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Andlao

火熱都市异能 《餘燼之銃》-第五十五章 變態發育鑒賞

小說推薦 – 餘燼之銃 – 余烬之铳 风暴吞食了船队,带着暴雨与雷霆,宛如万千的乌鸦,在灰色的云际间盘旋,哀悼着死亡。 “所以说……” 疫医的声音回响着。 “‘升华’与‘进化’的最终目的都是‘升格’,晋升成某种未知、更加伟大的存在,两者只是达成目的的方式不同而已。” 船舱剧烈地摇晃着,但疫医的身影如同坚石一般稳固,双手不受丝毫的影响,精准地切割着身下的血肉。 每一次落刀都会引起低沉的哀鸣,然后有更多的鲜血洒下手术台。 这真是个不错的时机,疫医喜欢这样的天气,看起来糟糕极了,可在这种环境下,他能深切体会到世界的宏伟。 这个世界远比眼前所看到的还要瑰丽美好。 “那么两者尽头的‘升格’究竟是什么样呢?” 疫医轻声念叨着,舱室内只有他一个人,和身下这个奄奄一息,难以算得人类的家伙。 他身体的大部分已经被数不清的妖魔血肉所取代,被打开的胸腔里,蠕动的也是诡异的猩红器官,输液架上挂满了血袋,其中蕴藏的是被稀释过的劣质秘血,用以在这种濒死的情况下,维系目标的生命。 “啊……真复杂啊。” 疫医想不明白,这是个有些诡异的悖论,就像人无法知道自己还不知道些什么,无法想象出自己尚不知晓的颜色。 正因对“升格”的无知,疫医苦恼了很久,也难以在脑海里描绘出那神秘的光景。 身下的躯体发出了急促的呼吸,胸腔内的心脏剧烈跳动着,伴有咳血。 “怎么了,觉得不舒服吗?” 疫医收起了心思,关心地问道。 设想永远只是设想,只有实践才能找到真理,疫医不清楚“升格”尽头的模样,他能做的只有根据自己的想法来进行实验,去验证未知的存在。 手术台上的生物发出了痛苦的喘息,它似乎是要死了,用力地挣扎了起来,拉紧了镣铐,能看到血袋在急速地干瘪,秘血正被这躯体抽离。 “失控了吗?血肉比重打破了平衡,还是说你被完全地侵蚀了?” 疫医毫无紧张感,这种情况他似乎面临很多次了,灯光摇晃,映亮了舱室内的更深处,数不清狰狞畸变的躯体堆积在那里,流淌的鲜血都凝固在了地面,空洞的目光无神地散落着。 “还有自我意识吗?” 生物剧烈地挣扎着,死亡的威胁激发了原始的本能,疫医扒开了它的眼睑,仔细地观察着逐渐溃散的瞳孔。 凡人的意志开始了崩塌,从内而外,彻底化作黑暗浑浊的灵魂。 “你在被侵蚀成妖魔,果然啊……并不是每个人都有着极强的意志力,用以支撑到手术的结束。” 疫医失望地摇摇头。 他不确定“进化”的终点会是什么模样,疫医试着在人类的身体上复刻自己对自己的手术,他拥有着远超当时的技术与物资,但却忽视了最大的一点。 意志。 这些实验品没有如同自己一般强大的意志力,在这痛苦的折磨与侵蚀下,他们很容易地便放弃了自我,沦为妖魔。 “算了,也不能浪费啊。” 疫医嘟囔着,加大了劣质秘血的剂量,能看到被束缚的躯体开始了膨胀,坚韧的肌肉不断地增生,连带着骨骼一起凸出,锐利的尖牙刺破了口腔,失去约束的生命力开始野蛮生长。 禁锢的镣铐开始了颤抖,仿佛下一秒手术台上的妖魔就会挣脱控制。 “别着急,别着急。” 疫医放下手术刀,拿起锤子与长钉,将锋利的钢铁钉入妖魔的关节之中,以极为血腥的方式控制住了它的躁动,长钉的末尾有坚固的锁链来连接,一重重地缠绕在了它的身上,越是挣扎,束缚的越紧。 “剩下的就交给你们了。” 疫医看向一边,只见士兵们早已等候在了这里。 他们熟练地将妖魔从手术台上拖了下来,带着长长的血迹,拖出了舱室。 “等等,你留下来。” 疫医指名了一名士兵,士兵的动作有些僵硬,但还是服从地停止了动作,然后疫医说道。 “躺上来。” 他让开路,露出布满污血与划痕的手术台。 离开的士兵们则将妖魔一路拖向船舱的最深处,直到停留在一扇大门前,乳白色的气体从门缝里溢出,士兵们打开大门,露出其后布满寒霜的舱室,液氮在管道里输送着,持续不断地为舱室降温。 士兵们将妖魔丢进了下方的黑暗里,这低温不会杀死它,但会降低它的活性。 妖魔被什么东西抓住了,是一只布满冰霜的手臂,紧接着有更多的手臂伸了出来,狰狞可怖的躯骸在缓慢的移动中,压在了它的身上。 是另一头妖魔。 在这黑暗之下,有着数不清妖魔,它们都是疫医实验的废弃品,被沉重的锁链困住,缓慢低沉地呼吸着,堆积成山。 …… “所以,到底哪里出了问题呢?” 几个小时过后,疫医失望地走下了手术台,鲜血在他的衣袍上凝固成了一团又一团漆黑的结块,他拉起隔帘,走回了自己的办公桌前,看着舷窗外的风暴陷入沉思。 此刻不仅仅是意志力的问题,在某个瞬间疫医想到了一个新的问题。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玄幻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好文筆的都市异能小說 餘燼之銃 愛下-第四十五章 小偷展示

小說推薦 – 餘燼之銃 – 余烬之铳 这是洛伦佐离开的……第几天来的? 旧敦灵的清晨,伊芙站在街头望向一边,温彻斯特事务所内一片漆黑。 每次值班时,伊芙都会路过这里,有时候会闯进门去,给洛伦佐的早餐增添许多麻烦,有时则会短暂地驻足,然后离开。 就如往常一样,在目送洛伦佐离开雷恩多纳港口后,温彻斯特事务所便关门了,其中滚动着黑暗,保持着静默。 明明知道洛伦佐已经离开了,但现在伊芙还是习惯性地停步一下,然后走到了事务所的门前,打量了一下这些奇怪的装饰。 虽然帮洛伦佐收拾了一下糟糕的房间,但事务所的外面依旧狼藉一片,最糟糕的是洛伦佐那个可笑的招牌,他好像根本没有维护过这东西,其上的灯光早已不再发亮,钢铁上也布满了粗糙的锈迹,这里就像被废弃了。 “这种生活作风,还真是难以形容啊。” 伊芙轻轻地用手指擦了一下摆在门旁的破旧沙发,上面尽是灰尘,洛伦佐根本没想过擦拭一下。 冷小沫站住!你是本皇子的 贝心小小666 无奈地摇摇头,伊芙逐渐习惯洛伦佐这种糟糕的生活作风了,正准备离去,她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猛地转过身看向房门。 手掌紧贴在门上,没用多少力,伊芙便将房门推开了。 伊芙不觉得洛伦佐会蠢到忘锁门,也不会相信这个家伙会中途跳船跑回来,那么是谁打开了事务所的房门? 洛伦佐的室友?那个家伙早死了,凡露徳夫人?她也离开很久了。 那会是谁呢?小偷?可这种看起来就穷酸的地方应该没几个小偷会想光顾吧。 这样想着,伊芙将缝隙推大,直到将整个房门推开,还算整洁的客厅展现在她眼前。 她蹑手蹑脚地走了进去,直觉告诉她,那个潜入事务所的家伙还没有离开。 伊芙此刻的心境有些奇怪,她摸出了腰间的折刀,用手一点点地扒开金属,无声地将刀头抽出。 就像一头狩猎的豹子,她低下身,悄无声息地前进着。 脸上没有丝毫的恐惧,反而写满了兴奋。 納 蘭 雪 央 曾经伊芙也算是大家闺秀,应该穿着华丽的衣裙,在奢华的宴会里起舞,可在某个瞬间她的人生迎来了巨大的转折,女孩撕开了裙子握起了尖刀,变成了什么所谓的英尔维格女武神。 有时候伊芙也在思考,如果自己没有走出那一步,自己的人生会变成什么样,会不会真的变成亚瑟口中的故事,结婚生子,在某个平静的海岛上度过余生。 后来伊芙发觉,并不是她选择了这样惊险的人生、做出了改变,而是这样的世界选择了她自己。 伊芙有着一颗躁动的心,随着亚瑟解开她的束缚,这样的躁动在不断地加剧,在玛鲁里港口的最后,伊芙已经隐隐地意识到了这样的自己,她面对危险毫无压力,反而兴奋地上前挥刀。 这才是伊芙原本的样子,之前的华贵与礼仪,只是亚瑟对她野性的驯化而已。 伊芙摸到了厨房边缘,橱柜全被翻开,地上还留有食物的残渣,看起来那个家伙在这里停留了一段时间,他似乎很饿,抓起东西就吃。 走到一旁,伊芙想起了什么,脸上忍不住地有了些许的笑意。 那日的庆祝中,红隼不知道因为什么事和洛伦佐争了起来,两个人抱着一堆啤酒痛饮着,誓要喝垮对方,当时红隼就已经有些模糊了,加上他本就不怎么灵光的脑子,他居然真准备和洛伦佐拼一拼。 结果也是预料中的那样,洛伦佐还没有用力,红隼就倒下了。 红隼倒在地上一边抓着酒瓶一边干呕着,就在他控制不住自己,真的要吐出来时,洛伦佐在一片欢呼声中,及时地将他丢了出去。 那是个不错的夜晚,不止是对于洛伦佐而言,对于伊芙,甚至说每个人都是如此。 伊芙也曾参加过晚宴,金碧辉煌、山珍海味,到处都是达官贵人,可伊芙不喜欢这些,每个人都穿着最华贵的衣服,在这严肃压抑的氛围下带着假笑。 这算得上她第一次参加那么轻松的……晚宴?大概算是吧,大家都一个模样,一起吃喝玩乐,对于伊芙来讲,她也是第一次意识到了所谓的朋友。 一楼的客厅很快便被搜索完毕了,凡露徳夫人的房间封存的很完好,没有被打开的迹象,这让伊芙觉得有些奇怪,似乎对方并不是为了钱财而来,不然整个事务所早就被翻个底朝天了。 伊芙开始希望那个小偷没有偷到什么东西,洛伦佐的事务所到处都藏着惊喜,指不定在某个抽屉里,你就能发现几把枪械,亦或者是和妖魔有关的东西,如果是这样的话,这件事就需要去麻烦清道夫部队了。 对方是因饥饿而潜入?好像也没那么必要,如果真的快饿死了,怎么想都应该去面包店偷东西才对,来这里偷什么?从洛伦佐裤子上长出的蘑菇吗? 伊芙分析着对方的各个情报,越是分析她越摸不清头脑,她甚至在猜想会不会是洛伦佐的朋友呢?可洛伦佐那个家伙有什么朋友吗? 熟悉的那些人要么在黑山医院里躺着,要么就在值班,怎么想伊芙也想不到其他人……旧敦灵之前的朋友们?也不太可能,洛伦佐没有直接对伊芙讲过这些,但从亚瑟等人的言语间,她也大概地明白了,圣临之夜后洛伦佐失去了他所有的朋友们。 那会是谁?难道真是个饥不择食的蠢贼?那他也太倒霉了吧。 伊芙的目光落向了二楼,她缓慢地前进着,希格的房门也是死闭着,没有人动过,倒是洛伦佐的房门有了一道小缝,没有关严。 混在美女办公室的日子 轻轻地推开门,伊芙看到了那个小偷,他窝着洛伦佐的床上,侧着身睡觉。 伊芙开始知晓这是怎么回事了,前一阵她听其他人讲过,有些人会趁房主人出远门时偷偷住进来,大多都是流浪汉这样的人。 她有些失望,本以为会是些更有趣的家伙。 折刀缓慢地贴在了被子上,靠近那人的喉咙,伊芙抬起脚踹了一下。 “起来,举起双手。”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玄幻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2quco超棒的都市言情 餘燼之銃-第二十九章 絕望的墓地讀書-1mxro

小說推薦 – 餘燼之銃 – 余烬之铳 一场世界大战,席卷每一寸土地的大战,没有人能置身事外。 洛伦佐的脑海里卷起了风暴,他开始意识到了这些事态的变化,劳伦斯的秘血军团,筑国者们的轮回,注定的末日之战……这一切的一切都在疯狂推进的,好似历史行进的车轮,他以为自己有能力阻止这些,却发现所有的事物都在与其同行。 亚瑟的眼睛呆滞了下来,瞳孔紧缩成点,直勾勾地看着女王,他的声音没有丝毫的起伏,就像机械一样。 “战争的理由呢?” “这便是我要解释的,经过净除机关这么多年的研究,你有想过妖魔与我们之间的联系吗?” 女王反问道,她似乎知晓一切。 “不,这么说有些不准确,我也读过霍尔默斯先生的报告,还有梅林的反馈,本质上‘妖魔’只是一个副产物,真正威胁人类生存的是名为‘侵蚀’的东西。” 女王继续补充道,这是经历种种事件,以及最近追讯实验后得出的结论。 “真正的疫病是所谓的侵蚀,妖魔只是得病的人类,这一直以来都是人类之间的内战。” 她抬起头,望向穹顶唯一的一束光。 “光,我们无法直观地观测到光的存在,但却能从被映亮的事物中,侧面地意识到它的存在,侵蚀也是如此,我们能感受到那股压抑,能听到盖革计数器的鸣叫,还有妖魔的变化,这些都是从侧目证明侵蚀的存在但,我们一直没有直观地发觉它。” 女王说着目光又看向了洛伦佐,她就像知道什么一样,无神的眼神看得洛伦佐心里一阵发慌。 虽然很不想承认,但在某个瞬间里,洛伦佐似乎意识到了妖魔的源头,或者说侵蚀的源头。 权能·加百列。 在被【升华】之后,洛伦佐那虚无的意志本身就成为了一个侵蚀的源头,就像光一样,看不见摸不到,但就是能从虚无之中引爆惊人的力量。 宅男三国 其实拿洛伦佐自己举例还有些不恰当,他自身并不是完全的虚无存在,洛伦佐仍有肉体的依据,就像华生说的过的,洛伦佐是不完整的【升华】,而非失败的【升华】。 每一柄权能对应的都是妖魔的一种特性,而权能·加百列所对应的或许便是那些诡异的天使、缄默者、牧羊人。 冷汗浸透了洛伦佐的后背,或许……或许那些诡异的家伙们便是侵蚀的源头了,而自己,这名为权能·加百列的力量,这【升华】的尽头,会不会是…… “筑国者之间的知识随着迭代也缺失了很多,但内部有些秘密确实支撑起了部分对妖魔的认知。” 女王的话语声打断了洛伦佐的思考,她并没有接着之前的话题继续讲下去,而是提起了别的。 “就比如你们所谓的牧羊人理论,可能要让你们失望,这一点在几百年前就被筑国者们意识到了,这个世界被无形的围栏所遮蔽,人类无知地生活在其中。 要知道人类的历史很长,在这漫长的历史之中有同样对未知的追求者,他们大多都死去了,但多少还是留下了些什么。” 洛伦佐明白女王的意思,就像雪尔曼斯的笔记、梅林的研究、洛伦佐·美第奇的执着,这几个人都没有什么太大的关联,但却默契地对同一个事物追求着。 这让洛伦佐想起奥斯卡曾说的一句话,当时两人在聊写作这方面的事,奥斯卡说如果你有一个惊天的想法,那么没必要欢喜,因为在这个世界上一定也有另一个人想到了。 “那……为什么要把秘密藏起来呢?” 亚瑟在这时质问道,这么看来追讯实验毫无意义,筑国者内部早就掌握了关于这部分的情况。 “如果你们筑国者不这样守秘,红讯事件完全可以避免的……才对。” 亚瑟刚刚升起的怒气又弱了下去,他看着女王,意识到了这悲哀的原点,只能低垂着头,被知识的痛苦折磨。 “亚瑟,知识是被诅咒的,王室曾不止一次地阻止威廉的探索,因为我们很清楚探索的结果是什么,是灾难,但我们又没有办法去警告他,因为这必然会触发信息阈值、引来灾难。” 女王无奈道。 “但我们还是低估了一个学者对于知识的追求,他私自启动了实验,我们能做的也只有将危害控制在最小,至于你的追讯实验也是如此,你应该已经见过那些天使了吧。” 亚瑟僵硬地点了点头,这便是这个世界的悲哀之处,王室早就知晓所有的秘密,但他们无法向他人倾述,这知识是不可以被传递的,它是被诅咒的。 “正因如此,我猜测前人可能是怕引起更大的灾难,他们进行了自我阉割,模糊了历史时代的划分,将妖魔以神化,主动遗弃大部分的炼金知识,令人类尽可能地愚昧,好令更多的人能活下来。” 女王猜测着过去。 “而这便是人类一直无法战胜妖魔的主要原因,我们的知识根本无法传递下去,即使有人知晓了,也有可能触发信息阈值,被降临的天使杀死。” “保持静默。” 洛伦佐突然说道,他意识到这个世界现在所处的样貌。 “人类活在无知的围栏内,牧羊人令羊群保持静谧,以免被围栏外的饿狼猎杀……那么是什么原因,需要大范围杀死羔羊呢?明明它们什么都不知道,也不会触发信息阈值,也不会引起饿狼的注意。” “因为围栏不够大了,霍尔默斯先生,我们能保护的人类只有一个固定的数额。” 女王讲出那惊人的秘密。 “根据筑国者上百年的调查,我们会发现无论怎么斩杀妖魔,它们都会源源不断地出现,准确说是这‘侵蚀’的疫病会继续传播,根本无法控制。就像盖革计数器的检测一样,侵蚀可以视为一种辐射,那么在这个世界上一定有着某种辐射源,在传播着疫病。” 女王看向了洛伦佐,接着问道。 “你们猎魔教团内部也有着这样的概念,对吧?就像圣临之夜的谎言,你们捕获到了‘妖魔’这个概念的源头。” 洛伦佐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实际上现在看来猎魔教团可能也没说错,缄默者自身虚无的意志和不断扩散侵蚀的性质,很符合一个行走的“妖魔”概念,但洛伦佐清楚,作为牧羊人的它们应该不是源头,至少不是主要的源头。 就像一条大河,它们只是其中一条渺小的分支。 “你们找到了辐射源吗?”洛伦佐问。 蓝影传奇 “没有,但得出了一个有趣的数据,可能不太准确,但就像呼吸一样,每隔一段时间,妖魔们便会大规模的出现,也就是说那个不确定的辐射源会大幅度传播侵蚀,而这个数值与人类的人口有关,目前世界的人口数值已经越过了定值,下一轮妖魔的灾难正在蠢蠢欲动。” “一个节育机制,当人类的人口达到一个数值时,它们便出来收割一轮,以确保人类的人口处于稳定值。”洛伦佐说道。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玄幻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