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深海丨翔龍

優秀都市异能 泰拉世界見聞錄-第四百一十五章 舊霜痕與冰魄之魂閲讀

小說推薦 – 泰拉世界見聞錄 – 泰拉世界见闻录 “大家,快,快点离开这里。”和在危险出现时就已经朝着前线去找乐子的W不同,霜星带着雪怪小队在靠近前线的地方疏散平民,银灰这时候已经是带着喀兰贸易的卫队朝着怪物出现的地方赶了过去,而除了喀兰贸易的护卫人员外,其他两家的护卫天知道在干什么,连个人影都找不到。 “大姐,不对劲,爆炸声越来越近了。”雪怪小队狙击手站在房顶上,望向爆炸声传来的方向。虽然看不太清楚,但他隐约看到有墨绿色的巨大怪影从不远处跃起,然后压倒了一小片的建筑。狙击手看到那些怪影足有三米多高,当它们扑起来的时候,狙击手似乎看到有一个护卫被撞飞了出去,然后在半空中便被它们给分解。 “坚持住,再有十分钟就好。”霜星在说话的时候,伸手扶住了一个差一点摔倒的老人。“阿冰,去前面看一下,不要让深潜者怪物过来了。” 三国大航海 庄不周 从刚才开始就一直站在旁边的阿冰拿起了搁在身边的长刀,朝着霜星所指的方向跑去,他的速度很快,也非常灵活,只是扭了几下,便脱离了涌过来的人流,消失在了建筑之间。 一个街区外,三只深潜者怪物垂着双爪,似乎是在搜寻着猎物。在一旁的草堆之间,两个卡特斯的少女惊恐地缩在其中,努力地屏住呼吸以免自己被发现。但是深潜者嘴前动了动,似乎是闻到了少女的气味,转头之后立刻是朝着草堆这边冲了过来。 “快,快走!”少女发出了一声惊叫,原本将较小的那一位搂在怀里的卡特斯立刻推了自家妹妹一把,将其向着草堆外推了出去,但自己却是暴露在了深潜者的面前。利爪逼近了自己的脸庞,少女脸色苍白,只是徒劳地向后缩着,眼中流露着绝望之色。 西尔,一定要逃……卡特斯少女看向自己的妹妹逃离的方向,只是在看到那个方向同样是出现了深潜者怪物时,眼中的绝望之色却是更甚。她并不是不害怕这些深潜者怪物,只是自己身上已经有了伤在身,自家妹妹要想带着自己逃走完全是天方夜谭,她只是希望自己妹妹能够顺利逃脱,这就够了。 但是出现的另外的深潜者怪物却将她的最后一丝希望给击的粉碎。前方有喀兰贸易的护卫在努力为她们的避难争取时间,几乎是不可能有护卫出现在这里帮助她们。 隐婚99度:帝少宠妻入骨 拜托,雪神,请救救我们,救救我们这些信徒。卡特斯少女现在只能是无力地祈祷着。西尔虽然依然在变换着路线逃着,但深潜者那巨大的身体,却依然是在缓慢地朝着她逼近。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就在深潜者的爪子将要触及到西尔的身体,一道寒芒从侧面挑起,将深潜者的爪子连带着一小截前肢给光滑地切断。深潜者和西尔皆是一愣,而阿冰则是挑起了一刀后迅速拧刀来了一记平砍,对准了深潜者的腰给了刀狠的。 阿冰这一变刀很快,几乎是深潜者的爪子刚被挑断刀刃就横向扫了过来。在阿冰迅速的挥刀下,哪怕深潜者的皮肤是有着弹性的胶状物,却依然是被阿冰的刀刃给看的几乎内脏都流出来。 “走。”只露出一只眼睛的阿冰闷声说了一句,迈步拦在了西尔的面前。西尔颤颤巍巍地抬头看着挡在自己面前的阿冰,怯生生地说到:“姐姐,姐姐她……” 清穿武氏 还有一个人吗?阿冰稍稍抬起了头,看到那草堆旁边的深潜者也站了起来,面向了自己这边。看来就是眼前的这些了。活动了一番手指,阿冰深吸了一口气,冷空气进入肺中,让他的情绪平静了不少。 讲道理,他是第一次面对着这些怪物,而且还是一次三个。但是在看到这两个瑟瑟发抖的卡特斯少女,阿冰的眼神有些恍惚,似乎是看到了曾经在雪原上的自己。 自己当时也是,在乌萨斯的军匪手下瑟瑟发抖。而当时也是同样的,爱国者先生,带着游击队将自己救了出来。而现在自己面前的卡特斯少女,与当时的自己是何其的相似。 定了定神,回想着爱国者当时交给自己的源石技艺,阿冰的双手渐渐变得冰凉,但这绝对不是他感到了实力差距上的恐惧。阿冰的身上开始散发出和霜星相似的寒气,然后一直蔓延到了他手中的长刀,将其给渲染成了冰蓝色。 就在阿冰驱动了源石技艺的时候,他身上的源石结晶就好像是嗅到了血腥味的鲨鱼一样,开始泛起冰蓝色的光点。而阿冰对此却好像是毫不知情一般,做出的动作只有两个, 迈步,挥刀。 冰寒的气息从刀锋上蜂拥而出,扑向了近在咫尺的深潜者怪物,在嘎吱嘎吱的声音中迅速攀附上了深潜者的身体。原本深潜者想要攻击阿冰的动作变得异常迟缓,但在爪子还没有落到阿冰身上的时候,阿冰的长刀就已至,刀刃触及深潜者,后者被刀锋直接劈成了两半。 “好,好厉害。”希尔看着阿冰一刀带走深潜者,小嘴微微张开,只能是发出惊叹。这些怪物就连喀兰贸易的护卫都难以抵挡,但面前的这个大……哥哥还是叔叔……却一刀就把它给砍死了。 做出这一击,阿冰重重地跪倒在了地上,身体不住地颤抖着,虽然他自身的源石结晶侵染程度并不高,但这种挥发出寒冰气流的源石技艺,却并不是他所轻松使用的,哪怕是在雪怪小队这样以寒冰属性源石技艺为主流的队伍里,阿冰也不属于源石技艺相性特别好的一类。 不行,现在还不能够倒下。喘了几口气,阿冰将手中的长刀用力扎在了地上,想要将自己的身体强行撑起。然而,此时他的身体就好像是被灌了铅一般沉重,哪怕是让自己勉强站了起来,全身也是在不断颤抖着。 两只深潜者或许是忌惮于阿冰嘎嘎才的攻击,此时靠近的时候已经变得谨慎了许多,并不轻易靠拢。原本是在草堆中的卡特斯少女已经从另一边跑出,到阿冰的身后将自己的妹妹给搂在怀中。 “你们……走。”阿冰努力掩饰着自己的颤音,又一次架起了长刀。只是这一次,握住长刀的手却并不像刚才那样有力,甚至长刀的抖动已经是肉眼可见。 “大哥哥……”西尔朝着阿冰伸了伸手,但下一刻就被自己姐姐抱起朝着后面飞奔。西尔看着阿冰的身影在自己的眼中渐渐远去,嘴唇不禁抿了起来。 “后面不远就是撤离点,走!别回头!”阿冰的眼中似乎是闪过了一抹红芒,垂下了右手轻轻握住了自己的心口。虽然隔着一道源石结晶,但阿冰却能够清晰地感觉到自己心脏的跳动。 曾经身在整合运动,哪怕是和雪怪小队的在一起行动,他都没有感觉自己的心脏有这样跳动过。啊,不是,之前和霜星大姐一起在切尔诺伯格,想要为了深陷于结晶影响的霜星大姐战斗时,这样跳动过,只是那之后,阿冰并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况了。 久违地,阿冰再一次有了这样的感觉,而对象,却仅仅是两个不相识的卡特斯少女而已。这就是博士所说的,真正帮助感染者,帮助人的感觉吗? 阿冰还记得,那个博士在离开之前专门说了,要想争取感染者的权利,并不是你们为了感染者而是伤害到普通人,用武力来恐吓普通人争取权利,指挥让世人对感染者的印象越来越恶劣,只有通过这样潜移默化的影响,才能够长久地改变世人对感染者这个群体的看法。 当然,这样做所需要的时间也更长就是了。 三国之蜀汉复兴 原本阿冰以为博士所有的这些话只是为了宽慰他们而说出的托辞而已,可现在他才明白,像谢拉格这样,不会在意感染者身份的城市,其实是真是存在的,在这里不会有因为你是感染者而疯狂找你的麻烦,甚至是在这样的时候,感染者挺身而出,被帮助的人也会对感染者报以感谢。长期生活在那个对感染者极度偏见的乌萨斯,让阿冰差一点忘记了,自己对这样的地方的向往。 不过,也不算迟了。虽然说,自己出来逞这个能,可能得让自己把命给送了。阿冰眼中的猩红更甚,似乎是要完全激发出自己的潜力,但是身上的寒气这一次却是难以聚集,哪怕是阿冰想要强行将其聚拢,寒气却是在聚集到一半的时候便散去。 毕竟自身和源石技艺并没有多好的相性,阿冰在能够做到这一点的时候已经是极限了,而两只深潜者似乎也是感觉到了阿冰身上气势的衰弱,立刻朝着阿冰展露出了自己的利爪,而阿冰只靠着一柄长刀以及学会的武技,哪怕是有着装备的保护,阿冰也是难以招架住深潜者怪物的攻击。 很快的,阿冰身上的护甲就被抓的碎裂,唯有手上的长刀依然坚挺着。虽然阿冰的身上依然是努力维持着寒冰的气息,但深潜者已经是可以肆无忌惮地朝着阿冰出手。在深潜者的攻击下不断地后退,阿冰很快就退的靠在了房子上,被深潜者给从两边给堵住了。 可恶啊。还是急躁了。阿冰的长刀垂落了下来,原本亮起的源石结晶也黯淡了下来。以前在战斗的时候,霜星就有跟他提过,他的性子有些急躁,很多次都差一点中了敌人的圈套,而爱国者也是多次提到,他的战斗技巧和素养都极高,只是容易被激怒,如果说是团体作战,跟着队长步伐来还好,若是单人行动,极有可能会因此而丧命。 如果说阿冰能够将自己的源石技艺给压一点时间,至少等到两只深潜者进入自己的攻击范围,那样能够减少的压力都会多很多,可惜没有如果。 在深潜者的爪子拍下来之前,阿冰朝着那两个卡特斯少女离开的方向看了过去。两人现在已经是跑的看不见了影子,想来应该是快要到霜星大姐那里了。阿冰的脸上露出了些许微笑,至少她们已经是安全了啊,只要是能够让霜星大姐守在那里,哪怕是好一些深潜者过去,也很难攻过去的。 天作凉缘 抱歉了,队长。雪怪阿冰,可能得冰冻于此了。阿冰吸了口气,纵使胳膊依然有些发抖,他还是举起了自己的长刀,刀刃的寒光闪烁。但是,“我怎么也得让你们知道,雪怪小队,是不会因为你们这些怪物而后退一步的!” 手中的长刀朝着深潜者挥去,带着冰蓝色的刀芒。但深潜者的爪子上却像是泛起了深绿色的雾气,原本阿冰还能够上到深潜者的攻击这一次却只是破开了后者的一点皮。而深潜者挥起的爪子却是直接将阿冰的胸口差点给撕开来,甚至隐约能够看到隐藏在血肉之下的骨头。 阿冰的身体就好像是破麻袋一般,直接倒飞了出去,撞在矮墙上。而奇怪的是,两只深潜者在打飞了阿冰之后却并没有追击,而是微微抬起了头,对着上方发出了威胁性的吼叫。 丝丝冰凉的触感落在了阿冰的脸上,阿冰勉强抬起了头,脑袋上的伤口流出的鲜血从他的眼前流过,让他的视野中有一半都变成了红色。半白半红的世界中,阿冰看到似乎是有雪花从半空中飘落,而在自己的头顶,有一个身体周围环绕着源石结晶的雪白身影站立,宛如冰雪中的精灵。 “大……姐……头……”虽然阿冰现在异常虚弱,但头顶的身影他是怎么也不可能认错。但霜星的这种形态,阿冰之前在切尔诺伯格是见识过一次的,而当时,后者的状态是某种不可控的暴走状态,在认出霜星的身影后,阿冰的第一反应,就是要把霜星的情况赶紧告诉白翊,一定不能够让霜星在这里随意暴走。 “阿冰,你好好歇着。医护兵,速度!”但是霜星的声音却响在了阿冰的耳边,一如既往的冰凉之感,和平时霜星与雪怪小队成员聊天时的口吻一模一样。虽然身体周围环绕着源石结晶,但霜星这一次不管是精神状态还是身体状态都和上一次的暴走不一样。冬痕解放,这一次似乎完全是在霜星的掌控之下。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其他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