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陽子下

優秀都市小说 獵戶出山 陽子下-第1382章 有幾人能明白我的苦心

小說推薦 – 獵戶出山 – 猎户出山 陈坤摆了摆手,示意秘书出去。 待门应声关上之后,偌大的办公室安静得闻可落针。 胡惟庸没有步步紧逼,也没有半点着急。 他知道,以陈坤与陆山民的关系,若是一口答应反而不真实,现在的焦灼纠结才是理所应当的。 陈坤的眼睛一直盯着手里正冒着烟的雪茄,良久之后说道:“美国迷雪茄杂志每个月都通过编辑以及特邀人士的盲品,给所有市面上的雪茄进行评分,这支帕德龙珍藏44号马杜罗得到了95分的高分,能够得到这么高分数的雪茄都是旷世经典”。 胡惟庸笑了笑,“确实不错,只是闻一闻就飘飘欲仙”。 陈坤深吸一口,微微闭上眼睛,缓缓吐出烟雾,满脸的享受,眉宇间的纠结也随之消散了许多。 “如果没有山民,我连见一见的资格都没有”。 胡惟庸缓缓的靠在沙发上,翘起二郎腿,淡淡道:“他确实改变了很多人的命运,包括我”。 “但是!”胡惟庸稍稍加重了语气,“没有我们,他同样没有今天的成就”。 陈坤眉头微皱,没有发话。 胡惟庸接着说道:“我们之间的成就是相互的,他成就了我们,我们又何尝不是成就了他”。“而且,我们所得到的并不是他平白无故给的,而是我们冒着巨大的风险换来的”。 胡惟庸意有所指的笑了笑,“就拿现在来说,你我都面临着失去一切的风险”。说着顿了顿,“包括生命的风险”。 “你在威胁我”!?陈坤怒目而视。 胡惟庸不以为意的摇了摇头,“你知道我说的是实情”。 胡惟庸苦笑一声,“陈总就不要自欺欺人了,你我都深知陆山民是个什么样的人,说得好听点叫勇往无前,说得难听点就是格局太小,以前盘子小的时候无所谓,现在盘子大了,他扛不起”。 陈坤眼中一闪而逝的闪烁没有逃过胡惟庸的眼睛。 “陈总,你是上过大学的人,其实很多事情不用我说,你心里也是明亮的。陆山民毕竟没上过多少学,格局和见识始终受到了局限,他的身上江湖气太重,创业的时候确实能带领一群人风风火火打天下,但守业只靠激情和勇气就不成了”。 陈坤冷冷一笑,“你好像忘了,我与他可是共过患难的兄弟”。 胡惟庸轻轻一笑,“当然没忘,当年黄梅欠了陈然五万块钱,你害怕牵连到自己,逃出了民生西路”。 “你、、”!陈坤脸上一阵火辣,有种被人撕开陈年伤疤的愤怒和羞愧。欲要辩解,但话到嘴边一下子又说不出来,他离开民生西路的原因很复杂,有因为张丽,有因为自己,要说一点没有因为害怕被黄梅牵连,他自己也无法否定。 “陈总,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人的天性就是利己的,没有什么可丢人的”。 胡惟庸悠然自得的弹了弹烟灰,“不敢承认才是真的丢人”。 “不管你怎么说,我是不会背叛山民的”。陈坤冷声说道。 胡惟庸静静的抽着雪茄,脸上没有丝毫的担心和着急,他今天敢来到这里直截了当的劝陈坤可不是心血来潮,来到这里之前,他研究过陈坤的所有过往,不仅仅局限在民生西路,包括他在大学、高中、小学的情况。 一个人穷不可怕,如果周围的人都穷,他压根儿就不会感觉到不快乐。 可怕的是,有一天他从穷人堆里探出了脑袋,看到了富人的样子。 其实看到了也不可怕,只要心里不喜不悲也无所谓。 可怕的是见识到了之后,失去了本心,一心仰望和追逐。 其实有野心也未必可怕,可怕的是吃过山珍海味之后就再也难以下咽粗茶淡饭,就像此刻陈坤手里拿着的雪茄,自从他爱上帕德龙之后,就再也没见他抽过别的烟。 陈坤冷冷的看着胡惟庸,很想立刻把他轰出去,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没有开口。很想立刻把他叛变的消息告知阮玉他们,但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没有立即行动。 偌大的办公室里,气氛很是压抑。 胡惟庸也没有走的意思,自顾品尝着手里的雪茄,悠闲的样子与陈坤截然相反。 “好不容易出人头地,像陈总这样的出身,有些东西要是失去了,想再次赚回来就没机会了”。 “乾坤未定,鹿死谁手还不一定”。陈坤极力的克制住躁动的情绪。 胡惟庸摇了摇头,“陈总何必自我催眠呢,其实你心里很清楚,陆山民是不会放弃报仇的,他认定的事情没有人可以拉回来。而他一意孤行的结果就是彻底得罪死天京四大家族,彻底激怒影子,他的所作所为最终会把四大家族与影子逼到同一阵线上”。 胡惟庸无奈的叹了口气,“你觉得他还能赢吗”? “赌博这玩意儿,一旦连赢了几把,就会让人产生会一直赢下去的幻想,赌注也就越下越大,到最后只能是落得个血本无归”。 陈坤突然感到有些乏力,半靠在沙发上,曾经的过往像电影片段一样在脑海里不停的闪烁。 珠钗泪 沈靛 “不要忘了你来东海的目的”。胡惟庸接着说道:“我希望你多想想你刚来到东海,第一次双脚踏在东海这片土地上的时候,你的宏图大志,你的奋斗目标”。 “那又如何,人活着除了这些,总得讲点良心吧”。陈坤茫然的看着天花板,仿佛看到了张丽,这些年他变了很多,但没变的是总会想起她,不知道为什么,直到现在,他依然还很在意她对他的看法。 胡惟庸像是会读心术一般,淡淡道:“女人所仰望的只会是成功者,当你一无所有的时候,说什么都没用”。说着看着陈坤,“她之前之所以看不起你,还不是因为你一事无成,如果当时你有钱有势,她还会拒绝你吗”。 陈坤眼神黯淡了下来,低着头,再次想起他最不愿想起的事情,是啊,当初他若是有能力帮黄梅还上那五万块,她还会看不起自己吗。 见陈坤神色颓废了下来,胡惟庸收起脸上的微笑,以一种长着的慈悲安慰道:“你会错我的意思了,我并不是让你背叛陆山民,包括我,我也没有背叛他。现在的形势,如果我们不妥协,我们这些年所有的努力将会灰飞烟灭”。 胡惟庸语重心长的说道:“我当然希望他赢,希望他活下去。如果他能活下去,我们就是给他保留了火种。如果他不能活下去,至少我们保住了大家得来不易的成果。否则,他连在这个世界上留下一点纪念的东西都没有”。 胡惟庸长叹一声,脸上满是惆怅,“我们是在帮他,又有几人能明白我的苦心”。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都市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獵戶出山笔趣-第1381章 做力所能及的事熱推

小說推薦 – 獵戶出山 – 猎户出山 陈庆之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杨志带出去的人会败得那么快。 站在阁楼上,他能清晰的看到敌人的眼睛。 微凉半夏薄言成殇 每一双眼睛都充满了一种他不曾见过的兴奋。 这种兴奋带着狂热的嗜血,同时也有着不失理性的冷静。 如果只是一个人这样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一群人都是如此。 他感到很震惊,就和杨志一开始遇到这群人时一样震惊。 这到底得杀过多少人,才能将这两种截然相反的矛盾情绪如此完美的融合在一起。 特别是为首一人,指挥若定,一个手势,一个眼神,所有的人如臂使指,对战场的把控和指挥无懈可击。 如果说之前他有十足的把握凭着坚固的堡垒守住吴公馆,那么现在,他连十分之一的把握都没有了。 这已经远远超出了江湖争斗的范畴。 他所面对的是一支正规军队,而且是一支久经沙场的精锐中的精锐。 对方的枪法准到令人发指,己方还击的枪手只要稍微露出一点头,就会被一枪爆头。 但是,如果只是一味的躲避不阻击的话,大门会很快被攻破。 一旦被这群杀人机器冲杀进来,下场将会和杨志带出去的人一样。 陈庆之回头看了一眼龙尾阁方向,眼神渐渐变得坚毅,他现在所能做的,只有尽量拖延时间,拖出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出现的变数。 这个变数是好是坏,他的心里没有底。 微微闭上眼睛,凝神静气,感知着这方天地的气机波动,但是他没有感知到顶尖高手的气息。 他非常清楚,眼前的这群人只是攻打吴公馆的先头部队,真正的高手还在后面。 人皇与乞丐 皇后轻狂:邪王霸爱特工妻 云罗曼曼 一旦吴公馆被攻破的时候,就是他们到来的时候。 睁开眼睛,目光落在吴公馆外为首那一人。 他有一个大胆的想法,这个想法与之前杨志的想法有异曲同工之妙,擒贼先擒王。 吴公馆坚固的堡垒易守难攻,这一场战斗,打得比之前那一场要艰难得多。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身边的人也一个接着一个倒下。 这些人都是随着他征战中东数国留下来的老兄弟。 作为一个久经沙场的指挥官,越是艰难的时刻,越不能被任何个人情绪所牵制。 他此刻心里想的不是为死去的兄弟报仇,也不是为祁汉报仇,而是坚定着一个信念——不能让死去的人白死。 易翔凤比之前更着急,但也比之前更冷静。 他有一个大胆的计划,与之前祁汉的计划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易翔凤做了几个手势,六个全副武装的雇佣兵立刻聚集到了他的身旁。 “老大,你要干什么”?同样久经沙场的副官敏锐的感知到战局的变化。 无限武圣 “你先接替我指挥,我带几个兄弟从西面进攻”。 副官眼露疑惑,在兵力不足的情况的下集中兵力于一点才是最合理的打法,兵力本身不足还分兵,这是兵家大忌。 但战场上瞬息万变,作为一个士兵,现在要做的不是质疑,而是执行。 易翔凤也没有解释,说完之后就带着六个人脱离了正门,朝着两三百米外的西门而去。 ·········· ·········· 停好车之后,魏无羡一路狂奔,差点与陈北天撞了个满怀。 落花时节又逢君 “北天叔,韩叔叔在家吗”? 陈北天脸色有些阴沉,“有什么事吗”? “在就好”。魏无羡没有回答陈北天的问题,直接冲进了韩家别墅,径直上楼冲向韩孝周的书房。 韩孝周坐在火炉旁,撇了眼上气不接下气的魏无羡。 “贤侄,这么火急火燎,发生什么大事了吗”。韩孝周一边说,一边向魏无羡招了招手,示意他坐下。 魏无羡嗯了一声坐在了韩孝周旁边,开门见山的说道:“韩叔叔,求你救救山民吧”。 “别急,慢慢说”。韩孝周给魏无羡倒上一杯水。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都市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優秀都市言情 獵戶出山 txt-第1377章 好自爲之讀書

小說推薦 – 獵戶出山 – 猎户出山 漫天风雪中,一身素衣长袍踏雪而行,片雪不沾身。 老人如从天上来,遗世而独立,缓步而行,却是刹那而至。 海东青秀发狂舞,风衣猎猎,阴冷的气机比这大雪天的寒意更加冰冷刺骨。 陆山民伸手握了握海东青的手腕,后者蓬勃的气机才渐渐收敛。 老人停下脚步,目光停留在海东青身上,一双古井不波的眼睛泛起明亮的光芒。 “老夫活了一大把年纪,能够让我眼前一亮的人屈指可数,尤其是你们这一代人,格外耀眼耀眼,给了我太多的惊喜”。 海东青冷冷盯着老人,虽然对方没有流露出丝毫气机,但却感受到了比在东海那位殊死一战的老人更加慑人的危险。 “你的时代已经过去,陈旧腐朽的东西总归会被淘汰,你也不会有例外”。 老人呵呵一笑“东海鹰神海东青,果然名不虚传,气度够大,口气也够大”。 陆山民看向海东青,“我怎么不知道你还有个这么响亮的名号”? 前妻回头金难换 元墨清 海东青嘴角微微翘了翘,一副标志性的鄙夷神色。她自然是不屑于标榜自己在黑·道上的威名。 老人站立在二十米开外,背负双手,目光转向陆山民。 “你能让这样的人物替你死心塌地的卖命,更不简单”。 “我本以为你超脱俗世,没想到也俗不可耐,八卦的功夫比狗子队还厉害”。 老人笑了笑,淡淡道:“你的眼睛只看得到你想看的东西,不知道也正常。何况你不知道的又何止这些,正如眼前这场战争,你还有太多近在咫尺的东西没看清”。 陆山民傲然而立,“看得清与看不清有什么区别,难道前面没路就要停下脚步不再走路”? “没有路的时候停下来看看,想想会更好,至少比盲目的莽撞要好一些”。 “爷爷曾经说人老了最忌变得聒噪,会令人心生厌恶,我想说的就是你这样的老人,自以为看透世间一切,了解所有人和事,实际上不过是一厢情愿的意淫罢了”。说着沉声道:“你!并不了解我”。 老人没有生气,反而笑了笑,“牙尖嘴利,这一点不像陆晨龙,像你妈妈”。 陆山民神色一变,满脸寒霜。:“你没有资格提她”。 老人微微仰头看着天空,保持着这个动作久久没有动,也没有再说话。 周围变得安静了下来,唯有雪花在空中漫舞。 陆山民冷冷的看着老人,他对老人有种很复杂的感情,其中既有看到爷爷般的亲切,也有种让人恨之入骨的痛恨。在亲眼看到赢恬死之前,他还幻想着母亲的死或许与这位老人关系不大,但自从看到赢恬的惨死,他不在报有任何的幻想。眼前这个老人,决不能把他当做一位普通老人看待,他没有任何人情味可言。 “你是来阻止我的”? “你觉得呢”?老人淡淡道。 “今天,天王老子也休想阻止我”。陆山民坚决的话语在这方天地中久久回荡。 老人望着天空微微摇了摇头,“今天这阵仗,我若出手,岂不是正中某些有心人的下怀,让他们有理有据的顺藤摸瓜”。 “那你来干什么”? “我也不知道,也许只是想跟你聊聊,拉拉家常”。 “拉家常”?“呵呵呵呵,”陆山民连连冷笑,“你还真是一点也不见外”。 老人悠悠道:“我们本来就不是外人,否则当初我怎么会替你打通滞阻筋脉助你突破”。“不过,我确实没想到你会给我带来这么大的麻烦”。 “是不是很后悔让我成长起来”?陆山民语气中带着明显的讥讽。 老人没有因陆山民的不敬而有丝毫不满,“你的母亲是我的关门弟子,你也算是我的徒孙,你能成长到现在,我很欣慰”。 “听你的口气,你还有点人情味儿”。 老人轻笑了一声,“这很难说,连我自己也有些说不清”。 “老神棍曾经说人和树一样,越老皮越厚,你这只老王八是我见过最不要脸的”。 “陆山民”!话音刚落,一道厉声呵斥响起,姗姗来迟的刘希夷还未站稳脚跟,怒声道:“没大没小,老先生是你的师公,你没爹娘教,难道你爷爷也没教过你怎么做人吗”! 陆山民呵呵一笑,笑声带着些放浪猖狂,“曾经有人说我循规蹈矩迂腐不堪,到今天我才明白,我和我爷爷一样都不是腐儒,他老人家若是在,以他的水平,一定会骂得更痛快快”。 “你、”!刘希夷气得吹胡子瞪眼,反倒是被骂的老人置若不闻。 海东青的目光停留在陆山民的侧脸上,陆山民口中的有人似乎说的就是她。的确,在她看来,陆山民有时候就是个食古不化不懂变通的傻子,不过此时看到他脸上与之平时大不一样的坏笑,突然觉得他也没有那么死脑筋。 “我说得不对吗”?陆山民不急不缓的讥笑反问:“弟子?一日为师终生为父,你有把你的弟子当成自己的子女吗?人情味儿?我亲眼看见赢恬死得有多惨,心脉尽断,还被灌了毒药,跗骨蚀心,七窍流血。而这一切,都是拜你这个师傅所赐”。 老人叹了口气,没有说话,似乎被陆山民说中了痛点,面具遮着面庞看不清表情,古井不波的眼睛微微侧视,避开了陆山民讥讽的目光。 刘希夷冷哼一声,“每个人都该为自己所做的事情负责人,若不是老先生力保,他早在二十多年前就该死了”。 陆山民没有理会刘希夷,讥笑的面庞渐渐变得冷酷。“我有个问题一直想问你”。 老人悠悠道:“我知道你想问什么,这个问题你父亲也问过,既然你心中已经有了答案,又何必再问呢”。 “我母亲到底是不是你害死的”?陆山民依然坚决的问出了口。 空气中再次安静下来,老人久久没有回话。良久之后才说道,“我曾经不止一次阻止她,甚至拿断绝师徒关系威胁她,但仍然没能将她拦下。” 陆山民冷冷的盯着老人,胸中勇气一股豪气,母亲果然如他所料那样,巾帼不让须眉。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都市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