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新白蛇問仙

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新白蛇問仙笔趣-第一千二百八十九章 神力鑒賞

小說推薦 – 新白蛇問仙 – 新白蛇问仙 沫邑以南,山高泽深。 山谷浓雾弥漫看不清沟底,泥泞山路一群快马甩着泥点子跑过。 崇山峻岭越往前越难行,老树藤蔓遮住阳光,猿猴大呼小叫荡来荡去随着马队移动,黑色猎豹藏身树干嗜血目光扫视所有活物。 深入山林越远越能感觉无处不在的凶险。 眼见难以骑行,马背上,主管沫邑军事的都督子启面色凝重。 “还有多远?” “都督,沿着记号往前,再翻两座山就是了。” “好,下马,今晚必须赶到。” 轻装简行的高手们下马,凭借身手在山林里如履平地,越过湍急山泉钻过毒瘴横生的森林,先前十余劲骑明显来过一次,带着家主准确避过各处凶险,有惊无险翻过陡峭山崖。 重生之我是刘邦 长风一啸 到了这里几乎没有什么人迹,毒虫防不胜防,身上不是包就是红点。 闷热林子里空气潮湿沉闷,令人感到不适。 走到一处峡谷裂缝。 当来到峡谷边缘空旷地带时,山谷凉风终于让燥热的肺部轻松些,风吹走毒瘴,也没了那么多可恶蛇虫蚊蝇。 “都督快看,那些飞鸟……” 众人仰头,惊觉天空几乎全是飞禽! 之前在密林里没感觉,看见天空才知异象就在头顶,五颜六色各种各样飞禽盘旋。 小至山雀,大的尾羽靓丽。 甚至有一只拥有微弱鸾鸟血脉的妖禽,极其罕见。 都督子启手捋胡须,仔细寻找飞禽异象规律。 “四方走兽蛰伏,好一个百鸟朝凤,若非凤凰,至少也拥有神禽血脉。” “都督英明,之前那几人入山采灵药,遭遇众多飞禽袭击,慌乱中亲眼目睹凤凰神姿,我等不敢耽搁连夜来此察看,确实遗留莫名淡淡神威。” 麾下家将再次将之前说过的话再说一遍,异象当前说服力更强。 也不是没考虑过暗自察看好处,奈何本事不济,只能将异象上禀借此混个更好的前途。 都督很满意,朝管家模样的老者吩咐。 “全部记大功,回去后大赏。” “谢都督~” “飞渡裂谷,继续向前。” 队伍施展术法快速渡过深渊裂谷,穿行在密林中。 俗话说望山跑死马,何况幽暗密林更是难行,大型猛兽潜伏游走窥伺,毒蛇毒虫防不胜防,短短一个时辰内就有两个家将遭袭身亡,危险来自四面八方甚至头顶和脚下。 树上垂下怪蛇,脚下枯叶忽然钻出毒虫,遍地危机。 艰难前行两个时辰。 路过某处能望见天空的空旷处时,发现大日西斜即将入夜。 一行人咬牙放弃寻找稳固洞穴栖身,深夜赶路不是个好选择但停留越久越凶险,夜色下掠食者忽隐忽现,天空飞禽纷纷归巢,仅剩些妖禽还在盘旋。 好在原始山林入夜后某些植物会发光,不至于恐惧黑暗。 一路磕磕绊绊。 原定日落时分赶到,谁知足足跑了半宿。 午夜。 当气喘吁吁拨开散发绿色荧光的草丛,一行人目瞪口呆,眼前赫然是一片被植物生根侵蚀的古老巨石遗迹! 家将用刀鞘拨开青石表面青苔,古老原始岩画重现。 线条简单的刻画无数禽类拱卫盘旋,正中是一只神采飞扬的神鸟…… …… 遥远的荒芜世界。 白雨珺努力查找带走青铜棺神秘者线索。 吳 笑 笑 频繁使用注视过去回溯,一路追踪,竟然来到当初流亡龙庭皇宫所在,狂风卷走沙尘露出古老遗迹,飞舟和那些身影在大鼎以及最高皇宫停留很长时间,似乎在寻找什么东西。 大概能猜出简单过程,他们或者它们的目标是龙庭遗迹。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仙俠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qz7sl熱門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新白蛇問仙 線上看-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 招兵展示-tf782

小說推薦 – 新白蛇問仙 – 新白蛇问仙 妖兽林海。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女妖将花行安静伫立,狭长双眼注视飞禽走兽迁徙。 生灵迁徙接近尾声,通过石门离开这个末世,花行觉得它们很幸运,好运的遇到一位仁慈君主,免除了灭绝风险。 数日来,花行一直穿着盔甲站在石门附近。 右手持利刃直刀,左手捧着头盔,欣赏蛇妖帝国君主创造的神迹。 成群黑压压昆虫嗡鸣飞过,天空,十余只双足翼龙兽族群飞过,从站在山顶的花行面前飞过时微微点头示意,虽然石门非花行设立,但驻守此处便代表了背后那位霸主级神兽。 小妖精怪懵懵懂懂随兽潮穿越。 修为高一些的妖兽则谨慎,去往神秘世界前也多了许多愁心事。 无论谁都是平生第一次,忐忑,不安,对未知的惶恐。 妖气森森…… 百余各类妖王妖皇默默来到花行面前。 奔跑飞行熙熙攘攘的兽潮前,百余大妖的行为显眼,高傲胖瘦男女老少或者干脆兽形,附近林海的部分领主,千奇百怪浓浓妖兽特色,安安静静聚集山坡。 能让侵犯领地就厮杀的妖兽不计前嫌聚到一起,真是罕见,非常有意思。 花行看了眼妖兽群里的部分蛇妖。 “嘶~何事。” 即使妖兽群里有几个临近渡劫的高手,但花行丝毫不惧。 兽群里走出两个大妖,一个是白胡子老头,雪白长胡须穿白袍,目测本体是个野山羊,另一位是蟒蛇妖。 老头熟悉人类礼仪,上前先拱手作揖,蟒蛇妖见状也跟着做做样子。 “见过大将军,老夫有礼了。” 花行浑身别扭看了它一眼。 总觉得哪里不得劲儿。 “好好说话。” “呃,将军爽快,我等也不废话了,天灾末世万物迁徙,请问……另一边究竟是哪里?” 不得不往最坏处想。 突兀的迁往未知,天知道对面究竟是什么,若对面是陷阱真就成了自投罗网。 蟒蛇妖跟着点点头,同为蛇类也得提防自相残杀。 风吹秀发迷眼。 妖将花行扭头看向石门,目光仿佛穿过通道,看见了龙形山脉上空的悬浮仙山以及巍峨神宫,暗叹这些妖兽真是好运,有幸迁入神龙世界繁衍生息,真乃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你等无须担忧,如果不愿走亦可留下来。” “哈哈将军说笑了哈哈……” 老山羊哈哈笑,使眼色示意换蟒蛇妖说话。 男性蟒蛇妖身高八尺十分精壮,无毒,看着感觉憨厚。 “嘶嘶~不知将军招兵一事是否仍做数,吾愿为神兽真龙效力。” “愿意入伍?为何之前询问时你们百般推脱?” 花行脸色认真,一干妖兽尴尬不已。 之前哪里知晓蛇妖帝国背后真的有神兽为帝皇,即便目睹千艘战船降临虽然惊讶但并没有多少敬畏臣服之心,直到目睹天降神兽真龙才知蛇妖帝国何等强大,神兽在妖兽当中属于顶尖层次,臣服也不会过于排斥。 饮马流花河 萧逸 反正也要提桶跑路,既然目睹神兽存在,干脆趁机入伙才是正事。 至于凤凰也有认真考虑过。 禽妖们曾兴冲冲飞天追赶凤凰,谁知被凤凰推给神龙…… 俗话说百鸟朝凤,在神龙和凤凰之间,妖禽本能的更倾向于投奔凤凰,毕竟大家都是鸟,跟龙族混总觉得哪里怪怪的,没想到追是追上了,尊贵的冥凤说了句投靠神龙去吧就头也不回的远去。 直到现在,妖禽们仍迷迷糊糊鸟脸茫然。 妖将花行点点头。 “可以招尔等,但邪祟不收。” “条件我再说一遍,入我蛇妖军前期试用三十年,考核甲等可正式参军,从士兵做起,表现优异者可往龙眠世界蛇妖帝国学院进修。” “当然,如果运气好,还可以去白府学习。” 花行重新戴上头盔,这样显得正式。 蟒蛇妖吐了吐蛇信子。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仙俠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1v37s好看的言情小說 新白蛇問仙 愛下-第一千二百八十四章 夢境熱推-6e22p

小說推薦 – 新白蛇問仙 – 新白蛇问仙 森寒幽暗冰川下…… 彻骨冰禁,不见天日的深渊冰霜蓝幽幽,极寒仿佛封冻了时间,画面随着狭窄裂缝歪斜蜿蜒向下延伸,掠过裂缝以及根根冰笋,一直来到昏暗最深处。 视线朝侧面坚冰看去,能看见冰封的庞然大物。 太多了,冰里封住的怪物很多很多,皆作惊恐挣扎状,似龙非龙,用力探出爪子想要离开封禁。 彩田 最下方,森寒坚冰内一条灰黑色魔龙张开狰狞大嘴,仰天无声呐喊! “吾父……救救孩儿……” 视线画面从最深处飞速倒退向上离开。 魔龙的呐喊声在冰川内回荡,越传越远。 飞速曲折后退的视线画面终于窜出冰川,冒着风雪继续升高,待到足够高的地方看下方,昏暗风雪中冰川赫然是一条巨大晶莹白色冰龙,俯卧镇压…… 与此同时。 神龙殿,后殿内。 “儿子……” 阴森宽大床榻上的魔龙王突然大喊,猛地惊醒坐起,发觉原来是梦境。 床榻上不着寸缕的各族美人慌乱起身,战战兢兢下床站一旁,既不敢上前安抚亦不敢发出任何声音,之前自以为聪明想要上位的都被吃了。 大床边火盆噼啪燃烧,照亮那张丑陋狰狞大脸。 魔龙王双手捂头咬牙咯吱响,它相信刚刚的梦是真的,最优秀的儿子此刻正饱受折磨痛苦不堪。 至于其它魔龙殿妖兽则被忽略。 双眼血红,想起了那个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 “白龙!我一定吃了你!” 空荡大殿内嘭嘭响,跑进来了个头顶独角的高大人形妖兽。 哐的一声半跪,深深低头垂首,完全不敢抬眼看那些性感美人。 “殿主,那位……已经回来了。” 身穿粗犷铁甲的妖兽说的是神龙殿真正主人,嚣,那个蛰伏无数年又重出江湖的谋算者,神龙殿众妖连名字也不敢提起的存在。 魔龙王恍惚一瞬,燃起希望同时又有些畏惧,面色纠结快速穿衣。 步履匆匆赶到主殿。 看见嚣已经坐在主位,仍是那副微笑模样。 魔龙王低头。 “老祖宗,您交代的任务……失败了。” “哦?” 云淡风轻的嚣看向魔龙王那张黑脸,无形中压得魔龙王喘不过气。 “说说吧,些个半龙人而已,莫非你连几个杂兵都打不过?” “老祖宗息怒……是九黎,九黎忽然出手伏击神龙殿,半龙人投靠九黎了,那些老家伙很难缠。” “原来是九黎那些蛮子,风浪大了,什么都敢窜上来掀浪花,很好。” 不喜不怒,魔龙王猜测老祖宗嚣肯定很生气。 但从不会表现出来,难懂抓半龙人作甚,一群没什么用且不听话的老鼠,何必当回事呢。 静默片刻,觉着该提一提儿子的事。 “老祖宗,犬子失踪多年,时常梦见它遭受痛楚……” “想要救你的儿子,只有捉住白龙才行,堂堂魔龙囚困当做磨炼便是,等个千百年又有何惧。” “是……” 话虽如此,天知道镇压久了会不会影响神志。 嚣优雅起身,梳理鬓角整理服饰。 “地宫准备好了么。” “准备好了,一切按照老祖宗吩咐做的,封禁后无人靠近。” “嗯,放出所有探子,收集白龙消息。” “是。” 弯腰低头恭送嚣走出大殿。 硕大丑陋脑袋垂了许久,完全不知嚣何时离开,即使满腹怨言也不敢表现半点负面情绪,生怕被嚣知晓了随手拍死,直起腰,大殿内又空空荡荡,救出儿子的愿望再次落空。 紧紧握拳压制愤怒…… 嚣对魔龙王的怨言没有兴趣,此时正一步步深入地宫。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仙俠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