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塵封九界

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塵封九界 墨盡半生辛酸-第二百三十六章詭異的婚禮閲讀

小說推薦 – 塵封九界 – 尘封九界 十天后,小镇传来一件天大的事——东方家的大小姐居然要下嫁到陈家! 无数人对这个消息嗤之以鼻,都认为是谣言。 东方家是小镇的大户人家,在小镇上,拥有东方姓氏便会高人一等。 成亲本就讲究门当户对,想他陈家那穷酸样,凭什么和东方家的小姐成亲?还是东方家的大小姐下嫁到陈家? 别说陈家祖坟冒青烟,就算是冒彩虹烟,他们也不信。 直到后来东方家有人确认了事情的真实性,又开始张灯结彩后,众人这才惊掉了下巴。 于是,从他们口中,又传出了另一种声音——陈家的病秧子这是走了什么狗屎运啊! 只不过,他们的说的再多,也改变不了事实。 婚礼如期举行。 只是更令他们想不到的是,陈家的长辈,不仅没有一点开心模样,反而满脸怨气。 看着稳坐高堂的爹娘,陈二暗地里捏了捏东方以若的手。 陈二爹娘死活看不上东方以若,总说什么东方家“高攀”不起他们。 也不知道他们怎么就认为陈二吃了天大的亏了。 这门亲事,还是陈二摆明了决心,软磨硬泡,好说歹说,将他能说得出的道理都讲烂了,这才让爹娘勉强答应了。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送入洞房!” 本来是喜庆事,可陈家硬是给办出了一种凄凉感。没有亲朋来道喜不说,就连街坊邻居都只来了老婆子一人。 老婆子既当媒婆,又当司仪,临了还得搀着新娘回屋子,忙的不可开交。 由于时辰未到,陈二不能进洞房,所以只是坐在桌前同爹娘大眼瞪小眼。 “爹,娘!今天是我大喜的日子,你们就不能给我个好脸色看看?” 陈二嘴上不满,心底却笑开了花:就算你们不满又咋样?生米煮成熟饭,这儿媳妇你们认也得认,不认也得认! 老婆子送完东方以若,回来喝了一杯陈二倒的喜酒,对着陈二嘱咐了一番,又朝陈二爹娘抱怨道:“我喜酒也喝了,忙也忙完了,就不看你们别扭的嘴脸了。” 说完,又蹭着小碎步离开了, 出院门前,回过头对陈二说道:“好好待人家,人家能下嫁过来,不容易!” 陈二点头应是,老太婆拐了个弯,消失在了视线中。 “爹,娘,你们儿子今天娶媳妇,能不板着脸么?”陈二回过头,有些埋怨的说道。 男人冷哼一声,连酒都没喝就离开了,而女人勉强挤出一个笑意说道:“不用理你爹。” 爆笑反穿:错把悍妇当绵羊 千淳果果 “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他乡遇故知,久旱逢甘露。” “这人生四大喜,你今天便是头一喜,娘就算不满也不会反对的,以后好好对人家姑娘。” 陈二点了点头,抬头看看天色,却看到一位穿着红衣服,五官精致如同洋娃娃的姑娘匆忙走来。 姑娘满脸笑意,先是给自己倒了一杯酒水,然后对着陈二举杯道:“尘儿大婚,恭喜了!” 陈二看着这张好像熟悉却又陌生的脸蛋,急忙也给自己倒了一杯。 两人一饮而尽,姑娘掏出一个精致的小盒子放在桌子上,说道:“来的匆忙,没备什么好礼物,这件东西,就当是贺礼了。” 说完,姑娘又匆忙离去。 陈二挠了挠头,总觉得有些怪异,可他又说不清。 看了看礼物,终是忍着好奇心,没有拆开。 时间一点一点流逝,太阳星落下,太阴星升起,胡乱吃了两口晚饭,陈二偷偷藏了两个鸡腿回到了自己房里。 桌子上,摆着几碟小吃,孤零零的白色蜡烛散发着微弱的光芒。 与你相遇是我最美的意外 东方以若披着盖头端坐在床边,听到有脚步声,微微弯曲的腰又挺直了。 大 魏 宮廷 陈二嘿嘿一笑,放下鸡腿,拿起半截称杆,轻轻将盖头挑起。 入眼,是一张绝美的脸蛋,陈二心脏“噗通”“噗通”跳着,完全没心思琢磨那些不妥的地方了。 东方以若含情脉脉的看着陈二,有些羞涩。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玄幻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塵封九界 txt-第二百三十一章 木元素空間衰敗相伴

小說推薦 – 塵封九界 – 尘封九界 时间缓缓流逝,晕过去的陈二时不时会又被疼醒,然后剧烈的疼痛又会让他再次昏厥。 如此几次,陈二清醒的时间越来越独短,昏迷的时间越来越长。 而且每次醒来后,精神头就更差一些。 陈二眼睛布满血丝,整个人仿佛衰老了几十岁,暮气昭昭的。 他有些苦恼,早知道要受这种折磨,还不如不让奇异的果实治疗自己,那自己就可以一直感觉不到疼痛了。 说来也奇怪,当古树的尖刺稍微刺破奇异的果实后就停了。 既不深入,又不缩回,一动不动,好像静止。 下堂夫 陈毓华 陈二能感觉得到,他的生命力被刺入身体的古树一点一点的吸走。 但他没有任何办法。 骨骼尽碎的他,身体不能恢复,没有任何挣扎的机会。 可能,换一个人,此时就要放弃了,但陈二没有。 他总觉得,古树停止对他的压迫,是在给他机会。 而且他有些事没做,不甘心就这样死去。 只是想做什么,他又想不起来。 意识再次涣散,眼睛中的景象也有些模糊,他仿佛来到了一片丛林中,一道白色的身影一闪而逝。 丛林他认识,是印魔岛溪水旁的一片丛林,但那道白色身影。 好像是一只小狐狸? 陈二本要再次闭合的眸子突然睁开,发现自己还是在古树的挤压中,周围不是丛林,眼前也没有白色的身影。 抽了抽鼻子,陈二莫名有些想哭,但他的泪水早已在疼痛中流干了。 咧了咧嘴,稍稍抬头,对着天空张开嘴,用尽了力气呐喊。 但没有任何声音。 他已经没有力气呐喊了。 就算有,也得留着用来同这测试抗争。 只要耗到“觉醒塔”关闭,那他就还有活下去的机会。 尽管希望很渺茫,但他只能用这种理由说服自己,给自己希望。 人不怕绝望。 但怕看不到光明。 陈二能做的,就是给自己点亮一丝光明。 就算可能性微乎其微。 就算自己都不怎么相信。 也总好过没有。 层层树墙包围外的草原上,在陈二看不到的地方,在木偶没有注意的地方。 一根不起眼的野草突然从草尖开始变黄,渐渐蔓延至整根,然后又开始枯萎。 而这根草的枯萎就像一点火星,开始引燃附近的目标。 枯萎的野草由一根变成两根,变成三根,又慢慢地变成一片。 最后如星星之火,成了燎原之势,大片大片的野草纷纷枯萎。 野草枯萎的时候,那些娇艳欲滴,争奇斗艳,散发着能控制人思维香气的鲜花也开始凋零。 花瓣朵朵坠下,落地的瞬间消失不见。 整个空间如同引起了连锁反应,枯黄色越来越多,最后以一种极快的速度散开,如海鲜般汹涌。 玩偶终于发现了木元素空间的异常。 这种变化根本不在它的掌控中,它有些始料未及。 光芒铺天盖地散落进空间每一处,可最后带回来的信息全都是不清楚。 初子的命运对它们种族的以后至关重要,可古尘塔同样也至关重要。 所以初子和古尘塔都不能有事! 玩偶急的团团转,可完全没任何作用。虽然它是古尘塔的器灵,但古尘塔认主前,它能做的事太少了。 古尘塔空有无上伟力,它却不能施展,它很无奈。 空间中的草原很广阔,但枯萎的速度实在太快,一个月之后再也见不到一根嫩绿的野草了。 就连草原中的鲜花也都消失不见。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玄幻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都市异能小說 塵封九界-第二百二十二章 黑的就是黑的,他白不了!分享

小說推薦 – 塵封九界 – 尘封九界 当陈二说完这句话后,时间仿佛静止。风不吹,树不动,就连光线都停住。 这种状况只维持了一瞬,大地开始震颤。 古朴沧桑的觉醒塔剧烈颤动,缓缓从大地拔起,匾上“觉醒塔”三个大字发出耀眼光芒。 东方家族的十个山头,不断有流光划过,纷纷赶向这里。 “觉醒塔明明二十年一开,这才刚刚开启不到十年,为什么又要开启了?” 主脉大殿,东方问天一脸诧异,立即召唤各长老和执事。 “快去将还在家族中的杰出弟子喊来,待觉醒塔彻底开启后,立即进塔!” 东方玄道消,葬礼刚刚落幕。 东方语燕遇袭,虽未死但身受重创。 武脉抓到一名隐藏的面具男, 陈二打杀齐公子后,于命脉山头等人问拳。 命脉被取消,陈二获罪。 这一桩桩,一件件的事发生在最近一段时间内,本就让东方家的弟子应接不暇,结果还没消化完上面的几件事,觉醒塔又突然开启。 一般弟子只觉得觉醒塔开启,自己鱼跃龙门的机会来临,而一些有心人却开始思考另一些事情。 “难道这一切都是巧合?” 东方语燕看向守在自己床前的东方明,神色不明,最后叹了一口气,还是开了口。 “师父,为什么不拦住家主?” 东方明微微一笑,满是褶皱的老脸勉强挤出一丝笑意。 “拦?老族长闭关不出,东方问天铁了心夺权,谁能拦得住?” “何况就算老族长出来,东方问心不在,也只能任由东方问天这么搞了。” “我不觉得陈二会做出那种事,也不觉得陈二和面具男有勾结,难道真的要眼睁睁的看着一位天才被东方家自己葬送?”东方语燕面露不忍。 “你还年轻!”东方明语重心长的说道:“天才没成长起来之前,什么都不是!如果深究起来,疑点太多了!” “面具男曾经两次想要杀死陈二,陈二又怎么可能是面具男的同伙?当时东方以若那小姑娘可是都见证了。” “可是自东方玄下葬后,谁见过两位掌上明珠了?” “有些事,不能较真!尤其是较真以后还不能成功,那较真就更没用了。” 东方语燕细细品味了一番师父的话,虽然很有道理,但还是有点无法接受。 “师父,我还没有完全康复,这觉醒塔就不进了。” 东方明望向窗外,轻轻点头,一语双关的说道:“不进就不进吧,福祸相依,发生了这么多事,真假对错谁又能说的好呢?” 东方语燕抿嘴躺好,又听到东方明嘀咕道:“那个小家伙啊,实在是太稳了,我总觉得他有后手,没必要去管他的。” …… 大概有一刻钟,觉醒塔终于停止了“生长”。 停止后的觉醒塔共九层,每层九丈高,共八十一丈,从下面望去,竟有一种入云的感觉。 塔身流动着古老的气息,沧桑感令陈二心惊。 陈二看着从三层变成九层的觉醒塔,有些好奇的对押送他的弟子问道:“就是这玩意,可以改变人的天赋?” 那名弟子呆呆的望着觉醒塔出神,一时间没有回过神来。 陈二无奈一笑,又突然皱眉。 他胸前的玉坠变得滚烫,玉坠上面的尘字也开始散发微弱的光亮。 这块玉坠,陈二从记事起就戴在身上,印魔岛的三位老人给他取名“尘儿”就是因为上面的尘字。 后来陈二通过层层镜面误入另一片空间,在山洞中,龙迷糊从玉坠中窜出。 之后,玉坠一直都是安安静静的,如同一块普普通通的凡玉,没有静气凝神的功能,没有帮助修炼的作用。 可谁知道,今天觉醒塔开启,玉坠居然有这么大的反应。 “难道,玉坠里还关着另一个龙迷糊?”事发突然,陈二脑袋也有些转不开轴。 一道拉扯的吸引力从觉醒塔中传来,陈二看了一下四周,微微皱眉,暗中用出了不动如山。 道道流光降落,觉醒塔前的人越聚越多。 东方问空领着刑脉弟子到来的时候,觉醒塔前已经聚集了三百多人了。 看着陈二和杵在原地的刑脉弟子,东方问空皱起了眉头。 他是刑脉脉主不假,但他是个空降的脉主,除了头衔外,平时交代什么事情,甚至还不如脉中长老的话管用,否则他也不至于凡事都要亲力亲为。 他恼火于自己现状,但又不敢大刀阔斧进行改革。 福 寶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玄幻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塵封九界 線上看-第二百一十七章 蛇出洞,當打七寸展示

小說推薦 – 塵封九界 – 尘封九界 陈二刚下武脉山头没多久,武脉偏殿就爆发了战斗。 令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爆发战斗的双方居然是留在偏殿的两位长老。 两位长老一位年长些,一位年青些。 年长的,是问出“是被信任还是不被信任”的那一位。而年轻的,则是回答说“不被信任”的那一位。 战斗开始的突然,年长些的长老还没反应过来便被年轻的长老控制了。 “你,你想做什么!”年长的长老脸上有些惊恐。 年青的长老鬼魅一笑,掏出一张黑色面具,戴在脸上,指甲突然变长,轻轻地在年长的长老脸上划了几道。 伤口不大,但深可见骨。鲜血说着那几道伤口缓缓流出。 伸出手,轻轻握拳,年长的长老身体中的血液开始从脸上的伤口飞出。 “没什么,只是我还想伪装下去,为了消除他们的顾虑,你必须要死。” 说完,拳头握紧,年长些的长老瞬间成了人干。 舔舔嘴唇,他缓步来到床边,看着床上躺着的东方语燕,小声道:“本来,你可以很舒服的在武脉待下去,只可惜,接了不该接的位子。” “只需要痛苦一会儿就没事了,别怕。只要吸收了你,我再把自己的血液吸收大半,就不会有人想到我是面具男的。” 免費 小說 網 说完,嘴角挑起,再次伸手。 只是他很快皱眉,赶紧掀开了被子。 然后他藏在面具下的脸色大变,急急忙忙跑向殿门。 殿门处,送走所有人的东方明刚巧出现在了那里。 “本以为你会撑几天,没想到,这么快就安耐不住了。”东方明满眼失望,看向已经成了人干的那位长老,又说道:“只可惜,来的晚了。” “你为什么要对语燕出手?我武脉可曾亏待过你?”东方明身边,齐公子脸上带着愤恨,伸手就要去抓腰间的长剑。 只不过被东方明一把拦住。 “你们退下吧,既然他伤我弟子,那这件事就由我解决。”东方明摆了摆手,示意所有人都离开。 “义父……”齐公子还想说什么,又被东方明打断。 “你们,该做什么做什么去吧!我没事的!” 说完,掸了两下衣袖,回头望向山下。 仿佛还可以看得到陈二的身影。 “好一个打草惊蛇,请君入瓮啊!如果他能入我武脉,该有多好啊!” 东方明说完,暴涨的气势将众人推出偏殿,大门“嘭”的一声关闭。 “伤我徒弟,该死!” …… 下了武脉山头,陈二便钻进了一条小路,随手折下一根草,叼在嘴里。 当武脉山头的战斗波动结束的时候,陈二回望一眼,口中喃喃道:“已经瓮中捉鳖了,那能不能引蛇出洞?” 目露精光,陈二嘴角翘起,又小声嘀咕:“诱饵已经摆在了嘴边,应该不会这样放弃了吧?没理由放弃的啊!” 说完,继续前行。 脚步不急不缓,但很稳。 但陈二还没有走多久,身后一道流光飞过。 甜心小娇妻:高冷老公不好惹 流光见到陈二身影后,赶紧下落,对着陈二便是俯身一拜。 “陈师弟,就在刚才武脉已经除掉了面具男,义父叫我请师弟过去一叙。” 陈二见齐公子行礼,也俯身一拜,只是嘴角翘起。 “咻……” 陈二刚刚俯身,破空声便响起,一根银钉擦着陈二脸颊飞了过去,穿透了陈二身后的大树。 雄霸末世 生肖猪 齐公子看到陈二俯身后还能提前躲避,有些吃惊。 “好久不见,还是先聊聊吧!”陈二从容起身,看向齐公子,语气像同老朋友谈话般平和。 齐公子回望一眼武脉后点了点头,好奇的问道:“你知道我会来?” 陈二反问道:“你这不是急匆匆的追来了?”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玄幻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aewzf都市异能 塵封九界 線上看-第二百零五章 魔化,黑眸陳二(上)閲讀-xo4ec

小說推薦 – 塵封九界 – 尘封九界 “以若——” “以若——” 两声惊呼响彻山谷,惊起成群飞鸟。 东方以若被墨无极扭断脖子后,扔垃圾一般随手扔到了一旁,脸上毫无波动,仿佛做了一件很平常的事情。 妖族与人族,本就敌对。莫说他杀一个人,就算是屠几座城,也根本不会有任何负担。 杀东方以若,他并不是心血来潮,而是想杀鸡儆猴,让陈二看到不配合自己的后果。 反正两个女娃娃,杀了一个,还有一个,大不了换一个继续威胁。 只不过,他不清楚东方以若在陈二心里的位置。 “我只想听到肯定的回答!再说其他废话,你身边的这位女娃娃恐怕也……” 墨无极说了什么,陈二没有听到,他浑身的力气在瞬间被抽空,无力的瘫坐在地上。 呆呆的看着东方以若瘫软在地的尸体,陈二涕泪齐下,半跪半爬的挪到东方以若身边,狠狠地将她抱在怀中。 99度爱恋,再遇首席前夫! 他抬头仰天,想对这个世界宣泄出自己心中的愤懑,可张了张嘴,却根本发不出任何声音。 原来,痛到深处,是无声的。 爱上鬼大叔 他心疼!针扎一般! 从东方家族选拔中陈二被东方以若打劫时一袭红衣的惊艳,到罪脉山头小院中两人互换小说的春心萌动。 从出了文圣结界后,两人对视时的不言而喻,到东道会路途中,两人打情骂俏。 風流 醫 聖 陈二有想过很多很多种两人的结局。 有好的,也有坏的,有喜也有悲。 可偏偏没想到东方以若这么快就要离开他了。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出自宋代苏轼的《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 世间最痛的,莫过于阴阳相隔。 无数个夜晚的梦里,他们都到了白头的。 可为什么还未白头,就要分离? 陈二的书,还只字未写。 他和她的故事,还未开始,怎的就要结局了? “呼~” “呼~” “呼~” 陈二胸口很闷,很堵。 堵的他意识有些混乱。 混乱到总感觉脑海里有另一个自己在和他争夺这具身体的控制权。 他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却只出不进。 低下头,肩膀耸动,大滴大滴泪水滴落到地上,鼻涕也连成一线。 这种痛,撕心裂肺,这种痛,难以言表。 没有经历过的人,不会懂。 “我给你三秒钟的时间,如果我再得不到想要的答案,那么……”墨无极的话说到一半,突然满脸吃惊。 陈二的头发居然在疯狂生长,血红色也快速褪去,回归到最开始的黑色。 “噗通!”“噗通!”“噗通!” 更加低沉的心跳声响起,陈二抬起头,迷茫的看着四周,眼中的血丝也在瞬间褪去。 瞳孔没有焦点,双眼没有神色,然后一边问,一边表情怪异的笑了起来。 “以……以若……” “为什么要杀了她……” “为什么啊?” “嘿嘿嘿……嘿嘿嘿……” 如幽冥传来的诡异笑声,更加剧烈的心脏跳动声。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玄幻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3p1uk都市异能 塵封九界笔趣-第一百九十七章 富公子的規矩閲讀-eujbe

小說推薦 – 塵封九界半个时辰后,富公子带着伶月又沿着九千九百九十九个台阶走了下来。 山顶的议事厅中,宋之书同美妇人同时露出了笑容。 “宗主大人。” “娘娘。” 两个不同的称呼同时响起。 美妇人撩了撩秀发,拉开议事厅的大门,对着下山的富公子和伶月挥了挥手,仿佛同宋之书说,又仿佛自言自语。 “这里是我的家,就别喊我娘娘了。” “好久没回来,家里一点都没变。” “有家,真好啊!” 春风十里不如你 瑭恩 宋之书跟了几步,却始终慢美妇人半个身子,看着那个绝美的背影,眼神有些恍惚道:“凡间有句俗话,说六十还得要个妈,八十还得要个家。如果不是娘娘,恐怕这个家早就散了。” 美妇人也懒得去纠正宋之书对自己的称呼,蓦然转身,重新进了议事厅。 “再等等吧,用不了多久了。只不过,这位富公子真的可靠么?” 宋之书点了点头道:“早就查过了,他同钱家决裂,自废修为出的家门。虽然不知道是怎么恢复的,但自废修为是事实,能确定。” 美妇人还是有些怀疑:“有没有可能是联合起来演的苦肉计?” “有想过是苦肉计,但是富公子这些年,一直在做断钱家财路的买卖,而且咱们在钱家的内应传来的消息是,富公子自废修为离开钱家后,已经被钱家从族谱中除名。” “而主张把他从族谱中除名的,是他的父亲,钱三金。” “如果舍些财产演苦肉计,钱家舍得。可把一位天赋如此高,并且完全掌控异象的天才从族谱中除名,不太可能。” 宋之书说完,又开始疑惑道:“说起来,这富公子实在是怪异的紧,别人做买卖想赚钱,他却成天想着怎样去赔钱。” “可偏偏想赚钱的都赔了,而这个想赔钱的却一直在赚。” 我的播音系女友 宋之书的话,让美妇人想起了富公子的规矩,顿时有些无语。 浴女鳳王 富公子的规矩,稳赚不赔的买卖不做,赚多赔少的买卖不做。要做就做稳赔不赚的,做赚少赔多的。 所以谈买卖前,得让他知道他能赔多少,赔钱的几率有多大。 “算了,怪就怪吧,不去琢磨了。只要咱们知道富公子是真心实意和钱家作对就够了!” “是不是,上面的压力又大了?”宋之书试探问道。 美妇人点了点头,严肃的说:“天荒内乱,玄帝不管不顾,站队的人越来越多了,就连钱家都站到了三皇子自边,形式越发糟糕了。” “天下黄白物,半数中央境,中央黄白物,半数出钱家。” 火影忍者之水火交融 明雲翼龍起 “确实,有点难了。就看看咱们这位新盟友究竟有多大的能量吧!” 宋之书同样满脸严肃,又回望了一眼。 仿佛透过议事厅的大门,仍然可以看到富公子的身影 …… 台阶上,富公子一如来时,揽着伶月,缓步下山。 “公子,咱们真的要插手么?”伶月有些不确定的问着。 有些事,插手容易,但想退出来就难了,想全身而退?那更是难上加难。 富公子眉宇间有些忧愁,回头看了一眼山顶,慢悠悠的说道:“可怜天下父母心,为何到了我这里就只剩可恨了?” 说着,藏在袖子中的手攥了攥那条印着钱家独有印记的布条。 布条是一个本应该和他关系最为亲密,但却成为敌人的男人给的。 上面写着,十年内,钱能花完,我向你母亲道歉。 “算算时间,再有三年多些就到了啊。”富公子扭头朝着伶月问道:“这钱咋就越花越多呢?” 伶月不懂富公子的想法,只是噗嗤一笑。感觉自家公子实在是傻得可爱。 钱多还发愁? “你说,这次能不能让我赔点钱?再这么搞,我特么都快取代钱家,成这个世界的首富了。” 夢情記 伶月用哄小孩儿的语气安慰道:“是是是,公子不要难过,很快就赔钱了,不要急。” “算了,不说了,去打探一下荒君佑的消息。”富公子很快把烦恼扔到脑后,说起了正事:“说起来,这位天荒帝国的九皇子也算神通广大了,逃了这么多年,居然还没有被抓住。” 富公子回归正题,伶月却欲言又止。 富公子看到伶月纠结的表情,责怪道:“和你家公子有什么难为情的?直接说!” 伶月这才咬咬牙说道:“奴家本不应该干涉公子的决定,但是如今天荒帝国动荡不安,局势千变万化,各大势力还未完全浮出水面,公子贸然插手,很可能会深陷其中的。”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玄幻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