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辰一十一

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明尊 線上看-第六十章流雲百福爲正神閲讀

小說推薦 – 明尊 – 明尊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这宝贝竟是如此神妙,青木这厮哪里摸到了这宝贝的边儿……“ 从负二代到华娱大佬 藤椒冰淇淋 尼坤裹着残躯遁逃之后,择了一座偏远的岛屿,在临近海边的山崖上临时开辟的一间石室,一头扎了进去,便开始炼化那两件灵物。 他首先持着那面宝镜,将自身的法力度进去转了一圈,便生出一种灵妙的感应来,将宝镜一张,便牵引下来一丝月华滋养魂体,原本施展魂坛之术,受创不轻的魂体在月华滋养下,很快就升腾起黑雾来。 尼坤只感觉自己身上传来丝丝清凉之意,眼见的银镜之上更是开始凝结月露,连忙将银镜对着嘴,滴落月露服下。 甚至还意犹未尽的舔了舔镜面,将寄生其中的风闲子恶心了个半死。 “道友,要不我们还是打死这个蛮人,另找一人潜入长明派吧!”风闲瞪着尼坤。 “道友且不可急躁,先忍耐片刻……”钱晨刚刚开口,便见尼坤捻起宝珠在面前端详半响,残缺的尸身张开嘴,一副欲将其吞入腹中的样子,立刻改口道:“这厮不堪造就,还是打死他吧!” 已然是下定决心,若是这人敢在施展什么恶心的手段,就立刻祭起宝珠,一珠将其打杀掉! 尼坤不知自己已在生死边缘徘徊了一圈,将法力探入灵珠之中,只感觉舒畅的不得了。 须臾时光,法力便在宝珠之中盘旋了一圈,依着某种玄妙的轨迹,在灵珠之中凝聚一道浅浅的身影。 法力在那道虚影之中,每转多一圈,便消去许多驳杂,灵动活泼之处,就更增了许多,运使愈发由心。 尼坤不知道他已经把自己的法力,炼成了钱晨的法力,虽然他那点法力钱晨也嫌浅薄驳杂,只觉得借助这灵珠,将法力炼化的越发神妙,全然不知把自己炼成了灵珠的珠奴一般,只消钱晨一念,便可将他的神魂法力统统收回珠中! 待到他将自己的全身法力都炼入灵珠之中,珠子里的那道身影才彻底成型,却是一尊面目如他一般的神祇法身。 脚踏流云丝丝缕缕,身周环绕数只金色蝙蝠穿梭不停,身披五色彩霞,手中托着一只白色的蝙蝠,端是宝相庄严,一团祥和之气。 微微一动念,这身影周身便是五光十彩,绚烂非常。 他那团炼入黑幡之中的魂魄,招来这道虚影钻了进去,顿时变化为虚影的摸样,犹如愿力打造了一个躯壳一般。 只是单凭法力凝聚,这神道法身略有一些轻浮。 他的魂魄落入法身之中,化为那尊神祇的摸样,只感觉自己凭空多了数十种法术,有阴阳眼、搬运术、度炼术、爬云小神通、隐身术、小变化术、匿气数、望气法,更有一种隐隐掌握气运福德之感。 尼坤大喜过望,随手施展了一道望气之术,看到自己头顶一股尺高的黑气之中,掺杂着丝丝缕缕的赤气,其中沉浮着一枚灵珠,一枚宝镜,镇压气运,不断滋生丝丝缕缕的赤气。 但施展法术之后,他便感觉自己神魂一虚,这具神道法身微不可查的淡薄了一丝。 尼坤闭目参悟法身,良久才睁开眼睛,感叹一声道:“原来如此!此珠乃是上古神祇的遗宝,乃是如中土传说中的神箓一般的宝物,可以寄托神魂,铸就神道法身,乃是昔年上古神祇寄托分神的灵物!” “凭借此珠,我便可以炼化愿力,铸就神祇之位格。我之前炼化此珠,便是凝聚了一个最适合我的神道法身的模子,日后只要不断炼化愿力,便可成就此身!” “此法身名为流云百福法身,乃是六品赤箓神位,可以消解百劫,赐福纳吉,解厄斩魔!” “此物比我等想象的更珍贵百倍,至少是三品正神留下的遗宝,亦是可以证得长生的宝贝!有了此物,便可成为一方神祇,得享无边的寿元,神通法力不修而成!” 尼坤参悟灵珠之后欣喜若狂,那里还顾得上修复那具破烂肉身,只将肉身匆匆打入一具石穴,将宝镜引来的月光照入其中,任其自己修复。 而他的神魂却顶着那微薄愿力铸就的‘神躯’,开始从那阴魂幡中炼化厉鬼! “钱道友这是准备诓他替你收集愿力?”风闲子藏在银镜之中好奇问道。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如今我们被龙王追杀,不好做这些事,便让他来替我铸造这神躯……”钱晨笑着解释道。 “可这流云百福神,虽然气运不凡,乃是福德之躯,不过也就是一个六品赤箓神位,有结丹法力罢了!未免有些浪费这化神龙珠了吧!”风闲子抚须好奇道。 钱晨挥手打出一个怀抱如意,眉心日月环绕,头顶五色华盖,脚踏水火太极,人身而带龙角的神道法相,指着这尊法身脚边的几缕云纹笑道:“那流云百福神,只是我预想的那尊神道法身脚底的这片云纹所化,此神完全之际,名为东君,又号东华大明尊,乃是一尊阳神三品的正神法身。” “我看此人没甚么本事,积蓄也不丰厚,只怕凑不到那般海量的愿力。所以给他一个小目标也就够了!” “待到他炼成流云百福法身,便害了他,再诓其他人帮我炼制法身,如此凑得十个八个有缘人,我这法身也就小有成就了!届时再将缘法散播出去,如此炼成百八十个的法身,凑起来也就勉强可以修成东华大明尊法身了!“ 风闲子再去看尼坤,只见他以银镜映照自己,钱晨将早已经准备好的一卷《流云百福消厄经》打入了银镜之中,只见镜面之上箓文舒展,将这一卷经文展开。 风闲再看尼坤苦苦参悟的经文,将自身的神魂彻底融入了钱晨凝聚的那具流云百福法身之中,从此生死也由不得自己了! 乖乖借个种 凌豹姿 然后还将那一卷卷经文用自家的法力凝聚,化为流云,打入那阴魂幡上的一个个精心炼制的厉鬼之中,尤其以刚刚收入其中的青木君最为凶厉,但这一卷卷流云经文打入之后,顷刻便将这些厉鬼阴魂炼化,化为一只只金色的蝙蝠,环绕着他的神道法身。 每多一只金色的蝙蝠,他的法力便增厚一层,待到旗中百十只厉鬼阴魂都化为了蝙蝠,便有渊源不断的愿力从它们体内,流入尼坤的神道法身之中。 此时他猛然睁开眼睛,阴魂幡却是黑气尽去,已经废了,但他周身有百十只金色的蝙蝠恍然,每一只都携了一股气运,涌入他头顶的气运灵云,将一尺黑气冲高了三尺,尽数化为赤色! 风闲不寒而栗,钱晨送出这一卷《流云百福解厄经》竟然还将尼坤手中唯一一件得力的法器,其中那百十阴魂也算入了其中,当真是蚊子腹内剜脂油的凶残。 连这点东西都不肯放过! “好灵珠,好法身!”尼坤对此一无所知,只是赞不绝口道:“我将这些厉鬼炼化为百福之后,非但法力大进,更兼每一只福神,都有一股气运汇入我身!有百福环绕,岂不是遇难成祥,处处有宝?” 念罢,他伸手一招,那百十只金色蝙蝠便朝他蜂拥而来,在他手中汇聚化为一柄金如意。 尼坤念头一动,便发现那些金色蝙蝠的法力化为了十八道禁制,叫这如意只是一击,便将他面前一处十丈方圆的荒礁轰的粉碎。 这比他的那杆破幡强上何止数倍! 尼坤又伸手一指,一只只金蝙蝠扑出,翅膀相连,汇聚云气,凝结成了一座阵法,威力比那麻老道的天罡七煞阵更大十倍。 尼坤更是大喜道:“好好好!有着流云大阵,只怕是十个通法修士我也能轻易困住,拿下不过是反掌之事,若是青木之前便掌握了这般厉害,哪里还有我们的活路?可惜好好的一枚神道至宝,被他拿来当禁劾魂魄的邪门法器来用,这才便宜了我!”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仙俠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优美玄幻小說 《明尊》-第五十五章太古五皇舊事提讀書

小說推薦 – 明尊 – 明尊 面对钱晨这挑破虚空的一枪,敖藏武龙尾一甩打破了大帐,帐外的滚滚海水涌入进来,环绕它的身边。 这片清浅的海域海水蒸腾,瞬间便有大片大片的云气环绕其身,这云气混杂了龙族法力,绵密坚韧,甚至胜过许多道门的云禁法器。 此时葭月真人一剑已经斩在它的脖颈之上,大片大片的龙血喷洒,金红的龙血伴随着一声高亢龙吟,瞬间蒸发了万钧海水,滚滚的云气炸开。 云气环绕之中,敖藏武显现千丈龙躯,龙角峥嵘回首,两根龙须飘荡。 伴随着一身龙吟,颌下的逆鳞喷张,敖藏武抽取这浩瀚海域的水汽,化为无数云气蒸腾——龙族的天生大神通! 腾云驾雾! 这无数云气相伴,便是敖藏武源源不断的法力,云海遮身,不需那亿万妖兵便可自成一大阵。 在这等级数的斗法之中,几乎是一扫一大片,绝难以插手的那些虾兵蟹将,却能立身云中,犹如道兵神将立身于神域一般,给予龙族法力的加持。 龙乃天生神兽,腾云驾雾大神通中,聚拢云气,非但犹如立地一阵加持,更能将亿万水族摄入阵中,化为阵法的一部分。 犹如神祇的神域一般! 半夏苦楝 敖藏武两只前臂高举双锤,汇聚大阵无穷威势,在钱晨下一枪的枪芒划破虚空刺向他下颌逆鳞的瞬间,双锤在胸前猛然一合,架住了这一道枪芒。 同时那几条小龙也化为了原型,遨游在云海之中,合力挡住了葭月真人的那一道剑光! 朱雀火尖枪侵略如火,枪势无匹,瞬时间便逼出了敖藏武一身神通,但龙族到底肉身强横,变化多端,葭月真人一剑只是让他肉身受创不轻,却并未损及其战力。 “龙族果然不愧是天生驾驱四海,统御水族的强横种族,只是这一支真龙血脉,便价值二品金丹!” 钱晨心中了然,这龙族承袭着不知哪一位太古大神的遗泽,其阴神凝结凝聚的那一枚龙珠,乃是另一条与仙道完全不同的道路。 龙珠非但是腾云驾雾这一大神通的种子,更是天生的神祇位格,所到之处,可以将身边的水域,乃至云雾化作神域一般。 你我至此再无为来 若是让钱晨类比,这便是一枚神道金丹! 相比之下,龙族所结的内丹,却才是承袭仙道的成果,四海龙宫的四位龙王,应是神道果位,天庭赦封的二品正神。并非是仙道的元神果位,而是相当于元神的神祇,二品真神! “也就是说,龙族这四位龙王其实是四个真神的位格,龙珠若修仙道成就元神,则还有另一种功果。如此看来,龙族的底蕴比我想象还要深……” 因为四海龙王并没有神位,也不在道门的封神榜上,钱晨却是一时未能参透其中的奥妙,虽然先前他诛杀过一只行神道的老龙,知晓龙珠便是其神域核心,但今日见到修仙道一脉的敖藏武施展本命大神通,现出龙珠来,方才窥破龙族道路的核心奥秘! “看来所有修行仙道的真龙,其实皆是仙神双修的货色!哼!两面站队,小心翻了船!” “也不知它们承袭的血脉源自哪位太古大神,竟然如此可怕,几乎是将神道铭刻于血脉之中,相当于半个天生神祇!龙族统率亿万水族,有领地海域,便如后天神道一般,受麾下水族供奉愿力念力,借此滋养孕育龙珠。” “龙珠不依赖香火愿力,那‘龙行水处便是神’的威能,甚至有一丝先天神祇之妙。” “但龙族践行道路,打磨龙珠,受亿万水族供奉,却是如神帝一般的道路!其把持水域的神道,操持法则之妙,乃是先天神道;受后天生灵供奉,汲取愿力信力,却是后天神道的应用。这般兼得先天后天神道,隐隐有一丝古朴晦涩的太古大道的韵味……龙族的始祖,不会就是那个承袭先天神道,开辟后天神道的太古大能吧!” 钱晨此时心念电转,想起了楼观道一个古朴刻在龟壳上,用简陋而近乎大道的蚀文卜辞写就的几句话—— “贞御自龙风灵祖原祖嬴羌百牛“ “文始道尊注之:羌乃天商神朝不从之蛮,牛乃五色神牛,用百头于祭祀,大奢!” “文始道尊注之:龙、凤、麟、原、赢乃太古五皇也!龙皇乃统后天生灵以不从,伐神,乃败,被诛!凤皇乃奉于后天生灵以不从,伐神,乃败,被诛!麟皇乃仁,怜后天生灵以不从,伐神,战百万年,乃败!天下生灵百不存一!” “原皇人祖也,率后天生灵以伐神,仍败!赢皇人祖,赢氏,半神也,率后天生灵以伐神,帝招之,不从,裂其身躯于五方!“ “帝贬五皇之族,为虫,后天五虫者,蠃、鳞、毛、羽、昆!烈山氏承赢皇之位,为蚩,统率五虫,仍敌神!” “赢皇,原皇两族之合,乃生公孙氏,烈山氏衰,传位公孙,奋五皇之余烈,伐神,帝命衰,终胜!此太古五帝之首也,号黄帝!” “继立神庭,讨伐不臣,诛兽神凶神一脉,鲲鹏、穷奇、烛阴皆叛,归于五虫。原皇烈山一脉不从,九族乃叛,其首姜由自承原皇、烈山,仍披毛,号虫族,与蠃、鳞、毛、羽、昆好,神以为蚩!“ “黄帝安神庭,册九族,封姜氏,号九黎,仍以为神族!” “九黎神族归于洪荒,不奉天界!” “黄帝之后,人族乃兴,有青、黑、白、赤四帝各命一时,是为太古五帝!开五行,辟人道,乃为神!” “楼观道辛计然注之:太古五皇,龙、风、灵、原为先天神祇,后天生灵以尊之为祖,赢皇半神也,亦为祖。先天生灵繁衍而为后天,先天古神视之为食,龙皇血裔最重,故先叛,其开后天神道之先,首倡后天生灵为神。凤皇高洁,为凤凰,血裔不众,然得禽鸟之奉,不喜血食,故受后天生灵之拥戴,开辟五德,为功德道之先,不忍古神残生灵,又叛!” “二皇叛后,先天古神乃敌生灵,麟皇性仁善,乃率后天生灵之祖神、半神、后天之神,逆天伐神,攻克洪荒(今地仙界也),圣德天下。” “灵皇纪十万年,龙族背,灵皇乃崩,麟皇继位,复五万年,半神背,乃崩!复五十万年,洪荒被克,皆屠!复十万年,后天有六万三千六百族灭。原皇愤而起义,有后天生灵三千族从之,为人祖,披毛,有九大猿族,人居其一,为赢猿!” “原皇纪点校后天生灵,只有三万九千八百族!” “原皇纪三万年,克复洪荒,帝亲伐,原皇乃崩!赢皇半神也,赢猿之子,被掠于神庭,为奴!受帝女钟爱,乃逃,于帝女婚,隐居洪荒五千年。帝子戾伐!帝女崩!赢皇乃叛,五族共举,承原皇位。” “赢皇踞洪荒九纪,而盟后天生灵八百族,乃伐神!” “帝疲于后天生灵之叛,许赢皇招之,拔耀后天神祇可为神,奉于神庭,赢不从,后天神祇背,乃崩!裂于五方,各为神山,其首含帝女遗骨,颅裂,烈山出!” “太古五皇纪事:受命于众生,逆天而叛神,以统率、高洁、仁爱、体恤、受命于众生!昌后天之道,护生灵之繁衍,此大功德也。万族共纪之……” “然五皇之时,修行之道不全,后天生灵衰微,而古神强横,故太古五皇皆惨死……直至黄帝时,承袭五皇之余荫,愤后天万族之烈,终斩帝命,开辟五行,后天生灵乃繁衍如今。” “黄帝虽伐不臣,屈万族,然其在位之际,并未覆灭一族,后天生灵繁衍十二万族,于众生乃有大功!时五帝之裔也,几为神,号五色神族,开辟神庭,强横一时,然五帝之后,荒帝继位,其势昏,自绝于人族,绝地天通,巫祭泛滥,终以至乱古大劫!” “五色神庭崩,五帝纪终!太古末年,诸天大乱,妖魔并起,人族衰微,史称乱古!” “时有太上道祖出世,以牧童之身,传大道,辟阴阳,立玄门而统率人族,降妖除魔,平定乱古……” 这时候,钱晨终于想清楚了!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仙俠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人氣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明尊 ptt-第三十章九宮乾坤閲讀

小說推薦 – 明尊 – 明尊 守阳真人发的玄光,乃是罗真仙门的镇派法宝——覆地灵真叶。 此叶本是海中接近不死级数的玄龟大妖腹甲,为罗真祖师所诛杀后,取其背甲和其上覆盖的灵山炼制了那座仙岛,又用玄龟腹甲炼制了这枚覆地灵真叶! 却是那位祖师取了巧思,自家炼不成灵宝级数的底蕴,便将可以炼制灵宝的灵材两分,一者作门派驻地,一者炼制成法宝。 如此,借助镇山元磁大阵之威,在玄龟背甲所化的仙岛加持之下,也可以发挥近乎灵宝的力量,这才一举压制了两大化神。 那覆地灵真叶上,犹如叶脉的古朴脉络交织,组成了一座法度森严的阵法。 阵法分割的空间,各自隐隐立其一座宫阙,组成了九宫乾坤大阵,覆盖了两尊入侵化神身下的海域。 而头顶更以以仙岛的阵眼,又立下一座九宫乾坤大阵,两座大阵之中的元磁神峰爆发出强横的元磁神光,将天上的仙岛和地上的覆地灵真叶联系起来,似有一股无穷元磁之力,要将两者扣合在一起。 此刻天地之间虚空稳固,竟有一丝不可动摇之感。 杀入其中的两尊化神,顷刻沦为瓮中之鳖。 而在钱晨看来,便是守阳真人打出的灵叶落下之后,法宝覆盖了地面,随即天上的仙岛显露真形,化为一个巨大的龟盖,在两极元磁的吸引之下,两者骤然相合。虽然缓慢,却带着一股其势无匹的力量! 纵然是化神之尊,亦难以逃离…… 当这天地合一之际,覆地灵真叶和罗真仙岛便会化为一个巨大无匹的牢笼,合上的背甲和腹甲将组成一座九九乾坤大阵,把那两位化神彻底镇压。 这,便是一宗当世仙门的底蕴! 见此惊变,断崖客身下的极天巉崖骤然暴涨,浑黑的石崖节节攀升,瞬息之间便高耸千丈,高过了两座磁峰。这口残崖顶天立地竟生生卡在了两座九宫大阵之间,抵着元磁神光吸合的大力,使得天地之间两座大阵合拢之势力稍缓。 “咦!”钱晨惊异一声。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这九宫阵法,不但有罗真仙岛携着其上无数禁制阵法,乃至诸多罗真仙门修士合力倾压而下,还有一件逼近灵宝的顶级法宝在下呼应。 加上两座磁峰镇压的元磁大阵,等若一件元神级数的灵宝出手! 而断崖客这件极天巉崖不过是一件品质极佳的法宝,竟然还能勉力抵御…… 钱晨这才窥见那黑色残崖的本质,竟是一件残缺的灵宝……但灵宝毕竟早已残缺,在两座九宫大阵合力之下,极天巉崖浑黑的岩石不断崩落,甚至连那山头都在重压之下崩裂,不一会儿,便被削去一个头。 断崖客怒目圆瞪,厉喝道:“古辰,你还不出手?” 那口有眉有眼的玄阴飞刀骤然一动,斩破了虚空落下,其中杀气无匹,就连站在丹殿之下小心戒备的魏序子都悚然动容。 这道飞刀斩出,只如惊鸿一般,将那地上的覆地灵真叶所化的九宫乾坤大阵劈的七零八落。 九座宫阙的虚影崩毁了七座,但到了最后两座之际,犹然还是缓了下来。 这时候天上的仙道对应的九宫乾坤大阵灵光流淌,地下的那座九宫乾坤大阵便随之缓缓的恢复了过来,还差点将那口飞刀都困在其中。 化身飞刀的古辰微微一颤,道:“好厉害的布置,本以为废了罗真的元磁大阵,便算破了他们祖师的布置,没想到元磁大阵只是掩饰,其真正的底蕴,却是这两座九宫乾坤大阵!” “而且必须一口气同时破去天上地下两重阵法,不然只破去一座,便会在数息之内,恢复大半的威能!就算老夫飞刀全力出手,也要一人相助,才能破去其中的一座阵法!” 断崖可微微沉吟:“那你我就联手破去一座阵法……其他道友,你们也就别藏着了!如此我等被擒,罗真仙门便固若金汤,再难打破了!” “今日破去罗真,我只为它仙岛之上的玄龟灵峰,来修复我这极天巉崖!” 玄阴二五斩魄刀也微微一颤,传出古辰的冷笑道:“我倒是对转生神丹有点意思,但老夫只是想要转生器灵,修器道长生!奈何这道法门早就在上古失传,若是没有转生神丹,掠去那炼丹之人,向他讨教一番也未尝不可。” “重现这器修传承,乃是对仙道都大有功德的事情!还请诸位道友助我!” “好家伙,这是把主意打到了我身上来了!”钱晨龇牙道。 好家伙,钱晨直接好家伙! 没想到如今出手的两人,一个确实是为了转生丹,但如今为了让其他人出手,干脆明目张胆的打自己的主意了!另一个则是垂涎人家的仙岛灵峰,算到今日许多人会与罗真仙门为难,跑来趁火打劫来了! 你要与我共参器道传承,早说啊!你怎么不早说! 这样有功仙道的事情,不正是我赚取教化水德之机? 此时罗真仙门的大阵之外,听得一声轻笑,只见一只形貌狰狞凶恶的龙鲸,从海中冲出,只见它头身宽阔,昂然而立,背上黑鳞覆盖,腹部却显得纯白,尾巴一甩便掀起百丈的巨浪。满是利齿的大口边,两条龙须飘动,因为体型庞大而更显得狭小的双眼凶光闪烁。 龙鲸仰颈怒吼,吞吐海水间,气势凛凛,只身便有搅动四海之势! 龙鲸一拍巨尾,直直撞在了两座磁峰升起的大阵之上,顿时北极磁峰倾倒一角,让两座九宫大阵合一的磁力顿时消减许多。 守阳真人怒吼一声:“叔通,你这个老兔子!也敢来招惹我罗真!” 断崖客趁机将极天巉崖抽回。 这件强横无匹的法宝随着他阳神携带,直砸在了下方的覆地灵真叶上,玄阴二五斩魄刀也随之一动,直直斩在了九宫乾坤阵上。 这一次,根基动摇的九宫大阵直被破去九座阵眼,瞬息之间便被斩破,但天上的那座九宫乾坤大阵还在,只要数息时间,大阵便又能恢复如初。 看着大阵虽然依旧稳固,但已经显露漏洞,形势渐渐不由把握的魏序子和鸣蜩真人,此时也不得不出手! 魏序子化身长虹飞纵,站在了覆地灵真叶上,稳住了这件法宝的阵脚。 然后一拍腰间,只闻呛啷一声,便有一道金虹飞逝,剑光在空中一折,便以斩破雷音之势,朝着两人斩去。 这剑光颇见火候,只是一剑之中,便融汇了剑气雷音,出入青冥,寄托神魂的上乘剑术,逼得那口玄阴飞刀不由一晃,发出刀气将剑光斩落! 而鸣蜩真人也张手打出一张罗网,初时好似童儿捕蝉的小网,不知扯下了那只蜘蛛的家伙事儿! 苦觅仙途 天庭油条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仙俠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人氣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明尊 起點-第二十二章羅真仙門熱推

小說推薦 – 明尊 – 明尊 钱晨回头一声招呼,金银童子两个已经收拾好了东西,抱着红皮葫芦,拿着芭蕉扇,亦步亦趋的跟在了钱晨的后面! 钱晨披上流云广袖道袍,将雷芒电索系在腰间,手腕上套上龙雀环,将浑天青罗、大圣雷音琴都收入袖中,最重要的是带上本次的主角——太上八景炉! 然后把着玄黄如意,将飞云兜展开和两位童子踏上云头。 回头一看洞府玉璧上倒影,好一副有道仙真的形象。 只看这幅皮囊,若说钱晨不会炼丹,头一个便叫人不能信服。 把金银童子两个苦力带上,钱晨本待让耳道神留下看好家,但料想以耳道神的顽皮,也必无可能如他所愿。而且这洞府不过临时所居,其中虽有许多价值不菲的东西,但对于钱晨来说,都是随意可弃置之物。 耳道神豆芽大小的一个小妖怪,瞪着智慧的眼神,一副你敢把我留下,我就敢搞事情的样子。 钱晨实在是可怜自己的两个邻居,不想炼制转生丹回来之后,这座洞府被画了什么地狱变相图,九幽群魔祭之类的东西,招来一堆魔头、阴魂之流。 只好一招手,将耳道神也带上了! 他随手洒出几枚豆种,招来天兵依附上去,嘱咐他们看好洞府,便起身腾云而去。 此番出行,钱晨并没有施展五行大遁,只是将云头升高,借助高空的罡风驾云,不过一个时辰便行了数千里有余。 来到罗真仙门的地界,只见前方匆匆云中有一座悬空飞岛,悬浮在两山之间。 那两座屏山隔海相望,高耸如云,各有一处元磁地煞合力将悬岛托起。 其上寿鹿仙狐散步,灵禽玄鹤展翅,瑶草奇花不谢,青松翠柏长春,岛上有河流飞瀑而下,洒落如云如雾的水气,日光照耀之下,那悬山飞岛之上有宫殿楼宇,虹桥云阶,飒如仙境一般。 只看这山门的气魄,便知罗真并非海外的小门庭。 这两座屏山借助元磁地煞,布置成了一处大阵,除去那座浮空仙岛之外,其他地方无法飞遁,不然便会被那两山中的元磁地煞收去,在山中的监牢之中禁制起来。 若是有敌人来攻,岛上的人操纵大阵,元磁消磨之下,任由什么法器都要被吸走。 就是元婴真人来犯,也要被元磁卷入消磨,肉身化为血泥,连元婴都逃不出去。 钱晨之所以听闻过罗真仙门的几口火脉,便是因为这两座屏山一阴一阳,在阳峰之上便有从地肺之中抽出的火脉,火势之烈,远超钱晨之前见到的那条半枯的货色,乃是海外一绝。 而阴峰之下却有一口无底地穴,终年被绝大的吸力笼罩,深不见底,据说直通幽冥…… “这两股元磁地煞,只怕足够数百人凝练煞气了!”钱晨远远看着两座磁峰,隐隐有一丝羡慕,这亦算是他见过最大的一口地煞真脉了。 重生之小人物 灯火通明 罡煞之气,亦是修行界的硬通货。 这口煞气只怕能炼制七八件元磁法宝,甚至若是添加许多珍贵的材料,炼成一件灵宝为未成不可。 以钱晨的眼力,自是能看出罗真仙门的祖师,只怕也是想将这一口元磁地煞炼成灵宝。但那两座磁峰祭炼太过艰难,而且还需要充填许多元磁神铁,才能炼做一件灵宝。 酉 戌 因此只炼成了两座半成品,放到这里镇压阵眼,借助阵法,倒也能发挥不逊于寻常灵宝的威力了。 后人就算收集了那么多元磁神铁,但没有元神真仙出手,也炼不成这件灵宝了! 那几口火穴,恐怕就是罗真仙门的祖师留给后人完成这件灵宝,辛苦以阵法接引上来。 “罗真仙门坐拥这等福地,修炼元磁功法的自是不少,历代积攒的元磁神铁,只怕也早就被用了!如此,得须当心此门的元磁类法器法宝才是。” “我修有两仪神雷,倒是可以出其不意……但若是这些人展开大阵,反是我修成的元磁神雷被克制了!嗯,元磁生化雷霆,若是想要克制此门,还得从雷法之上着手才是!” “这些人借助先辈遗泽,未必有多精通这元磁阵法。我正好设计,叫他的阵法反为我用,引动天府神雷……” 钱晨看了罗真仙门的山门一眼,心中便有了几个动手的腹稿。 钱晨心中计较着罗真仙门若是动手,自己改如何反制的种种,足下却把云头一降,落在两座屏山之前。 他把风阳子送来的玉符打出,化为一道流光,没入南阳峰中。 少顷便有人放开了禁制,将钱晨迎入南峰。 那罗真仙门的知客,却是一位头发稀疏,一身火气的结丹真人,他见钱晨便拱手迎道:“阁下当是风阳老祖所请的中土丹师了!本门的丹室火穴,便在峰顶,还请阁下跟我来!” 南峰的观宇皆是依山势而建,这座磁峰并不如北峰一般荒凉裸露,而是栽种了松柏翠竹,沿途的山道台阶曲折百转,山势的掩饰之中,飞檐斗角,回廊眺台,错落有致! 钱晨一路上所见的往来修士不少,甚至还有许多修为低下的少年少女,嬉笑游玩,让钱晨不禁皱眉。 这南北双峰,乃是罗真仙门的阵法关要所在,大阵发动之时,除去那座悬浮的仙岛,再无一处安全之所。 因此钱晨落下之前,好好的观了一番这阵势的玄妙,随时准备着罗真仙门翻脸! 但看着南峰的热闹,只怕罗真仙门的一部分就建立在此峰之上,种下的绿植如荫,楼阁样式华丽,一峰之上往来的修士数千人,只怕千年以来都未全力发动过元磁大阵了! 不然,南峰上的一切随时可能被元磁之力卷入山腹之中镇压起来,那些修为低下的弟子,亭台楼阁具都要化为粉末,哪还有心思在峰上游玩嬉戏。 “是我过于敏感了呀!”钱晨暗暗反省。 锦绣醉流年 我反省,但就是不改……毕竟是在轮回之地混的,没有这种事事做足了准备的警惕,迟早会吃亏的! 罗真仙门的那位结丹真人在前面引路,和钱晨路上寒暄了几句,请教了一些丹道之理,钱晨先前一看他的打扮便知道应该是个行家,果然,他言语之中不乏考量之意,但所问的问题,对于钱晨来说太过浅薄,因而张口就答,极是潇洒。 渐渐的那位结丹真人眼神便有变化,隐隐多了一丝敬佩之意。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仙俠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hsp0t熱門都市异能小說 明尊 起點-第十一章海外奢華,靈根消息,你玩不起推薦-obvfn

小說推薦 – 明尊 – 明尊 飞舟海市的所在,乃是群岛之中最大的几处岛屿围成的一片海域。 钱晨听风闲子介绍,每此甲子大市的时候,各路海国、海外仙门的飞舟船队便会汇聚此处。 飞舟以铁索连接,海船在最下方的海面上铺成蔓延数十公里的海上楼阁,然后飞空的仙舟在这片楼阁的上空,搭建起云楼廊桥,相互连接组成一个悬浮在天上的城市。 那城市共有九重,越往上兜售的商品便越是珍贵。 第九重宫阙的海市大拍那日,就连其他大洲的修士都会不远亿万里赶来。 到时候,元婴、阴神大修士比比皆是,甚至不乏分神、阳神出没,乃至海外那几位散仙都会偶尔来采买点东西。 如今的飞舟海市只有数百艘巨舟盘桓,但各大有实力的商会,早就占据了那几座大型的岛屿。 钱晨这次来的百舟商会便占据了一座不小的岛屿,整座大岛非但自带一个小型的灵脉,还被布置了森严的禁制阵法。 钱晨略略观望,发现几处重地灵光隐隐,法度不凡,当是重金请人布置的禁制阵法。 白舟海会,乃是十数个海国、仙门联手开创的海外商会,因此商会中有好几个大东家。 钱晨平日里往来的楼阁,乃是他们针对散修贩卖灵丹、法器、符箓、灵药的地方,而真正大宗商品的贸易,都在岛内各处宫阙,楼阁中进行。卖的是大批灵丹、法宝、妖兽、道兵、海船,以及各加盟海国和仙门的特产。 这些岛中的楼阁禁制森严,布置奢华、处处都有女侍、灵兽服侍接待,暗中的戒备也极其森严,被称为内阁! 钱晨一路走来,看到了许多长着鱼尾的鲛人女子,在各处提着灯笼,捧着明珠,照亮幽暗之处。 还有长着狐尾的妖族女子;可以化为鸟雀的无足国女子;甚至还有长着翅膀的羽人作为侍女站在楼阁的各处。 甚至不乏如金银童子那般的精怪出没。 屋舍之中,有美女自画卷之中款款走下,弹奏起各色的乐器,琵琶瑶琴丝竹之声铮铮乱耳,屋檐上的嘲风、铜雀四处张望,警惕着火烛和外人…… 在伙计的引路下,钱晨跨过一处玉桥,桥下的流水色泽殷虹,竟都是西域的上好美酒,酒液通过桥下的小河,在不远处汇聚成了一片湖泊。 湖泊后面显现出一座白玉雕琢的楼宇来,屋顶上铺着天青琉璃瓦,檐角下挂着数百只金铃,俱都铭刻着百福辟邪箓,风一吹,便发出一连串清心涤魂的铃声。 楼宇前的酒池边上,一位身着宽大袖袍的年轻男子,敞开胸怀,在数位女子的拥簇之中,用手中的羽觞杯去舀池中的葡萄美酒。 他低头饮尽杯中的美酒,将脚伸到一名女子的怀里,被人暖着。 身边的女子有的捧着插着云芝的玉瓶,任由云芝升起的清灵之气,浸润心脾,有的捧着茶盏,水气袅袅犹如白鸟。 周围燃烧着贵重的栴檀,香气从一位女子怀中的云纹铜禁炉中散发出来…… 看到钱晨在看自己,那男子朝着钱晨微微点头,随即举杯过眉,倒入口中。 溢出的酒液沾湿了衣襟,他却哈哈大笑,从地上爬起,对着钱晨做了一个请进的手势。 那带路的活计又是畏惧,又是羡慕道:“那便是请尊客来此的范少东!少东请尊客先进楼阁之中,他稍后便来!” 这百舟商会的内阁景象,可谓极尽奢华,种种凡俗难以想象的珍宝财物,在这里堆砌如泥。 相比之下,钱晨自己租住的洞府,简直就是一个简陋的窝棚。这里的享受和富贵,只怕南晋的皇帝未曾见过,而钱晨在中土所见的那些世家子弟,平日的用度连这里的百分之一都没有,各大世家更不会奢靡为豪! 由此可见海外的风气,的确与中土不同。 从前世那个物质社会而来的钱晨,倒是不排斥这种奢华,只是感叹道:“可惜了!钓不了鱼!” 那酒池旁边的男子在侍女的服侍下,重新换了一身纨绔,披上垂饰飘带的袿衣,华袿飞髾,与中土的世族子弟无异。 他看着钱晨离去的方向,若有所思,对着旁边一位面相三四十岁的妇人道:“桂姨,咱们这位客人有点意思啊!” “少爷觉得此人如何不凡?”被称为桂姨的美妇为他系上衣襟,柔声问道。 “岛上的布置都是名家所为,乃是一宗百世富贵的风水局,与禁制,阵法都颇为相合。通过种种外相,奢华,叫人模糊了心中对价值的衡量,在我岛上,便容易有一掷千金之心。” “同时对我等商会东家的子弟、执事和伙计,也有养气之用。在这种种冲击之下,就算是海外仙门的真传,贸然拜访,若无准备也少见有不失态的!更别说散修之流了!” “十个进来,有九个手足我错,眼花目眩!而此人却不为所动,足可见其非凡!” “我这里的底蕴,虽然还不如中土的世家,但显露的富贵奢华则更加赤裸,许多中土世家大族的子弟来我这里都把持不住。唯有那些真正养气深厚,见惯了世面的,才能泰然处之。而这人给我,便有一丝那种感觉了!” “所以,此人……绝不向他自称的那般,只是中土寻常散修出身!” 男子微微一笑,看向钱晨所在方向的眼神,流露出一丝其他的意味。 那美妇皱眉道:“此人前日斩了李家兄弟,显露的剑法颇为不凡,少爷今日请他来,可是想让他参与那事?” “嗯!”男子点点头道:“如今我手中的实力不足,家族的其他几位结丹供奉,都被父亲派遣去争夺老祖宗所需的另一味主药——九翎凤眼草了!” “百舟海会乃是托庇于老祖,方才得以在东海立足,才能在那几大仙门之下保持独立。因此对于我等核心的五大家族来说,为老祖延寿,便是头等大事。” “这也关系到我日后掌控商会多少权力!” “如今我好不容易才打听到老祖所需的另一味主药的消息,若能讨的老祖欢心,族中那几个兄弟还如何能和我争?” 超級 特工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但我爹不在,若是此事给其他长老知道了。一定会以‘助我’夺取灵药为借口,抢夺这泼天的功劳!就算我不同意,一顶‘大局为重’、‘为老祖延寿岂可怀揣私心’的帽子扣下来,他们又何必在乎我的意见?” “所以,我只能信任桂姨和严老,你们都是我娘十分信重的长辈,而那灵药所在之处十分危险,又不得不找几个可靠之人,为我等分担一下压力。此人刚从中土来数月,与海外其他仙门商会素无牵扯,便是极好的一个目标!” 那美妇这才恍然,低声道:“少爷,但此人所求的灵根价值不菲,真要用族中秘藏的那一株……去换此人出手吗?”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仙俠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g32up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明尊 線上看-第十章靈蝶花開,迴夢仙緣,百舟商會展示-akbt4

小說推薦 – 明尊 – 明尊 钱晨在洞府之中逗弄着一株灵草。 权少追妻365天 三叶草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那灵草颇为奇特,下半部分犹如兰草一般,几条细叶垂落,叶脉上流淌着一种金丝一般的光泽,一根清脆的茎秆高高挑起。 其上却趴着一只凤尾彩斑,在光照之下鳞粉闪耀的蝴蝶。 钱晨伸出手来,蝴蝶展翅飞起,却逃不出钱晨随手勾勒的禁制,只能在禁制灵光之中犹如无头苍蝇一般四处乱撞着,显现出这盆灵草周围犹如蛛网一般的巧妙禁制。 最后,蝴蝶飞累了,才停留在钱晨的指端! 这兰草和蝴蝶,都是这株灵草的一部分…… 此花最初时与兰草无异,只是不开花,唯有生长超过一个甲子之后,才会从深埋在地下的根部中的孢囊中,爬出一只青虫来。 青虫在兰草之上一日九变,吐纳日月精华,七日之后便会吐丝结茧,随后经过一日的蜕变,便会化为灵蝶。 而这灵蝶,便是灵株的花! 蝴蝶以灵株为根,可以在左近方圆十里之内任意飞舞,采集灵草的花粉花露,而每采集九种灵草,蝴蝶便会蜕变一次。在一日之内采得百花之后,它便会回到兰草,在枝头发生最后一次蜕变,然后彻底脱离母株,飞到其他地方产卵。 这些卵,便是这种灵株的种子! “灵蝶花!” 钱晨低声念出这种灵植的名字。 这是近日以来,钱晨重金收购灵植的消息传出去后,他收到的最好的一株灵植。 寻常的灵蝶花只是灵草,唯一有价值的,便是其花朵所化的蝴蝶,可以炼制殆生丹、蜕凡丹、九日蝶心丹等等灵丹,有褪去沉珂,焕然一新的药性,对于炼制疗伤丹药来说,颇有妙用。 又因为这种灵植,只有在花朵变态的九日之间,才与寻常的兰花有所区别。 因此极难采集,又因为其蝶花双生的变化,乃是修士之间颇为盛行的一种灵植花卉,故而这种灵植,常常是被喜爱园艺灵植的修士所种养。 他手上这一株,便是一位贩卖奇花灵草的修士出让。 灵蝶花因为灵根精华,都被最后的灵蝶带走的缘故,一旦灵蝶离开便会枯死。 但这以种养灵花为业的家族,那名修士的祖奶奶,乃是一位爱花之人,种养了这株灵蝶花后,因为不舍得灵株枯死,故而每次都在灵蝶破茧之前,将其捏死,又埋回了灵草的根部。 那修士的祖奶奶乃是一位结丹修士,从少女时便种养这一株灵蝶花,生生捏死了八回结茧灵蝶。 四百八十年间,有八次都未曾见到此花出世。 那位修士的祖奶奶去世之后,他便以为奇宝,将这株灵花暗中掉了包,自己又种养了三十年。本以为这五百年灵草第一次开花,必然有非同凡响之处。 结果前日里灵草终于开花,却只是灵气略为充盈一些,并没有什么了不得的变化。 那修士失望之下,便将这株灵花卖给了钱晨。 “蠢货!”钱晨看着已经开花的灵草极为失望:“这灵蝶花本来就不是以灵气充盈入药的灵草,在以其为主药的九日蝶心丹之中,也只是借助其一甲子出世九日,一日九变的那种蕴含蜕变之力的奇异药性而已!” “这灵草八次蜕变不成,却能侥幸存活下来,极是罕见,要知道即便每一次都将精华返本归源,对于灵根来说也是一次死劫!” “八次蜕变而不死,那位养花的结丹女修,到真是个爱花之人!” “若是在第九次开花之前,让我见着了此花,我自然能够以丹道之法,从青虫出世之际,便将它当做丹来炼制!一连九日,一日九变,一点一点将此花炼成一转灵丹,再用还丹之法,将灵丹内的蜕变之力,重新归入灵根之中。” “届时,灵根五百年来九次生死大劫的蜕变之能,便会重塑其根基,将其升华到另一种境界。” 钱晨掐指算了算:“一株开九花!” “这灵根有九蝶环绕,常开不谢,而且花开所化的灵蝶能遨游大千,一拍翅膀便能挪移千里,采来大千世界亿万种花朵,每甲子重归母株。那时候,用亿万灵花的花粉炼制的灵蜜,必然是无上珍品!” “而这株灵根炼制的法器,便有操纵九只灵蝶,巡视大千世界之能,勉强也够得上承载木德的品级了!” 钱晨反复推算过一遍,这预想中的灵蝶钗,与自己所知南华派的沧海一梦蝶法禁甚是相合。 若是真的辅以木德祭炼成法宝,便是极少数能寄托神念,遨游虚空界海的法器。 九只灵蝶寄托一梦,飞入其他世界,以灵蝶幻化成人,可以以梦入道历练道心,也可以分神游离其他世界,乃是道门之中都最为稀少的道心之宝! 但这一切却都被那修士的无知给毁了! 青虫破茧之后,便会夺去灵株的所有灵气。 如今这一株灵根,其实根已经枯死,全靠钱晨的以灵丹吊着性命。 灵株的精华被灵蝶所夺,再无可挽回,就算钱晨毁去灵蝶以蜕变之力,重新救回来,也不过是一株寻常的灵蝶花罢了! “这灵蝶蕴含九次蜕变之力,倒是能炼成不少神妙的丹药,但毕竟不是同源所生,这种蜕变之力再无法造就原本母株那般神妙的灵根了!唉!见过最美的风景,对于其他便无心顾留了!” 钱晨叹息一声,继续催动禁制,将埋在灵植根系旁边的数枚灵丹催化,丹气注入灵根之中,维系那一线生机。 但那飞舞的灵蝶,还是犹如黑洞一般,不断的吞噬着母株的生机。 钱晨发出一连串法诀,生生打入了母株之中,构筑了九层的沧海一梦蝶法禁,他如今以母株为炉,投入灵丹来祭炼这件灵蝶法器,倒也有原本的几分妙用。 至少附上神念,梦游大千还是可以的,亦是极少数能寄托阴神遨游的法器。 眼看最后一丝生机也要被转化为禁制,钱晨微微思量,还是停下了手中的法诀,放弃了第十层禁制。 他看着那只在空中飞舞,曼妙无方的灵蝶,微微一声叹息:“事不可做尽,毕竟是一位爱花之人数百年的心血,我怎能不留一线生机!”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仙俠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9m677熱門連載都市异能 明尊 線上看-第七章八字丹訣,日月合璧,劫修窺探分享-star5

小說推薦 – 明尊回到洞府后,何七郎先向风闲子请过了安,然后便回到自己的房间内,掏出了那口红铜小炉。 海市中采买的上好银丝炭燃烧起来火力平稳,热值也够大,都是北方运来的百年黑铁灵木烧制的,放在红泥小炉之中,可以利用法诀调整火候。 钧天舞(九功舞系列) 何七郎面对着丹炉,盘坐在蒲团之上呆呆的出神,脑海里将钱晨所传授的炼丹八字诀,在心中流转回忆过一遍。 良久,才打开炉盖,在炉中上下三层的丹室内不同的位置,依次放下各色灵药。 黄精乃是稳定的第三物,天之气,可以容纳丹气药性而成型,故而何七郎将其研磨过后,取筛子仔细筛过一遍,炮制为细腻的药泥,待会在炉中烘烤为药粉。 何七郎从乾坤袋中拿出两枚月华冰珠,以灵泉水化开,将地根草榨出汁液过滤过一遍之后,与月华灵水混合,化为碧色的药液,滴入丹炉中层丹室的一口丹池之中。 接着他以灵觉感应了一番地根草药液的阴气,酌情将用量减少了三分之二,这部分的药性会以月华灵泉补足。 聚元花有益气之用,药性阳平,在与地根草阴阳化合之前,不宜沾染阴性之物,因此何七郎只是简单的以灵泉萃取,放在丹炉之中与地根草呈阴阳太极鱼相对的另一口丹池之中。 “若是能像前辈一样,有一口承露日精法禁的金器,每日晒得日露来合药,想必又能省下一些用料!” 何七郎有些微微的心疼,聚元花乃是少数不能以月华灵露栽培的灵药之一。他拿来炼丹的聚元花,都是从坊市中购买来的,若非现在可以打着师尊风闲子的旗号行事,往常他都不敢如此大手大脚的采购。 何七郎自诩再炼上六十年,也没法像钱晨那般以太阳之光来炼制灵丹。 阳光之中的太阳精气何其飘逸,以阴阳之气来炼丹,便已经是想无可想的美事,以日月之光来炼丹,说出去,多少海外坐井观天的大丹师都要嗤之以鼻,以为笑话? 随着剩下的辅料也各安其位,最后将一味辅药清冰石,放入丹炉的最上层丹室内,诸多准备完成之后,何七郎才将红铜丹炉放在了火炉上,以文火小心烘烤,升华中层丹炉之内两口丹池中的药液。 底层丹室的灵露草在炉温烘烤之下,药性升腾,这一味辅药其实是为了稳定聚元花和地根草蒸腾时升华的药性,避免药性流失。 果然,灵露草蒸腾而出的青色雾气,升腾到了中层丹室之后,被炉温蒸发的阴阳药液骤然稳定了下来,化为丝丝缕缕的药气,通过丹炉之中留出的孔窍,升华到了最上层。 重生之龙霸都市 “动字诀……转丹气!” 何七郎运起真气,一把拍在了丹炉上。 炉中的阴阳药气被真气带动,在丹室上层犹如两只阴阳鱼一般相互追逐,旋转了起来,随即两种丹气渐渐混合为一。 阴阳鱼融合之处,冲气以为和的药气,随着丹气的旋转而缓缓沉降下来。 逆天淩雲 在接触到清冰石后,丹气遇冷则凝,化为丹液沿着孔窍滴落下去。 而青冰石摆放的位置,正好便在唯一直直通往下层丹室内的孔窍之上,丹液滴落下去,落在了铺在下方的黄精药粉中。 落下的丹液抱起黄精药粉,抓成了一枚丹药。 原本阴阳融合为一,尚且不稳定的药性,遇到了药性浑厚,有固气之用的黄精,恰如阴阳之气受天之气承载,独阴不生,独阳不生,独天不生,三合然后万物生……使得药性完全稳固的下来,抱而为丹! 点点的药液滴落,一枚枚凝气丹抱丹成功。 随着黄精药粉的渐渐稀少,何七郎再次使用转丹诀,使得中层丹室内的颗颗凝气丹滚动起来,新滴落的药液沾着黄精粉滚成了一颗颗凝气丹。 当最后一缕丹气也化合成药液,何七郎推开炉盖,散去丹气,这一刻馨香柔和的丹味才化为氤氲,充斥一室。 何七郎打开丹炉,目视着中成丹室内盛放着的数十颗灵丹,他心中这一刻竟有一种震颤之感。 医手遮天:毒女狠绝色 “一炉数十颗灵丹!” 他掏出丹书认真的看过上面记载的文字——初学者或出炉六七枚,或八九枚,因各人天资不同而有所增减,待出炉十数颗之时,便已手法纯熟。出炉二十颗以上者,便可自称丹师。余手录此节之时,已可一炉出丹三十余颗,于凝气丹一道之上,可称一代大师! 字迹之中洋洋得意之感,流溢于表。 此时何七郎看着自己丹炉中那略略约有五十多枚的凝气丹,再看着自己高价买回来,据说是散修出身的一代丹道大师早年的炼丹笔记,突然间心中钱晨的形象又骤然升华了几分,笼罩在一层神秘的面纱之下! “大师,就这?” “若他也是大师,那钱前辈是什么?丹道宗师?一代丹王?” “看来阴阳、升降、清浊、动静八字丹诀,比我想象之中的更为神妙,如此传承,堪称丹道至理!” “我能一炉炼成如此多的成丹,首先是以‘清’字诀萃取药性,将地根草和聚元花两味主药萃取成丹液,过滤了九成的杂质!” 何七郎看着丹池之中浅浅的一层丹灰,开始拿起笔记继续总结,只是清浊两字诀,便有融、炼、化、蒸、嫁等十数种萃取药性之法,而融字诀,又有水基、油基、盐基等数十种基材。 而一个水基,便有二十多种真水种类。 这还只是初步的成果,若是何七郎日后以水行为根基,炼化出其他种类的真水,随时还可以扩展水基可用的真水种类。 “然后是‘升’字诀。最大程度保存了生化的药性,在两种丹气融合之际,又有‘动’字诀,促进两种丹气的融合!”何七郎可以清晰的回想起自己炼丹之时,两种丹气在最上层的丹室之内,以阴阳鱼一般的状态抱在一起,保证了每一丝每一毫的丹气都能充分结合。 到了两种丹气渐渐薄弱之际,转丹气,也能将丹气朝着一个点聚拢,融合在一起。 而在他手中的这本丹书之中,何七郎很轻易便发现,那位丹道大师炼制凝气丹之际,只有一半的药性能够化合,剩下的药性因为无法充分融合,只能放弃。 这每一诀下来都多出了数成的灵丹,积累之下便是天差地别! 但‘升降’‘清浊’‘动静’六字,又全部以阴阳为基! 这次试手,何七郎依然有许多错漏之处,有些是修为所限,诸如他的灵觉还不够敏锐,无法将药性配合到巅毫,就像这一次,聚元花的分量便稍稍多了一些,浪费了一部分的丹气。 而地根草融于月华灵露之际,太阴之气也过剩了,聚元花阳和之气反而不足,导致丹药之中的杂质多了半分,只有九成的品质。 日后要么添加日露,化合聚元花,要么将太阴冰珠的用量降低三成! 还有一些则是他经验不足,诸如灵露草药性蒸发的火候,若是给灵露草入炉之前,洒上一点灵泉,升腾起来更加稳定,不会太早就把都药性升华,导致后面蒸发的聚元花药液没有足够的保护,药性走失了不少。 还有就是丹炉等物质条件的限制,这口丹炉已经无法满足何七郎的需要了。 那一端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仙俠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4fite妙趣橫生小說 明尊 ptt-第六章陰陽爲基,日月凝氣,仙道水德分享-usz0t

小說推薦 – 明尊钱晨凑到那株宓月兰前,仔细打量着,面上根本显不出什么来。 何七郎按耐住心中的不安,突然听钱晨道:“你在学炼丹?” “嗯?”没想到钱晨突然提起这个,何七郎猛然抬头,面露茫然疑惑之色。 但这幅表情之下,他整个人的警惕已经提到了最高,藏在袖中的手,已经按住的一件残破的法器。 钱晨捏了捏宓月兰的叶子,右手拿起玉瓶,缓缓浇灌而下,宓月兰月牙一般的白花之上骤然浮起莹莹的清辉,化为无数光点缓缓散去,才听钱晨道:“你身上有股凝丹失败的焦糊味……嗯!地根草、黄精、聚元花,这是凝气丹的方子!” 何七郎心中越发戒惧,感觉自己在钱晨面前赤条条的,好像毫无遮掩一样!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他本能的背脊出汗,越发谨慎道:“前辈连这也能看的出来吗?” “炼的多了,自然就能闻出来了!”钱晨说起老本行来,自是轻描淡写。 爱火燎原,霸道总裁驯娇妻 唐轻 “你这次炼丹失败,多半是火候有问题,如你这般花费大量的材料去试,久而久之,当然也能总结出合适的火候变化。但总是如此炼丹,只能算是个匠师,连丹道的门都没摸到!” “是不是看到许多丹书之上,不讲具体火候,也不说用药的具体剂量,只谈铅汞,说黄牙白雪,觉得是前人敝帚自珍,故意隐瞒了关窍?” 何七郎察觉钱晨好像并无恶意,相反似乎是在指点自己。 想起昨天钱晨炼制灵根之时的举重若轻,他那里肯放过这个机会,连忙追问道:“难道不是如此原因?前辈!丹书之上对何时入药,火候如何,乃至药材的分量,几钱几毫都不提,只说什么少许,少量……” “三年生的黄精和十年生的黄精药性可相同?灵气充盈之处长出的聚元花,和灵气贫瘠,浊气深重之处长出的如何对比?哪怕有一年雨水多了一些,那些鲜活灵药长的肥嫩了一些,这些细节又如何量化?”钱晨挑了几个明显的问题反问道。 “如你所言,地仙界开辟无数年,常常每过万年,气候和灵气、地气便会有一次大的变化,那上古的丹书岂不都成了废物?” 何七郎瞠目结舌,不知如何回答。 听钱晨道:“也不怪你,丹道之精,要在于阴阳变化,而海外重五行而轻阴阳,自然便参悟不透其中的道理。须知炼丹之道,知白守黑,神明自来。白者金精,黑者水基。水者道枢,其数名一,阴阳之始,玄含黄芽。” “又有推演五行数,较约而不繁,举水以激火,奄然灭光明。日月相薄蚀。常在晦朔间。水盛坎侵阳,火衰离昼昏。阴阳相饮食,交感道自然!” 何七郎只觉得钱晨所言如天书一般,越发的茫然,心中顿时升起浓浓的敬畏。 而钱晨却摘下一片宓月兰叶子,并姿态悠闲,举起给他看道:“怎么,听不懂?听不懂是正常的,‘一阴一阳之谓道,继之者善也,成之者性也’。天地造化,莫不合于阴阳,‘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 “丹道之理,莫非如此!这便是药性最基本的变化……” 说着钱晨手中真火一吐,将那片宓月兰叶炼成一团药液,点点银辉凝聚于他的指尖。 钱晨手指拨动,那道清辉便在他指尖翻转:“如我炼化的宓月兰,若是只有其一种药性,便不能变化,因为只有阴,没有阳!宓月兰性属太阴,孤阴不长,故而虽然有清心、镇神、滋养神识之能。但只是药,而不是丹。” 他抬手摄来洞府之外的一缕阳光:“但,一旦有了相对于其的另一种药性,便有了阴阳之分,变化之妙,哪怕只是最微弱一丝太阳之光……” 钱晨信手一挥,宓月兰叶子提炼的太阴之光便化为一轮明月,映照在旁边玉瓶里的水中。 他将那一缕阳光照在了水面上,点在月影之中,顿时水中之月被点化为了一轮太阳。 水面之上的明月,与水中的大日交相辉映,在何七郎的眼中,呈现这样一幕日月同辉的奇景。 而钱晨伸手探入水中,捏住了那一轮大日,他抽回了手,竟自那空空荡荡的清水中凭空拿出了一枚灵丹来。何七郎再看水面,只见明月的清辉依旧,那团宓月兰药液,甚至没有少上一丝一毫! 钱晨将那枚灵丹递给了他,道:“你要的凝气丹!” 何七郎小心翼翼探出灵觉,感应手中的丹药,那股纯净的灵气丝毫做不得假,而且丹药之中杂质几近于无,品质乃是何七郎平生仅见! 就算这一幕发生在他的眼前,何七郎也有一种自己中了幻术的感觉,他长大了嘴,第一次直观的察觉到了大道之玄妙。 “怎么?感觉不可思议?”钱晨笑道:“我以水为炉,水面如镜,将太阴药液化为明月,投影在水面上时,水中自然也感应了一丝若有若无的太阴之气。而后再以太阳之光点化月影,便可化合阴阳,冲气以为和。以水为基,承载阴阳冲合之气,便是最精粹的一枚凝气丹。” “如此我手中的太阴药液,仅仅少了一丝灵气,便可炼成一枚灵丹。” “你自己算一算,这一片叶子能炼制多少凝气丹。比起原本单纯的药性,又能多利用多少?” 何七郎目瞪口呆,才听钱晨笑道:“一千八百枚,只是这一片叶子的药性,便可炼制一千八百枚日月凝气丹……” 何七郎几乎给他跪下来了!他出身贫寒,也不是司师妹这般不知油盐柴米贵的人物,这样一枚毫无杂质的凝气丹,价值只是略略一想,便已经了然于胸。 这么一千八百枚下来,甚至比自己一整株宓月兰都不差了! 能用这么一点边角料,就炼出堪比一整株灵药的灵丹,何七郎眼巴巴的看着钱晨,两眼之中只写满了两个字——教我! “因此药性之变,在于阴阳,并非独只阴阳药性,而是一物与一物化合,其变化如阴。,一物与一物合成一物;一物与一物交换互成两物;乃至一物与一物,再第三物的参与下,合成一物,或交换两物,而第三物不变。阴阳冲合,阴阳轮转,阴阳三合……任何复杂的药性变化,拆解到最本质,依然是阴阳!” 富商奴ⅲ 凌豹姿 “故而阴阳,乃丹性之基,为变化之始!” 何七郎只感觉脑中有醍醐灌顶之感,那丹书之中的种种晦涩,那记载在炼丹笔记之上的经验与疑难,忽而有了融会贯通之感——黄精药性并不与其他灵药化合,便是前辈所言的第三物! 聚元花的药性,乃是凝气丹的基本变化,聚元花为阳,地根草为阴,以黄精为天之气,阴阳三合,三才化运,便是凝气丹的药性变化本质! 何七郎脑海之中,已经有了改变药材投入顺序,明确阴阳变化主次的一个想法。 他有一种立即回去实验一番的冲动,但又有无数疑惑,想要问询面前这位高深莫测的前辈! 一个长久的疑惑,不由自主的脱口而出道:“前辈,若是一炉丹中有多种药性变化,如何互相不干扰,同时进行?” 钱晨微微一笑:“能想到这一点,说明你的确下了苦工了!须知阴阳变化,乃是两两相对,并非只有阴气和阳气。动静是阴阳,清浊是阴阳,善恶是阴阳,升降也是阴阳!夫天地开辟,阴阳乃化,清气上升,浊气下沉,又有丹书所言:阴阳性命如铅汞……” “凝气丹炼的是清灵之气,故而药性升,而杂质降。你在炉中炼制此丹,当用阴阳分化之理,使得阳性升腾而阴质沉降。” 无限重生录 夜里封侯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仙俠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