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懸疑小說

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魔臨笔趣-第六百六十二章 請諸君,爲本王赴死!看書

小說推薦 – 魔臨 – 魔临 行辕内,一下子陷入了沉默。 在请奏这件事时,李寻道特意要求屏退了左右,所以,此时帐篷内,只有六个人。 一个,是李寻道,一个,是姚子詹; 坐在龙榻上的官家,还有站在官家两侧的百里剑以及百里香兰。 另外,还有一个人,看不见,但必然存在。 可惜了, 平西王爷此时不在这里,若是他看见了这一幕,大概会挺起胸膛对身边人道: 看,我不是最怕死的一个! 原本,陪同官家一起出来的其他大臣,以及这支禁军的其他将领,全都不在这里。 “呵………呵呵………” 失神已久的官家,笑了起来。 他在笑,但在场的其他人,没一个敢笑。 上京,可能没了; 但官家本人,仍然在这里。 “寻道,你觉得接下来,应该怎么办?” 官家没有治罪李寻道的意思,虽然这一出的谋划,是李寻道草拟的,但拿主意的,还是他这位大乾官家。 可能这位官家在兵事上确实是有所欠缺,但在其他方面,已经是极为优秀的了,他愿意面对现实,也能很快地接受现实,不会浪费情绪去歇斯底里,更不会红着眼将自己的脑袋埋进沙坑。 “官家,燕虏兵少,就算是拿下了上京,作为入侵者,也不可能守得住,此时禁军回撤上京,收复国都,是理所当然的事。” 李寻道回答得很平静。 自古以来,国都本就不好守,越大的城,就越是难以实现在军事角度上的保证。 故而,平西王府所在的晋东奉新城,在扩建了新城后,其四方,被特意做了留白,空荡荡得可以打高尔夫球,人口也被刻意地控制住了,并未盲目地往里进行充填,迄今为止,城外也就一座葫芦庙,这么做的目的,就是最大可能地保证这座城池在军事防御上的属性不会被削弱。 同理, 燕人就算拿下了上京城,在现有的兵力下,想守,也很难,甚至是近乎不可能。 官家眨了眨眼, 目露沉思。 身为一国之君,他比谁都清楚,都城,对于一个国家的重要意义。 这还不同于楚国上次被靖南王焚了郢都,那一次,楚皇颇有一种借刀杀人的意思,更是早早地将他选定的官员、军队、国库等等,提前做出了转移。 而上京城,却是原汁原味地放在了那里。 但, 官家并未马上下令回师, 而是问道: “朕所在的这支禁军,要是回撤上京,那眼下正处于我四路大军所包围的那面王旗,还能摘下来么?” 李寻道摇摇头,道:“回官家的话,禁军要么不撤,要撤,就必须全撤,只有这样,才能保证我军可以稳扎稳打地拿回上京城,只派遣部分回去,可能还会出事。 禁军一撤,其他三方面兵马,北羌骑兵本就懒散,无法真正地做到约束,韩亗那里早就不动如山,祖家那三万新军会被身边的厢兵拖累; 也因此,四围一,想转变成三围一,必然会出现很多漏洞,那面王旗,就可以从容地找准机会钻这个口袋。” 官家点了点头, 而后, 手掌贴在了面前的御案上, 道: “若是上京已经丢了,早收复晚收复,其实,都无所谓,该丢的面子,早就丢了,该死的人,也早就死了。” 此言一出, 在场所有人的神色都为之一变,很难想像,这话会从官家的口中说出来。 “当年,那位平西王还是个小将,指着朕的鼻子,说朕不通兵事;那时的朕,完全可以命人轻易地捏死他。 甚至,香兰的剑,曾从他脖颈边划过,就差那么一丝。 但朕没有那么做; 朕后不后悔呢? 后悔, 朕,很后悔! 朕相信,楚国那位,也一样地后悔,他曾和那位同乘一辆马车,甚至还吟诗作赋,呵呵呵。 结果,抢了他的妹妹,给予了他楚国,一次次地羞辱。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懸疑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优美都市小说 《魔臨》-第六百六十一章 帝都陷落!(下)閲讀

小說推薦 – 魔臨 – 魔临 百年来,不知多少文人骚客曾对这座城池给予过赞美之词,哪怕是他国的文人,在作诗写词时,也喜欢将“上京”比作他们心中的天堂; 这是一个标签,一个烙印在时代和文化上的印章; 再抒情一点,毫不夸张的说,哪怕是在古朴的史书里,也无法遮掩住其光芒。 但眼下,这座瑰丽的大城,正遭受着兵灾的洗礼。 喜迎党的十九大知识竞赛500题 它是那么的美丽,却又是那么的脆弱; 它有多么的迷人,就有多么的能够激发出人心底的那种对美好事物进行破坏的渴望。 燕乾之间的纷争,可以上溯到百年前,近些年来,旧恨新仇,又增添了不少。 以往,燕人嘲讽乾人的怯懦,乾人则嘲讽燕人的粗鄙。 在乾人看来,三边以北,就是蛮族的领地了,所谓的燕国人,就是燕蛮子。 一代代人,其实都是在“地域歧视”之中长大的; 所谓的诸夏,所谓的同根和同族,真正懂得这个道理的人,很少很少,更何况,这很少很少的一部分人里,还有很多,明明懂却装作不懂的样子。 百年前乾人趁着燕人和蛮族决战行北伐背刺之举,前些年在晋地,楚人和野人联手将晋人当作了两脚羊; 曾经的燕皇,他有一吞诸夏之心,自然会在某些方面去行克制之举; 但这并不包括那位姓郑的平西王爷, 也不包括眼下正在进攻上京的燕军将士。 于郑凡而言,他已经选择了置之死地而后生,而对于燕军将士而言,当精神和身体的疲惫透支到一定程度后,接下来的挥刀,已经成了某种本能。 不过, 不幸中的万幸是, 哪怕陈阳以宜山伯和这支军队主将的名义下达了“不封刀”的军令, 但一则现在大军散入上京城,编制难免混乱,军令想要完全传达下去,也近乎是不可能的事; 二则是燕军这次的兵马,还是过少了些,相较于这座大城的体量,三万士卒丢进去,想要一瞬间通吃入肚,还真有些不现实; 燕军自正阳门杀入城后,基本分为了两个序列,一个序列在樊力的带领下,喊着“捉乾后”的口号,直扑皇城; 另一个序列,则在陈阳的率领下,开始对城内企图凝聚起来的将要成规模的抵抗进行冲击; 光这两个序列,就几乎占用了绝大部分燕军的兵力。 且伴随着皇城外城的告破,当樊力率军准备攻打内城,也就是真正意义上皇帝和后宫真正居住生活的区域时,终于遭遇到了顽强的抵抗。 燕军起初,实在是过于的顺利了,上京城外的防卫大营在先前就几乎被掏空了,所以未能在外围对来袭的敌人进行阻挡; 自然而然的,上京城的城墙,也没能来得及做清理和填堵,在压根没做好守城的准备下,被如狼似虎的燕人直接冲杀了进来; 就是这皇城,也因为局面的混乱,被燕军裹挟着也不知道哪方哪派的乾人,捅了进去。 但等到燕人的刀锋即将触及到整个上京城不,是整个乾国,最为核心也最为脆弱的区域时,当这里的乾人,已经明白过来自己断然没其他退路时,他们倒是迸发出了不小的抵抗意志。 负责内宫安全的银甲卫,宫廷禁卫,外加其他大人带来的护卫,甚至是后宫内的公公们,全都开始扑向了凶神恶煞的燕人。 内城的城墙,其实并不高,基本也就是做个形式装扮,但就是靠着这不高的小城墙,里头的乾人和外头的燕人,展开了殊死的拼杀。 这就不得不让樊力下令,从宫外继续喊燕军进来加入这场攻坚。 而陈阳那边,在连续击溃了十几只也不知道哪个衙门哪个公侯哪个大家族企图组织起来的建制后,又遇到了一门门一户户护卫家丁的阻击。 燕军入城的位置,再加上直奔皇宫的态势,使得燕军入城后的活动范围,基本被圈定在了一个很窄的面上,而这一处区域,却又无巧不巧的是上京城有名的富贵人家住所; 上京城因为其人口实在是太多了,历史上经历过好几次的扩建,所以它不像是其他传统意义上的城池那般就简单地分个内外城,内城贵族王侯将相,外城是普通百姓; 它这里的富人区,基本是贴着一个面辐散出去的,斜向的“中轴”也是指的是皇宫。 姚子詹的诗里就曾提到过“今夜破瓦雨玲珑,他日三街书峥嵘。” 三街,指的就是上京城的“富人区”,姚子詹也未曾用“内城”来称呼。 故而, 当陈阳的命令下达后, 原先经过兰阳城和滁州城“约束”过的燕军士卒,开始“大开杀戒”。 豪门大户,高深门第,一脚踹开,径直杀了进去。 丘八们脑子简单,但依旧懂得,只有这种大户人家里,才有真正的嚼头。 等冲进去后,高宅的护卫马上就开始保护主人,与燕军士卒进行厮杀。 御魔之瞳 x云凝 这些,其实都是上京城隐藏的武装力量,在兵册上,他们实际是不存在的,但却又无法忽视。 有些胆子大的人家,竟然还能让自家护卫拿出军弩。 虽说,在正规军面前,这些所谓的护卫很难占到什么便宜,基本上都是处于颓势,但奈何燕军真的是捅了一串马蜂窝,哪儿哪儿的都在厮杀。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懸疑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人氣言情小說 棺山太保 txt-第八百三十一章天梯之路

小說推薦 – 棺山太保 – 棺山太保 两人是你一句,我一句笑着调侃我。 王道全程都是笑眯眯的坐在一旁不动声色。 我知道他们并没有恶意。 所以也没有在这方面上过多的争论。 等两人离开之后,王道把身体靠在了一旁的椅子上看着我。 “怎么?有什么感想?” “都什么时候了,还感想……” 但话虽是这么说,我还会鄙夷的看着王道说道:“人皇是我的!” 王道知道我的事情,所以在我说完这句话之后,竟然哈哈大笑了起来。 一边笑,一边伸手指着我。 “木阳,你可真有意思啊,我当初怎么忘记用这件事情来激励你了?” 我沉声道:“你辛亏没有拿这件事情来激励我,我这人生平最讨厌的便是别人那我最重要的人或物来威胁我了。” 我跟王道聊了一些无关紧要的话题。 同时王道也让我回去早点休息,明天一定给我一个详细的资料以及答复。 我知道他必然是去找他的顶头上司去探查消息去了。 方家的人出生,一下子就搞的所有人,人心惶惶的。 生怕出现了什么纰漏一样。 而我在王道离开之后,还真的好好休息了。 本来按照我今天得到的消息,知道山魈也参加了比赛之后。 是不可能睡的的着的。 但现在不但睡着了,还睡的十分的香。 甚至做起了从未有过的美梦。 在梦里,我脚踩方家人,拳打山魈魂。 甚至我也见到了许久不见的冷月如。 后者红着眼睛说想我了。 正当我准备抱着冷月如好好安慰一下的时候。 王道的声音直接给我整醒了。 “喂,还睡呢?” “做什么美梦了?我进来了你都不知道?” “这要是别人呢?一刀就给你咔嚓了……!” 我从床上起来,揉了揉自己的脸颊没好气的说道:“你就不能晚点再喊我起来。” 王道呵呵一声道:“老子一夜没睡,给你打探消息回来了,你还嫌弃我喊你喊的早了?” “既然如此的话,那你就继续睡吧,等你什么时候睡够了,我什么时候再来。” 说着,王道起身就准备离开。 “行了,别装了,谁不知道谁啊。” 见我这么说,王道伸手指了指我,这才重新坐了下来。 “两个消息,一好,一坏,先听那个?” 我从兜里摸出香烟给自己点上了一根。 抽了一口才说道:“两者之间有什么区别吗?” “你我也都改变不了……!” 最强兵王 王道看了我一眼道:“你小子,这个时候看的倒是挺开。”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就先说坏消息吧……!” “坏消息就是,死亡之海的龙族已经不是蠢蠢欲动了。” “这人王大比,龙族那边亦然是得到了消息,所以会在这几天就会发动一次大海潮……!” “还有一点是,有关方家参赛者的消息,以及是谁,我的上司也不知情。” “他说这一切都是天空之城与南天城主所知晓,不到最后一刻谁也不知道这个参赛者是谁。” “甚至更有笑道谣言说,这参赛者,很有可能是之前被冷落掉的人王回炉镀金也说不定。” 我摆了摆手手道:“还算能够接受,好消息是什么?” “好消息就简单的多了。”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懸疑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魔臨 愛下-第六百六十章 帝都陷落!(中)

小說推薦 – 魔臨 – 魔临 不是早上睡眼朦胧,万物复苏于晨; 也不是正午艳阳高照,暑气正盛,焦灼着人的脚板同时烘晒着头皮; 而是在黄昏。 似乎突袭,更适合早晨的画风,但这个世上,却很难有绝对完美的事儿。 潜行、绕后、渡江,再策马奔腾,撇开薛三、陈雄早早调出去相思山当幌子的一部分,再撇开留在王爷身边的那一万,原本,陈阳和樊力这边,少说也应该有个三万五之数的。 挑选入乾的,本就是肃山大营的老卒加上挑选出来的他部精锐,且无论是兰阳城还是滁州城的攻破,都并未给燕人造成太大的伤损; 可真到了上京城下时,陈阳部,也就剩下将将三万之数了。 这意味着,至少有五千部下,在这场短时间内的恐怖大迂回中,要么累死,要么掉队,要么干脆就是迷了路。 对于普通的军队而言,这种情况,实属正常,这也是为何,兵马越多,行军越慢的原因所在,但对于曾经靖南王本人的中军精锐而言,造成这般大的非战斗性的损耗,足以说明燕军为了这场“出其不意”,到底付出了怎样的代价。 不过, 在看见上京城的城墙后, 老爺 有喜 自上而下, 无论是将领还是最底层的骑士, 哪怕呼口气,都能感受到喉咙深处的血腥味, 在此时,都觉得值了! 上京城, 就在他们的面前! 这是一座巍峨的国都,这同时也是一座极为虚弱的国都,它就在那里,它是那么的安静,那么的婉约, 它, 在等着自己的临幸! 陈阳清楚,这是平西王爷以自身为诱饵所换来的机会。 他更清楚,只要自己能够冲入这座都城,那么当初在肃山大营的罪责,也终于可以被抹除了。 陈阳已经没有脑子再去思考其他了,哪怕刚接到命令时,他曾思考过,不是思考平西王爷这近乎“人来疯”一般的军事抉择到底能否成功, 而是思考的是,这场军事大冒险成功后,对于自己这支兵马和对于平西王爷本人而言,能否在欢愉和大捷之后,获得浮出水面再度呼气的机会。 因为这次,他们没有援兵,孤军深入后的再分兵,只会让自己的局面,越来越陷入被动。 平西王爷本人现在还被乾国各路大军包围着, 自己就算打下了上京城,接下来又该如何接应? 甚至,到底能否在乾人疯狂地复仇反扑之下不被闷死,这一切,都是悬数。 但,这也是乾人没有提前预判到这一点的原因所在吧,你可以去推演去预判你对手的绝大部分的动机和行为,但往往,不会去判断他可能去“送死”! 陈阳想到了那一晚,王爷对全军所做的训话,来听讲的校尉被要求按照晋东的传统,回去要复述给自己的士卒听; 王爷那一晚说,他要带着大家伙,去追求一种东西,不是财货,不是女人,不是土地,而是……荣耀。 这, 就是王爷想要的荣耀么? 事到如今,陈阳已经不想去思考之后的得失了,他现在唯一想要做的,就是去品尝眼前这座富丽堂皇的……美味佳肴! 樊力打开的锦囊里,就是“乌拉”两个字。 王爷又一次“事儿逼”了,但樊力却很满意。 此情此景之下, 唯有这两个字,能够让他整个人都酥麻起来。 曾将人当作柴来砍下做收集,累积白骨铸宫殿的樵夫,最喜欢的,就是这种大场面的杀戮; 在这种氛围下, 樊力的皮肤,都开始呈现出一种异样的红色; 他的甲胄,早就丢在了路上,但此时,他却嗷嗷叫地冲在了最前方,如同一尊野兽,扑向了他的羊圈。 陈阳低吼:“传我军令,冲城!” 传令司马开始咆哮着传达着这一命令,他们的嗓子,也早就哑了,但无所谓,中军看见前军一往无前开始冲锋后,马上就明白了过来,后军也是如此。 这是一支疲惫之师,但诱人的上京城,足以让他们在此时再榨出新的一份精气。 毕竟这座上京城,可比梅子要让人“解渴”得多。 当年,上京城曾被李富胜攻打过,虽然只是发泄之举,但也着实经历过战火的痕迹。 但彼时上京城内,有官家,有早早地就被收纳进去的守军,虽然乾军不敢出来野战,但据城而守是完全没问题的。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懸疑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火熱言情小說 魔臨 起點-第六百五十九章 帝都陷落!(上)

小說推薦 – 魔臨 – 魔临 天, 黑了。 李寻道正在巡营,禁军是由他亲手编练出来的,虽然吸纳了不少原本的旧禁军体系的将门子弟,但基本都被边缘化了,眼下这支兵马,还是受他李相公掌控的。 一身青袍的姚子詹缓缓地走了过来,李寻道摆摆手,示意身边的这些将领继续将营寨再巡查一遍,自个儿则主动走向了姚子詹。 “姚师,还未歇息?” “不仅是我,官家应该也没歇息下来吧。” 李寻道点点头,这毕竟是官家第一次御驾亲征,同时也是大乾百年来的第一次天子亲征,上一次,得追溯到太宗皇帝时期了。 要说官家不紧张,那是不可能的,面对的对手毕竟不是什么教民叛匪,而是燕军,且还是打着王旗的燕军。 “寻道啊,燕人会夜袭么?” “如果我是燕人的统帅,最迟在今晚,就该选择夜袭了,其实,昨晚燕人就该有所反应才是,因为昨晚,除了韩相公所在的北路大军,其余三路,都已经和燕人接触上了。 但燕人只是选择了收缩,并未主动来做些什么。 白天的话,还能解释燕人想等到晚上,今晚,大概会夜袭吧,再不动手,这铁笼子,就真的要铸好了。” “我和那位平西王接触过好几次,此人,不是优柔寡断之辈。” “姚师说笑了,人家既然敢放着梁地的我乾军精锐不管,率孤军深入我大乾,这岂是优柔寡断之辈? 其人善行险招,怕是最忌讳的,就是犹豫了。 其实, 寻道倒是希望今夜燕军能发动夜袭,要是燕人依旧什么都没做,那就……” “你在担心什么?” 姚师好奇地问道。 李寻道坐了下来,姚师也跟着盘膝而坐。 “韩相公、祖昕悦那边,每日都会通传数封消息,原本,寻道以为燕人会毫不客气地想要一口击溃韩相公那一部,但燕人没选择这般做。” “说是下雨,燕人的马蹄,跑不动?” 食戟之我有万界食材 打芒果 “前两年,燕人举国伐楚时,就是那位平西王,率军冲了楚国的一支藤甲兵军寨,是以填土的方式硬生生地掘开了楚人的军寨。 再说了,燕人是仗着骑兵之厉,横行无忌,但并不意味着,燕军下了马,就不会打仗了。 北方,是燕人之后路,韩相公那一部就卡在燕人后撤之路上,因为我们谁都清楚,那位平西王也必然一样清楚,他想靠这一支孤军来倾覆我大乾江山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鬼婴来电 他进来时,就必然想着要如何出去。” “围点打援么,亦或者,燕人没想到,咱们这次包过来这般多的兵马,连官家,都御驾亲征提振士气了。” “倒是有这个可能,战场局面多变,各有心思,没谁能完全猜得准猜得着的。 且祖昕悦传来的军报上看,那位平西王,货真价实地就在那里,这是我最放心的地方,他在这里,一切就都好说。” “是啊,他在那里,一切就都好说,他这次带来的据说近五万的兵马,只是老夫看来,这五万兵马,也比不得他一个。 燕国的擎天柱,一旦塌了,晋东必然会乱,燕人将失去晋地,一切的一切,差不离都将回到当年了。” 二人的角度不一样,一个从军事,一个从政治。 “只是,面对这样的一个对手,寻道实在是不敢掉以轻心,当初在后山没能留得下他,寻道心里就一直在不安了。” 彼时平西王爷在望江冰面上遇刺,靠魔丸的力量以炼气士手段化解危机,却被李寻道找到了机会,以师尊藏夫子留下的白莲为引,将郑凡“拘”到了后山; 本以为可以就此解决掉一尊大患,谁成想那郑凡上了山又下了山,最后不仅舍掉了师尊白莲,还废掉了自己大半的炼气士修为。 姚子詹安慰道;“有些人,是有天数的,活该死在战场上才是。” 李寻道点点头。 这时, 姚子詹又小声地开口道;“若是按你的想法,该如何去做?就是将你放在那位平西王爷的位置上。” “我不会等到现在,自古以来,之所以以合围之法御敌,看似轰轰烈烈多路大军进发,实则是因为单独地某一路大军出来,无法做到安稳。 所以,对于合围一方,最大的破绽在于,一旦被对方提前洞悉,在你合围之时,管你几路来,我只一路去,抢先以优势实力一路一路地吃掉你的分路。 哪怕最后不能连战连捷,但最起码在吃掉你一两路之后,所谓的合围,也就无从谈起了。 可那位明明布置了这般多的哨骑,从前两日的消息来看,我三路大军逼进时,燕人的哨骑马上就做出了反应。 其用兵之能力,不至于就这样坐等着咱们将笼子打好。 这也是寻道最为考虑不通的一点,面对这样的对手,实在是不敢奢望人家会犯这般大的错误好给自己占那个便宜。” “要是燕人打算突围,寻道认为燕人会走哪一路?” “姚师以为呢?”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懸疑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百詭夜宴 愛下-602 單挑!閲讀

小說推薦 – 百詭夜宴 – 百诡夜宴 下门的守军被我顺利劝降之后不久,在柳寒的里应外合下,七郎也很快就攻下了泽门。加上率先被攻破的奴门,至此,下城已有四分之三尽在冥港联军的掌握之中,现在就只剩下上门前的广场和角斗场附近一带还有残余的鬼卫队在负隅顽抗了。 殷发率领的护城卫队正在那里与冷元魁率领的鬼卫队厮杀,似乎还处于势均力敌的态势。看来冷元魁把真正的精锐部队都调集在了上门,宁可丢失其他三个门的控制权也要跟殷发决一死战。可见,这两人的恩怨得有多深! 我布置完下门的值守任务,便带着数千大部队往上门方向赶去,打算给殷发一点助力。必须尽快剿灭顽抗的冷元魁部队,才能彻底控制整个下城。 不过,待我带兵到了上门处一看,胜负之势已定。士气低落的鬼卫队战意全无,被殷发率领的护城卫队击溃,节节败退,不断有士兵临阵脱逃或是弃械投降。绝境下的冷元魁不得不率领剩余的死忠、亲信退入角斗场内死守。 随后,七郎、柳寒也分别带着部队赶来了,三支大军在上门广场会合。这下冷元魁更没有了翻身的可能,就看他如何选择自己的下场了,是死拼到底,还是认输投降? 但这也同时给我带来了一个很棘手的问题:我应该放过他吗?或者说殷发愿意放过他吗?留冷元魁一命,又能确保他不会反戈一击吗? 七郎不明白此间的关节所在,一来便问我:“冷元魁还剩多少兵力,为何不攻进去?” 我解释道:“角斗场里面的情况我最熟悉,只有两大一小三个入口能够进去,就跟一座城堡差不多,易守难攻。目前冷元魁手下大概还剩五六百名亲信,战斗力并不弱,守住这么一座角斗场足够了!” “那也不能光站着看呀!要不然就用火攻?” “不行!”我断然否定道,“角斗场四周连接着四根石柱,如果一起烧塌了,恐怕会连累整个下城!” “那就劝降?” “哼!劝降?”这次冷笑的却是殷发,他反问道:“冷元魁是个死脑筋,他会甘愿投降吗?” 殷发与冷元魁是多年的同事兼对手,肯定十分了解他。既然殷发说了冷元魁不会投降,恐怕我们也就真的只能强攻了。但是如何强攻才能避免更大的损失,也是一个很麻烦的问题。 正在我们犹豫不决之时,角斗场的入口处突然有人厉声大叫道:“殷发!” 殷发转头去看,不禁皱起了眉头:“冷元魁?” 我们听了这两声喊,也齐齐往那边看过去。果然,冷元魁独自一人就站在角斗场的入口处,全然无惧场外的层层包围,只是一直狠狠地盯着殷发。 只听他愤愤然叫道:“成王败寇,我仗打输了,就只能认栽!但是你甘当叛徒,引外人入侵左丘城,又怎么对得起左丘城主对你的信任?” 殷发却不以为然,依旧冷笑道:“信任?左丘茂明早就抛弃了左丘城,这一点你我都心知肚明,就不要在那里假惺惺了!况且,翟自胜也不算外人,与其把左丘城交给你这么个人不人、鬼不鬼的家伙,我还不如与他们合作,这样才能保全左丘城百姓的安宁!” “那就别说废话了”冷元魁阴沉着脸,仍在不服气地叫道:“这场仗你胜之不武,我也不会轻易就认输的,除非你和我再公平地较量一场!” “哈哈哈!你已经被我赶到角斗场里躲起来当缩头乌龟了,还想要怎么较量?不服气你就再出来跟我打一场!”殷发顿时大笑,继续使激将法。 冷元魁咬了咬牙,死死地盯着殷发,最后一字一句地说道:“好!再打一场,就你和我两个人!不死不休!” 此言一出,全场哗然。冷元魁这是提出要与殷发单挑吗? 我却暗自摇摇头,心道:“此时左丘城的局势已经尽在我们的掌握之中,殷发完全可以不必理会冷元魁的提议,哪怕耗到最后也能把冷元魁耗死在角斗场里。如果真的答应了与他单挑,反而会生出许多变数来!” 殷发沉默了半晌,最后才缓缓抬起头来,道:“好!不死不休!” 全场再次哗然,谁也没想到殷发竟出人意料地接受了冷元魁的单挑,这下可就有好戏看咯! 冷元魁说到做到,随即撤掉了守在入口处的兵力,让一部分护城卫队先行进入角斗场内。殷发待手下人探好路,这才大大咧咧地走进了角斗场里。 “走!咱们也去看看!”我兴奋地朝柳寒和七郎招手道。 好歹我也曾经是这座角斗场里的明星,时隔多年再次故地重游,又碰上了这样一场仇敌之间的生死较量,怎么能轻易错过? 进了角斗场后,我才发现里面早就挤满了人和鬼。冷元魁手下的鬼卫队和殷发手下的护城卫队各占据了半边看台,都在拼命地给自己的老大加油助威。刚刚还在拼命厮杀的双方此时竟成了观众,而在场中以自己的生命做赌注的便只剩下了殷发和冷元魁两个人! “老脖!”殷发悠悠然走进场中,却看都不看冷元魁一眼,径直朝着某处看台上喊道:“老脖!我知道你在呢,快给我滚出来!” 冥 帝 絕 寵 逆 天神 醫 毒 妃 “观众们”都被殷发的举动给搞迷糊了,不知道他到底在喊谁,嘈杂的呐喊声也顿时静了下来。片刻之后,只听到一个浑厚的声音回应道:“在呢!在呢!老脖在呢!” 大家随着声音的来源看去,原来不知何时竟有一只老迈的鬼修出现在主席台上,冲着场内招手。不消说,这位正是左丘城角斗场里的“御用”裁判兼主持人:粗脖子鬼! 粗脖子鬼无名无姓,跟它不熟的都直接称它为“粗脖子鬼”,自然是因为它长着一截粗大的脖子,嗓门又大,说起话来就跟雷公一样,只有熟悉它的人才亲切地喊它“老脖”。粗脖子鬼就住在角斗场里,刚刚肯定是因为看见冷元魁带兵冲进来,才急忙躲藏起来避免被误伤了。没想到,殷发终究还是想起它来,硬要把它给喊了出来。 凤舞天下,魔尊靠边站 咩羊 殷发便对粗脖子鬼道:“老脖,今日算你有面子了!左丘城的两位副城主要在这里打一场死斗赛,不死不休!这一时半会儿也找不到更好的人选了,就你来给我们当裁判吧!” 时空旅行者和他的女儿 俺有两杆大狙 粗脖子鬼连忙摆手,苦笑道:“您们二位之间解决私人恩怨呢,我怎么好插手?况且这死斗赛本来就没有多少规则可言,您们俩又都是阴修,唯一的规则我看就是谁先杀死对方,谁就是赢家!” 韩娱之策划者(正太的韩娱) 这粗脖子鬼绝对也是老奸巨猾之辈,让它给殷发和冷元魁当裁判,岂不是找死么?到时候在比赛中不管判了谁犯规谁没犯规,可是两边都讨不到好,还是明哲保身,站在一边当看看客就好了吧。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懸疑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魔臨 線上看-第六百五十八章 四面楚歌讀書

小說推薦 – 魔臨 – 魔临 “报!!!!!!” “报!!!!!!” 一道道军报开始向帅帐汇集,但都被刘大虎和郑蛮拦截了下来,而后即刻送到了帅帐一侧原本剑圣所住的帐篷内。 陈仙霸坐在那里,就着烛火,阅读着这一封封军报。 刘大虎和郑蛮很是紧张地蹲在陈仙霸身边,军报,基本都是在后半夜送来的,但这意味着在前半夜其实就已经有实际接触了,这里面,必然会有一个时间差在,所以说,当他们收到这些军报时,敌军,其实已经距离自己这边更近了。 剑圣抱着龙渊,坐在旁边,手里拿着凉茶喝着,看着自己儿子和郑蛮,一封一封地向这里送,事态无比紧急的样子,忍不住问道: “乾军,很多么?” 陈仙霸虽然有种身为“将领”瞧不起单纯武夫的思维,但还不至于蠢笨到当面不给剑圣面子,当即开口道: “很多,非常多,大虎,地图。” “好。” 刘大虎将自己怀中的那张简易一些的地图取出,摊开,更为详细的地图,在帅帐内,但王爷在睡觉,事先吩咐了不能打扰。 “我军帅帐,现在在这个位置。 自东边,西山大营,少说有个六七万兵马正在向咱们这里开来,西山大营还是稍微能打一点的,不至于一触即溃。 而自西边,是乾人的骑兵,不下两万的骑兵。” “骑兵?”郑蛮马上疑惑道,“乾人的骑兵不是在梁地么?” 乾国因马政腐败废弛的原因,其实骑兵一直不多,虽然哪儿哪儿看似都有骑兵,平日里无论是百姓还是官府也不缺马的样子,但想要组建大型骑兵军团维持住规模,这就需要一个持续不断的单项方面的后勤补给。 乾国现在唯一的一支骑兵军团,在钟天朗这位驸马爷手中,前身是西军的骑兵,后又融入了三边各路骑兵,再加上近些年补充进去的,这才得以成型,可以在正面战场上投入使用。 可他眼下,哪怕已经转移不在梁地了,也不可能忽然神兵天降地到这里来。 “东边,有四个校尉都传来了军报,彼此应和,规模上差距应该不会太大,我推测,乾人应该是借兵了。” 明月 清風 顿了顿, 陈仙霸道:“很可能,是北羌骑兵,也就只有那里,才能让乾人在短时间内调出这么多的骑兵出来。 乾人一直有调客兵的传统,土兵他们以前也经常调动。 调动北羌骑兵,其实就和咱们王府之前从雪原上调动仆从兵一样。” 刘大虎问道:“那北羌骑兵是什么水准?” 邪魅校草,来斗法吧 郑蛮不屑道:“能被乾国打压得收仆从兵的,能有什么鬼样子?” 陈仙霸则开口道:“不能这么算,北羌在当年曾一度建国,后来是被刺面相公给平定的,制约一个族群发展的因素,不单单仅仅是战力,还有其他很多。 且绝大部分时候,乾人对北羌也是以招安分化为主,如果可以一劳永逸地荡而灭之,当初的西军早就这般做了。 姑且来算,北羌骑兵的战力,应该在蛮族之下,在没有野人王的野人之上吧。 当然,肯定是比不过我们晋东铁骑和大燕的镇北靖南两军的。” 剑圣有些好奇地问道:“这些你都知道?” 这就像是一个家长,看到了另一个学习成绩好的孩子,总是习惯性地想问问一些学习方法。 陈仙霸回答道:“小时候,我身边一直有一个夫子负责教导我,不是父亲,胜似父亲。” 剑圣点点头,合着责任在于,自己这个当爹的没教好? 唉,不该问的。 “至于北面,就是这些日子以来,一直和咱们对峙的韩相公那一支,其规模,在六万到七万之间,多数是由地方厢兵、郡兵和守军组成,战斗力不强,但我觉得,对面应该有所依仗,甚至可能,军营内部,还藏着某支精兵。 南面,按照传回来的这些军报来看,不出意外,应该是乾国的禁军出动了。 当年乾国禁军号称八十万,但真正活着的,还得再打两次对折。 王爷当年攻乾时,乾国禁军先拉出了十万,松松垮垮的,上战场一触即溃。 后续乾国想要再拉出一支禁军北上,凑了个几万兵马,出了京还没出汴洲郡时,就逃散了大半。 那之后,乾人应该重新编练了禁军,按照南面这几个校尉传回的军报来看,怕是也得有六万之众。” 郑蛮掐着指头算了算,道; “好家伙,这就是二十万大军不止了?这乾国,还真是人多得很。” 无怪乎郑蛮会惊叹,因为乾国在三边还有重兵,且是真正的重兵,在梁地,还有乾国的一支野战军团。 眼下,乾国居然还能再在腹心之地,短时间内,就又聚集出这般多的兵马。 最要命的是,乾国江南的兵马,应该还没来得及调动,同时,偏远一些地方的勤王之师,也还没过来呢。 “这就是乾国。”陈仙霸说道,“当你熟悉乾国后,你会为它的强大而感到匪夷所思,然后,你会为它一度是四国最弱之国,被我大燕压制得这般厉害而感到,更匪夷所思。” 刘大虎问道:“王爷那边……”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懸疑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小說 光怪陸離偵探社 起點-十七.螳戈鎮相伴

小說推薦 – 光怪陸離偵探社 – 光怪陆离侦探社 “还记着我说的吗,不要相信天空。” 卡特琳娜的低语从身旁响起。 “你能看到?” 魔 天 記 陆离凝视着岩浆形成的暗红火环,还有穹顶岩壁。 “看起来像是在地底。”卡特琳娜回答陆离的问题。“也许这就是你潜意识的天空?” “景象和想象有关系?” “嗯,就和梦差不多。”卡特琳娜欣赏着天空。 “所有人看到的天空相同吗。” “是的,所有人都能看到,所以说不定现在的景色就是你的潜意识呢。”卡特琳娜说天空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变幻,从未显露真容,景象似乎源于人们对于深空的潜意识想象,或者说恐惧。 这种地底洞窟,萤石与岩浆混合的投影的确像是源于陆离的潜意识。 “它是怪异吗。”陆离问。 “谁知道呢……除了让人理智值缓慢下降,它伤不到我们。”卡特琳娜示意凝望天空的陆离继续赶路。 陆离收回目光,在岩浆火环照亮荒野中走向远处镇子。 每座城镇都有基于其教会而规定的一项规则,不同小镇的规则差异很大,比如极端的规则:不允许食用素食;不允许知道时间。比如奇异的规则:进城镇要迈出左腿出城镇要迈出右腿;不许戴帽子。还有可以忽略的规则:每周做一次礼拜;必须用特定词汇称呼神灵。 违反规则的下场也各有区别,温和教会只会做出惩罚,中立教会会驱逐出城镇永久禁止进入,激进教会一些会被拖去献祭。 “螳戈镇的规则是不要自残,不能主动做任何伤害自己的事。” “如果为了救自己必须自残呢?”陆离平静询问。 “什么?” “比如对自己做手术。” “我不知道……”卡特琳娜回忆镇子里发没发生多,但什么也没想起来。“驱魔人都像你一样刁钻?” “了解一样事物是必要的。”陆离回答。 这不是驱魔人的守则,但是调查员的守则。 卡特琳娜不这么认为,因为知识早已就成了诅咒。但因为对传说中的驱魔人的尊敬,她没去反驳这点。 螳戈镇近在面前,进入镇子前卡特琳娜提醒陆离:“不要随便相信别人,也不要说实话,谎言是必须的。如果不想第二天尸体被丢在下水道里,就隐藏起自己。” 城镇只有松散的法律限制,游走在黑暗与死亡边缘的猎人才不在意杀死的是怪异还是人类,尤其当后者受益更多,也更简单时。 同类残杀每天都在发生。 不过卡特琳娜存在私心——她在吓唬陆离。 任何一个知道陆离身份的人都不可能杀死他。陆离的价值在于活着,一个死掉的纯种人类和低贱异人没有任何区别。 卡特琳娜只是告诉陆离这个时代的黑暗法则,以及不想陆离的身份曝光。 卫兵驻守镇子入口,他们的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更多是为了树立镇子威严。 卡特琳娜让陆离等在这里,走近卫兵说道:“我是猎人,蜂刺卡特琳娜,有新发现要见镇长大人。” 两名卫兵对视一眼,带着不含掩饰的鄙夷和嘲弄:“你该不会不知道规则吧菜鸟猎人,去找教会的人。” 卡特琳娜似乎习惯了他们的态度,低声咒骂一句“蠢货你们会后悔拒绝我的”回到陆离身边,带着他走入小镇。 街道地面是夯实压平的土路,街上走动的人影有很多,但弥漫的气氛更加冰冷和寂静。少数打破沉寂的交谈声也是源于穿着麻布衣服的居民——他们与那些穿着便于战斗的皮甲,孤僻冷漠的猎人截然不同。 不过没有例外的是,无论猎人还是居民,他们许多身上都带着因污染而诞生的器官——猎人比例更大。 二次元之成神指南 “一样吗?”卡特琳娜低声说。 陆离知道她问的是什么,轻轻摇头:“差别很大。” 那时最糟糕的城镇也没这么冷漠。 “但起码能提供安全。”卡特琳娜说。“我去过午夜城,那里一定和以前一模一样。” 陆离什么也没说。 卡特琳娜带领陆离来到镇子西边,一座篱笆围起,花园里只有荒芜泥土的宗教式建筑。 教堂的拱形大门紧闭着,仿佛已经封闭。 卡特琳娜沿着小径来到大门前,轻轻敲响大门上的一扇小门。 十几秒后,小门上的观察窗拉开,门后昏暗空间响起沉闷地呼吸声,代表有人在门后。 陆离则微弱感知到某种晦涩气息存在门后空间。 卡特琳娜脸庞浮现面对卫兵也没有的拘谨:“信徒大人,我是猎人蜂刺卡特琳娜,我找到了一位纯种人类。”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懸疑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优美都市异能小說 魔臨 線上看-第六百五十六章 雷雨推薦

小說推薦 – 魔臨 – 魔临 战书约定的日子,在大雨之中就这般平静地过去了; 老天爷其实很给面儿了,想着等你们下面杀出个尸山血海后,再来冲刷冲刷这血腥味,可惜,下面的,并未给出这个机会。 但,无论哪边,其实都没尴尬。 翌日,燕军这边派来使者,说想要再行会晤,而会晤的主角,并非是双方的主帅。 乾人这边来的,是赵牧勾,上一次的小小执旗手,如今,成了正主,只因对面燕人派来的,是赵元年。 眼下, 双方的执旗手,相对而立。 乾人这边的,一脸络腮胡子,体格健壮,其真实身份,是后方这支乾军实际意义上的真正统帅,祖昕悦。 作为祖竹明的义子,他的声望其实并不高,乾国江南沿海之地,和北地之间,也隔得太远太远。 但其人往那里一站,哪怕没穿将军铠而是身着普通士卒的皮甲,却依旧给人一种震慑和压迫感。 赵元年不认识祖昕悦,但初见时,也有些被唬了一跳。 好在, 王爷“爱惜”自己, 虽说没让剑圣大人亲自陪同自己来,但依旧派出了自己的贴身死侍,帅帐那边的人,都叫他“铭先生”。 和祖昕悦比起来,阿铭的正经,其实也就持续了一会会儿,将旗帜插入了地面,打了个呵欠,默默地掏出酒嚢,开始喝了起来。 祖昕悦鼻尖嗅了嗅,他祖上是“采珠人”,其幼年时,一大半的时间几乎都是在海水里泡着的,对腥味之气,格外的敏感。 对面那位执旗手正在喝着的,不是水,也不是酒,而是血,是人血。 赵元年和赵牧勾互相以两军使者的身份见礼; 紧接着,以宗室礼相见; 按照辈分来讲,赵元年其实是赵牧勾的爷爷辈,故而赵牧勾行大礼见之。 礼毕; 赵元年瞥了瞥装作小兵执旗手的祖昕悦, 笑道; “这是要打算砍死我?” “嗯。” 赵牧勾大大方方地承认了, “你身为宗室,卖国求荣,背弃祖宗,知道这次是你来谈后,韩相公就说,要是情况允许,就杀了你,也算是给我赵家清理门户了。” “那现在呢?” 赵元年看着祖昕悦,问道; “动手不?” 祖昕悦不说话, 阿铭继续喝着酒; 很显然,这是不打算动手了。 “我大乾是礼仪之邦,怎么就打算干这种事儿呢?”赵元年感慨道。 赵牧勾笑道:“讲礼,是要让下面的人守礼,才好让上面的人,更自在一些。” 赵元年侧了侧脑袋,道:“你是认真的?” “是。” “你平时也是这般和人说话么?” “不会,平时会装傻。” “那为什么现在不装了呢?” “装累了。” “你才哪儿到哪儿呢,呵呵。” “你那边的那位平西王爷,早年未发迹时,面对郡主面对皇子面对上峰,想来也是会屈膝的,但现在呢?” “王爷不一样,他现在的位置,已经无人可以撼动了,你呢?” “我不知道。” “不知道?” “是,不知道,但我有种预感,这种预感就是,以后,似乎不用再装了。” “你是活腻了?” “或许吧。” “这么点儿个年纪,居然说这么老气横秋的话。”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懸疑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優秀都市言情 邊謀愛邊偵探討論-595:怪異的情死:第八章(4)展示

小說推薦 – 邊謀愛邊偵探 – 边谋爱边侦探 厉倩不自在地避开罗菲的视线,好像她撒了弥天大谎,被人揭穿似的,面色通红。罗菲觉得她的不自在,不是因为她不经她允许抚摸了她的伤疤,而是那个伤疤有她的苦衷,害怕他的精明识破了。 罗菲坐回到椅子上,漫不经心道:“发夹戳的很厉害,伤疤那里的肉当时应该掉了吧?我从伤疤感受到那里有小‘坑洼’。” 厉倩撇嘴道:“说的真是恐怖,还‘坑洼’呢!我的脖子又不是地,被人挖了一个坑。” 罗菲看女人脖子上没有痣,不禁有些扫兴,不过会不会是厉倩看到了他登在报纸上的那篇文章,他在寻找一个脖子上有痣,并在墓地出现过的女人,为此她把那颗痣取掉了,掩饰她不是那个女人。他明显感觉到伤疤不是发夹戳了一下那么简单。 罗菲转移话题问道:“你会开车?” 厉倩点了点头。 被诅咒的新娘 这时,服务员送咖啡和点心给他们了。 厉倩动作优雅地给咖啡里加了一勺子糖,啜饮了一口,说道:“我们俩第一次喝咖啡,由于不曾相识,都没有共同话题,你不觉得很无聊吗?要不喝完这杯咖啡,我们走吧!也算是达成你的愿望,跟你有一面之缘长相相同的女人喝了咖啡。” 罗菲道:“我会打开话匣子的,让你有话可说。” 厉倩用勺子搅拌着咖啡,说道:“哦……说说看,看我们能不能边喝咖啡,边把话题说下去。” 罗菲道:“你为什么突然取消了静香美术馆的画展了?” 巅峰狂少 无境 冒牌太子妃 白鬼 厉倩道:“我不想告诉你理由,就有千万个理由可说,比如我会说我身体不舒服,也可以说那天有个人我必须去见,才取消了画展……” 罗菲道:“总之……你不愿意告诉我真正的理由。” 厉倩道:“告不告诉你不重要。” 弑神天下 罗菲道:“当然重要,我饶有兴趣地去看你的画展,却取消了,我很扫兴奋。” 厉倩道:“你是侦探,你只会对探案感兴趣。” 罗菲道:“我对你的画也感兴趣。特别是表现那幅同性恋的画,看来你很关心同性恋群体。” 厉倩道:“人活着总的关心一点什么。一幅画更是要体现点什么,我画画只是表达了对同性恋看法;有的画家会画尸体,体现死亡,或者血。这都是艺术,所以你没有必要大惊小怪。” 罗菲道:“我不是要大惊小怪,我是说你画的好。” 厉倩道:“你对同性恋有偏见?” 罗菲道:“我没有这样的意思,我是接受同性恋的存在的。” 厉倩有些心不在焉地喝着咖啡。 …… 他们出了咖啡馆,厉倩上了一辆出租车,临走时,她告诉罗菲,他们再也不要见面了,跟他聊天枯燥乏味。 罗菲并不生气,微笑着目送她乘的出租车离去…… 罗菲想着张未来手中酒瓶上的指纹和三鑫旅馆塑料杯子上的指纹是一样的,厉倩又关注同性恋,从而跟文卓和周顿认识,他们发生了什么事,厉倩毒杀了他们,会不会塑料杯子上面的指纹就是厉倩的?张未来抓住了她的什么把柄,她把他谋杀了,把柄会不会跟文卓和周顿的死有关呢? 厉倩矢口否认她不曾在文卓和周顿的墓地出现过,她根本不认识他们,怎么会去大老远跑去北京祭奠他们呢!她不是罗菲见过的神秘女子。张未来她也不曾听说这个人。总之,她的说辞是,她不认识这三个人,他们三个死更是与他无关。 罗菲回到咖啡座位上,想着咖啡杯上会有厉倩的指纹,拿回去对比酒瓶和塑料杯子上的指纹,就可知道她是不是谋杀文卓和周顿的凶手了。 罗菲放了一百块在桌子上,没有告诉服务员,就揣着杯子走了。 4 岑冠把咖啡杯上的指纹跟塑料杯子和张未来手中酒瓶上的指纹作了对比,出乎他的意料,那不是厉倩的指纹。 岑冠把这个消息告诉了罗菲,罗菲早预料到了,但他还是不会放过对厉倩的调查,她一定还是与三鑫旅馆的案子有关,只是她的精明,让警察和他一时不能找到明显的证据。 罗菲在暗中全身心调查了厉倩,收获颇大。 罗菲先是拿着厉倩的头像,去厉倩住的附近可以取痣的美容院挨家问了,是否有那个长相的女人去取过痣。 有一家美容院一眼认出了厉倩,说她前段时间有去取痣过。当时,她取痣的理由是,算命先生给她算了,她这辈子要栽跟头,会栽在那颗痣上。 如果厉倩真是跟案子有关的神秘女人,不用算命先生算,那颗痣也会出卖她,会是她栽跟头的根由,她把痣取掉,更加暴露她有问题。 这样看来,厉倩一定是看到报纸上罗菲登的信息了,她才去取痣的,这真是一个好办法。可美容院的人不会法术,能把她取痣的伤疤彻底祛除,让人丝毫看你不出迹象。 墓地出现的神秘女人就是厉倩,一定是她,罗菲有了这个底气后,更是深入地调查了她。 厉倩是戴默的情人,却不愿意住在戴默提供给她很多人梦寐以求的大别墅里,却要住在城区自己买的房子里,是因为她要跟她同性情人约会。 厉倩是双向恋,戴默是她的异性情人,一个叫张蓉的女人是她的同性情人。 张蓉也是画家,北京人,认识文卓和周顿。 终于,可以把厉倩可能认识文卓和周顿联系起来了。厉倩通过张蓉认识他们俩,是完全有可能的。 无双天骄 罗菲想,文卓和周顿来梅子市管辖的小镇关山岭旅游,因张蓉的缘故联系了厉倩,厉倩跟他门一起喝酒,不知什么缘故,毒杀了他们。所以他们俩的死亡,看起来是熟人作案。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懸疑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