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快穿之男神又蘇又甜

优美都市言情小說 快穿之男神又蘇又甜 txt-第158章:佛子大人,請留步(37)相伴

小說推薦 – 快穿之男神又蘇又甜 – 快穿之男神又苏又甜 唐果没休息多久,午饭的时候玄尘来敲门,问她是否要用膳,唐果将从仓库里扒出来大的一堆奇奇怪怪的工具收回去,拍了拍身上微不可查的灰尘,轻飘飘地遛到门口将门栓抽掉,看着门外的玄尘笑靥如花:“叫我吃饭啊?” “嗯。”玄尘不知她关在屋子里半天为何心情突然就变好,但他也不是个事事都要刨根问底的人,“可要一起去用膳?” “走吧。”唐果跨出门槛,转身将房门关好。 玄尘看着她头上一绺挂在簪子上的青丝,指尖轻轻捻动了两下,想抬手整理,但又怕她觉得唐突。 “上午薛捕快与裕策道君来过。” 玄尘挑了个话题,唐果有些兴趣,双手背在伸手慢悠悠地跟在他身边晃着:“薛捕快他们抓到了李和平?” “差不多。”玄尘说话有些模棱两可。 唐果有些不太喜欢他这臭毛病:“抓到就是抓到,没抓到就是没抓到,怎么还有差不多这答案?” 玄尘因她不爽的眼神有些愉悦,伸手摘住她的皓腕,一手落在她头上那绺不乖顺的长发上,温和又细致地将缠在簪子上的青丝层层剥下,从容地收回了双手:“李和平已经死了,死了差不多有三四年。” “嗯?”唐果没想到还有这样的反转,“那我们之前在李家看到的那位三公子是谁?” “李和平双胞胎兄弟。”玄尘浅浅唏嘘,站在枝繁叶茂的蓝花楹树下,神容悲悯又慈穆,“这件事说来话长,要听吗?” 唐果仰头看着从半空中飘落的花楹,抬手搭在他头顶,掌心接住落下的残花:“听啊,我想做在这里听,这里风景蛮好,可是饶尹他们应该还在正堂等我们去用膳,怎么办?” 玄尘将她手中的落花拿走,注入了一道灵力,蓝色的花楹变幻成了一直蓝紫色的蝴蝶,振翅从他掌心飞到半空中:“告诉宋施主和饶施主,不必等我和唐姑娘用膳。” 蝴蝶闪动着翅膀飞远,唐果看在摆在花楹树下的石凳和石桌,挑了张凳子坐下:“我以为你一向是不屑于学这些无用的法术,毕竟现在符篆炼器两派炼制出传讯工具后,很多人都比较喜欢传讯符和通讯玉简。” 玄尘坐在她对面,抬手一挥,石桌上出现一壶两盏,还有一个没有焚起来的小茶炉。 他垂眸将茶炉的火升起,淡声道:“穷。” “你们普陀寺可是佛宗大门派,穷也穷不到你们去,更何况你还是佛子。”唐果才不信他胡话。 玄尘叹了口气:“真的穷。” “行行行,别跟我哭穷,我不会养你的,我还穷呢,麟磬城都破败上千年了,我一个鬼王还在外勤勤恳恳抓打白工的鬼,不可能借你钱的。” 淑女本色,鬼王的新妃 我还记得 久唯 唐果生怕他跟自己张口,她还有一城池的鬼要养,地府又不拨放抚恤金,当年满城被屠,城里的人几代都被杀得干干净净,更是没人给他们供奉,这创收要她操心,基建要她操心,城市安全防护工作还是得她来操心,她这心都快操碎了…… 大叔的萌萌妻 顾乐乐 玄尘笑了笑:“没打算跟你借钱。” “那你跟我说说李和平怎么就死了三四年?这双胞胎又从何说起?” 唐果不欲再提事关她安身立命之本的问题,转而又将话题掰回正轨上。 抗日之流氓部队 玄尘:“你还记得李夫人吗?” 病毒天神 秋抹 唐果点头。 玄尘徐徐讲道:“李夫人还未嫁给李汉山前,本是隔壁凰原村的姑娘,其实早早与同村的肖家独子肖敬城定了亲,但是肖家贫苦,李汉山看上了当时待字闺中的李夫人,便强取豪夺,肖家人敢怒不敢言,肖敬城发奋参加科举,最后去了京城参加科考,本来两人的缘分便到此为止,二十多年前,肖敬城调查一个案子回了南府,最后与李夫人又遇上,两人余情未了,在李家人根本不知道的情况下有了关系,不过肖敬城查完案子就要离开,刚巧又发现李夫人怀孕了,这一胎怀了两个,就是李和平和现如今被抓捕的肖沐柯,李夫人在镇上生下两个孩子,肖沐柯封住了产婆的嘴,将一个孩子带走,留了一个在李家。” 唐果对这桩旧闻真真是目瞪口呆:“所以,李家三公子其实应该姓肖?” 玄尘:“正是。” 唐果:“感觉今天的瓜很甜,可以吃到爽了。”真的是任何年代都不缺八卦,她一个兢兢业业搞事业的鬼王,此刻感觉像一只在瓜田里上蹿下跳,喜不自胜的猹精。 玄尘:“……” ** 后面的事也不难猜。 李和平养在李家二十多年,性子和肖沐柯截然不同,肖沐柯是知道自己这个兄弟的,但是他也没打算联系,李和平则是对他母亲出轨的事情一无所知,李家人更是不知道柔柔弱弱的受气包李夫人竟然在当家男人李汉山脑袋上建了一座青青草原,估计直到今日才知道这件事,不过如今李家人基本上死的死疯的疯,也真没什么好计较的。 霍雁晚在来南府之前,一直在京城住,当从四品侍郎之女,后因连坐满门流放,她被打包送到了南府霍家旁支,在京城的时候霍雁晚是有定亲的,定亲的对象刚好是肖敬城的儿子肖沐柯,也就是李和平的亲兄弟,肖沐柯是霍雁晚的舔狗,肖敬城在得知霍家出事后立刻退亲,真的是舔到最后一无所有。 肖沐柯悄悄来了南府,跟着霍雁晚发现霍家人想将霍雁晚许给宋烨梁,但李家大公子李和书对霍雁晚穷追猛打,霍雁晚历经家门巨变,对送温暖的李和书动心,两人情深几许最后暗通曲款,肖沐柯到德裕镇的时候,已经对霍雁晚即将嫁给李和书之事无力回天,而他又恰好发现了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李和平是李家三公子。 李和平生养都在李家,表面看似温和谨笃,实则与李和书一样,好色成性。 在李和书追求霍雁晚的时候,李和平就已经先下手为强,对霍雁晚行了不轨之事,将李和书推到了台前顶包,正因如此才闹出霍雁晚与李和书还未成婚就暗通曲款的丑闻,也就那一次,霍雁晚有孕,月份渐渐大了,李和平知道孩子不能生下来,所以收买了小寡妇勾引大哥李和书,安排霍雁晚去捉奸,让小寡妇在争执中把霍雁晚弄小产,结果小寡妇还没动手,渣男李和书先动了手,霍雁晚第一个孩子就这么没了。 肖沐柯一直关注着此事,后来有所怀疑,才抓到了小寡妇逼问了前因后果,最终对李三公子李和平起了杀心。 肖沐柯将李和平杀了之后,取而代之,化身为李家三公子。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現言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n62tp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快穿之男神又蘇又甜 公子糖糖-第144章:佛子大人,請留步(22)看書-t742t

小說推薦 – 快穿之男神又蘇又甜 – 快穿之男神又苏又甜 元齐村每逢夜晚便如同坠入深海般,没有任何声音,层层鬼气和阴气还有冲天的煞气,将这个有上百户的村子包裹的密不透风。这样的夜晚本不该是这样的,没有风声,没有交谈的声音,天刚黑,就如同被下了封印。 唐果孤身踏出宋家大门,转瞬就消失在安静黑暗的路上,只剩下两盏橘色的明纸灯笼高挂在大门前,一动不动。 村尾的三家人很好找,他们的生活节奏和其他元齐村村民的看起来完全不一样,院子里有人坐着纳凉,石墩子上架着一张木板,一家几口坐在院子里慢悠悠地吃饭说话。 唐果停在其中一家人门口时,略有些意外,毕竟元齐村闹鬼之事已经是方圆几十里皆知的事情,就算不受厉鬼侵扰,估计也很难有这般大的心坐在院子里跟没事儿人一样。 犹豫了两秒,她还是抬手叩了叩小院的门。 “谁啊?” 院子里交谈的声音停下来,警惕地看向门口,但是没人起来开门。 唐果低声道:“你好,我是借住在宋举人家中的玄门弟子,有些事情想问一下你们。” 院子里传来脚步声,有人站在门口,但是并没有开门:“你去找别人问吧,我们什么都不知道。” 唐果挑了挑眉梢,一只手下意识地按住了腰间的蛟铃,垂眸缓缓说道:“大嫂你先别急着拒绝,我不进去也可以,你们直接告诉就行。” 里面的人犹豫了几秒,说道:“你想问什么?” “我打听过,当时李家大公子夫人下葬,负责抬棺的人其中就有你相公吧?” 院子内的人噤声,许久没说话,拍了一下门板:“姑娘,你走吧。” “大嫂,我只是想问问,当时下葬的时候,那副棺材可有什么不对劲?”唐果单手负于身后,语气轻缓地说道。 里面安静了好一会儿,一道沉重的脚步声缓缓靠近,唐果抬眸看向紧闭的大门。 一道浑厚低沉的男音隔着门板传来,问道:“你问这些做什么?” “关于村内的鬼祟,我怀疑与那位李家大公子夫人有些关系,所以想问问当时下葬的时候,你们是否觉察到哪里有些异样?” 男人静默了片刻,轻轻叹了口气:“我也不太清楚,只是当时我们四人抬棺的时候,发现棺材有些轻。” “像是……” 唐果心下了然:“像是没放尸体一样,对吗?” 男人惊诧地拉开门,问道:“你怎么知道?” 唐果摇了摇头:“我原本也只是猜想,还要眼见为实才行,现在暂时没法儿下什么定义。” 男人深吸了口气,劝说道:“姑娘,看你年纪轻轻的,还是赶紧回去吧,村子里晚上本来就不安全,来我们村子抓鬼的道士没有一百也有八十了,到最后都是灰头土脸地跑回去,再也不敢来我们村子,而且村子里的鬼祟本就是报应……” 唐果笑了笑,不在意地问道:“我可否再问你一个问题?” “你问吧。” 男人面容有些沧桑,但是一身正气,虽然贫苦但是眼神依旧清明,头顶还有淡淡的功德之力,的确是个好人,来世会有福报。 “霍雁晚葬在何处?” “这……”男人迟疑地看了她一眼,有些无奈道,“你怎么就不死心呢,那种地方还是别去为好。” “你告诉就是,不然我还要去问其他人,这样也耽误时间,而且我不会出事,如果实在无法对付,我也有保命的手段。” 男人摇了摇头:“在村尾两里地开外的坟岗,最西边的那座坟就是她的葬身之地。” 唐果两手交叠轻轻拱了一下:“多谢。” 说完,她抬眸扫了眼门楣,还有门楣两侧挂的吊篮,里面放着两束绿油油的艾草,若有所思地说道:“你这门前布置的不错,普通的鬼怪都不能轻易靠近,等村子里的风波过去后,记得买些纸货给你家长辈烧去,你们能有如今的安宁,他们功不可没。” 男人怔住,看着她云淡风轻的表情一时不该作何反应,回神后他木讷地拱手谢道:“多谢姑娘提点。” 唐果随意点了点头,转头看了眼村尾远处的田野,右脚轻轻跨出,转瞬便消失在数百米外。 男人呆呆地看着空地,刚刚那道曼丽的身影还在,下一秒竟然就消失不见了。 “老孟,人走了吗?”院子里有女人的声音传来。 男人回头应了一声,将大门关上,重新插好门栓,走回屋内看着拎着气死风灯站在堂屋门口的妻子,整个人依旧有些蒙昧,女人推了推他肩膀,嗔骂道:“傻了你?人都走了,你还发什么愣?” 男人摇了摇头,低声呢喃道:“那位姑娘……感觉很厉害。” “这大晚上的,一个姑娘家敢在村子里走,能不厉害。” 女人摇头叹了口气,转身朝着屋内走去。 男人紧跟着她身后,低声说道:“不止如此,刚刚……那位姑娘跟我说,等村子的鬼祟一事过去后,让我买些纸货给家里那些故去的长辈烧掉,她说我们一家如今能有如此安宁的日子过,多亏祖宗和长辈庇佑。” 女人放下灯回头道:“不管有没有庇佑,村子里的事过去后肯定是要去拜一拜,上些贡品的。之前因为那么多奇怪的事儿,清明都不敢去坟上,去年过年也是……如果村子里的鬼祟能被驱除,这次就多买些贡品给你父母还有叔公他们摆上,纸货你想买就多买一些,求个心理安稳也行。” “好。” …… 微雨之下 没人知道唐果一晚上跑哪去了,第二天一早蒙蒙亮,常清如往常一样穿上外衫,拉开门去打水洗脸,端着木盆刚走到后院的石井边,看着站在背对他站在井沿的女人吓了一大跳,手中的水盆被他甩出去,连忙伸手朝着女人抓去。 “女施主……” 站在井沿的女人微微偏首,回头削了他一眼,常清一个踉跄趴在地上,哭丧着脸看着一脸丧色的唐果,惊吓道:“大人,你干嘛站在井口吓人啊?” 唐果从石井口跳下,掸了掸白色的裙摆,伸手抓着他的后襟将人拎起来。 “我没吓人。”唐果松开手后,叹了口气,“是你胆子太小了。”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現言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kpnc3好文筆的都市异能 《快穿之男神又蘇又甜》-第141章:佛子大人,請留步(19)鑒賞-ojk0j

小說推薦 – 快穿之男神又蘇又甜 – 快穿之男神又苏又甜 唐果和饶尹找到宋夫人的时候,宋烨梁刚好也在。 不过此时宋烨梁已经换了一套衣服,月白色交襟文衫长袍,紫玉带系在腰间,远远看着便挺拔如一株修竹,长发全部束起用青白色玉冠套着,玉簪从发髻中穿过,一丝不苟。 荒神 唐果忍不住多看了两眼,忽然想吹一记口哨,这小子长得真心不比男主裕策差,这种极品男配可真是极为少见。 虽然心里是这么想的,但在宋烨梁看过来的时候,她还是率先移开了视线,没有让自己显得过于流氓,虽然她本来就是流氓头子。 宋夫人与宋烨梁停下交谈,看着站在门口的两人略有些诧异,但他很快走了过来,伸手牵起饶尹的左手,眼眸不自觉地柔和下来,微微垂首低眉问询道:“你怎么过来了?可是有什么事?” “没,我就是陪唐姑娘过来看看,她有些事情想问问婆婆。” 饶尹脸色有些红,虽然她所处时代开放,但是真当着两位长辈面被准相公牵着手,还是会有些尴尬,羞涩得恨不得挖道地缝钻进去。 唐果揶揄地笑了笑,率先跨进门内,向宋烨梁微微颔首,便径直走向宋夫人。 宋夫人正在剪喜字,这些小东西虽然可以从镇上买,但是贴在儿子新婚卧房里,她还是希望自己亲手来,再说最近也不能出门跟人闲唠嗑,所以她总是要找些事情来做。 巔峰 玩家 超级仙帝在都市 一只小虫虫 宋夫人放下剪刀,起身提了一下茶壶,抬头与宋烨梁说道:“烨梁,你去厨房让下人送壶热茶过来吧。” “好,娘,你们先聊,我一会儿将茶水送过来。” 宋烨梁也没有留在内室,礼法教条中便有男女七岁不同席,所以他不便待在此间。 “唐姑娘请坐。” “尹尹,你也随便坐。” 通灵之路 宋夫人笑得一脸和蔼,看着一身白衣,面带病容的唐果,问道:“唐姑娘,我看你脸色不太好,如果晚上觉得冷了,我安排下人给你房中生些炭火……” “不用麻烦。”唐果连忙拒绝,面带笑意地说道,“多谢宋夫人关心,我并非体弱多病,只是生来便是这副孱弱的模样,但身体其实十分康健。” 唐果也不好告诉她自己其实是只鬼,而且是还厉鬼中的厉鬼。 要是真说了,把人给吓死了,饶尹和宋烨梁怕是要找她麻烦。 “那就好。”宋夫人松了口气,这才问道,“不知你和尹尹过来是想问些什么事?” 黄沙百战穿金甲 小桥老树 唐果端坐在椅子上,随手拨了拨放在篮子里的绣帕,状似闲聊地问道:“不知宋夫人可了解同村的李家?” 宋夫人看着她平静的神色,有些不太确定她到底想问什么,所以回答也略有迟疑。 “多少是知道一些的,但是李家人与我宋家交恶,再加上这一年多其实我们也并不在村子里住,所以知道的有限。”宋夫人斟酌着回答道。 不过她说的都是实情,但是她心里头还是有些不安和疑惑。 唐果察觉到她的不安与戒备,笑着说道:“宋夫人不必紧张,我刚刚回来的时候听青山派的道友说,李家老爷今天晚上死了,又无意间得知李家近些年前前后后死了四人,总觉得有些蹊跷,所以想打听一下李家的事情。” 宋夫人眉头皱起来,神色不太好道:“李家这几年是遭报应了。” “遭报应?” 唐果眼帘掀起,观察着宋夫人脸上厌恶之色,与诧异的饶尹对视了一眼。 “不知宋夫人为何认为李家是遭了报应?” 宋夫人叹了口气,看了眼空荡荡的门外,还有蔓延至台阶上的夜色,明纸糊得灯笼就挂在走廊下,外面夜风吹过时淡淡的雾霭攀上栏杆和石阶,将整个院子都笼罩起来。 “李家和我们宋家不太一样,我们两家虽然是村里的大户,但是我们宋家发迹是靠着读书科考才慢慢出了头,烨梁他父亲当年考上举人,之后进京赶考落榜后,回来就在南府夏县府衙做了执笔,在烨梁父亲成为举人之前,家里世代耕农,所以我们宋家靠的是耕读传家。” 饶尹还是头一回听宋夫人说起宋家祖上的事情,毕竟她和宋烨梁满打满算认识也不超过三年,虽然知道宋烨梁老家在元齐村,但她认识宋烨梁的时候对方已经考上秀才,如今更是举人,在夏县是可以领福利的,所以基本上没见宋家下地干活过,理所当然地以为宋家早先是地主,没曾想竟然是世世代代靠耕读走到现在的。 唐果对宋家的背景略有了解,毕竟位面资料中提到过这位一号男配,背景还算详实,但她很捧场,听得认真,让宋夫人有了继续说下去的欲/望。 “李家原本和我们宋家一样,祖辈都是元齐村的农户,但是李家弟子在读书上没什么天赋,所以子子辈辈读了几年书,有些能考上童生,有些连童生都考不上,所以早早就去镇上找店铺做账房先生,或是做些其他的谋生计,李家到如今为止,最有学识的还要算如今的李三公子,他和烨梁是同窗,两人同年考上了秀才,只是在乡试的时候没发挥好,落榜了。” “李家如今家大业大,主要是靠前几辈在镇上经营小生意,后来低价买下了镇上的金福酒楼,这才慢慢富裕起来。不过李家家规不严,所以对小辈管束十分松散,李家大公子看起来人模人样,但做的下作的事情却多了去……” 唐果好奇地眨了眨眼睛,没想到柔柔弱弱地宋夫人对李家大公子评价那么差。 “宋夫人对李大公子和李大公子的妻子知道多少?”唐果问道。 宋夫人脸色微沉,沉默了片刻才叹了口气,伸手拍了拍饶尹的手背。 妖孽王爷拖上船 “这事儿说起来就气,但是没有霍雁晚的退婚,我家烨梁也遇上尹尹这般好姑娘,也算是有失有得。” 饶尹笑了笑,表示并不在意霍雁晚的事情:“娘,你跟唐姑娘说说就是,我不吃这些醋的。” 宋夫人欣慰地点了点头,道:“霍家那姑娘也是鬼迷心窍,更李家大公子不知怎么就看对眼了,当时闹得还挺轰动的……”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現言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