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陳叔摯

优美都市异能 貞觀皇儲李承乾 陳叔摯-第八百二十章 就是袍子的問題!展示

小說推薦 – 貞觀皇儲李承乾 – 贞观皇储李承干 李泰的表现充分体现了那句:不管儿女多大的年纪,再父母眼里永远都是孩子;看他那痛哭哀嚎,面目因疼痛变得扭曲的样子,可是把帝、后心疼了够呛,好像此刻的他比没断奶的李欣和李徽更加娇弱。 以甄权为代表的太医署众官在皇帝的怒吼下不断的磕头请罪,而长孙皇后则是在阴妃和魏王妃-阎氏的劝慰下一边往后堂走,一边哭泣着,她患有气疾,谁也不敢让她太劳神了。 当然,这都不是最倒霉的,最大的倒霉蛋还是京兆府和负责长安城防的官员,李承乾刚才进来的时候,就见狄知逊等人搭了个脑袋跪在院子,不用问也知道,他们刚被龙颜震怒的皇帝痛骂了一顿。 堂堂京师,亲王被神秘人物击伤后,成功逃脱,连根毛都没抓到,这还不足以说明他们是吃干饭的吗?挨骂是正常的,打狗还得看主人呢,李泰再不好也是帝、后的亲子,受到天子的诘难也不是什么意外的事。 李承乾兄弟三人进来之后,先是依着规矩给见礼,然后又一副兄友弟恭的模样对小胖子是一阵嘘寒问暖,弄得躺在榻上的李泰好一阵不自在; 李承乾和李治到好说,他最不愿意看的是李佑那张脸,虽然面带悲切之色,但却怎么看都有幸灾乐祸的劲儿。 看着四兄弟和睦,李承乾三人又带了这么多的礼物,李世民心中的火气稍减,他心里明白的很,没有高明的张罗,老五和老九是不可能来的这么及时的。 101次索爱:蜜宠小冷妻 熊猫小福 “高明,你是太子又是长兄,你弟弟被人行刺了,你觉得这件事该怎么处理呢!”,接过马屁精李治的奉茶后,李世民沉声问了一句,可以看的出来,伟大的天可汗陛下心情非常的不好。 不过,这也可以理解,李恪自刎、李黯流放还没几天,李泰又遭受了这样的刺杀,皇帝也是人,也有感情,能不怒在火中烧就怪了。 “父皇,四弟是国家亲王,他被刺杀之事绝非小事,儿臣以为当以要务办理。依儿臣愚见,着刑部、大理寺、京兆府三府衙会同京畿守卫部队共同办理。将魏王府和遇袭之地的人员逐个排查,并逐渐扩大搜索范围,由侍中刘洎亲自挂帅宜好。”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刘洎是魏王师,由他来盘查魏王府的属官最是合适,不管是皇帝和李泰都挑不出毛病来,更何况刘洎怎么说也是宰相,派遣一名宰相来办这个差事,岂不是更能说明朝廷对此的重视吗? “恩,高明举荐的这个好,合适,合情也合理,朕原本还想着让辅机来办理此案,现在看来没必要了。” 话间,扭头对躺在榻上的李泰言道:“青雀,听到了吧,你大兄是真为你好,狭乡迁宽乡的事,你就不要管了,安心养伤就是了。” “儿臣是恨自己不争气,让贼人有可趁之机,伤了己身不说,更是耽误了国事。儿臣、儿臣真是无用之啊,父皇!”,话毕,李泰还可怜巴巴的挤出了两滴眼泪。 “好了,不要想那么多,将来有的是机会为国出力!需要什么就让吩咐人去宫内拿,不要委屈了自己。朕与你母后还盼着你早早康复,多添几个孙儿给我们呢!”,李世民拍了拍的李泰的胖手,好言劝了劝他,让胖儿子宽心一点。 从为人父母的角度来说,在大唐养个孩子不容易,稍微不小心就容易夭折,小胖子自小身体就痴胖,圆滚滚的看着就喜人。虽然他为人有不少的毛病,但胜在身体壮,这也就不用担心早逝,以此搏的圣心也不难理解。 同时,李世民也在向小胖子传递信息,现今东宫已成气候,皇帝又没有易储之意,所以小胖子的一生最大的任务就是与好生享受富贵,以太武皇帝为榜样,多讨一些妾室,多生一些子嗣也就是了。 在回宫的车架中,李佑揉着下巴思索着到底是那位“大才”搞出了这么大乱子;哎呀,宰相挂帅,这么多宪司衙门和军队参加,长安城非得鸡飞狗跳不可。小胖子那肥嘟嘟的大脸面子大,咱是比不了的,可就是不知道该如何收场。 李承乾当然知道老五苦思的是什么,可要是没有自己提点,他就是日思月想也弄不明白今儿到底是什么唱的那出戏,所以李承乾特意敲了敲空了杯子,示意他添添水,也比坐在那空想的强。 “大哥,你怎么一点都不关心呢,这人今儿敢对死胖子出手,明儿就敢对咱们出手,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事!依着臣弟看,以后出行应该多加护卫,咱们不防一万,独防万一啊!” 呵呵……,看到李佑这么认真,李承乾笑着指了指他,然后淡淡地回道:“老五稍安勿躁,你呀,这急脾气还是欠缺历练,这京师重地,那来的那么多刺客。孤保证就算你晚上躺在朱雀大街上睡觉,第二天也会安然无恙的!” “那老四呢?”,李佑不太明白兄长的意思。 “刺客与路人之间差的是一件夜行者之服,魏王李泰与小孩子之间差的也不过王袍而已!你呀,是中了老四的苦肉计了。…….” 李承乾久在军旅,虽然不能说把十八武器都玩的炉火纯青,但自认为眼界不必任何人低。铁锤!那是一般的兵器吗?即便是军中好汉尚且承受不了铁锤之苦,就更不要说李泰这么个文弱书生了。 行,即便是李泰是生受了,锥心之痛就这么轻易挺过去了?他还能那么安稳的躺在床上,对父皇、母后卖弄凄惨搏得同情吗?疼也疼死这混球吧! 再说甄权,李承乾知道他的手段,说是医中圣手一点都不为过,看他只是磕头而不言明显就不是因为怕皇帝在盛怒之下问罪,而其又有苦难言,所以这面目表情才如此丰富。 作为臣子,他总不明着戳破窗户纸让皇帝和魏王都下不来台,为君者讳,是以有错的只能是他这个“庸医”。 “大哥,既然你说胖子是装的,那父皇为何?” 李佑这话算是说到点子上了,李承乾将杯子放下后,淡淡言道:“为兄这点经验尚且能看出来,父皇开始的时候也只是关心则乱,后来不也明里暗里敲打过了嘛!这说明他老人已然明了,只是不想点破罢了。” 既然李泰是假伤,那就是想从狭乡迁宽乡的差事中抽身作个老好人,谁都不得罪;正好李承乾也嫌弃他碍眼,顺水推舟举荐了刘洎,所以不管他们怎么折腾也注定是雷声大雨点小,用不了几天就草草收场了。…….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歷史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