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魔臨

火熱都市言情 魔臨笔趣-第六百零一章 就這麼定了熱推

小說推薦 – 魔臨 – 魔临 “哦,病了。” 郑凡点点头,反正一个太监而已,他也不是很在意。 天天帮郑凡开咸鸭蛋,开好后,递给了郑凡。 随后,天天又帮太子弟弟开咸鸭蛋,然后递给了太子。 爷仨, 就着鸡丝青菜粥配着小咸菜吃得很是香甜,连平日里饭量不佳的太子,也吃了一大碗的粥。 吃完后,有些后知后觉,太子低头看着自己的肚子,有些难为情。 “昨晚睡得好么?”郑凡问道。 “回郑伯伯的话,传业睡得很好。” “嗯,那就好,你作息就和你天天哥哥一样,他做什么你也就跟着做什么,课业的事不用担心,和你天天哥哥一起上。” “是,郑伯伯,传业知道了。” 用过了早食,郑凡就离开了,楚国那边传来了新的消息,不是战事,却比战事还重要。 天天则将拼凑起来爷几个吃早食用的凳子都搬回屋子里去,然后又找了布将凳面擦了擦。 太子站在边上,想要帮忙却不知道该怎么做,只能问道; “这些,平常都要你做?” “昂。”天天理所应当地回答道。 姬传业赶上了好时候,他出生时,其母难产,那一天还惊动了先帝爷和在京的几位王爷都齐聚。 作为皇长孙,自他出生起,姬老六基本就算是在朝中站稳了脚,朝堂风云夺嫡风波,再怎么着也没有让王府在日常上出什么问题,不似姬老六早些年混得最差时还得靠郑凡送的几车玉米面儿来维持生计。 说他是含着金汤匙长大的,丝毫不为过。 “只要爹在家,我每天早上起床后,就把吃早食用的凳子摆好,爹就会来吃了。”说到这里,天天笑着看向太子,“我怕哪天我偷懒了不摆了,爹就不来陪我一起吃早食了。” 话,是笑着说的; 但莫名的,太子心里却忽然一酸。 在孩子里,太子自诩自己是特殊的一个,但在看着眼前这个“哥哥”后,他发现自己是幸运的一个。 尤其是,天天哥哥的笑容。 “唔,你昨晚不是说要去拜见我大娘二娘三娘么?” “是,理当如此啊。” 其实,寻常人家,来了贵客,自然得全家出面招待,更何况,这位还是当今太子。 搁京城勋贵之家,太子来了,举家上下,都得摆香案,一起跪拜行礼,各种天家的规矩,不可出丝毫纰漏,否则就是蔑视天家尊严,大不敬之罪。 但郑家是个例外, 平西王爷是真的将太子当邻居家亦或者是哥们儿家的小孩给提回了家,然后就丢家里了。 所以,大不敬之罪很有意思,当你真的有资格可以去不尊敬一个人时,那个人,反而不敢怪你没尊敬他。 今儿个病倒的小张公公,在昨天面对这种“冷遇”,也没敢有丝毫抱怨不是。 其实,家里头的三位夫人; 四娘吧,在路上还给太子治过病; 熊丽箐有身孕在身,同时她本就是公主,自然是没必要赶着趟地去向燕国太子献什么殷勤,姓熊和姓姬的,本就是平等的; 柳如卿倒是想知道点礼数,但她说是三夫人,实则一直是以“妾”的身份自居,上头没人带头,她一个人自然不会单独出来见太子。 “大娘应该在忙着哩,我先带你去见二娘。” “好呢。” 昨儿个其实找青蟒时已经去过了公主的院子,但公主不在,今儿个俩孩子进了院子,就看见刚用过早食的公主正在一婢女的搀扶下散着步。 肚子大了,更得注意身体,不说锻炼,但总得经常活动活动。 “哟,我的儿。” 公主见着天天也是笑了起来,招手示意天天过来。 “孩儿给娘请安。” 姬传业则恭敬行礼: “传业拜见伯母。” 公主像是才看见太子一样,道:“太子殿下?” “是。” “来人呐,上茶点,再把如卿喊来。” “是,夫人。” 無極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懸疑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魔臨 純潔滴小龍-第六百章 病倒相伴

小說推薦 – 魔臨 – 魔临 太子的病,来得突然,好得也很快,有四娘的细心照料,除非真的是天绝姬家,硬要收走小传业的命,否则还真的很难出什么大问题。 但据四娘的观察来看,这孩子的身体,真的很差。 四娘说的是心神方面,而且还打了个比方,说这就是年轻版的“黛玉病”,哪怕不是怄那家长里短,但心思太重,神思惘乱,会让本在长身体固本培元的年纪就开始持续地流出。 剑圣也亲手给这孩子检查过身体,得出的结论,不是什么练武的材料,资质平庸。 似乎是觉得自己这话说得太重了一些,剑圣还打了个圆场,说这孩子把天赋都点在了脑子上。 然而,因此无法避免的就是“头重脚轻”。 孩子变成这个样子, 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来自于他父皇以及他皇爷爷所带来的皇室传承的压力。 他姬老六是个打不死的小强,是个另类,但并不意味着他儿子能在这一点上完美继承他的衣钵。 而先帝爷在驾崩前, 看着躺在床上的姬传业, 所说出的那句: “好圣孙。” 其实也变成了千斤坠,直接压在了孩子稚嫩的肩膀上。 皇帝是以己度子, 先帝是将孙子看作了被自己揉捏却还一直保持逆向增长的儿子, 终于, 早早地将这位大燕太子给逼入到了如此境地。 这个年代,望女成凤倒不多,但望子成龙那真是相当的严重; 在天家,则更是已经扭曲到了可称变态的地步,更变态的是,他们还习以为常。 何皇后在得知儿子要被送晋东时的伤心,可能不仅仅是因为儿子要离开自己身边,而是她清楚自己儿子的身体状况。 站在母亲的角度,她担心的是,此去晋东,会不会就是母子的永远诀别? 这不夸张,一点也不夸张,这个年代,幼子早夭的概率,真的不低。 生养八个孩子,最终能有四个活到成年已算是不易。 耽搁些时日后, 队伍,终于进入了奉新。 …… “喏。” 郑凡将太子放在了地上。 太子倒是没显得有多拘束,真正见过世面的孩子,是不会去畏生的,而且有什么事儿他都习惯放在心底自己慢慢地反刍,喜怒不形于色,是天家的标配,他早早地就已经入门。 反倒是站在那里迎接他的天天, 在看见太子时, 杂的文 韩寒 居然难得的有了些手足无措。 看着太子弟弟,笑笑, 再抬头看向自己的干爹,笑笑; 天天唇红齿白,面容粉嫩,依旧是个精致的瓷娃娃; 而太子,年纪小,体格也瘦削,天天站在他面前,明显就大了。 他屋子里,被加了一张床,天天知道以后就有一个弟弟会陪着自己了,他很开心,但从小到大,除了去年开始可以偶尔地和刘大虎剑婢他们玩一玩,大部分时候,他还是一个人独处。 原本期待着二娘肚子里的宝宝出来后可以陪自己玩, 没想到, 有一个先到了。 天天很开心,但正因为这种开心,让他一时间也不懂该如何表达。 只能从自己的兜里,取出了一把糖炒栗子,递给太子: “弟弟,吃。” 太子伸手接了过来。 郑凡走上前,将天天抱起,对着他的脸用力地砸了一口。 不同于太子这个被姬老六硬塞过来的, 天天才是他平西王的真正心头肉;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懸疑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魔臨 ptt-第五百九十八章 那一夜閲讀

小說推薦 – 魔臨 – 魔临 出了陵寝, 下了石山。 一场拜祭,潦草地展开,又很潦草地收了尾。 山脚下,成亲王司徒宇跪下来, 先向郑凡磕头, 再向太子磕头; 在司徒宇身后,是一群跟着磕头的王府家丁。 “过几日我会给许太守修书一封,王府的护卫编制,拉上来吧。” 上一批王府护卫是被郑凡杀鸡儆猴“用”掉了, 再之后,郑凡就直接剥离了王府护卫的编制。 现在,堂堂成亲王爷出门,只能带家丁,这些家丁可以携刀,却不能披甲,也不能使用军中制式的兵刃,仪仗队都摆不了了。 “谢王爷恩典,谢王爷恩典。” 司徒宇再度谢恩。 “司徒宇,你爹的香火情,已经被你耗光了,接下来,就该你自己好好想想该如何给你以及你的后人去积攒香火情了,涸泽而渔,固然畅快,但最后,有的是哭的时候。” “宇明白,宇一定谨记王爷您的教诲。” “嗯,回去吧,踏踏实实地过日子。” 郑凡催促司徒宇回去,胸口里放着的那位爷,已经有些按捺不住了。 “是,宇告退。” 成亲王走了。 这时, 被郑凡抱着坐在貔貅背上的姬传业开口道: “郑伯伯,他是先给伯伯您行的礼唉。” “怎么了?”郑凡问道,“哟,吃味了?” “传业觉得,他在挑拨。” “不是。” “不是么?” “因为他不知道传业你小小年纪却这般聪慧。” 姬传业思索了几下,若有所悟。 挑拨,得看人,如果是青年太子在这里,这般做的话,就是在挑拨了。 但太子只是个屁孩,司徒宇再怎么神机妙算能算出这一层么? 反倒是这姬传业,似乎怕踩坑,故意将这话给说出来。 司徒宇无心,但太子爷有意,赶紧撇清。 郑凡伸手,敲了太子几记“毛栗子”, 道: “小孩子,就该有小孩子的样子,别整天心思这么重,该吃吃,该喝喝,心思重了,身子就会被掏空了的。” 太子抱着有些吃痛的脑袋,点点头,道:“哦。” “传业啊,你知道这世上最聪明的,是哪种人么?” “请郑伯伯解惑。” “最聪明的,是懂得惜福的人; 诚然,这世上是有那种可歌可泣的人物,逆流而上,舍身取义,这些年,你郑伯伯我见过不少; 我们这儿的,有; 乾楚的,也有; 我还亲自杀过不少,杀完了,还得敬佩。 但那是必须要死的时候,为了信念,为了坚持。 然而,如果不到那个时候,还是得懂得惜福存神。 郑伯伯我不是大夫,但我清楚,你再继续这个样子下去,长大了,也得是个病秧子。 当太子,哪怕是以后当皇帝,最重要的是什么? 身体好,你得活得长呐,得活得久。 人没了,一切就都是个屁。” 姬传业挠了挠自己的脸,显然,郑凡说的话,和他以前的信念,有了冲突。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懸疑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魔臨 愛下-第五百九十七章 寶藏!相伴

小說推薦 – 魔臨 – 魔临 春雨还在下; 许文祖一身官袍,站在遮盖下,头顶没雨,但脚下靴子却难免沾染了些许泥泞。 在许文祖身边,站着一圈现如今颖都的真正官面高层,燕晋各半,负责颖都下辖衙门的各项事务,颖都本就是曾经大成国的国都,现在,燕人为了稳定晋地,也是将颖都当作了“陪都”在经营。 “直娘贼,乾国的那些文人喜欢吟诵个什么春雨如酥,可真是闲得慌,依我看呐,那些不干事儿,整天不是想着喝茶就是饮酒,不是寻欢就是作赋的,才有个心思去听个雨赏个风,弄出这般的矫揉劲来。 真正干事儿的,哪里有这种闲工夫。” “大人说的是。” “大人所言极是。” 周边一众颖都高官一齐附和许文祖的话。 普通人看出的是一种集体的谄媚, 而真正浸润到权力层次的人所看见的,是颖都太守对自己治下的绝对掌控力。 许文祖刚入颖都时,因其形象实在是太过刚鬣,不少颖都百姓都曾私下议论这位太守到底得搜刮起多少民脂民膏! 彼时晋地刚依附不久,伐楚之战不仅仅是折腾了燕地,晋地作为毗邻楚国之地,也是被折腾了个够呛。 许文祖这新任太守一来,下面,当真是人心惶惶; 甚至一度传出这位“富态”到令人难以想象的太守大人好吃小儿的心肝; 其刚上任初的大肆株连清洗,也印证了这个猜测。 但渐渐的, 原本颖都乱糟糟人浮于事的场面逐渐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稳定和秩序。 当官儿的,做黔首的,各行各业,也都清晰了自己的位置,知晓自己要干嘛和该干嘛。 如果说晋东是靠着平西侯府从一片战争后的白地强行催生出的生机,那么颖都,则像是一个这几年因战乱政局动荡的一个气血亏损浮肿的病人,重新被调理起来。 等以后许文祖离开颖都太守的位置时,一个“大治”的评价,绝对跑不掉。 许胖胖等得有些不耐烦了,但还是得等; 没办法,昔日自己一只手就可以捏死的“小老弟”,如今已经足以让自己站在雨中等了又等,还不敢有什么抱怨。 这或许,就是人的命和造化吧。 如果是一个平西侯爷,他颖都太守客气客气也就罢了,出不出城相迎,还真也就是看个心情,论个关系。 但如今人家封王的钦差队伍已经在路上了,虽然还未正式走那一道程序,官面上还是“侯爷”,实则,已经是王爷了。 这意味着,大燕曾经镇北王和靖南王双异姓王并立的格局,又有了一个新的依托点。 鲜血首级铺路,战功为桥,和新君的关系与默契是最好的风向; 自身铁打的本事毋庸置疑的功勋,风又一直在其身上吹,一步步,从民夫走到了王座。 许文祖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肥脸, 再将手掌放在自己面前, 水汪汪的掌面,像是面镜子, 镜子里, 满满的是无奈和感慨。 没嫉妒啦,早没啦,甚至,已经有些许的习惯。 饕餮青春 不远处,停着一辆马车,在众多迎接平西侯的人群里,位于最中央也是最显眼的位置。 两排禁军,站得笔直。 许文祖曾和大皇子搭档过,大皇子曾说过,燕京城的禁军最拿得出手的,也就是这花架子。 马车外,站着一个年轻太监,姓张。 身为大员,封疆大吏级别,许文祖没必要去和内宦亲近什么,这是大忌; 但他也知道,眼下大燕皇宫内,声名最鼎盛的,有仨太监。 前俩,二枝同秀; 第三个,则是刚有了起势。 前俩里,一个是先帝爷身边的魏忠河,乃先帝为新君所留,为新君保驾护航。 另一个则是新君身边的张公公,新君在皇子府邸在王府时的老人,是家里人。 魏公公何时离开,张公公何时真正上位司礼监,暂时还没人知道,全看新君的想法。 小张公公就是张公公的干儿子,也是六皇子府邸里出来的自家人。 那第三个公公,姓黄。 燕国不似乾国,乾国有太监监军的传统,曾经乾国的三边都督杨太尉,本身就是个宦官。 这一项,在燕国是不存在的;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懸疑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魔臨-第五百九十五章 抬棺閲讀

小說推薦 – 魔臨 – 魔临 真的有燕军士卒拿着赏钱过来了,分发给这些被俘虏的楚卒,楚卒们都愕然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黄定远到底是里头的头头,在此时,强行鼓足勇气,陪着笑脸问道: “侯……驸马爷,到底有啥喜事儿?” 貔貅上的郑侯爷开口道: “本侯夫人有身孕了,与你们一同喜庆喜庆。” “恭喜驸马爷,恭喜驸马爷!” 黄定远马上连磕了三个头,随即招呼自己那些手下一起过来磕头。 “恭喜驸马爷,恭喜驸马爷!” 大家都在说着吉祥话。 这个场面,有些滑稽; 但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作为俘虏,哪里还有什么讲究? 再者, 早年时候,“郑伯爷”自楚国抢了公主,楚国上下可谓义愤填膺,恨不得食这燕蛮子的肉喝这燕蛮子的血! 煌煌大楚,竟然被一个燕蛮子这般玷污! 但随着燕人仗着铁骑无双仗着靖南王一连串地对楚用兵,随着郑凡一步步走上燕国军功侯之位压着楚人揍; 楚人失去了数位柱国,失去了郢都,失去了大将军,多少贵族还被刨了祖坟,这般打击之下,不知不觉间,楚人对“平西侯爷”的态度,开始发生了变化。 从最早的“燕狗”,到“燕贼”,到“燕国平西侯”,到“侯爷”,最后再到“驸马爷”。 屈培骆绝对不是个例, 当你可以肆意揉捏他时,当他试图反抗却又一次次失败时, 如果不愿意就此去死, 那就只能主动配合着变化出你想揉捏的形象。 只不过,黄定远这些楚人是意会错了,以为是自家公主有身孕了。 这事儿,在楚国高层不算秘密,但对于这些驻守边地连正规军都算不上的楚国士卒而言,还是极为新鲜的消息。 郑侯爷发喜钱毫不吝啬,随后,打马转向,领着身边的骑士们又回去登船了。 只不过, 在第二天,又有楚军自后头跟了过来。 船再度停下,几个燕军士卒扛着一箩筐的铜钱过来开始抛洒,楚卒喜笑颜开地一边拿赏钱一边大声喊着吉祥话。 倒不是他们贪图这些赏钱,普通士卒会喜欢,但他们的头头还是瞧不上这一点儿的,无非是想学最开始黄定远那般,讨个喜庆。 大楚数百年贵族林立所形成的一些习惯影子其实还在,两家贵族前脚打得生生死死,后脚可能就又论起了亲戚关系你侬我侬; 最后,铜钱不够了,大方地郑侯爷还拿出了锦缎玉器这类比较贵重的玩意儿散发赏赐,当然了,不可能一人一件,一件玩意儿打发个一群人,别的不图,就图一群人在岸上喊着吉祥话,郑侯爷心里高兴。 英雄联盟之征途 甚至,还有一位楚国地方父母官,提前带着手下人在岸边摆下了香案,来为郑侯爷和“公主”的孩子祈福。 郑侯爷下去,在四娘检查后,喝了一杯水酒,皆大欢喜。 …… “北先生,你会不会觉得,我楚人很谄媚?” 屈培骆站在甲板上,一边眺望着江面上的风景一边问道。 “世间人,其实都一个样,八成人过得,是浑浑噩噩,剩下的两成里,有九成是只看到别人的浑浑噩噩却忘记了自己。” “此话何解?” “自作聪明呐。” 屈培骆笑了,“是啊。” 这些“献殷勤”的,接下来会被清算的,因为他们以为恭贺的是公主,实则,不是。 “屈将军……” “北先生还是叫我培骆吧。” “好的,培骆;明日估摸着就得出楚境了,楚国还是大啊。” “是,培骆一直觉得,燕国是打仗打得筋疲力尽,而乾楚,则是空守宝山却被压着打。” “就像是地主老财家的傻儿子,呵呵。” 瞎子拿出一个橘子,他这阵子心情挺好,橘子也就剥得挺多,奈何苟莫离留在了范城,只能见谁嘴巴空着就给谁剥橘子。 屈培骆接过了橘子,开始吃了起来。 “培骆听说,奉新城的很多事务,都是由北先生所负责,连侯爷也说让我来找您具体地做以后的交接。” “财政上,是风先生负责,其他事务,我都能带着管管;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懸疑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精华都市言情 《魔臨》-第五百九十四章 喜錢鑒賞

小說推薦 – 魔臨 – 魔临 郑侯爷的眼眸,一下子就亮了起来,随即,有些不敢置信地看着四娘。 不过,他没问“是不是有了?”而是走到外头, 喊道: “范正文,进来!” 范家家主还在先前的位置上坐着,和屈培骆继续品茶,这会儿被喊到,马上就小跑着进来,半点不敢耽搁。 “本侯夫人身子有些不舒服,你给看看。” “是,侯爷。” 范正文走到桌旁,对四娘道: “夫人,请恕罪,让下官为您把脉。” 四娘伸出手,范正文搭脉; 提手, 然后再搭脉; 最后, 范正文起身,向郑侯爷道: “恭喜侯爷,是喜脉!” “喜脉?” “绝对无误,下官确认了两遍。” “好,好。” 郑侯爷的声音,都开始走调了。 范正文见状,告退出去。 郑凡则直接握着四娘的手,看着四娘的肚子,还是有些不敢置信道: “真的?” “是的,主上。”四娘回答道,显然,她早就知道了。 “太好了,太好了。” 郑侯爷下意识地目光环视四周,双手抓了又放,放了又抓,心里头,像是有一团火在酝酿。 理智告诉他,不应该太过激动,得维系住形象; 但感性上,已经溃堤了。 外头, 范正文坐回自己的位置, 道: “夫人有了,侯爷很高兴。” “很高兴?”屈培骆有些疑惑,毕竟,公主早就有身孕了,已经不是头胎了,为何还要这般高兴? 在正常大户人家的认知习惯了,长子和嫡长子,才值得高兴一下,接下来,因为女人普遍多,孩子也就普遍多,除了年迈时再偶得的小儿子或者小闺女外,中间的这一群,其实早就没什么情绪波动了。 “是,很高兴。” “有身孕的,是那位‘风先生’?” “是,其实,我心里一直有一个猜测,年大将军落得那般下场,侯爷说是因为年大将军先行做了人彘; 但我觉得, 很大可能是因为年尧被抓回来的那日于厅堂内,对风先生出言不逊,触怒了侯爷,这才导致……” 范正文向下挥了一下手掌, “咔嚓!” “这样么?” 范正文又摸了摸胡须,感慨道:“真要是这样的话,其实更像是你做的事才对。” 屈培骆摇摇头,道: “我是装的。” “那你说侯爷呢?” 屈培骆道: “侯爷没装的必要。” 而这时, 郑侯爷已经走出了船舱, 对陈仙霸喊道: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懸疑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優秀都市异能 魔臨 起點-第五百九十三章 命展示

小說推薦 – 魔臨 – 魔临 “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 郑凡坐在船上,手里拿着一杯大泽香舌。 以前喝茶时,郑凡也就懂得这一道,却一直到现在才懂得到底应该怎么喝,这茶,得泡酿开,得一点一点的沾唇; 这茶和酒一样,后劲足,所以得慢慢品,将那种让人头脑舒服晕眩的感觉给拉长和分摊出来。 搁以前,郑凡其实是拿它当“安眠药”,喝完一大杯或者一大缸就闷头大睡。 这法子,还是范正文刚教的。 范正文这家伙确实是个妙人,教得很细心。 “没想到,这喝茶,还有这么多的门道。”郑凡笑道。 “侯爷,之前下官也未曾料到过打仗,有这么多的门道,这世上,还是得讲究个术业有专攻,能全知全能的,几乎是不存在的。” “我只见过一个。” “哦?”范正文好奇道,“敢问侯爷是哪位高人?” 郑侯爷摇摇头,不打算继续这个话题。 看出郑侯爷心思的屈培骆开口道;“侯爷先前所吟之诗句,格局气象都可称宏大,但末将有一事未明,如今咱们这船,可行得不快啊。” 船正逆流而上,再加上运载的人和货比较多,还得和岸上行军的兵马进行呼应,自然是快不起来的。 范正文则开口道; “侯爷这句诗,讲的不是此番这次咱们回去,而是讲的上次侯爷率军乘船入楚,亲自开辟燕楚之战的新格局。 彼时侯爷雄姿英发,麾下虎贲蓄势待发,深临舟船,却如鲲鹏展翅,燕楚两国百万大军对峙之格局将由侯爷亲手打破。 两岸之猿声,无非是楚军之无能发怒,不值一提; 此等意切,此等激怀,此等潇洒, 万重山之越,也只是等闲。” 屈培骆闻言,无可奈何道: “唉,不该问的,丑角儿竟是我自己。” 楚地多戏,各种班子层出不穷,搞笑取乐的丑角儿形象其实早就有了。 而上次伐楚之战中,郑侯爷率奇兵入楚,先烧了雍城再堵了摄政王,随后,反身一击,将前来勤王保驾的屈培骆和其青鸾军拍死在了青滩上。 但,谁又能想到,如今众人却能同坐一条船,同饮一壶茶呢。 “呕!呕!” 呕吐声传来。 倒不是有人故意想要对这种“不要脸”的吹捧产生了什么生理不适,靠着船舷呕吐的是一个年轻的小亲卫,不过却身穿银甲,显示出其不凡和看重。 是陈仙霸。 “仙霸啊,第几次了?”郑凡问道。 陈仙霸吐完了,擦了擦嘴角,抱拳道:“侯爷,属下不经事儿,给侯爷多丢人了。” 范正文则开口道:“陈小弟年纪轻轻就阵上斩杀楚国柱国,若这也算不经事儿的话,那范某,就真的无颜在此继续坐着喝茶了。” 人人曾经经历过的幼稚青春 范城外一战,独孤家的大军被推,独孤牧亲领中军断后,最后战死,斩其首级者,就是陈仙霸。 按理说,这种军功,再大赏特赏也毫不为过,最后,平西侯爷将其从金术可的亲兵营那儿调到了自己的锦衣亲卫之中。 没人会认为平西侯爷有功不赏,事实上,这才是最大的赏赐,世人都清楚,当年的平西侯爷就是被靖南王带在身边传授的。 本身就有军功傍身,再在平西侯爷身边历练和耳濡目染个几年,再放出来后,那必然是一飞冲天,直接可以独当一面。 “仙霸啊,你不是说过自己最擅长打渔么?” “回侯爷的话,属下说的打渔不是坐渔船打渔,而是一个猛地扎进水里去抓鱼。” 郑凡闻言,点点头。 正宗燕地出身的人,十个里头有九个都是纯粹的旱鸭子。 也正因此,新一轮的望江水师组建,将吸纳进极大一部分的晋人。 “再适应适应就好了,不要害怕,为将者,不说你处处可以精通,但任何方面也都应该有些涉猎,日后伐楚或者攻乾,这两国的水师都将成为我大燕铁骑所面临的难题。” “多谢侯爷教诲,属下明白,属下回去后会去练习水性。” “嗯。” “这孩子是个有福相的,侯爷好福气。”范家老祖宗自船舱内走出。 范正文起身,屈培骆犹豫了一下,也起身。 搁以前,屈培骆是主子,甭管范家老祖宗辈分多高在他面前都只是个奴才,但现在已经重新来过了。 正式场合下,就是燕国皇帝,在这位面前也应该算小辈的。 郑凡依旧坐在椅子上,沾了点茶水,慢慢地抿着。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懸疑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人氣言情小說 魔臨 線上看-第五百九十二章 封王!熱推

小說推薦 – 魔臨 – 魔临 “好活儿,看赏!” 皇帝自兜里摸出了一锭银子; 他不是未经历民间的皇帝,确切地说,他身上的市井气息反而比自己身上皇子和皇帝的气息都要重,出门换了便服,兜里不揣点儿银子怎么可能。 这一锭银子,正作势要丢,却又停了下来。 扭头,看向站在身后的魏公公,问道; “还有碎银子么?” “有,陛下。” 魏公公掏出一把碎银子,里头还有一串铜钱。 皇帝微服出巡,带着皇后逛街,他这个奴才怎么可能不准备妥当? “嗯。” 皇帝很满意地点点头,捡起一颗,犹豫了一下,又顺着多捎带了一颗,两颗一起,向着里头丢去。 说书先生的弟子,可以说书不行,但拿筛子接赏钱的本事必须得过硬; 当年郑侯爷也喜欢去茶馆听书,还和小六子调侃过这种弟子耳目之聪颖,可谓是练出来了。 小六子还反问过他,岂不是可以收入军中? 郑侯爷笑骂道,蠢不蠢,战场上是躲箭的,这厮是本能地往箭头上去凑! 筛子一横,身形一转,两颗碎银子顺入其中,里头的更是丝毫没洒。 脚步一停,嗓子开启,拖拽出一个长音: “谢~爷赏!” 皇帝满足了。 拍拍手, 带着自己的皇后离开了茶馆。 伴随着报捷的骑士将晋东大捷的消息传播,此时整条街面上都变成了欢快的海洋。 其实, 燕人对周边国家的态度,是不一样的。 对蛮族,那是骨子里的提防,毕竟祖辈上厮杀了数百年,但近百年来,蛮族被燕人揍得实在是太惨,一直当孙子不说,又是送女人又是守规矩,到头来,还是被灭了王庭; 真多忌惮,真多害怕,真有多少现在人的深仇大恨,抛开虚的和所谓大燕政治正确不谈,还真不至于。 对野人,出了野人王不假,但到底连蛮人都比不上,纯粹是上不得台面的东西。 乾人呢…… 百年前初代镇北侯三万破五十万以及银浪郡名字的由来,早就宣告乾国在燕人心底的社死了。 乾国,属于想捏就捏,想盘就盘,无非是抽不开手,没时间去临幸而已。 反倒是对楚人, 啧, 第一次望江之败,让燕人尝到了苦头; 随后楚人琴师刺杀了当朝皇子,引发了国战,燕晋之民为了那一场国战可谓筋疲力尽,差一点点就要民不聊生了。 虽说战果很辉煌,镇南关拿下了,楚人国都也被自家靖南王爷给烧了; 但怎么讲呢, 燕人是被惯坏了的, 在四周其他国家部族全都被自家狠狠地揍趴下后,都是揍趴下,但能给自家带来真正难度的,让自家费了更多力气的,反而会承袭来自燕人的最大恨意。 你为什么要抵抗, 反正都是被我们打败,为什么要让我们多费这么多的力气? 这就是燕人的思维, 一种伴随着这几年对外战争无往不利,拥有世间最强铁骑拥有靖南王、镇北王以及现在平西侯等一代代军神的虎狼之燕,自负的思考问题的角度。 很不可思议,但却又格外真实。 所以,如果说踏平王庭,是为了“家祭无忘告乃翁”,满足祖辈遗愿; 那么,再一次的伐楚胜利,就真的足以让当代燕人去欢欣鼓舞的了。 最重要的是,和上次举国之力不同,这次还没征发劳役,也没加税,时间还很快,就这样打完了。 皇帝走在街面上,脸上也挂着笑容,可谓真正地在与民同乐。 何皇后脸上也带着笑容, 背后的魏公公,笑容是标志性的,但在心底,也忍不住会细细思量。 当一个在外的将军,不,是一个已经实际形成藩镇且拥有单独交手一国能力的藩镇,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懸疑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魔臨 愛下-第五百九十章 割以永治相伴

小說推薦 – 魔臨 – 魔临 皇权的历史有多长久,阉人的历史,也就有多长久; 但,古往今来,以如此大的场面进行下阉刀的,也就郑侯爷这一遭了; 同理, 此时的年大将军也创造了一个前无古人,后,大概也很难有来者的先例,于数万大军面前,行“阉割之礼”,这排场,可谓空前绝后。 说不得, 燕京城的魏公公在回忆起自己当年被在小暗房里割的画面,得羡慕哭了。 不过,年大将军到底不是普通人,没失声痛哭,也没魂不守舍,除了一开始略微有些不知道该以何种表情来面对这种身体“残缺”的局面,接下来,就又恢复了常态; 仿佛,被割了,就像是从战场上下了去自己身上的箭矢一般简单。 当然,至于其内心之中具体是个什么感觉,到底像不像他表面所呈现的这般平静,那就只有天知道了。 郑侯爷对此也不关心, 反正, 他是爽了。 而一直站在旁边,全程目睹了这一幕的八王爷,整个人,已经开始了颤栗。 当年在玉盘城被围困前,他曾被造剑师带着赶回楚国,看似经历过凶险,实则心里清楚是有保障的。 在有底气有依仗时, 人总是能很容易地假装出风度翩翩沉稳自如的样子,甚至,连自己都信了。 当真的踢走这些“梯子”时,才能意识到,原来自己竟然是这般的渺小。 下方,数万士卒的欢呼声,让八王爷脑袋里嗡嗡嗡的,他的眼睛,只顾着盯着年尧下半身的那一滩红。 “啪!” 一只手, 搭在了八王爷的肩膀上。 “啊!” 八王爷叫出了声,然后直接跪伏在了高台上。 抬头,向上看,发现了不知什么时候走到自己身侧来的郑凡。 “平西…侯爷…” “生分了不是?” “姐……姐………姐夫………” 忽然间,像先前那样喊眼前这个男人“姐夫”,变得这般艰难。 “你先跟我回去吧,你姐挺想家的。” “好……好啊。” 郑侯爷点点头, 又走上前。 抬起手, 一直注意高台上侯爷动作和说话的传话兵们马上开始招呼自己所处的方阵安静下来。 渐渐的,下方的欢呼平息了。 “遣一队兵马,去告诉对面的楚军,他们的大将军,已经彻底没栾子了,问问他们,有没有! 若敢战, 就开出军寨来, 咱们摆好军阵,冲上一冲,杀上一杀。 要是没栾子, 那就罢了!” “哈哈哈哈哈!!!!!” “楚奴没栾子!” “没栾子的楚奴!” 群情,再度激昂起来。 这些士卒,原本来自不同的国度,甚至来自不同的族群,在解决最基本的钱粮军饷的基础上,瞎子辅之以平日里的思想政治教育,且经历了一次次地胜仗; 再加上今日,楚国大将军因曾彘杀了自家袍泽,自家侯爷就带着他们杀入楚国活捉那年尧,再当着大家伙的面给他阉了。 其实,战死并不可怕,对于这些丘八而言,没那股子狠劲儿谁愿意一直操持这口饭? 无非是图个心里愿意不愿意,这心气儿到底顺不顺罢了,顺了心意,把命豁出去又有何妨? 高台下的瞎子,对此很是满意。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懸疑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小說 魔臨-第五百八十九章 行刑!鑒賞

小說推薦 – 魔臨 – 魔临 “拖下去,阉了!” “喏!” “喏!” 两个锦衣亲卫上前,押住年尧,将其往外头拖拽。 被拖拽着的年大将军,没有畏惧,也没大呼小叫,而是有些疑惑,有些不解。 反倒是坐在桌旁的八王爷,下意识地夹了夹自己的双腿。 “且慢。” 这时,外头传来了瞎子的声音。 两个亲卫互相看了看,随后又看向郑侯爷,手底下的动作却没停。 瞎子也没去阻拦,走上前向郑凡行礼,后头跟着的是苟莫离。 苟莫离没兴趣去求情什么的,反而饶有兴致地一边摸着自己的下巴一边看着被在地上拖拽着的年尧。 “还请主上息怒,可不能这样。” 瞎子劝谏道。 坐在那里喝血的阿铭听到这话,眯了眯眼。 郑凡看着瞎子, 待年尧将被拖出去时, 抬起手, 道: “放开他。” “喏!” “主上英明,小不忍则乱大谋。” 瞎子马上一记马屁送上。 “呵。” 郑侯爷转身,自后头离开了厅堂。 四娘跟着走过来,在瞎子面前停下了。 瞎子笑着问道:“你最近和魔丸成功了么?” 四娘冷哼道:“要你管?” 瞎子道:“应该能成功的,如果这都不行,那就挑选个你中意的女子,帮你代孕一个吧。” 四娘风眸一转, 道: “你是不是早就有这个想法了?可惜,你是男的,总不至于以前送符水的,变成被人送符水了吧?” 话里,明显带着火气了。 显然,瞎子先前的劝阻,不讨喜。 瞎子举起双手,示意自己认输。 四娘从其身边走过,跟上已经走出去了的主上。 瞎子则转身面向阿铭,道:“辛苦了。” 阿铭站起身,看了看年尧,又看了看瞎子,他在克制着自己的情绪,最终,没说一句话,走了。 瞎子伸手指了指八王爷和年尧, 道: “都押下去,严加看管。” “喏。” 随后,瞎子也走了。 苟莫离在门槛上跳上来又跳下去,恰好剑圣最后一个慢悠悠地走了出来。 “这种人,也要招揽啊?” 剑圣反问苟莫离道:“那你算哪种人?” “我那叫愿赌服输。”苟莫离辩解道,“再说了,我这么纯真,这么无邪,这么听话懂事,年尧能和我比么?” “与我无关。” 剑圣看完了热闹,有些索然无味,打算回去接着睡觉。 苟莫离却还想说话,追着道: “这不合适,这不合适,凭什么,凭什么嘞!”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懸疑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