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抗戰之丐世奇俠

都市异能 抗戰之丐世奇俠討論-一百六十四章:該來的總會來相伴

小說推薦 – 抗戰之丐世奇俠 – 抗战之丐世奇侠 抱有别样的心思,所以,都懂得,任自强对待凯瑟琳相较于刘思琪她们来说,就有些直接粗暴。 没去卧室,直接在浴室翻云覆雨。待时机成熟,稍稍一试探,就直接一杆到底。 “啊!”激情荡漾的凯瑟琳娇躯一僵,瞬间变脸,龇牙咧嘴发出一声一声痛呼,双臂紧紧搂着任自强的脖子,牙齿狠狠咬在他肩膀。 过一会儿才松嘴,美眸中眼泪花打转,责怪道:“你轻点啊,疼死我了!” “啊!”同时,任自强也不由叫了一声,他倒不是被凯瑟琳咬疼了,而是既晕乎又惊讶还窃喜不以:“尼玛!经验主义害死人啊,不是说米国女大学生处女少得可怜吗?竟然被我捡到了,真特玛稀罕呢!” 其实是他自己孤陋寡闻,再加上以讹传讹,还有混淆时间。现在是二十世纪三十年代,不是六七十年代的米国。 六七十年代的米国女大学生是叛逆与自我的追求,压抑与释放交织的结合体。在‘嬉皮士文化’的影响下,摇滚乐与性.解放兴起。 于是‘性.解放’迅速成为美国社会一种道德、价值观,在青少年圈子,如此放纵被视为正常。 当时,如果一个十八、二十岁的女大学生说自己还是处女,将会受到大家的嗤笑。 结果,只看了那些米国‘西部牛仔片’和粗通米国文化的任自强被误导为米国姑娘历来如此,才犯了没有怜香惜玉的大错误。 所以,拥有女人的清白之身和已失去清白之身相比,不管别人怎么想,但对任自强来说是两种截然不同的心态。 就像他对刘思琪的态度一样,凯瑟琳在他心目中不再是逢场作戏,春风一度,事了拂衣去。 “问题是以后该如何相处呢?”任自强有些头疼,以凯瑟琳的性格,共侍一夫她恐怕做不到吧? 他这一叫反倒使凯瑟琳忘记自身痛楚并报以歉意:“亲爱的,对不起,我咬疼你了,我刚才真不是故意的!” 任自强摇摇头一笑了之,目光中既有温柔也有怜爱,印上她的红唇,动作也更为温柔。 建党的故事 待轻摇慢舞、莺啼雁鸣、渐入佳境时,他适时运行内力,在两人体内循环往复。 果然,那种令任自强掌控天下舍我其谁,欲罢不能的熟悉的增长感觉又来了。由此可知,自己是凯瑟琳第一个男人,确定无疑。 同时,他身上发出的濛濛白光更亮了,赛过灯泡的光芒,与淡淡水雾掩映,恍如云蒸霞蔚的仙境。 可惜,凯瑟琳双眸微闭,眼神迷离,压根没察觉。 幸亏是在浴室,花洒开着,凯瑟琳皮肤毛孔中被内里冲刷而渗出的污物被水流及时冲走。 即使如此,等任自强内力增无可增收功之时,浴室里充斥着水蒸气与腥臊之气混合的味道,也待不住人了。 他忙屏住气,一手搂着依旧意乱神迷的凯瑟琳,移步到浴室窗前打开窗换气,然后又到花洒下悉心为她冲洗。 如此一折腾,凯瑟琳回过神来,米国妞激动莫名,心直口快:“亲爱的,爱爱的感觉简直爽爆了!” 接着吸了吸鼻翼,用指尖捏住鼻翼,面露嫌弃:“这是什么味?太难闻了!” 看她那眼神,分明怀疑任自强做了彼此都明白却又羞于出口的恶心事。但紧接着扫了一眼干净的马桶,她看着在她身上忙得以亦乐乎的任自强更疑惑了: “嗨,亲爱的,我洗过澡了,你怎么还给我洗澡?” 虐恋情深 天使会笑偶尔哭泣 “你闻闻你的腋窝。” 凯瑟琳半信半疑扬起胳膊探过头一闻,顿时忍不住“呕”了一声,花容失色:“不可能,我身上怎么会这么难闻?” “不是你身上的问题,你先好好洗洗,等会儿我再告诉你原因。” “嗯嗯。”凯瑟琳顾不上追根究底,拿着香皂状若疯狂的往腋窝上抹,压根顾不上别的。 等浴室里味道散尽,她也洗干净了才作罢。 任自强拿毛巾把梳妆镜子上的水汽擦干净,拉她到镜子面前,得意的一笑:“凯瑟琳,好好看看你自己!” “看我自己?”凯瑟琳不解的看向镜子,越看眼睛睁得越大,越看眼睛越亮,美得冒泡。双手极为自恋的从自己胳膊、脸上、身上恋恋不舍的滑过,嘴里不停惊叹,“哦!mygod……!” 任自强也津津有味的欣赏自己的杰作,白人的皮肤原本就白,现在在黄澄澄的灯光下,晶莹剔透,泛着珍珠般的光泽。 胸前、肩头、后背上原有淡淡的雀斑全都不见,如同剥壳的鸡蛋一般洁白无瑕。 他的目光向下,落在凯瑟琳一双玉足上。这还是他第一次看,脚丫有点纤长,差不多37、8码左右。但比例匀称,皮肤嫩白,隐约能看到淡淡的青筋。 足弓曲线柔美,脚趾好像透明的蚕宝宝一样整齐排列,形成完美的弧形。粉色的指甲小巧玲珑,如五片依次从大到小花瓣,惹人爱怜。 “嗯,难得,可以打九十五分!” 他正细细品鉴,却被凯瑟琳欣喜若狂转身抱住,说了一句令他始料不及的话:“亲爱的,我是因为成为女人才变成这样的吗?” “想屁吃呢?我就不相信你妈没给你传授经验?”任自强的好心情差点被她破坏殆尽,他都有心想劈头盖脸骂她一句。 当糟糠遇见黑色会 瞬间倾城 他没来由翻了个白眼,悻悻道:“没想到你人长得美,想的也挺美!” “why?”好赖话凯瑟琳还是能听懂的,疑惑道:“怎么?我说的不对吗?” “当然不对,你身上的变化是我带给你的。” “亲爱的,我没说错呀,是你让我成为女人的呀!” “嗐!怎么跟你说话这么费劲呢?”任自强哭笑不得,接着一字一顿道:“凯瑟琳,我告诉你,我这样的男人是万中无一的,也只有我和你睡过你才会有这种效果,别的男人都没这个本事!你这回该明白了吧?”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歷史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抗戰之丐世奇俠 ptt-一百六十章:喜上加喜讀書

小說推薦 – 抗戰之丐世奇俠 – 抗战之丐世奇侠 罗峰起得比鸡还早,此时已经候在中院门洞处一会儿了。平时任自强所住的中院基本是其他人的禁区,没有传唤别人是不敢进来的,这已成大家暗地里的共识。 这边任自强前脚刚出屋,他就小步跑过来:“老板早上好!” “早。”任自强点点头,看到他眼里有些血丝,关切道:“怎么不多睡会儿?身体别累坏了。” “没事的老板,我习惯了,以前当学徒起得比这还早呢。”说着话他递过来一张纸,喜上眉梢道:“这是您带回来的十六个人的资料,他们好多都是上过大学的。我问了,他们有好几个就学的是盖房子的专业,都说只要能帮上忙就义不容辞。” “嗯,我看看。”这一看,任自强大喜过望:“这特玛真是瞌睡来枕头,老天爷送来的及时雨啊!”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整日和叫花子打交道,不知不觉,他言语也变得粗俗起来。此乃小节,不必理会。 人员名单如下: 尚宝柱,男,25岁,东北大学土木工程专业。小鬼子占领东北后,他流亡至津门。 杨胜,男,24岁,东北大学化学系,和尚宝柱是校友兼朋友。 纪春燕,女,22岁,东北大学文学系,同上。 许萍,女,18岁,津门农林讲习所学生,相当于职业学院。 吴天平,男,26岁,北洋大学机械工程。 张斌,男,24岁,南开大学电工系。 黄成,男,35岁,报社编辑。 杜洪刚,男,32岁,津门机器厂工人。 陈梅,女,20岁,南开大学文学系,在校学生。 刘怀明,男,29岁,印刷厂工人。 谢长海,男,23岁,北洋大学地质勘探专业。 霍佳怡,女,21岁,南开大学历史系。 李真,男,22岁,北洋大学建筑工程专业。 王建礼,男,24岁,电厂工程师。 周兰兰,女,19岁,津门工商学院商业科。 钱坤伟,男,24岁,京师大学堂农业大学。 在任自强看来,名单上的人都是人才,那个都有用。他恨不得立马去面见这帮人,即使厚着脸皮也要把他们留下来。 软的不行就来硬的,既然是送上门的鸽子,那就没有放飞的说法。 正要走,才发觉太阳都没露脸,有点早了。接着转念一想,自己出面挽留他们,万一吃了闭门羹,太打脸不是。 而且态度太强硬的话,有挟恩图报之嫌,做人没这么做的。 想了想他眼珠一转,计上心头,此事急不得,还是徐徐图之为妙。还是那句话,栽下梧桐树引得凤凰来。 “罗峰,尚宝柱、谢长海、李真,他们身体恢复的怎么样了?” “老板,梁医生说了,只要不干重体力活,他们适当活动活动对身体恢复有好处。” 首席前夫滚远点 南初 “那就好,你把他们三个派给武大哥,协助他规划生活区。记住,派人照顾好,别再出岔子。” “是,老板。其他人呢?” “其他人不急,今后你没事多找他们聊聊天,处一处感情。” 罗峰挠挠头一脸为难:“老板,我和他们该聊什么呢?他们都是见过大世面的人。” “嗐!聊天你都不会?”任自强一脑门子黑线,接着耐心指点道:“就聊咱们的机械化农场,咱们未来的目标。” 任自强舌灿莲花,为罗峰描绘了一幅画面。不远的将来,刘家堡将成为华北乃至华夏第一个现代化综合性农场。 这里农业耕种收割是全机械化的,还有配套的农产品加工企业,如面粉厂、肉制品加工厂、服装厂、皮毛加工等。 还有学校、医院,生活区有各类商铺,不用去保定城就能买到生活所需。 “您说的是真的吗,老板?”罗峰都听傻了。 “不是真的难道是‘煮的’?”任自强斜睨了他一眼,然后拍拍胸脯,信誓旦旦:“给我五年时间,我要把刘家堡扩张成二十万亩的超级农场,咱们面前的太行山将是咱们的后花园,不但要搞养殖,还要搞中草药种植,养蜂,可干的事多了,我以后慢慢给你讲。” 他心说,这可不是我吹牛,问题是小鬼子给不了五年时间。所以这属于不可抗力,到时候就别怪我食言了。 “名单上的这些人应该是有点本事的,你没事就向他们请教,如果咱们走到这一步还缺点啥,请他们给点好的建议,借此机会让他们参与到咱们农场建设中来。” 任自强相信,这块大饼砸下去,稍微有点抱负,有点头脑的人都会心动吧。何况罗峰此时的情形,明显被他洗脑了,犹如一个已经看到伊甸园的狂信徒。 因此,诱饵还是让罗峰去抛,他最后拍板就行。 “我懂了,老板。” “嗯,其他人暂时出不了力,闲暇时可以教咱们的人认点字嘛!” 吃过早饭,任自强带着大丫进山,一是测试姐妹俩之间的‘心灵感应’距离,二是顺便继续到山谷中为学校、医院开洞。 大丫二丫作为他来到这个世界对他最忠诚的女人,他的一些奇异手段已没必要隐瞒她俩。秘密老是憋在自己心里,会憋出病,适当的也要发泄显摆一下。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歷史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熱門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抗戰之丐世奇俠 線上看-一百五十章:收人收心讀書

小說推薦 – 抗戰之丐世奇俠 – 抗战之丐世奇侠 任自强虽然借阴阳相济时为大丫二丫洗精伐髓,令其一下变得美艳不可方物。但令人啼笑皆非的是,她俩也就看到彼此肌肤上渗出好多污垢后惊慌了一下下,却对自己肌肤变白人变美不置可否。 看起来好似没多少‘女为悦己者容’的觉悟。 用她俩质朴原话的意思,女人漂不漂亮又不能当饭吃,只要伺候好自家男人就行。 当然,既然任自强看的喜欢,她们也与有荣焉。 真是当叫花子当傻了,任自强哭笑不得之下又为她俩普及了一番‘红颜祸水’的常识,免得以后不注意被人乱吃豆腐。 常言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大丫二丫虽然初为人妇且变漂亮了,而且穿上所谓的洋服和皮鞋,但其根深蒂固的叫花子习性依然故我。 文雅一点说,就是穿上龙袍也不像太子。大白话来说就是粗俗得很,没啥教养。 比如就拿走路姿势来说,你想让她俩走出温文尔雅,袅袅娜娜的姿态,那简直是要她们的命。 她俩走路一贯风风火火,脚步声蹬蹬蹬震天响,那架势恨不得踩翻地球。明明也是苗条的弱女子,却没几分风摆杨柳的那个味,反而有些大大咧咧,有些剽悍。 重生之城市攻略 腐竹炒肉 还有吃饭,哪有半点女儿家那般细嚼慢咽,简直就像饿死鬼托生的,甩开腮帮子就是一阵狼吞虎咽。 喝稀饭时吸溜声比任自强还大,喝完稀饭还要像小狗一般舔碗,舔的比洗的还干净。 舔自己的不算,看任自强喝完稀饭不舔碗,大丫二丫争抢着舔他的碗。 包括坐没女孩家坐相,穿上旗袍往地上一蹲,穿着裙子两腿叉开,等等看不过眼的不雅之相多得是。 别的他都可以接受,叫花子出身嘛,又没啥文化,对她们不能苛求太多。但唯独舔碗这个习惯,他实在看不过眼,感觉很膈应人有木有。 和颜悦色对她俩说舔碗这个习惯得改,结果大丫二丫不当回事,还振振有词,掰扯以前当叫花子多苦多苦,比别的叫花子多吃一粒米都是无比幸福幸运的。 美漫之亚魔卓装甲 迷途陌客 害得任自强不得不板起脸:“舔碗不卫生,我不喜欢,你们听不听我的话?” 两姐妹不敢忤逆,大丫忙乖巧道:“强哥,你既然不喜欢,那我们以后不舔了。” 二丫随嘴上附和,私下里却嘟囔道:“还好意思说不卫生,每次亲人家嘴你咋不说不卫生,还没完没了咬人家舌头,吃人家口水呢?” 她嘀咕完,估计又想到亲嘴的滋味好似很好,不自觉伸出香舌舔了舔嘴唇。 “噗!”任自强听了差点郁闷的吐血,我的傻二丫哎,这能一样吗? 大丫二丫毛病虽多,但瑕不掩瑜,光一个双胞胎姐妹花得新奇足以令他没心思计较那些旁枝末节。 何况她俩优点也不少,勤快、听话。 她俩简直爱死这个新家了,尤其是绣楼,第二天两人就拖着还有点不适的身子大擦特擦,即使上下两层绣楼已是纤尘不染,也不停手,好像突然间染上‘洁癖’似的。 听话自然是指‘三从四德’之中的‘出嫁从夫’,自从发生关系后,大丫二丫仿佛一瞬间改变了,事事以任自强为中心,几乎百依百顺。 这让经过后世‘男女平等’,乃至‘阴盛阳衰’洗礼的任自强欢喜不已。 说实话,三世为人,活了六七十年,他总算摸清自己的择偶标准了。也就是说,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 你如果现在给他一个美艳无双且对他有好感,但却追求平等自主有文化的新女性,把她和大丫二丫放在一起让他选,他毫不犹豫会选择大丫二丫。 即使她俩没文化,也没所谓的夫妻共同语言。你说国家大势她不懂,她只关心柴米油盐酱醋茶。 但她一颗芳心完全系于你身,能容人之所不忍,这才是最难得可贵的品质。 任自强不管别人怎么看,但他知道,他一直真正喜欢的就是像大丫二丫这样的小鸟依人。 所以才会有很多有经验的男人说,你如果喜欢‘浪’,那你就去找欧美女人,但你要想正儿八经过日子,最好还是选择岛国女人。 其实任自强对大丫二丫还是有点愧疚之心的,就这样贸贸然占有她俩的身子感觉有些不妥。 她俩毕竟和晴子、刘思琪诸女的经历不同,人家好歹有死去的老团头临终嘱托,像宋瘸子、刘大眼他们这帮叫花子应该都是知道的。 晴子、刘思琪等女那是趁人之危有胁迫、哄骗之嫌,太丢脸也时过境迁,不说也罢。 也就是说大丫二丫也算有父母之命,不经过明媒正娶就收入房中,还不知她俩作何感想。 于是任自强以开玩笑的口吻试探了一下:“哎,大丫二丫,你们看强哥我现在要钱有钱,要人有人,你俩就没想过披红挂彩,摆几桌酒席,风风光光嫁人吗?” 事实证明是他庸人自扰,大丫二丫回答的那叫一个干脆:“强哥,咱们叫花子哪有那么多讲究,只要看对眼了,男女就钻到一个铺盖卷就算一起过日子了。” “哈!是这样的啊?” 看来不管多有钱,这叫花子的烙印,一时半会是难以消除的。 不过大丫二丫也有令人猝不及防的一面,就像她俩收拾房子时,自然发现刘思琪等人留下的衣服、鞋子,洗漱用品等物,这明显不是一个女人用过的。 她俩也是藏不住心事的人,自然要问了:“强哥,这里还住过其他女人吗?” “哎,这么快就要面对了!”任自强很是无奈,他原本想日久生情以后再向她俩挑明。 夏娜外传之银的出现 快乐的疯子 毕竟她俩已成为自己的女人,而且是如此美艳的双胞胎,他同样不放心把姐妹俩留在保定府,必须带她俩到刘家堡或野狼寨。 如此一来,就免不了要面对他还拥有刘思琪六女的事实,这是瞒不住的。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歷史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