳他们,最坏的结果是江佐直接把他们都干掉。 惊雷 只爱煞英雄 现在看来,应该是最好的结果了,这让情报官们很是欣慰。 只要不被干掉,那么一切都好说,至于待遇什么的,他们从未奢求,毕竟当自己能不能活下去都不知道时,待遇也就无关紧要了。 宋实拍了拍手,说道:“别急,我话还没说完。” 从前的咖啡馆 闻言,原本放松下来的情报官们,精神再次紧张起来,都齐齐地望向宋实。 话还没说完?难道江佐还有什么别的要求? 想想也很正常,江佐愿意接纳他们,他们就很满意了,提一些要求也是在情理之中。 “队长,江佐提了什么要求?”其中一名情报官问道。 “喊什么江佐!一点也不知道尊重,要喊老大!”宋实斥责道。 宋实的这一斥责,让在场的情报官都愣住了,面面相觑。 怎么回事?宋实在没去见江佐之前,一口一个江佐无耻、江佐不好对付,骂起江佐比谁都多,这才去见了一面的功夫,怎么态度就来了个急转弯? 宋实清了清嗓子,说道:“宣布一个好消息。老大决定了,让我们每一个情报官,都成为审判者!每个人按照贡献、能力,评定为对应等级的审判者,升级的氦钵乙钛由老大提供!” 在宋实说完后,并没有响起掌声和欢呼,反倒整个场面都安静了下来。 在场的情报官再次愣住了,他们像宋实当初一样,全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想不想成为审判者?想!当然想啊!做梦都想! 可是想归想,这个消息听起来就太夸张了吧。 每个人都能成为审判者? 要说是让宋实一个人成为审判者,那还有点可能,可是在场的这么多情报官,都帮他们成为审判者的话,那得花费多少氦钵乙钛! 就连皇室和审判教派联合起来,都不敢做出这样的承诺,老大真的这么说的? “宋队长,没开玩笑吗?”一个情报官问道。 宋实见到下属们震惊的样子,掏出了江佐写给他的那张,用于向安权涛兑换氦钵乙钛的纸条,递给了这些目瞪口呆的下属。 纸条在情报官们手中传阅,在看到了江佐写的承诺后,又听到宋实的保证,片刻之后,安静的房间爆发出了一阵阵的欢呼! 相比于宋实之前的表现,这些情报官们显现的更为兴奋。 宋实成为审判者都遥不可及,作为宋实的下属,他们想要成为审判者,那更是不可能的事情。 越是不可能的事情,在江佐这里就轻易的实现了,可以想象这些情报官们的激动。 另一边江佐的房间里,江佐也通过审判者,向感物发去了通知,让感物同样在今晚的时候来医院据点。 把感物、安权涛都聚到医院据点,主要江佐想向他们告知接下来的行动,如何前往通古西都,该做什么准备,那些人留在南洋市,这些都要仔细商议。 召唤洪荒大神 江佐花了一上午的时间,终于先为晚上的谈话列好了要点,随后,江佐伸了个懒腰,他难得有一下午的休息时间。 是时候要进细胞online里看一看了。 江佐想到了,那些职业NPC们一直在细胞online里勤勤恳恳的工作,对南洋市近来的情况知之甚少,南洋市的血潮结束了,这场浩劫结束了,他有必要告诉那些职业NPC南洋市目前的情况。 化身为指路人的江佐,再次进入了细胞online中,他来到了职业NPC们的总部。 见到指路人来了,职业NPC们的注意力都被吸引了过来,一个个都围拢到指路人身边,想听听指路人要说什么。 “南洋市的血潮结束了。”指路人只说了短短一句话。 超现实武斗学园 恶有善报 听到血潮结束的消息,职业NPC中有的人欢呼,但更多的人则是沉默。 血潮结束了,真好啊,可是,他们在血潮爆发之初,就已经死去了,熬了一个多月,血潮终于结束,他们却再也无法回到南洋市了。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懸疑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